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吾道仙途
吾道仙途

吾道仙途 不知道叫什么好 著

连载中 楚凡云珏 逆袭校园种田架空

更新时间:2019-11-18 15:46:06
热门小说《吾道仙途》由不知道叫什么好所编写的玄幻修仙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凡云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楚凡本县爷之子,虽本性善良,奈何文不成武不就,幸遇仙人相助,得了无上功法,但仙人却是甩手掌柜,面对皇帝追杀,修士觊觎,美女纠缠,他如何冲破桎梏,以全所愿,而若他真的于这玄极大陆功成名就,在那天空之上,又有什么样的征程在等待着他……...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这一日饭罢,得个空处,一把扯住李福袖子,不顾李福愕然目光,低声道:“李叔,小侄有个事情,想请教您老,不知可方便么?”李福看看左右无人,回道“当然方便,公子请问”

“请,进我房中说”

李福看他庄重,虽觉怪异,仍是相随,入得房中,被公子按在椅中,复又奉过茶来!一时不由的**左右扭动,惶惶起来!

“小侄这烦恼,不好对人言,思来想去,知道李叔打小看我长大,异常爱护,是以很是放心。所以请您来帮帮我,不知可否?”

李福却没被他这话弄晕,见他郑重其事,确是烦恼缠身,倒也沉呤起来,心说公子爷上有父母先生,俱是有识之人,下有小丁春香,同齡同趣,竟是何事使得这些人均不得解?以至于让公子求到我这!定是有些难办。心下有些抗拒,但也被他那句话语感动,不由张口“公子请说,只要老朽能帮,自当进言”

“嗯……”

虽得李叔首肯,这话却仍是犹犹豫豫的难以出口,算算先生又快来到,终于胆气一壮,讲了出来!

“我……自那次林公子事后,我颇觉读书无用,是以想着外出见识,却又知父母放心不下,绝不会应允,先生更言我学问不够,尚得好些年勤奋,可我实在不愿再读下去,这两月万般难受,已快生出病来,是以请李叔教我!李叔,您……怎么看?”

李福吓一跳,恨不得抽自已好些个大嘴巴子,心说我怎的犯这个戝,这主意是我能给的出的么?叫你嘴快,这下遭报应了,看你怎么给他出这个主意?有心逃走,却又不忍!

顿时忆起公子自小就对自已依赖无比、信任无疑。近来很觉生疏,原来是为这事,定下心神,思索起来。

“公子……此事须从长计议,且容我想些时日,再来回禀公子如何,定要帮公子去此烦恼,公子请放心!“

“这样啊……也是!如此有劳李叔了,务必请帮小侄想个法子,说实话,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送走李叔,心情好了些,才待想想还有何事,已听得先生哈哈大笑而来:“公子何在?还不快来学那《丧服四礼》,我已另有心得,正要授你“

楚凡一头黑线,嘴里轻呸一声,换个笑脸迎向先生,口中恭敬道:“弟子早已久候,正要请教先生!“

且说李福回转自已房中,顾不得每日里饭后的消食密法,呆坐椅中,茶水都不知饮用,满脑袋想着公子的事情。

良久,呵呵一笑,已有了主意,手指桌上敲敲点点,“如此,如此,呵呵,两全其美,各不得罪,甚好甚好!“心下畅快,出去去了后门,小丁果然在此,正陪着长虎嗑着瓜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只见得小丁嘴不停,手不住,地上一片狼藉。长虎只是应付。

瞄见管家前来,长虎坐正,小丁收敛。

“长虎,怎的总是无精打采的?可知不少人求着老夫,想着你这位子呢,怎么,不想干?“气势逼人,长虎低头。却不回话。

小丁早已溜了出来,藏在门边轻扯李福背着双手的衣袖,小声道:“行啦,李叔!李叔?“

哼了一声,回转,向内踱去,“小丁,过来“。

急忙跟上“嘿嘿,您老吩咐“

“嗯,去我屋等着,我去去老爷那里就来“脚下加快,进内院去了。

再回来,小丁已坐立不安,等的不耐了,见李福慢条斯理,不见作声,忍不住问道:“李叔,李大爷,到底何事啊?您到是说啊,可急死我了“

“坐下,安宁点“吼一声,看小丁安静下来,方才另一边坐下,看向小丁。

“近日公子不大对劲,你可知是怎么回事么?“

小丁正襟危坐,“不知“

“嗯,不知!我且去问问公子,怎的他却说你知道。怪了!我还说准备请老爷、夫人来问问你呢!“作势欲起。

“哎,哎,李叔,李爷、李大爷,“小丁早蹦了过来,双手死死的将李福按回椅中,

“少爷不地道!他让我不讲出去,怎的又对你说起,我是知道啊,可是我又怎么知道啊!我不知道啊,我怎么敢啊……呜……“

小丁崩溃,语无论次地嚷着,终是哭了出来!

“别哭了,仔细说来,也许我能帮你!“

小丁止不住哭泣,却还是收小了些,看着李福,恨声讲道“两月前他说要出走,让我给他拿主意,我哪有那胆子,当时就跑了,再没向人提起,怎地今儿个又提了出来?“

言罢,突觉不对,眼光闪闪的看向李福,却脑袋里一团浆糊,理不清,也就道不明,忽地,叫起来”你帮我?你帮我什么啊?噢。。我知道了,你个老乌龟,你诈我,定是公子拿那话儿又来弄你了!“顿一顿,又得意道:”我说的可对?“眼角早没了泪。

“嗯,你说的不错,他是找我了,就是这么个意思!不过呢,我需要你帮忙,看你这样子,是不帮喽?“斜看着他。

小丁又焉了,“这……这……这怎么帮啊……?“

“真弄出去了,老爷不杀了我啊?你不怕?“

“哦?你真有办法弄出去?“

“没有,真没有”

“你没有啊……我有!俯耳过来。“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李福一气儿讲完,也不顾桌上茶冷,一口喝尽,“如何?”

“妙啊,李叔,你能、您有才,太有才了。行、行,我这就去”

“回来”李福喝道,又道“记住,那话按我讲的去说,另外,别让家里任何人知道,将来问起就说给我寻药去了,呸。呸、呸,就说帮我去找长虎他爹去了。没人问就算了。少爷那也别去讲,等事成了再说!”

小丁鸡啄米般不停点头称是,接过李福递来的盘缠,一阵风去了。

李福咳嗽一声,直起身,歪头想想,哼起曲儿来,出门查院去了。

不提楚公子度日如年,李管家清闲悠哉,单表小丁去到马厩领出马来,如飞而去,不到半日,已到了长兴府。

看看天色虽晚,还是来的及的,不顾打尖休息,匆匆忙忙给马儿塞些,又飞奔起来,一路无事,终在晚间到了古县地界。

顾不得周身疲劳,一径跑至古县一户大宅前,门口两只狮子,檐下一对儿灯笼。看一眼,却又不住,再往前,寻得一处客栈,唤作客来居,要个小房,也不吃饭,只托付小二好生照料马儿,复转回来,夜色中轻轻在门房下叫“三儿,三儿“。

此处乃是古县徐员外家宅,也是楚凡外公家,门房徐大海,家排老三,是以均呼三儿,反不得正名在外。

当下正在迷糊,耳听得窗外有人叫,吓一跳,大喝一声“什么鬼?哪个在叫?“一掌撑开了窗,壮起胆子,大脑袋忽的一下伸出去,矇矇眬眬的四下里望去!

“是我,别吵,这里,我是当阳小丁啊“

“啊呀是你啊,吓我一跳,等等“

出来打开偏门,小丁却记得李叔交代,扯过徐三,离开大门几步远,拉他蹲在街旁,两人身影没入黑暗之中。

“三哥,说个事,我家公子自年后被先生老爷逼的读书,弄的好不凄惨,挨得老爷好多打骂,全身都是伤,夫人也不敢劝,可不得了了,公子常哭着叫外婆,催人泪下啊!我等看不过去,李叔便问公子可是想念外婆了,公子也不敢明说,只是落泪。李叔只好叫小的十万火急的跑来,让人告诉一声。不过,也不能说是受委屈了,毕竟没读好书受罚是应该的你说是不!“

徐三晕头转向,弄不明白,随口道“哪怎么说?”

“笨啊!李叔说,让你帮忙找着你家小少爷,让他给他奶奶讲,就说想念我家公子了,最好是奶奶也想公子了,让派个人接来我家公子,来外婆家住一阵子不就行了!”

看看徐三迟疑,又道“李叔心疼我家公子,说是只要大哥弄成这事,少不得代我家公子感激大哥,那好处自是少不了的。这是先给大哥买酒的,成事后还有重谢”说话间递过一锭银子过来,却是有半两之多。

“哈哈,这等小事,没问题!”银子转眼不见,徐三关心:“走,哥哥给你安排住处去,吃饭了没?”

“李叔不让惊动员外,你也不要声张,悄悄找着小公子办事就行了,我这你不用管,就在前面客来居,明天成不成的你来给我个话,另外;你就当我这趟没来过”

“那行,知道了。我这还当值呢,就回去了”

“嗯,等你消息”

回去客栈,叫些吃的不提。

次日一早,果然徐三记着此事,寻到少年徐杰,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徐杰本和楚凡要好,虽才分别不过半

年,见有这机会,一拍即合,连声称是,一趟跑去奶奶房中,还不忘扔给徐三几枚铜钱,弄的徐三一阵撇嘴。

及至徐杰再天南地北的一通说,奶奶虽觉得有些不对,但看徐杰的热乎劲儿,再加上楚凡向来乖巧听话,也是喜欢,随即双手一拍,“行啊,去,叫你爹爹过来”

徐杰父亲恭敬前来,奶奶大手一挥,“这大半年了也不见你那妹子有个信来,去,着人去当阳接我那外孙过来”眼一瞪,喝道:“还楞着作什,还不快去!”

徐杰作无视状,弄着奶奶衣裳玩,徐杰父无可奈何,皱眉出去安排人不提。

徐三早躲在一角,看着二老爷安排人马出行事宜,知是成了,一溜烟跑去客栈,小丁早眼巴巴的望着,两下一说,告别一声,结了店钱,快速回当阳去了。

回至当阳,悄悄找着李福,挤眉弄眼的一眇,二人寻个僻静处嘀咕着已说完了事,小丁自去寻长虎唠嗑,李福摇摇摆摆的来到书房,听得先生正在呤诗,远远看去,少爷竟也跟着先生的脑袋均在摆着圈儿,不觉稍晕了一下,轻轻的离去。

未几,用过晚饭,李福早已转至楚凡小院,见得少爷过来,轻咳一声,左右一看,一闪身进了少爷房间,楚凡会意,加快脚步跟了进去。

“如何,可寻得法子?”

“公子勿急,老朽确是有个方法,正要说与你,再过一两日,你外婆会使人来接你去古县,你看这样可行?”

楚凡不悦,李福一笑,轻声道:“届时不论去时或是回时,公子均可自处……“

楚凡眼亮了起来,“外婆怎会来接我?李叔,可是你……?“

“山人自有妙计,不过,老朽可得与公子约法三章,否则,说不得要得罪公子,坏了此事!“

“哪是自然,哪是自然,李叔你说!凡儿无不听从“

李福呕一声,“也无其它,只是一则,我须同去。“

“当然当然,应该的“

“二则,凡事你须依我而行“

“嗯……也行,哪三呢?“

“如有违反,立时回来,此后不要再来找我“

“这……本公子自是不会乱来,行!我答应你!“

李福被公子火热的目光中送走。

一夜无话,至次日,楚凡刚收捨起来的一点读书兴趣又不见了踪影,先生数次提醒,仍是提不起他的注意力来,叹口气:“今日又是怎么了!这般懈怠起来?,许是这些时日用功紧了吧,还是有其它的内情?“

楚凡正自惶恐,听得他这话,大喜,顺着杆儿就上来:“先生慧眼,学生今日正是有些疲倦,许是微受了些个风寒,头脑处有些眩晕,这文章盯着也有些困难,正想着给先生告个假,只是不敢开口,怕先生不喜……“

“唉,有什么喜不喜的,既然身子不顺,自当休息,且我看你近日颇为用功,很是欣慰,功课不争朝夕,也应张弛有度,就放你天假!去找郎中看看,多休息休息,明日再学不迟“

也许是这两月兴奋过头,先生此刻也顿时觉得疲乏起来,心说老夫也当休息休息了,嗯,出去喝点小酒,赏个风景去吧。

楚凡一阵风似的卷到门口。倒吓得长虎一大跳,及至看他无什吩咐,便放松下来,只是呆呆的,手脚不知怎么个放法。

那知少爷并未理他,直去到街上,却又不远走,只在周围转悠,倒弄的各店白白兴奋一场,并无什么买卖!也不知这楚公子来寻些什么,身在店内,只把个眼珠子遗在街上,却又没什美色怪景,甚是不解。

看看自家也觉着不好意思,回转门内,坐在门房中,弄得长虎又是坐立不安。他又不说话,自已也不好问,还未思考周详。他又复至街上,仍作故状,如此多半时日就这般进进出出,早将这周围弄得安静异常,生意都不作了,齐把那眼珠子看向楚家少爷,看他能弄什么古怪出来,及至晚饭时辰到了,这才偃旗息鼓,满脸失落的返回院中。

饭前又有楚母楚父先生等所遇之人问其身体不适之事,一一应付过去,消息传来,李大管家只是微笑。

坐于房中,安然等候,未几果然少爷前来,告诉他今日多半应是会到的,不然明日一定到。不要心急。这才又消停片刻!

终于,直到掌灯时节,才听得门口一片喧哗,长虎来报,说是夫人娘家来人,除了楚老爷、先生。夫人帅一干人等簇拥而来,一番问候,安排下来。

夫人自去内院,来的两人,一为徐家管家,一为徐家护院头领。洗刷一番,前去面见楚县爷。

得知老夫人要接外孙前去,楚父莫名其妙,再三套问来人,却问不出个所以然。心下诽谤,不知丈母娘抽的什么风,但看夫人赞同之色,不好再论,再说这些年来,每次见那丈母娘,总觉不适,有些惧怕的意思,更知徐家这位,乃是徐家的天!眼里向来是没有旁人的,耳边更是听不得个不字,幸好生个女儿没这禀性!

当下道:“先去休息,明日再议“

徐家管家翻翻眼,心说还议个屁,你敢反对?

“老夫人怕出变故,出门时交待明晚前要回去复命的,好教姑爷得知,最好明日一早就走,晚了怕时间紧,少爷路上劳累,那就不太好了“

楚父怔住,心头一股无名火熊熊烧起,却又不敢发作;烦燥无比,脱口道:“哪便明日一早!“

出口即后悔,只是又实在不知能再说些什么!只得一挥袖”去吧“。

徐家管家撇嘴,心说下次再来徐家,定要叫你难受,这大老远的跑来,不说招待了,好言好语都不见得,倒是来看你摆脸的不成!

“小的告退“悻悻离去。

夫人好不容易攒了一肚子话准备相问来着,看这光景,却不好叫住。再想明儿一早又要去了,再无机会,甚是后悔刚才没先多说会子话,心下郁闷,默默看着丈夫冷着的脸,也是不喜,别过头去,颜色上脸。

楚父更觉烦燥,出门吼一声,“李福“

“去将先生请来,还有那逆子……快去“

“好大的官威……“夫人忍不住讥讽一声,进内室去了。

不多时,二人先后到来,楚父请先生坐下,楚凡站立旁边,见父亲对自已左看右看,心下强自镇定,不敢乱动;

“你可知唤你何事?“

“不知“

“家里来客你也不知?“

“这个,知道,“

“怎么知道的?“

“……听见的“

楚父怒视半天,找不着漏洞,长叹一声,对着先生!

“古县来人,说是老夫人想他了,明日就要动身,先生你看……?”

“可有讲因何思念?”

“没有,就是这里我觉着不对啊,好端端的怎的弄这一出,年前刚去过,这才几日……哎”

“无妨,既然定了,就去罢,左右不过几日的事……嗯,可有讲去几日?”

“没,刚才那狗才甚是无礼,没顾的上问”

“这样啊!也无妨,老爷准备让哪个陪公子前去?”

“我去……我也想娘了,一并去罢!”楚母突然从里间发出声来。随声现出身来,却是一脸怒容,冷着脸拢着手。

楚县爷无语,并不接话,对先生道

:“就让李福去吧,老成些。”

“呵呵,见过夫人。”先生拱手,又道:“不安排个护卫?要不,让扬班头跟着,放心些”

“老杨去不好;有李福够了,嗯,还有丁胜,那是离不了的,是不,少爷?”

楚凡忙答:“任凭父亲大人安排“

楚母哼一声,又入内了,再不出来!

“李福,进来“

门外李福应一声,入房中来。

“明早去账房领些盘缠,和凡儿去古县,去了后有时间找到老太爷,就只说他这里功课紧张,别的不要讲“

又盯楚凡“可有话说?“

“没有,孩儿定当早早回归,以免父亲担心“

“哼,你且去吧,收拾收拾,不要明早手忙脚乱的,在外一切听你李叔安排,不许违逆,”

“慢着……”内室楚母声音传来,“凡儿进来”

不提母子间又有许多话说,楚父又再对李福一番交待,众人离去,听得内间话语不断,终是无奈,拿过本书无聊翻起。

次日一早,好一场离别意,在母亲的担忧目光中,楚凡上马,随众人一声呼喝,终于出得门去。

小说《吾道仙途》 第7章 寻仆得计离家去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校园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