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 第七章:我不能走

第七章:我不能走

森九离 2019-10-10 00:57:13

  耳膜嗡的一声响起来,颤抖的声音随即窜出来:

  “为什么这么做!”

  温龄浑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声音喊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么惊悚恐怖。

  季斯贤直到耳朵里的响声退去才抬起头。

  他端详着温龄,头发凌乱,脸上的妆早已花了,她还穿着昨晚那件晚礼服,身上都是血,顾宁暄的血。

  季斯贤抬手摘下温龄头上的脏东西,低声说:“温龄,我们可以离开寒城了。”

  果然!

  温龄的怒火烧红了眸子,她毫不犹豫的抓住季斯贤的领子。

  “他救了你,是顾宁暄救了你,你竟然还要杀了他!季斯贤,你的心去哪里了!”

  吼声震天响,温龄红着眼睛,抓着季斯贤的手剧烈的抖着,她想控制住自己的手,可攥的越紧就越抖的厉害,温龄心慌,猛的松了季斯贤。

  空气里死一般的沉寂,温龄脑中充血,一阵阵的呕吐感冲上来,她低下头,想要按住剧烈跳动的心脏,可人转瞬被季斯贤抓住,男人箍着她的肩膀,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

  “我只问你一句,要不要跟我走!”

  温龄木着神经,抬起布满泪水的眼睛:“他人现在在医院里躺着,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是他保护了我,阿季,你要害死他的时候,是他保护了我!”

  天旋地转的时候,温龄清楚的记得是顾宁暄死死护住了她。

  “做人不能这样,我不能走。”

  “你何不干脆说你想做顾氏集团的总裁夫人,那好过跟我去亡命天涯。”季斯贤一声嗤笑,眼中尽是轻蔑。

  温龄惊诧着眸子:“你知道我是为了救你!是你刚刚要害死他......”

  “因为他娶了你!”季斯贤痛苦的大吼着。空气凝滞住,他将怒气一口一口的喘息出来,癫狂的笑起来:“顾宁暄用我的命威胁你嫁给他,我自由了,你却嫁给了他,我怎么能不恨,你只能嫁给我,温龄,这辈子你只能嫁给我!”

  他颓然蹲下去,双手抱住头,温龄能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筋一条条的显露出来,她的心像是被割出了口子,痛的流着血。

  她跟着蹲下去,张开手抱住季斯贤。

  “再等等,等我找到真正证明你清白的证据,等顾宁暄伤好了,我就来找你。”

  她捧起他的脸,努力扯出一丝微笑望着他:

  “我等了你十二年,你也等等我,好不好?”

  季斯贤伸手掐住温龄的脖子,他两只手圈在一起,掐着她细瘦的脖子,半晌,一字一句的说。

  “我会看着你的,温龄,如果你有一天爱上了顾宁暄,我发誓,会带你下地狱!”

  ............

  顾宁暄对麻药有一定的抵抗能力,所以他很快就醒过来了。

  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模糊,他伸手胡乱抓着,大喊:“江溢!”

  江溢慌忙过来,小心的搀起顾宁暄,顾宁暄的手摸到身侧的眼镜,他慌忙带上,眼前才清楚了。

  “温龄呢!她人呢!”

  “我在这里。”

  温龄站在门口,听见顾宁暄的声音之后进来。

  她其实早回来了,借用医院澡堂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才过来。

  “你别乱动,身上还有伤。”她自然的从江溢手里接过顾宁暄的手,细瘦的指骨又僵了一下,顾宁暄抽回来,脸上恢复了平静,说:“我要回公司,打电话叫司机来接我。”

  “二少!”江溢一听就惊了:“您身上还有伤!现在怎么能回公司!”

  “我要回公司!现在,立刻!”

  他执拗着起身,肋骨上的伤痛的他抖起来,脸顿时苍白如纸,可他就是不管不顾的非要下床,江溢上前拽住他,顾宁暄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送我回公司!”不容拒绝的命令。

  江溢原本车祸的惊恐中没出来,顾宁暄的一巴掌让他彻底醒了。想想顾氏里现在有谁,也明白了为何二少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回公司。

  他站起身,微微颔首,说:“好,我这就去准备。”

  ......

  顾氏现在的确是另外一番光景。执行总裁顾诚泽正在会议室里,面对一众顾氏高层。

  五分钟之前,他宣布要代替受伤的总裁顾宁暄处理顾氏事宜。

  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颀长的身子斜靠在椅子里,阴邪的脸上挂着洋洋得意。

  顾氏高层却是一个个都紧张的额头冒汗,半晌都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总裁才回国一天,要交接的工作还没有交接完毕,这就又要变回原来的样子吗?

  谁人都知道,顾氏在寒城的分部虽然只是偌大企业的一小部分,但所涉及业务也都是由原在美国西海岸的总裁顾宁暄亲自处理,顾诚泽三年前上任执行总裁,就一直对寒城分部虎视眈眈,这一年大肆拓展顾氏业务,对总部集团下令的各项指令置若罔闻,甚至大刀阔斧的对寒城分部进行改革,俨然要将寒城分部从顾氏分离出去。

  他利用顾氏大少的身份在寒城都做了什么,高管们可是心知肚明,但他毕竟只是执行总裁,所以众人即便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也心安于顾氏有总裁坐镇,重大事项还是需要顾宁暄签字同意才行。

  可这次,大少明显是冲着总裁的位置去的,顾宁暄只要呆在医院里一天,顾诚泽就多一天上位总裁位置的可能。

  “大少,总裁现在人还在医院治疗,要不要等他出院再说。”良久,有人小心的问。

  顾诚泽的眸子里含着笑意,懒散着说:“宁暄身体一直都不好,在医院里住个三五个月是常事,你要等他出院?那顾氏干脆关门歇业好了。”

  那人被顾诚泽一句话说的脸色苍白,一边擦着汗一边说:“大少说的是......”

  “你们是担心我越级,占了宁暄总裁的位置?”男人直起身子,微微晃动发酸的脖子,轻轻叹一口气说:“再怎么说,我也是顾家的大少爷,即便我越级,所做的事情也是为了顾氏和各位高管好。宁暄一向一切以顾氏为先,现在他住院,由我代替他处理事务,我相信他不会反对的。”

  “可是......”有人脱口而出。

  顾诚泽的眸子暗下去,原本慵懒的面容一寸寸敛起来,戾气上涌,显然是发怒了。

  那人再不敢说什么,空气里像是埋着火药,大家都小心翼翼的。

  岳骏在一旁端详着,上前说:“既然没有人有异议,那文案稍后会通知顾氏公关部,大少,咱们得去总裁室处理文件了。”

  顾诚泽起身,一身漆黑的西装衬着他宽广结实的臂膀,整个人是十足的气势,单单是站在那里,就叫人望而生畏。

  他凉凉看了一眼众人,蔑视的冷哼一声,转头离开了会议室。

  ......

  总裁室的大理石地板反射着清冷的光,小秘书端着水进门,放在桌上,轻声问:“总裁,还需要什么吗?”

  顾宁暄摇了摇头,小秘书回头看了一眼温龄,笑着离开了。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温龄一路跟着顾宁暄回了顾氏大楼,此时四周都是沉寂的,顾宁暄一言不发,可温龄知道他不好。

  出院的时候,护士用厚厚的绷带将他的伤口紧紧固定住,因为害怕重接好的肋骨再次断裂,江溢一路上都是小心再小心,生怕有一点颠簸。

  可顾宁暄还是疼的,温龄知道他在忍,忍到脸色苍白,唇上毫无血色,忍到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她走过去,站在他身后,什么都不做,只是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

  总裁室的大门又一次被撞开。

小说《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第七章:我不能走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一桩命案第二章:顾氏总裁第三章:一纸婚约第四章:往后便是一家人第五章:轻轻的吻第六章:车祸第七章:我不能走第八章:求情第九章:火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