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全能兵王混花都 > 第8章付县老黑很厉害吗

第8章付县老黑很厉害吗

清酒竹剑 2019-09-16 15:30:51

“兄弟,有话好好说,跟你讲,我是替范爷办事的,得罪了范爷可不是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

王重步步往前逼近,黑哥几人就吓得步步往后退,刚才挨过揍的墨镜大汉更是不堪,本应保护黑哥的他,此时像个鸡崽子般躲在黑哥背后。

几人直到撞到灵堂的墙壁,已经退无可退,这才都面色难堪的看着王重,领头的大哥喉咙蠕动,又想递烟给王重,他刚开口:“兄弟,我......”

可王重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猛然挥臂打在大汉肥胖的脸颊上,大汉虽然看起来很是肥实,却也顶不住王重的重拳。

一拳下去,那混混头子立刻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

这老混混本不是什么善茬,只是刚才被王重的雷霆手段吓到了,现在王重打疼了他,也激起他的血性。

老小子龇牙咧嘴地想要反抗,迅速躬身想要爬起来,他身上的龙虎纹身因为剧烈运动而随着肉皮晃动,愈发狰狞。

“入**,狗崽子给脸不要脸!”

嘴里咒骂着,大汉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盯着王重,似要将王重撕成碎片。

“看来是没打疼你这只恶狗,还敢狗仗人势的乱叫!”

老混混还敢骂娘,王重嘴角勾起冷笑,欺身向前,也不等大汉爬起来,俯身扫腿,铁树般的腿劲又将大汉扫到在地。

这次王重可不会留手,翻身半蹲在大汉的身上,用左腿压住大汉的腰眼位置,巨大的力量让大汉动弹不得。

随后王重也不说话,只是嘴角冷笑着一拳拳挥下,全部冲着大汉那痴肥的脸上打去,拳拳到肉。

王重的凶狠不但吓坏了混混们,也吓到了张家的亲戚邻里,灵堂内早已鸦雀无声,只剩下王重拳头打脸的“扑哧”声。

连打十数拳,直到大汉满脸血水,头肿如猪头昏迷过去,王重才吸了口气站起来,他收起嘴角的冷笑,冲着昏迷的大汉啐了下,狠声说:“都说骂人不骂娘,你敢骂我妈,老子就能打人就打脸,把你打的连你妈都认不出你来!”

大汉半死不活的样子吓得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王重,在他们眼中,王重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

事实上,王重下手是有轻重的,他用的是部队上老兵训刺头新兵的办法,拳头看似狠重,却只伤及皮肉,让人疼痛,根本不会伤及筋骨,修养半个月就会好。

等到王重再抬头看向黑哥时,黑哥吓得眼角抽搐,他的手胡乱在脸上抹着,汗如雨下,整个人像是在汗水中拎出来的,背脊的花衬衫紧紧塌湿在背脊上面。

这次不等王重向前走,黑哥已经退到墙壁边,用满是汗水的背脊紧贴着墙皮,似乎这样才能让他安心些。

“兄弟,别动手,我老黑真的是替人办事,这事跟我也没关系,你打了我,除了以伤人罪名进局子,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咱们不妨,不妨,好好聊聊。”

哼笑一声,王重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我会进局子?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好笑。”

平时在法律的边缘讨生活,在有危险的时候,反倒最先用法律的行动队伍保护自己,这种人真让王重瞧不起。

男人活着就要有傲骨,书生且有不为半斗米折腰的骨气,更何况他们这些在刀口上讨生活的混子。

也许是王重是没分清楚,他是在生死边缘的战场上战斗的士兵,而黑哥这群人只是用刀棍暴力压迫别人的小混混,虽然都是武力,但本质上天差地别。

在王重的心里,他一厢情愿的相信,能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男人,就该跟他一样有血性。

黑哥真是辱没了他刚才喊出来那句“付县老黑”的名头,听似霸气唬人,其实也只是仗势欺人的恶名,还是个没胆子的恶人。

“好,那就听你的,聊聊。”

本就没想打黑哥,王重分的清楚,大汉那种混混打手就该打,黑哥这种主事儿的话头人就该问问他事情的缘由。

听到王重肯谈,黑哥如释重负,长舒口气,重重甩了两把脸上的汗水。

“这位兄弟,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是有欠条的,他家老汉虽然死了,但总归欠我们钱,做子女的不还钱,我们这才,这才用了点过激的手段。”

“一点过激手段?”王重冷笑着讽刺。

吓了个激灵,黑哥看王重没有动手的意思,才连忙继续解释:“是,是咱们做的太过,太不是人了,这场我老黑来赔,灵堂的损失我老黑肯定担,但是兄弟,咱这白纸黑字的欠条,您也得还不是?”

黑哥说话越是怯软,王重眉头皱的越紧,好似他更像是仗势欺人的恶人,他微微抬首,说:“把欠条拿来给我看看。”

听闻王重要看欠条,黑哥不敢二话,立刻喊叫着让墨镜大汉阿大把欠条拿给王重看,王重接过欠条,仔细观看。

上面有着张家老爷子歪歪扭扭的签名,还有红手印,除了签名丑一点,字面上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只是欠条上的抵押物是张家的房子,还不起钱,张家的房子就保不住。

法律上的事情王重也不清楚,这欠条反正他是看不出什么毛病。

“我刚才听着堂内的人说,你们这是赌债?聚众赌博可是犯法的,这种钱你们也敢来收?”

欠条上没有什么问题,王重只能黑着脸在别的地方找毛病。

“哎,兄弟,我们是正规的民间借贷,我们只管借钱,至于借了钱那老汉是去赌博还是去嫖娼,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警察要抓也是去抓张老汉和赌博的那群人。”

一句话就把关系撇的清清楚楚,黑哥经常收债,他背后有完整的借贷赌博运转链条,收债人不会因为赌博而被防止收债。

“不是高利贷?”王重不死心的追问。

“不是不是,正常利息,真金白银借出去的,兄弟你看看,我这里还有借钱的照片。”

黑哥伸手从阿大手里接过两张照片,照片里张老汉满脸通红的拿着借条,面前桌子上摆了高高的两摞钱。

近景照片上张老汉的脸和借条上的字都清清楚楚,这是做不得假的。

但王重还是在照片上找到了疑点,张老汉的脸色通红,眼神迷离,像是喝醉了酒,“借钱的时候,张老爷子喝醉了?”

这个问题让黑哥挑了下眉毛,他尴尬笑着解释:“这我就不知道了,兄弟,我只是个收债的,当时也没在场,可能是吧,五六十的老汉都喜欢喝点小酒,这不稀奇。”

每个问题都让黑哥回答的接近完美,圆润的黑哥显然已经沁淫收债工作许久,想在他这找点破绽也不容易。

这让王重有点狼吃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

正当王重眉头锁成个结,不知要再怎么挣个道理的时候,大院外适时的响起警笛声和嘈杂的车辆声。

听到警笛声,王重的眉头才松开,脸上露出笑容,想来是解场的苏雨绮到了。

反观黑哥三人听到警笛声先是一愣,后来也是喜上眉梢,嘴角忍不住扬起来,有小人得志的意思。

看到黑哥三人的反映,王重稍加思索,便是释然,这三人害怕他可比警察多的很,警察最起码不会把他们打得满脸是血。

就在几人思索之间,门外的警笛声已经停止,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龙行虎步地冲着张家灵堂赶过来。

让王重意外的是,来人不止是苏雨绮,他身旁还有个满脸胡渣的中年警察,只是身穿制服,跟喜欢便装的苏雨绮等人略显不同,更多了几分执法者的气势。

这群警察刚站稳脚跟,还不等王重和苏雨绮说话,黑哥反倒先低头哈腰地迎上去,伸出手去要跟中年警察握手,笑着喊:“李队,您怎么来......”

姓李的警察却没接黑哥的话茬,而是板着脸问他:“你们是怎么回事?”

开始王重只是好奇,黑哥还认识警察,后来才得知,李队是付县当地的警察,怕是跟黑哥真认识,弄不好两人也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只是碍于今天李队是接了苏雨绮的电话,跟着市里的刑警队来“打黑”,这才不敢跟黑哥显得过于熟络。

当姓李警察问出那句官方的话语,他也没想得到回答,余光瞥到大堂里躺在地上打滚的小混混,脸色愠怒说:“打人的是谁,给我抓起来。”

“是他,李队,这小子刚才打的人!”

见到李警察,黑哥的腰板立刻挺直了,指着王重就要他们抓人。

李队也不多问,大手挥向王重,后面跟着李队来的几个警察也挺听话,黑哥指着王重,他们掏出手铐就要抓人。

“不是的,他们才是坏人!”

此时,灵堂里的张琳琳跑了出来,挡在王重面前,赶紧给李警察解释,她身后的小堂弟也跟着喊:“警察叔叔,这个黑鬼才是坏蛋,他们带人来砸我大伯的灵堂!”

可那几个小警察不为所动,就盯着王重,势要将王重“抓捕归案”。

张家的亲戚邻里都替王重慌了,真怕警察把他抓走,可只有王重心如明镜般透亮,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李警察看两眼,又瞟到黑哥身上看两眼。

见到王重稳如泰山,本想看王重出丑的苏雨绮待不住了,若真给王重带上手铐,她面子也不好看。

苏雨绮当即伸手挡住那群警察,说:“这是我的报案人,不是抓他,听他说抓谁,就带回去吧。”

李警察愕然,脸色有些难看,黑哥更是成痴呆状,满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王重。

“先把这些小混混抓起来吧,聚众持械威胁百姓,是不是可以以黑社会论处了?”

显然赢了一筹王重冲着黑哥笑,可还没笑够,就被苏雨绮一把拉到旁边。

“你怎么回事!我车怎么样了!”

虽然尽量压低声音,但苏雨绮的声音还依旧如同小母狮子怒吼。

看着苏雨绮那不作假的愤怒样子,王重尴尬地挠挠头,感觉有点头大。

小说《全能兵王混花都》 第8章 付县老黑很厉害吗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最难不过是安检第2章半点不由人第3章夜枭王重第4章今晚跟我回家第5章送夜莺回家第6章我是你姐夫第7章不是冤家不聚头第8章付县老黑很厉害吗第9章欠条隐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