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无双相师

更新时间:2018-09-14 09:55:57

无双相师 已完结

无双相师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飞雪连天分类:玄幻主角:石小天

小说主人公是石小天的小说叫做《无双相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飞雪连天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生长于山村,被武当道士收为弟子,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铁口直断,一卦千金,一次意外当中,石晓天得到古老传承,从此开启了他的辉煌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你啊,傻不傻,看看你舅老爷那个痴迷的样子,让他看够了,你想吃多少不就是说个话吗,要是给他弄得不高兴了,恐怕你啊……”

石晓天的话立马点醒了刘小胖,眼角的余光一扫施名才,刘小胖立马放弃马上拿棉花糖走人的想法,石晓天一看刘小胖定下了心性,问道。

“你舅爷爷,这次回来是做什么啊,从温哥华那个连听都没有听过的地方来,一定相当远了吧!”

“那是,据说比美国还要远呢,听说那里比美国还要好呢!要说什么事情嘛,可能就是回来看看我们吧,各家亲亲都给了好多东西,我家现在有电视机了。你知道《西游记》吗,六小龄童的孙悟空可厉害了,什么妖魔鬼怪都打不过他……”

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一说起83版的《西游记》,好家伙,刘小胖什么也不管不顾了,猴哥的标准动作学的相当到位,正准备在伴唱的时候,石晓天很不留情面的给他制止了,石晓天现在可没有心情跟他谈论这个。

“小胖,有时间我一定去你家看电视,我还有事情,我该回去了,你就帮我跟你舅爷爷说声再见吧,还有……”

石晓天话锋一转,一下子就吊起了刘小胖的胃口,听话就是听这后半句,前半句都是客套话,只有这后半句的一转折才是重点,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精髓,不管大人孩子,都是这样,这是从娘胎里就已经学会的东西了。

刘小胖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石晓天,等待他的下文,石晓天一顿说道:“如果你舅爷爷回来是有事的话,那就告诉他,东林杨,西水昌,地五亩,在中央。就可以如他的愿了。好了,再见,开学我要去你家看电视啊!”

刘小胖听了半天听得一头雾水,倒是这最后一句说要去自己家里看电视明白无误,刘小胖还在考虑哪些不明白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怎么好像石晓天跟自己舅爷爷很熟,自己反倒成了一个外人,这些难道是小说里那些暗语?

刘小胖胡思乱想的时候,施名才已经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刘小胖一个人在哪里,跟小大人一样的。眉头紧锁,好像遇到多大愁事似得。

“怎么了小胖,你同学呢?不会是因为你同学走了,你不开心了吧!”

“不是的,舅爷爷,石晓天走的时候要我跟你说再见,可是临走的时候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要我想不明白!”

“哦,什么话啊,竟然让你这样纠结啊,不如说给舅爷爷听听,看看我可不可以帮你啊!”施名才笑着跟刘小胖打着哈哈,心想小孩子能有什么事情,一哄也就没有事情了。

“他的话就是专门说给您听得,他的原话我记不太清了,但是大概意思是,您专门从加拿大回来就是为了一件事情,但是事情现在还没有办成,如果想要办成,就要……就要……”

刘小胖说着说着,突然忘记那句顺口是什么来着,但是施名才听到这话脸色可就一变,越往后听心里的震动就越大,天啊,难道自己纠结的心事,竟然要一个孩子给解开了。自己回来埋葬父母骨灰不假,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爷爷的骨灰坛,这要自己父母如何下葬。

本来打算实在找不到爷爷的骨灰坛,就另择一处坟地,但是总归没有完成父亲的心愿,觉得心里很是别捏。想当初,1941年作为劳工施名才跟随父母奔赴加拿大,那个时候国内动乱,本来打算在外面或许可以挣点钱回家侍奉老人,谁承想这一走,老人没有多久就去世了。

远在异国他乡的父母,想回国那里是那般容易,好不容积攒下了一部分钱可以回国了,谁知道赶上了那场大浩劫,别说他们不能回国,家里活着的和死了的都受到了牵连,施名才家的祖坟都被刨了,无奈之下只得定居加拿大,谁承想时来运转,施名才父子竟然突然横财,生意越做越大,而就在生意鼎盛的时候,施名才的父母确实双双去世,最终的遗愿,就是可以葬在故乡,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想做孤魂野鬼。

回国后,施名才才知道由于当施名才的爷爷为人厚道,家里当时还是比较宽裕一点,所以总会施舍些东西给乞丐吃。所以在那场浩劫中,一名当年的乞丐,虽然分了地,成了主人,但是一直念着施家的好,以至于在那场大运动中,敢于冒着那天下之大不为,偷偷的抱走了施老太爷的骨灰罐给埋了起来,后来这事被人发现,事情从大队部捅到了乡公所,乞丐孤身一人,面对着狂热的人们上吊死了,这件事也就到此告一段落。

虽然人们都知道是乞丐埋了施老太爷,但是具体埋在哪里就没有人知道了,这也就成了施名才回来迟迟不肯下葬的原因。施名才给乞丐修了新坟,感激他对施家的恩情。可是就在这山穷水尽的时候,转机来了。

“就要什么啊,小胖,诉舅爷爷,别着急,慢慢想!”施名才虽然嘴上说不着急,但是一双大手却抓的刘小胖越来越紧。

“我想起来了,东林杨,西水昌,地五亩,在中央。就这四句,没有别的了!”刘小胖被这大力一抓竟然脑子没有短路,反而灵光起来了。

“走,小胖,咱们马上回家!”

施名才和刘小胖匆匆的身影并没有引来别人的注意,但是猫在一边的石晓天可是看了一个满眼,心里说话,“又中了!”

石晓天看着刘小胖爷俩离开,自己自然可以安心吃棉花糖了,然后大摇大摆的继续逛他的,不知不觉的就走回了范家大院,石晓天心里这个好笑,还是自己惦记师傅啊。既然已经到了门口那就回去吧,反正天已经黑了。

石晓天一进院就听到后院的说笑声,那时节哪里会像现在这个光景一样,都是乡里乡亲,干天活然后管饭,晚上打酒烧菜好好招待也就是了,只听得一个声音洪亮的声音玩笑道:“我说范大哥,咱们今天晚上可别弄太多菜啊,要是弄得太多了,我可不在这里吃饭了啊!”随后就是一堆人的哄笑声。

“我说铁蛋,你放心,今天保准不留你在这里吃饭,你小子还敢僵你大哥的军,门儿都没有!”范家老大的声音也是不输小年轻的,着大嗓门听的人心里那么有底气,自然又是一阵哄笑。

“行了,都别光练嘴把式了,加把劲快点干,咱们干完了吃饭了!晚上不耽误玩牌啊好!”随着一个人把话说出,一个个都是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拿起铁锹猛干起来。范家老大两口子可是忙坏了,两口子就是准备着二十来号人的饭就是一下午,不仅仅是吃的,主要是酒菜费时,范家老大也是一把好手,烧菜的本是很是了得。

范家院子宽敞的很,又是大夏天的,所以就在院子里挑起了灯泡,成捆的啤酒,还准备了两箱白酒,都是要面子的人,不能因为这点事,要人家说什么不是。

周一仙师徒在酒场上可是大显身手,周一仙喝的所有人都天旋地转,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周一仙是高人,不是因为别的,就冲他那五斤半白酒都没有反应的劲头,那也不是一般的高人!

第二天一大早,范家老大就晃晃悠悠的起来找人。在匆匆吃过早餐后,随着拖拉机“突突”的黑烟,几个人晃晃悠悠在拖拉机上蹦蹦跳跳的向着武当山跑去,太阳刚刚升上枝头的时候,一行人就已经到了周一仙那个道观。

范家老大虽然不知道什么风水的事情,但是这道观右手边潺潺山泉,左手边树木林立,要是住在这里怎么也要多活个三五年,可是就是这个道观太不给力了。工头围着道观转了一圈,很是为难的跟范家老大嘀咕了一会,最后范家老大一咬牙,同意了。

所有的事情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进行着,转眼已经数天过去,道观已经修缮的差不多了。石晓天一想自己已经离开家好多天了,所以有必要回家一趟了,不然有人一定要不高兴了。

石晓天回到家的时候,太阳正好累的趴在半山腰懒得动弹。石波涛正在准备做晚饭,一听那动静就知道是谁,头也没有抬,说道:“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啊,这一走就是几天,又跟你师傅瞎混去了!”

其实也不是石波涛看不上周一仙,只是他不太适应周一仙那一套。作为知青,他可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庄稼汉字,周一仙的风水之术,在他看来那就是胡扯,纯粹的神棍行为。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周一仙的文言文程度那可不是盖的,那叫一个高,并且这个老道还懂得甲骨文跟金文,出于对儿子的帮助,才要石晓天拜的师。

“老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师傅呢,虽然我也不怎么相信风水这东西,但是师傅还教我别的呢,你这叫以偏概全,你这属于对师傅有偏见!”虽然石晓天跟周一仙在一起可没有那么客气,但是有人说周一仙的不是,他还是很不高兴的,就是他老子也要辩驳一番。

石波涛不置可否的拿鼻子哼了一声,然后不再说什么,继续摘菜,石晓天见父亲不再说师傅的不是,很是乖巧的蹭了过来开始帮忙,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就在这个时候老道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师傅,您怎么来了?”石晓天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周一仙很是惊奇,因为他可没有为这个事情卜上一卦,石波涛也是一脸的不知所措,因为周一仙收石晓天为徒都有五六年的光景,可是来他们家的次数可是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

“怎么的,我来你们还不欢迎啊!”周一仙那一脸为老不尊的样子,真是要人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表情,周一仙晃动了一下手中的一些熟食和一瓶酒,冲着石波涛一笑道:“石头,老道我来找你喝点酒不当着吧!”

“哪能啊,看您这话说的,来来来……您快请进,您先请坐,晓天快给你师傅倒杯水去!”石波涛也是好热闹的人,虽然老道出现的时候有点诧异,但是很快就反映了过来,一边把周一仙往里让,一边吩咐石晓天给周一仙倒水。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