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凡花蚀锦
凡花蚀锦

凡花蚀锦 许晏君 著

已完结 阮祺萱敷宗槿 古装校园未来暖婚

更新时间:2019-11-22 17:30:58
完整版小说《凡花蚀锦》由许晏君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阮祺萱敷宗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丧母,流浪,复仇。阮祺萱的童年经历,注定了她不会是凡尘中碌碌无为之辈。拜师,寻亲,入宫。恩人不代表观念相同,血亲不表示一脉相承。遇险,遭叛,濒死。究竟世间谁人可信,谁人可靠?过尽千帆,她是会浴火重生,还是看破凡尘,常伴青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她掐算着,她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大晚上却擅自离开储秀宫,她只好暂时放弃纸条的事情。又悄悄向储秀宫走去。

此时,居住在东厢的兵部员外郎的女儿阎小姐刚刚练习完自己的舞蹈,便吩咐身边的婢女烟柳出去打水让自己洗脸。烟柳奉命出了房间,正在烟柳回程的路上,她看见了一束小小的火焰竟然飘在了半空中!

那火焰忽明忽暗地,上下摇摆着,吓得烟柳魂都没了。她惊声大叫起来:“有……有鬼火啊!有鬼火啊……”喊着就晕了过去。

东厢的几个秀女闻声都赶紧下床出门一看,被那束火焰惊到了,都惊叫出声。原本已经沉静的夜喧哗了起来。

季清环也看到了那束所谓鬼火的火焰了,只不过当她出门一看时,那火焰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秀女、奴婢们面面相觑,她们都想起了宫外的恐怖传闻。传说储秀宫在十多年前是一个宠妃祥嫔的寝宫,后来祥嫔被人诬陷,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被软禁在储秀宫,最后还被自己的宫人意外杀死了。祥嫔的魂灵不肯离去,一直徘徊在储秀宫中,所以此次殿选以前,储秀宫一直是空置的。

巨大的动静招来了守夜的嬷嬷,在听了众人的描述之后,她的脸色颇有为难,最后只是不耐烦地道:“储秀宫内干干净净地,没有这么多有的没的!各位小姐还是赶快休息吧!”说完她便匆匆转身离去,留下一众秀女更加惊慌了。

李小姐一向不信鬼神之说。她开声劝慰其他秀女道:“世上根本没有鬼神,各位小姐不必如此担心的。就算真的有,咱们与那死去的宠妃无冤无仇,她又怎么会找上我们呢?还是先去休息吧,不要影响明日殿选的表现。”她微笑地屈了屈膝,便头也不回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其他人虽然都还在害怕,但不得不承认李小姐的话是正确的,只好都各自回到房间去。

阮祺萱轻手轻脚地回到清菊间,刚想推门而入,却听见一个声音传来。

“这不是应小姐的奴婢祺萱么?天都这么黑了,这是从哪儿回来呀?”

朱慧婷嘴边勾起一个笑容,满脸等着看好戏的神情。

阮祺萱见周围寂静得很,不想与她纠缠下去,便低着头说道:“奴婢给小姐找茶水去了。奴婢粗鲁,吵醒了朱小姐真是对不住。”

朱慧婷却一副了悟的神情,似笑非笑地问道:“听说东厢那边出现了鬼火,祺萱姑娘,晚了就不要多走动了。免得一不小心也遇到了鬼火,吓到就不好了。”

阮祺萱轻声回应:“是。”

听到阮祺萱的回答,朱慧婷似乎很得意的样子,转身走了。跟在她身后的小冰怯怯地看了阮祺萱一眼,转身就跑。

阮祺萱看着她的背影,只是疑惑,但很快又想到树下的纸条去了。

夜已经很深了,阮祺萱因为想着纸条的事情,很晚才真正入睡。殿选时秀女们的寝室安排没那么多讲究,主仆二人都是在一个房间里休息的。

阮祺萱正睡得昏昏沉沉地,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她强忍住睡意睁开眼看向门的方向,只见窗外面透出了红红的火光,同一时间还有女人的尖叫声和求救声传来。

太监们尖声大喊:“走水啦!走水啦!”

阮祺萱一下子睡意全无,下意识地扑到门边。她将门打开一看,外面火光冲天,惨叫声此起彼伏,嬷嬷们、太监们都捧着水缸跑来跑去,场面一片混乱!

她即刻冲到应珙面前将她摇醒了,“珙儿!珙儿!快起来!外面走水了!”

应珙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一开始还反应不过来,随着外面的浓烟进去房间,应珙才算是彻底清醒了。

阮祺萱飞快地替应珙穿好外衣,拉上她就是往外一冲。趁着清菊间门外火势没有西厢其他地方大,她带着应珙一路避开火舌,向没有火势的中厅冲去。

可在经过西厢上首的一盆芙蓉花时,阮祺萱明显地放慢了脚步,回过头皱眉盯着那株芙蓉看。应珙见她突然慢了,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火势,上面的横梁已经着火,正摇摇欲坠,应珙赶紧把阮祺萱拉走。

两人好不容易到达了中厅,发现那里已经站满了人。有居住在东厢的四位秀女,还有与她们一样刚刚从火场里逃生的贺心莞及她的婢女梅枝、振威将军的女儿卢小姐。她们都是衣衫不整,花容失色,谁也没有想到深夜时分会出现这么可怕的大火。

东厢的秀女见她们逃了出来,连忙上去仔细查看她们身上的伤势,神色都是极度地担心。而那贺心莞和卢小姐则是惊魂未定,跌坐在了地上。所幸她们两人都只是被浓烟呛到和意外被小物件砸到,并无大碍。

那贺心莞甚至还不顾自己满身烟尘,一把抓过经过中厅要去救火的小宫婢喊道:“你!去帮我把我房里的那些衣裳和首饰救出来!听到没有?!”

李小姐焦急地看着火场的方向,来回踱步,不安地道:“怎么好端端地就走水了呢?也不知道其他小姐怎么样了?!”

大火足足烧了一个半时辰才彻底被扑灭。因为是深夜在皇宫中发生的走水,其他宫中很多主子都被惊醒了,包括洛帝。洛帝听说此事之后龙颜大怒,立刻召见了当夜歇在宫中红荼居的景锐侯敷宗槿,并当场命令他即刻彻查此事。于是,景锐侯奉命来到了储秀宫。

各位劫后余生的秀女们已被安置到了云逸厅,有几个回想起大火都痛哭失声:“我们是来殿选的!不是来送命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大火扑灭之后,西厢的太监查看了一下被大火烧毁的几个厢房,检查伤员和财务的损失。这次的大火吞噬了十多条生命,其中包括欢天喜地入宫来殿选的五位秀女。

最后一个从火场里面逃出来的是朱慧婷的婢女小冰,此刻她正呆呆地坐着,浑身哆嗦。不远处的卢小姐冷冷地瞧着她。

在这次大火中,卢小姐失去了她的近身婢女。她们一同长大,感情犹如亲生姐妹一般深厚。然而她的婢女为了救自己,活生生地被掉下来的横梁压死了。而同样是奴婢的小冰,却自己逃了出来,留下主子朱慧婷在厢房中因为吸入过多的烟尘,敏感症发作,火舌还没有近身就已经一命呜呼。

似乎是感觉到卢小姐阴冷的目光,小冰下意识地将身子缩了缩。她当然知道,留在火场是死,逃出来了也是死路一条。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只是一个奴婢,命本来就贱,朱慧婷又不是什么好主子,她何必要以身殉主啊!逃出来,起码还可以多活一阵子,那样大的火,她可不想灰飞烟灭啊!

敷宗槿带着七八个侍卫来到了储秀宫。因为里面都是参加殿选的秀女,他先让董嬷嬷通报了一声再进去。

秀女们都已经戴好了面纱,一听是陛下派来了查案的景锐侯,都纷纷露出肃穆的神色。她们原本安安静静地坐着,知道敷宗槿的到来都起身急切地走到云逸厅大门,等候景锐侯给她们一个说法。

敷宗槿健步跨进云逸厅。方才进来时他已经听身边查看过现场的手下回报,这次西厢的火灾不像是意外,在现场发现了很多疑点。他心中暗骂:好你个洛帝,还以为你真的这么好让我陪你吃夜宵,原来只是为了方便把这烂差事扔给我!

他冷冷地抿着唇,微微眯起眼睛扫视着云逸厅中众位秀女。

只见他面容冷峻,剑眉星目,气质冷傲,双目坚定有神,却偶尔闪起寒光。发冠上的极品夜明珠显示出他的贵族身份,从手掌上的硬茧可以看出他常年执剑。他朗声道:“本侯奉陛下命令,前来调查储秀宫走水一事。现在已是三更天,陛下为各位安排了新的休息地方。但在那之前,先请各位小姐配合一下本侯的调查。”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威仪。

一些秀女听后心中一跳,各自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早在家中,她们就已经听说过景锐侯的大名。他是先帝的异母妹妹——长贞公主的儿子,是当今圣上的亲信宠臣。他有着尊贵的皇室血统和生有历代景锐侯的睿智头脑,许多官品在他之上的官员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

阮祺萱被这些秀女挡住了视线,在脑海中快速搜寻起这个人的信息。这半年为了打探唐惜伦的下落,她几乎熟知半个朝野的大臣的底细。

景锐侯敷宗槿,从老景锐侯那里继承爵位时只有十五岁。九岁起就被养在皇宫里,居住在长贞公主出嫁以前的寝宫红荼居。他是洛帝最为信任的臣子,办事能力也的确很强,曾经在短短三日时间内完美平息了一场由旱灾引起的暴乱,并且解决了灾民的难题。

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不仅年少有为,还是个气宇轩昂的英俊公子。几年前他娶了东仲国的定敏公主,羡煞旁人。不幸的是不久后定敏公主难产而死,景锐侯便没有再娶了。外面的人都说景锐侯是个痴情的好男子,更是惹得城中许多女子对他倾心不已。

季清环细细地凝视着敷宗槿,心中泛起了奇妙的感觉。

阎小姐的奴婢烟柳一听是皇帝派来的人,跌跌撞撞地扑到了敷宗槿面前,惊慌失措地道:“大人!是冤魂索命来了!她放了火……是!一定是她放火要烧死我们!”

敷宗槿英眉骤蹙,“她?你说的是谁?”

阎小姐见烟柳十分不妥,又想起不久前的惊魂一幕,她带着哭腔地朝敷宗槿道:“大人……烟柳是被鬼火和西厢的大火吓得思绪混乱了……大人能不能请陛下……现在就让我回家……”

敷宗槿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随即敏锐地捕捉到一个词,“鬼火?什么鬼火?”

他向着众位秀女道:“各位小姐放心,陛下自会做主。现在,请各位将事情原原本本告知本侯。刚刚阎小姐的婢女提到的鬼火,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西厢走水之前,是否有出现什么异样?”

阎小姐一听,马上宽下心来,絮絮地向敷宗槿说出她的所见所闻:“宫外不是有个关于储秀宫闹鬼的传闻吗?大概就在戌时,东厢出现了鬼火!那火苗飘上飘下的,见了人就马上消失了。我的婢女烟柳是第一个看到的,整个人都吓得双腿发软。就连我们几个都吓得不轻,但想到明天要殿选,也就不再多想了。没想到刚睡下,就听见西厢那边吵吵闹闹的,一问才知道是走水了!”

方小姐站出列,轻轻扶住胸口,惊骇地道:“又是鬼火又是走水的,会不会真的是冤魂索命来了?!”

“哼,”卢小姐冷笑道,“什么冤魂索命,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我父亲常年在战场上,杀敌无数,若真有冤魂,早就先去找我父亲了!”

李小姐也深表赞同:“卢小姐说得不错,世上根本没有鬼魂一事。就算真的有,储秀宫乃是天子脚下,御龙之气早就镇住了那些鬼魅。我看,这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方小姐见各人都是义愤填膺的,只好讪讪地闭嘴,不再提鬼魂一说了。

季清环看了敷宗槿一眼,担忧地道:“这么说,是有人故意在储秀宫内放火了吗?”

敷宗槿郑重地点头,心道:看来这些秀女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劫后余生说话还中气十足思路清晰的,哪里像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会学习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居然还会有不怕鬼魂的?

应珙将整件事情都串联了一遍,忧心忡忡地道:“按照各位小姐的说法,这东厢的鬼火跟西厢的火灾之间或许有什么联系了?”

敷宗槿缓缓点头说道:“或许,制造鬼火的就是那个放火的人!”

一直端坐在一旁冷眼瞧着各人猜测却没开口的贺心莞一挑眉,语气中尽是讽刺:“你们这样瞎猜测又有什么用!景锐侯大人都说了是来查案的!你们这样围着他七嘴八舌的,这个案子还用不用查呀!”

小冰还在瑟瑟发抖,愣愣地听到了应珙的话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转头,睁着眼睛死死地盯著阮祺萱。她颤巍巍地伸出手指着阮祺萱失声喊道:“是你!是你放的火!我看见的!你曾经离开过西厢,鬼火出现之后你才回来的!我和小姐都亲眼看见的!”

各位秀女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应珙首先反应过来,立刻向小冰喝道:“你在胡说什么!祺萱绝对不会是放火的人!”

季清环在下午时见识过阮祺萱的伶俐,下意识觉得她不会是凶手,开口帮腔道:“是啊,应小姐家教甚严,祺萱也是个踏实稳重的丫头,她不会是凶手的。”

其他人都不敢出声了。她们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应珙和阮祺萱,谁知道她们的品行到底如何呢?若是贸然帮她说好话,最后她真的是凶手,怪罪下来怎么办?

阮祺萱心叫不妙,她去了未央湖的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样不就更可疑了?!怎么就不小心让小冰看见了呢!

她马上出列跪倒在敷宗槿面前从容地道:“大人,奴婢冤枉啊。奴婢自己和小姐都居住在西厢,刚刚才从火场逃出。若是奴婢真的放火,岂不是……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

敷宗槿带着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跪倒在地的阮祺萱,当他看清了阮祺萱的脸时,他整个人猛然一震。

这张脸分明是……!怎么会?那个人早就已经死了!但是这张脸分明是那个人!他从来不相信会有死而复生这样神奇的事情,只是眼前这个人,这张脸,到底要如何解释?!

奴婢们地位不及主子,所以作为奴婢的阮祺萱也就没有戴面纱。她故意将额上的胎记显露了出来,以免有人用她的绝美容貌来找麻烦。只是敷宗槿俯视着阮祺萱,并没有发现那一块印记。

敷宗槿只觉得有股闷气郁结在心,好像在为众人指责阮祺萱而愤怒。他不禁冷声道:“都别说了!本侯自有定论!董嬷嬷,是否还有完整的厢房,本侯要仔细询问一下在场的各位!”

秀女们一听,都各自变了脸色。景锐侯这么说,不就是把她们当凶手看吗?!她们可都是有头有脸的权贵之女,难道会是蛇蝎心肠的杀人犯吗?!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要进宫嫁人了,却被当成杀人凶手,这也太冤枉了!

众人心中不忿,嚣张的贺心莞更是想对敷宗槿劈头就骂,可是看见敷宗槿眼里闪着寒光,贺心莞顿时觉得如坠冰窖之中,一时寒冷无比。想要骂出口的话也被生生堵了回去。

董嬷嬷忙道:“是,侯爷。东厢还有几间厢房,老奴已经命人打扫过了,侯爷随时可以用。”

敷宗槿眸子里寒光更冷,“有劳董嬷嬷将今晚储秀宫内的所有人带到厢房去,本侯会派专门的女官来询问。”他顿了顿,眼睛盯着阮祺萱道,“将这个可疑的婢女带到厢房,本侯要亲自审问!”

小说《凡花蚀锦》 第六章西厢大火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校园小说
  3. 未来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