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莫逆月光寒

更新时间:2018-07-21 16:03:11

莫逆月光寒 已完结

莫逆月光寒

来源:悠空网作者:落青檬分类:重生主角:司徒风龙岩

主角叫司徒风龙岩的小说是《莫逆月光寒》,本小说的作者是落青檬所编写的皇后,重生,虐恋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们在世间背负着情与债,让我们默默偿还。可是,你是否还相信我就是那个当年的我?!若心有了缝隙,我们就只会越来越远。莫逆之中方显的真情,但一旦相信,你能否就把这一世坚持完?!若不能,我想,你还是不要在我生命中出现。若人生只如初见,那么我可以坚决,但是,已经在心中刻下了,即便是痛不欲生,我又怎舍得,将你剔出我的血肉,那样痛的还不是我---倾生如画,漠然心寒天涯仅此一执念,徒独沦落两昆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幽静的夜晚,天空深得不见底,像那磨不开的墨。

某个不知名的房间,灯火通明,几个人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事情。

“其实事情没那么复杂,擒贼先擒王,只要解决了那些领头的,二皇子的阵营不攻自破!”

“他不是已经投靠我们了吗?怎么还会在朝堂上那么大胆?!”

“他已经答应了当初!”

“恐怕他只是对我们施了个张良计!”

“真想不到,他居然是二皇子的人,我们还一直以为他有多么清高呢!还不是要找一棵大树挡风遮雨!”

下面的人正谈论着,一个人偷偷凑到另一个人耳边,低声说道:

“前阵子匈奴王的亲信被抓了,我们的事恐怕会败露,不如,我们趁此机会…”

“这样甚好,一举两得啊!呵呵”说话的这两人一阵Jian笑……

而在另一处。

“墨敬文向来孤高自傲,从不投靠任何人,如今他怎么会替二皇子说话?”

“这只能说明二皇子是人心所向,我们这么多年做的一切没有白费。”

“可是,他如此一来,只怕大皇子的那些人会以为他是我们的人,会有所动作,他的下场堪忧啊!我们要不要…?”

“但二皇子临走前交代过,不要我们有任何动作!”

“可是…”

“以静制动吧!”

“那就尽快把这里的情况,通知二皇子,让他来做决定。”

“嗯。”

几天来风平浪静,墨敬文却知道这是暴风雨的前夕。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忽然一道黑影闪入墨府。约莫半个时辰后,纷乱嘈杂的马蹄声相继传来。

不一会儿,一群士兵将墨府重重包围起来。几个人毫不客气的咚咚的敲起门来。

墨府管家来开门,刚一打开,敲门的那个就直接一把推了过去,害的管家摔了个踉跄。

“给我搜!仔细点——”

平静走出来的墨敬文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刺史大人,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恕我等打扰你的清梦了,墨大人也莫见怪,我们只是奉命在追查一个要犯,跟随他尾随至此,还请墨大人配合!让我等搜查一下。”

墨敬文识相的闪开身子,将手一抬,

“请便!”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样子,几个人架着一个黑衣人出来了。

“来人,撕下他的面纱!”

只见那人络腮胡子,抓尾发髻,裘袍加身,俨然一副契丹人的打扮。

那人见被抓住了,没有任何的话说,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瞪着那些抓住他的人,继而才转头对墨敬文说了一句:

“墨大人,对不住啦,我应该早些离开这了的,害得您被他们发现了。是我拖累了您。”说完便咬舌自尽了。

好绝的一招,死无对证!

之后又陆陆续续走出了一些人,抬着几箱沉甸甸的珠宝,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手中拿着一封牛皮信。

刘刺史拿到牛皮信后,明显的一脸的错愕,只是那一闪而过的阴笑也没能躲过墨敬文的眼。

他把这些东西拿到墨敬文眼前,上面写着一些契丹文,不是对文学深有研究的人不会知道上面说了什么。

然而位居翰林院大学士的墨敬文看得出来:墨大人还要为吾王再尽些力啊,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看来他们为此事准备的不少啊!

“墨大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呵呵,他一个孤陋寡闻的人能看懂上面说的是什么,我还有什么话可说。

墨敬文一脸宁静的表情,只是走到刘刺史面前,

“我无话可说,走吧!”是啊,既是有备而来,又怎容我有狡辩的机会。

看着墨敬文一脸大无畏的样子朝前走,刘刺史一声呵停。

“等等,哪有那么容易!来呀,把墨家的人全部给我带走!”

墨敬文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可真狠啊,果然是想斩草除根!哈哈——天理究竟何在!”

“带走——”

士兵们将刚刚睡醒,睡眼仍旧惺忪的墨夫人和低着头静静的走出来的墨少爷以及墨府全部的下人都给带走了……

这是一场有组织的预谋,三司审判,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尚玄仞看着自己的表哥被陷害,却苦于难以找到证据而救他不出,想去牢房探望他们,但狱卒却说,

“天牢重地,不准探监!”

刑部审判的结果终于出来了——墨家勾结外戚,卖国谋反,墨家一家,斩立决!

尚玄仞苦无对策,就想联系一些朝中大臣到御前求情,但又有谁会为一个天牢重犯求情呢,于是尚玄仞冒失的一个人去了……

结果,皇帝昏庸,他还未见到皇帝,就被押了下去。他却被定了同谋之罪,与他的表兄墨敬文去天牢同甘共苦。

身处牢狱之中,墨敬文看着被送进来的表弟,一声轻叹,

“哎——”

“玄仞,你不该来啊!”

“表哥,即使我现在不来,你认为大皇子的人就会放过我了吗?当日我同你一起力挺二皇子,像大皇子那样心胸狭窄的人,这个仇,他定肯会记一辈子,到这里来,是迟早的事。”

“可是”

“别可是了。既来之,则安之。”

“终是我连累了你!”

“呵,我们是兄弟嘛。再说我也不全是为了你,我做事一直吊儿郎当的,这次我终于为了黎民百姓出了一回头,这不是很好吗!”

“这样,值得吗?”

“那你做的又值不值?”

墨敬文一阵苦笑。回头看着自己那已熟睡的“儿子”,心中一阵愧疚。管家啊,这辈子是我墨家欠了你的。

对于生死,身处牢房的墨敬文已经看开一切了,他只是一直担心着自己的女儿墨月容。

管家前几天回来,说自己找遍了途中所有地方,但还是没能找到月容,她究竟在哪呢?

哎,月容怎么非得选在这个时候回来呢?只希望那些人也不要找到她才好。

十四日,刑部张贴皇榜昭告天下,墨家通敌叛国,全家灭门,三日后行刑,且在全国通缉墨月容。尚玄仞同谋叛国,其罪当诛,但念其世代功在社稷,判其流放塞外,充军。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冤家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