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半扇孤阙歌

更新时间:2018-09-11 14:15:12

半扇孤阙歌 连载中

半扇孤阙歌

来源:天天云作者:尘蔻分类:仙侠主角:牧画扇

小说主人公是牧画扇的书名叫《半扇孤阙歌》,它的作者是尘蔻倾心创作的一本幻想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牧画扇,人皆言你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今天,你是站着十万人陪你死,还是跪下来自己死!”——很多年前,世人谓我有铮铮铁骨,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乃举世英雄。我以为我会血冷于青松之下,生平侠事写满墓碑,受后世百代之尊崇。——然。 我挚爱之人生生挖出了我骨,成一把扇子,送于他新妻。很多年后,有人提剑置于我颈:“卿本英雄,奈何为祸!?”我指着跪于归雁城前那尊我的石像,她还跪在十万人的冤魂之上,受万人唾骂,笑问他:“我不为祸,如何成全你们这些英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晃数日过去。

汪若戟把墓幺幺安排到了琢心苑一处最偏窄的园子里,丫鬟下人一个都没配,每日里只安排管家陆炳给送去三餐以及一本又一本的书,自己则连面都不露一个。

而墓幺幺真如她所言犹如死人一个,每日里就静静地吃饭,看书。

清晨,琢心苑主房,上悬牌匾善余。乃相爷别苑,非极私密之人,无法入内。

“她还是那样?”汪若戟轻叩着桌子,像在思索些什么。

陆炳点了点头,“回相爷的话,那姑娘还是那样。每天就看书,不停地看书。您给她的书,每一本,我觉得她都看的不下十遍了。”

“她从来没问过你什么?”

陆炳苦笑一声,说,“相爷,何止没问啊,她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他想起每天去那个院子里送饭,身上的鸡皮疙瘩就没来由地起了一身。那姑娘身上是真邪门,每次接近她,都感觉到可怕的死气,打心尖尖里就涌了出来。

沉默了几个呼吸,汪若戟的笑容更浓,“倒是能沉住气,继续给她送,我倒是要看看,这丫头能忍到什么时候。”

是夜,倾盆大雨。

正看着书的墓幺幺,忽觉心口一滞,背后的伤口从骨里渗入难忍的麻痒,跗骨之蛆一样的痛,紧接而来,攀着脊骨,一节节的爬上了她的心尖,一口鲜血猛然咳了出来,浸透了书页。

屋外雷声滚滚袭来,她咬着牙站了起来,墨绿瞳孔里同样闪着雷光。

一年多了,每到雨夜雷鸣之时,天地雷灵都会在雷鸣之时朝她张牙舞爪的奔袭而来,每一次都试图毁灭已是凡人的她,带走她身体里的雷魄。

雷声愈大。

身体里的雷魄已经清晰的奔入了心口,试图冲散她最后的意志。雷魄就像是一个没有了枷锁的恶魔,枷锁就是她原本强势的化力。如今,沦为凡人的她,全凭着自己强悍的意志,生生压着雷魄。然而,身体愈加虚弱,意志也开始薄弱,雷魄已经分分秒秒都在挣扎着要逃离。

当今如世,万物皆有灵。想要修行,必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灵并驯服它,将它引入体内,也称引灵入体。所有的修行都基于此,人本身并没有任何力量,所有的力量,都是基于灵之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知到自己的灵,有的人一出生就带着灵出生,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无法知晓自己的灵所在何处。

引灵入体之后,便是将其驯化。驯化之后,就可以借助灵来修行,靠它获得的力量,就是化力。修到一定程度,灵就生变成魄,成为主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墓幺幺的灵,就是最为凶烈暴狠的雷灵。当年为了驯化它,她吃了太多苦。而现在,面对已经没有过多力量压制它的墓幺幺,雷魄早已按捺不住反抗之心,想要逃出这具渐渐腐朽的躯壳,奔向天地间寻找它的自由所在。

清晰的感觉到雷魄的不羁,墓幺幺咬着牙轴上了最后一口劲。如果让雷魄逃走归天,那她就命不久矣。怎么可能!她崭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的目标,甚至一个都没有实现。

小小雷灵,当年我就可以收了你,如今,我照样可以!

墓幺幺冷笑一声,扶着桌子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她深吸了两口气,定了精神感知着,确定汪若戟派的监视她的人,没有逼近她的安全范围之后,她从枕下,摸出来了一块不起眼的手帕。

那手帕看起来和寻常手帕无二差别,然墓幺幺拿起之后,指尖泛起一点银色光芒,轻轻抚过手帕,竟在空中出现一把残破的折扇。扇子通体漆黑,下面空空坠着一个玉梭,没有苏络和徽坠。空中静静浮着的折扇,好似如夜,染黑了墓幺幺原本清亮无邪的眼神,使得她眼眸里黑寂一片,惶惶好像映着另外一个故人的影子。

直到眼睛有些刺痛,她才从死一样的沉寂里回过神,取下霆华扇。她不再嘻嘻哈哈的模样,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扇子,运息着调理着,调动着身体里所剩无几的化力,很快,她的手上竟然噼里啪啦的闪烁起雷电一样的光芒,范围从起初的指尖,逐渐蔓延,扩散,直到整个手掌,手臂。折扇缓缓打开,一点一点,吸收着她身体里奔发出来的雷霆。

给我回去!

墓幺幺一声喝,竟用霆华扇自封经脉,闭五谷。

然雷灵怎会如此轻易放弃,它拼命奔逃在墓幺幺身体里,用最暴烈的冲击冲撞着她每一处最疼痛敏感的神经。它就不信,这个女人,能坚持多久不让它走!疼痛果然如影随形,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剜骨之痛,从身体的最深处喷涌而出。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她依旧无动于衷,继续坚持着。雷电之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旺,而她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身体也开始晃动。

啪——啪——

霆华扇已然承受不住雷灵的暴走,肉眼可见的开始破碎。雷灵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更加疯狂的冲着,随即,霆华扇竟一下碎裂。

噗——

一口接一口的鲜血吐了出来,强弩之末的墓幺幺,看见雷灵正从她身体里得意的一点点逃离。于最痛的迷离之间,墓幺幺笑了,因疼痛扭曲的面容,笑的凶狠而惨烈。“我绝不会,死在这里。”

雷灵已经完全脱逃,整个身体凝聚成一个小人的模样,漂浮在半空中,眼看马上就要冲入空中逃走,归入天空之上来迎接它的天地之雷里。

然而它才刚品尝到自由的快意,还没缓过神来,整个身体竟然再次不能动了。它惊恐的回过头来,竟然发现那个该死的女人正用最后一点化力凝成了锁链抓住了它半个身体。看到这样的情景,它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拼命的攻击者她。

可那个女人好像是疯子,竟全然不顾身上的伤痛,一点点将它拽了回去。

然后,让它更加恐惧的是,那个女人,竟然张开了嘴。

是的,墓幺幺要吃了它。

“你生是我的雷灵,就是死,也得死在我身体里!”

或许是曾入过黄泉,或许是曾见过死之模样,亦是因为她天生性子就带着犟狠的不认输,她已完全不顾这天地的规法。世上皆奉灵为神祉,灵乃至高无上的存在。人死魂灭,灵归天地之间,等着下一任主人。灵乃永生,人之修,乃神赐人借用其力的资格罢了,人类不过是它们漫长生命里的匆匆过客。

于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敢做出亵渎灵的举动,又怎么可能有人居然敢将永生之灵吞入口腹??

然而,墓幺幺今天,这么做了。

她一口将雷灵给吞了。

转息之间,不知是雷灵的惨叫,还是她体内爆烈的声音,将她整个意识炸成了碎片。

一片空茫之间,她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隆天城上空忽然来了一阵与众不同的乌云。这团乌云不大,夜晚本就漆黑,它通体闪着雷光,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乌云之间,隐隐听闻有雷霆之音,正正悬于隆天城某一处天空,风吹亦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片刻之后,一阵肉眼几乎无法看到的闪电之光,嗖的一下窜天而起,钻进了乌云里面,整个乌云好像被击碎了一般,隆隆作响半天,消散于无踪。

“竟是罕见的雷灵归天呢。”在整个隆天城里一些或隐秘,或奢华,或高调的地方,一些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天空。

其中一人立于王庭之上王座之右,长剑加身,战袍凛凛。他只是轻轻抬眼看了那天,旋即闭上,面色如常。

而某处雅苑内,珠帘阑珊之间。一人轻倚下颌,一手随意地洒落着丹丸在地上,在他的脚边,竟盘了一群毒蛇。

“雷灵归天么?咦,这雷灵怎如此虚弱?霸相府么?听说他家最近好事临门呢。”这人声音渺远模糊,似不在人间。“娥筝,去拜个礼吧。”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民国小说
  3. 空间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