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剑酒琴侠

更新时间:2018-09-14 10:16:20

剑酒琴侠 连载中

剑酒琴侠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牧小木分类:武侠主角:李贤

火爆新书《剑酒琴侠》由牧小木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贤,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段陈年旧事,三个笑看风云的侠客,行侠仗义间,无意中卷入了朝堂背后的阴谋。为了自己的亲人,他们行侠,扫清江湖的阴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康朝最繁华的城市之一,无数的商旅在这扎根,分享着自己国家的商品,吆喝声,贩卖声,此起彼伏。可谓是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瓛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在这个一片繁华中,太子府却消失了喧嚣,留下了悠闲。一位穿着白色长衣的年轻人躺在太子府议事厅的房顶上,独自看着繁华的京都,和冷清的皇宫。太子府里的仆人,忙上忙下的都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太子的贴身侍卫叫他的时候,其他人才发觉原来府里还有着这个人。

年轻人斜靠在院里长廊的柱子上,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太子李贤。李贤倒是不在意,他挥手示意手下人退下后,才说道:“你在我的府上,住了这么多天,是不是也要出些力呀。”年轻人,说:“太子殿下,你手下人才济济,要我出啥力。我现在就是一位懒散之人,在这住住就走。”李贤说:“你可别忘了,你还欠了我一个人情。”年轻人瞪了他一眼说:“那还不是你算计的好,区区小毛贼,我是不打算和他们动手的,就想着和他们玩玩。你到好一来就把他们打跑了。说吧什么事。”年轻人站起身,直视李贤,他的腰间挂着一个与他的形象极其不服的酒葫芦,嘴上还直流口水,这显然就是刚才又喝酒了,他说:“说吧什么事。”李贤幽幽的说了三个字“无名剑。”

年轻人的眼睛顿时放亮了,他说:“说的详细点。”李贤背着手,看着前方水池的荷花,说:“那是炳失窃的无名剑。据情报显示,它出现在沙城。”年轻人喝了口酒,发现酒葫芦里没有酒了,不满的摇摇葫芦说:“不过瘾。嗯,太子殿下是如何打算的呢?”李贤停下戏水的乐趣,对着年轻人说:“只要剑不在我大哥那块就好。”年轻人说“好。请问你手上有几把呢?”李贤说:“只有一把,在我的书房。”年轻人不客气走到太子的书房里,拿出了那把剑,在阳光下鉴赏它的脉路。

“是把好剑。喂,这剑就归我了,放在你这也不安全。另一把呢?”李贤摇摇头。年轻人只好挥了挥手中的剑,说:“这件事,我来办。不过就那道人情?不够。”这明摆的是还要些好处的。一直跟在太子身后的管家,不满的说:“放肆。你敢和当朝太子这么说话。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年轻人的眼睛微微一眯看着哪位管家,管家突然间察觉到一丝危机,急忙往后闪可是速度还是慢了。一道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一只手悄然的按在管家的身上,管家的身影顿时飞出“嘭”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墙上。李贤拍拍手,说:“好身法。”年轻人说:“那我说说我的条件?”“好。”年轻人舔舔嘴唇说:“你们皇家的酒倒是不错给我装点?”

年轻人闻了闻葫芦里的酒香,看了看手中的宝剑,满意的说:“哈哈哈。不错不错。对了一直想问你,前朝的宝藏,你想要吗?”李贤想了想说:“父皇说过,前朝的宝藏,对于我们来说没用。这三炳无名剑,皇族只不过是代为保管,直到它的有缘人出现。”剑有灵性,年轻人用充满酒气的嘴对着剑哈了口气,无名剑竟然发出了剑鸣,李贤有些羡慕的说:“恭喜。”年轻人顿时哈哈大笑:“太子殿下,你这买卖划算啊。哈哈哈哈。太子殿下,哪位小偷是谁,您可知道?”李贤说:“是文先生。”年轻人又笑了:“文先生啊,看来你的父皇是故意让无名剑出现在江湖的。厉害啊。”李贤不解,他希望眼前的人可以解释一下,可是年轻人自顾自的喝酒完全没有理会这位太子,这让这位太子有些尴尬。

年轻人拿着酒葫芦,让路过的侍女去再打点酒,自己却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大门口。李贤好奇这位疯癫的奇才,就也跟了过去。年轻人搂住一位站岗的兵士说:“小兄弟啊,这儿京城里有多少家江湖门派啊。”兵士答道:”有,狂刀馆,剑门,和薛家。“”薛家?“年轻人有些皱眉的说:”是不是云阁家族榜上排名第四的薛家?“兵士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一些人说,这个薛家在江湖上有些名气。啊,太子殿下。“年轻人转身看了一眼李贤说:”你的那位大哥有没有什么江湖高手护持啊。“李贤说:”这我不知道,他的底我一概不知。“

”那你知道你的大皇嫂是谁吗?“年轻人问道。李贤想了想,”难道是薛家的薛凝?“年轻人哈哈大笑,他拍着李贤的肩膀说:”我去给你消除些麻烦。觉得你挺好的,给你个建议,不要去打云阁的主意,否则会有大麻烦的。“说完他瞟了一眼旁边茶摊上吃茶的几位客人,低声的说:”你大哥的线人,你自己看着办吧。“年轻人来到一处卖草帽的摊位,随手拿了一个戴在头上,商贩大叫道:”喂,你还没给钱呢?“年轻人笑道:”去太子府要钱去。“

狂刀馆门口,两位穿着灰衣的狂刀弟子,看着门前来往的人群,说:”这个京都,确实繁华,还好馆主抱住了大皇子,不然的话,我们狂刀馆难生存啊。“”是啊。喂,来者何人。“一位身穿白衣,头戴草帽的侠客,看着头顶那块”狂刀馆“的招牌,轻笑着:”原来是这儿啊。“他对着门口的两位弟子说:”我是来砸场子的。“说完,袖袍一挥,站岗的两位,便倒射而出重重的摔在议事厅上。狂刀馆的馆主陈通,站起来说:’来者何人,为何要找我们狂刀馆的麻烦?”少侠漫步进来,对着陈通说:“砸场子的。”少侠拿着铁剑,指着陈通说:“你们一起上吧,不然的话,会没有机会的。”陈通大怒,手一挥,周围的弟子便一哄而上,少侠在人群中穿梭,手掌轻挥。每一次轻挥,便有一人倒地,每一次闪烁,便有着嚎叫声起,眨眼间,数十个弟子就重伤倒地,而那位少侠的白衣,没有任何的污迹。陈通有些恐惧,他见识了眼前人的身法,知道自己是绝对打不过的,于是他求饶道:“在下。不知何处得罪了少侠,还望少侠多多的包涵。”少侠,拍拍身上的灰尘说:“只不过是看你不顺眼罢了。”陈通脸色一变,转身就跑,可是跑不过少侠。他后背中掌,重伤倒地,余光看见少侠腰间的酒葫芦,惊呼:“你是酒侠。“少侠微微一笑,戴正了草帽,看了一眼周围的狼藉,转身离开。

几分钟后,剑门传来同样的声音,只不过他们更惨,所有人都被挑断了手筋。

薛家,家主薛涛对着管家说:”这些天,你要小姐和那位大皇子,多接触一下。“管家说:”明白,可是小姐对那位大皇子不感冒啊,我们再怎么使劲都是白搭。“薛涛叹口气说:”尽人事听天命吧。“这时一道年轻的声音在他们的后面想起:”呵呵,厉害。皇家的酒,在你们薛家是随便见啊。“薛涛大惊,他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可是竟然有人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这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薛涛打量这位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白衣剑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他的底细,当他看见那个酒葫芦的时候,脸色又是一变。”酒侠。“薛涛有些惊惧的说。

听到庭院里的动静,薛家的小姐薛凝出来查看,正好和酒侠来个对眼。酒侠,盯着薛凝看了一会,说:”不愧是美人榜排名第五的人物啊。薛家主,金屋藏娇啊。“薛凝对于眼前剑客的无礼,很是生气,可是却又不知道他的底细,不好出手。于是她跑到薛涛身边问:”爹,他是谁。“薛涛沉默了一会说:”他是酒侠。“”酒侠?江湖三剑客之一?“薛涛点点头。

酒侠,笑着更正道:”准确来说,是江湖传奇三剑客。“”薛家主,背后那点小动作就不要再施展了,否则不好收场啊。“薛涛铁青这脸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不要无的放矢。“酒侠,笑了笑,说:”这皇家的酒,不是你们可以拿的,不过你们有大皇子撑腰,没关系,我有太子撑腰,所以薛家所有针对太子的小动作不要让我看见,后果很严重啊。“对于酒侠的威胁,薛涛陷入了沉思,他知道酒侠说到做到。薛凝见自己的父亲不敢说话,气的脸都红了。她拔出剑架在酒侠的脖子上说:“你想好,你怎么死了吗?”薛涛见状连忙阻止自己的女儿,她是不知道酒侠的恐怖啊。、

酒侠自顾自的喝着酒完全没有理会脖子上的剑,薛凝手上的劲越来越大。突然间,薛凝的眼前一花,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眼前飘过,随后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薛凝的冷汗直冒,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酒侠轻轻的在薛凝的耳边吹着气,那重重的难闻的酒气,让薛凝耳朵发烫,心里及其的抗拒。酒侠拿走了薛凝的一只玉簪,说:“这只是小小的警告,你们可以继续选择跟着李全,可是不要去针对太子,去告诉李全,就说,李贤这个人还不错。“说完,他将玉簪,扔到了薛凝的手里,转身走出了薛家大门。

等到酒侠,消失在薛家人的视线里,薛家人的冷汗才停止流淌。薛涛对着自己的女儿说:“你去和大皇子说,我们薛家不会再刻意的去针对太子,我们就负责江湖上的情报收集吧。大皇子我们惹不起,可酒侠我们更惹不起。”

太子府,李贤问他:“你去干什么了?你之前说的话,我还是不懂。”年轻人说:“京城的狂刀馆,剑门,薛家,已经站在了你大哥的阵营。”李贤心中一惊,他说:“看来京城的所有江湖势力都和大哥绑定了。”年轻人笑着纠正李贤的错误:”不是所有。知道京城有名的音坊,天音坊吗?那是琴侠的势力。西城门旁边的马场,那是牧家的产业。多照顾一下他们的生意,殿下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李贤眯着眼看着他,问道:”为何你要这样帮我。“年轻人说:”想知道答案,很简单。你去调查一下我的师傅是谁,就知道了?好了,天色已晚,我去睡觉了,要吃饭的时候,叫我啊“

第二天,狂刀馆和剑门被人踢了场子的事,传遍了整个京都,人们都好奇是谁干的这个事。李全的庆王府里,怒气冲天,管家刘全,出主意说:”殿下,要不找些好手去将酒侠给解决了。“庆王李全,摇手道:”没用,那些高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嗯,这样你找人去跟着酒侠,看他要干嘛;对了,太子那块,也要去跟踪。“”是。“李全现在是有气没地方发,一个小小的江湖人,竟然让他没有任何的办法,手下能用的江湖势力全都被酒侠敲打了个遍。嗯,对了还有一个可以利用,李全露出了笑容”来人。“”殿下。“一位心腹,跑过来说:“请吩咐。”李全说:“你去通知秋叶,让他们展开针对酒侠的行动,必要的时候可以抹杀。”“是。”

第二天,年轻人拿着三个酒葫芦斜背着无名剑,向太子告别。李贤问他:“你准备到哪去?”年轻人说:“我去华山找媳妇去。“”找媳妇?“李贤也是个聪慧的人,他说:”华山的大师姐王雨烟?美人榜的第一名啊,你要挑战的难度很高啊。“年轻人说:”好了。太子殿下,不要远送了,我这就走了。“”好。哎,等等。“在年轻人转身的那一刻,太子叫住了他。太子拿出一块玉佩交到年轻人的手里说:”这个玉佩送你了。“年轻人拿着玉佩,上面写着:”花坊“旁边还画着一只蛟龙。年轻人盯着玉佩,突然说:”原来,你二哥没有失踪。“李贤微微一笑,:”还望你保密。“年轻人斜着头看着太子说:”这么大的礼?就这么给我的了。“李贤说:”持有玉佩的人,就是花坊的长老,可以查看所有的情报。另外,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值得深交。“年轻人哈哈大笑,翻身上马,向城门的方向而去,不过他是倒着骑马,一时间成为了街坊的笑谈。

太子府的管家,不解的问他的主子:”殿下。他是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对待。“太子说:”他是酒侠。“”酒侠,那个神秘的酒侠?“管家睁大了他的眼睛,他要是知道那是酒侠的话,就算给他一百个胆,都不敢再酒侠面前扎刺。太子说:“去调查一下,这位酒侠的师傅是谁?”管家迟疑了一会说:“殿下,这样不好吧。”太子笑道:“没事,他不在乎的。对了天音坊,你要多留意点,要是那里有着好听的曲子的话,倒是可以到那里去悦耳。”“是“

太子看了一眼三条街后的庆王府,心中说到:”大哥不止你有江湖势力啊。前朝宝藏,你想要,就给你好了。我要的是江山,不是那个冰冷的皇位。“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奇幻小说
  3. 异世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