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全能兵王混花都 > 第9章欠条隐情

第9章欠条隐情

清酒竹剑 2019-09-16 15:30:51

真怕苏雨绮会手撕了王重,他连忙低语给苏雨绮解释,说话间还指向楚楚可怜的张琳琳,转移苏雨绮的注意力,这才将骗她砸车的事情糊弄过去。

盯着眼圈红肿的张琳琳看了两眼,苏雨绮怜生恻隐之心,问王重:“她家人都死了,真是被人谋杀?”

“这不就得姐你去查了,听着她家人的意思,不是正常的车祸。”

交谈半天又绕回到查案的事情中,苏雨绮俏眉微皱,这几天案子挺多,如今王重又给她找事儿,苏雨绮感觉有些疲惫。

见苏雨绮面露难色,王重心领神会,接口说:“这事不用你管,是我战友的家事,我自己会查的。”

抬头看看王重,苏雨绮撇嘴,“你这样的还查案,也就会打人,你看看给那群小混混打的,怎么给局里解释?”

王重讪笑,挠头耍无赖:“他们要打我就是袭警,怎么说我也是北区分局的特别行动队队长呢。”

抛给王重个白眼,苏雨绮不跟他闲扯,问道:“你打算怎么办,这是三十多人,不可能都带回北局,你要是真打算查,就把带头的抓回去。”

抓人的事情王重还真有想法,黑哥看起来跟李队的关系暧昧,两人指定有猫腻,很有可能黑哥前脚被抓,后脚就被放了,连付县警察局的门都不用进。

“我看那个李队长好像跟那个叫黑哥的混混认识,他们会不会耍什么手段。”

稍加思索,苏雨绮解释说:“地方警局,虽然会严格执法,但毕竟地方太小,很多老警察跟一些社会人员互相认识也是必然的,你感觉不妥我们就带回去自己审。”

“嗯,把那个黑哥和两个穿黑西服的带回去,我们亲自审,这事关系烈士家属,必须严查!”

听到王重这么说,苏雨绮也暗自吃惊,小声追问:“这家人竟然有烈士,跟你是战友?”

“嗯,那女孩的姐姐曾经是我的副队长,在战场上牺牲了。”

提起夜莺,王重的眼神黯淡,声音也沙哑几分。

见到王重神情不对,苏雨绮知道问错问题,她尴尬地拍拍王重的肩膀,以示安慰,“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既然是烈士家人,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严查!”

重重点头,王重吸口气,眼神不由往外瞟,他看得方向正是停车的位置,而车上是夜莺的骨灰盒。

经过刚才王重的指认,苏雨绮叫自己的队员把黑哥三人带回北局。

本来懒洋洋藏在被捕人员中的黑哥三人立刻变了脸,他们以眼神向李警察求助,可李警察也只能别过头去,不敢管他们。

青山市北局是出名的刑侦队伍,一旦跟刑事案件沾边,油滑的老警察可不敢为了几顿酒去插手。

十多分钟的时间,地上的小混混该被带走的带走,该送医院的送医院,黑哥三人也被带回北局。

王重却不能走,因为丧礼还得继续,苏雨绮也没有走,说是对烈士家属以示尊重,她还特意去灵堂行礼。

但王重却清楚,他这个苏姐,多半是怕王重再出什么幺蛾子,打伤人或是伤了她的爱车。

明白也不说破,这点情商王重还是有的,他随苏雨绮去,自己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时间慢慢过去,丧事已然结束,只剩下收拾灵堂的琐碎事情,王重这半天来的表现也尽得张家人的认可。

无论是打流氓还是对待丧事的态度,王重都没得说,更重要的是王重还是市局里的人,这种身份更让张家亲戚想要结交他。

应付完七大姑八大姨的询问,王重揉揉假笑到痛的脸颊,跑到角落里躲清静。

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的小堂弟瞅准空子跑到王重身边,从兜里掏出盒白将军,递给王重一根,小伙子用钦佩仰慕的目光盯着王重看,“大姐夫,抽根烟。”

接过烟,王重笑了笑,叼在嘴里,小堂弟赶紧举起打火机给他点着。

王重不是不抽烟,只是有些人的烟他不抽,常年在国际战场上拼杀,王重的精神压力很大,而男人缓解压力最好的方式便是烟酒。

“大姐夫,我叫张天明。”

“王重。”

疲于应付张家亲戚,明知这小家伙是对他很敬佩,可王重是实在提不起闲谈的兴趣。

张天明却没看出来,他也点根烟,试探问道:“姐夫,我大姐怎么没回来?”

“我是退伍回来的,你姐还没退伍,回不来。”

“噢,这样啊,对了,大姐夫,你是不是会功夫,刚才两三下就给那群黑社会打倒了,比电影里演的还厉害!”

小伙子的心思立刻就显露出来,明摆着是想跟王重讨论下拳脚问题,哪个小男孩心里没有个功夫梦。

王重自然听得出来,他轻笑,拍拍张天明的肩膀:“会两套军体拳,你要想学,去当兵吧!”

“当兵?我刚考上大学,怕是我爸不让去,有机会你教我两招吧!”

挠挠头,张天明有些作难,他是真被王重的拳脚功夫震撼到了,很想学习。王重刚才也只是说笑,他会的功夫怎么能是当两年兵就可以练出来的。

说起王重的近身搏击在梦魇小队那也是魁首,这源于他小时候爸爸就教他练拳法,后来军队里的搏击教官看他有底子,收他当弟子,传他呼吸内劲之法,配合拳法用内劲伤人。

呼吸内劲之法远不如武侠小说里那般厉害,隔空伤人,御剑杀人是做不到的,但普通的飞檐走壁,寸劲断骨还是能做到的。

王重最好的战绩,有次任务无法带枪,他曾单枪匹马解决十数个带枪的国际雇佣兵,无一从他手下存活。

王重的搏击术不只是殴打人这般简单,那是杀人术,这等杀人搏击术自然不能轻易教给别人。

可王重转念想到,刚才张天明在灵堂里喊的几句话他听到心里,这小家伙可能知道些张家惨案的消息。

“教你也行,不过练拳得花很长时间,今天我先教你个简单的。”

自然不能教张天明杀人拳法,王重挑了两招军体拳里简单的直拳踢腿演练给张天明看,立刻给这小伙子激动地脸色通红。

随便指导张天明两招,两人的关系拉近不少,张天明一口一个姐夫,叫的那是亲切,比亲哥哥都亲。

眼看时机差不多,王重拉住气喘吁吁的张天明,说:“练拳不能着急,不是一两天能练成的,日积月累才能练好,先休息会,聊会天。”

停下打把式的张天明点头嗯了声,两人又点起烟来聊天。

随便问了两句张天明上大学的事情,王重故作轻松地问到主题:“天明,听你刚才说,我张叔的账还有隐情?”

“嗯,那群**就是想拿我大伯开刀!”

小伙子对王重彻底信任,对他没有丝毫隐瞒,将张家欠赌债的事情娓娓道来。

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张家老汉的赌债事情就已经发生,据张老汉自己说,那天村长叫他去喝酒谈村子拆迁的事情。

张老汉平时在村里人缘好,说话也有威望,前几年夜莺去了部队,家里更是长脸添光,夜莺平时寄回不少钱,家里条件又富裕不少,张家在村里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叫张老汉商议拆迁这事情,他也没多想,就跟村长去了,却没想这一去便种下祸事。

关于村子拆迁的事情,早在半年前就下来通知,大承包商看中村子的位置,一直跟村子沟通拆迁的事情。

可是关于拆迁费用的问题一直谈不拢,虽然承包商拿下了拆迁权,却不想给村民们正常的拆迁价格,将价格压得极低。

几经商谈也未曾有结果,承包商那边就是不肯给个合理的价格。

村民们为此也极力抵抗,直到三个月前,只要提起拆迁的事情,村民们无不唾弃谩骂,更没人肯同意。

只有村长同姓的几户人家坚持拆迁,经常在村子里奔走,组织商量拆迁的事情。

那天村长将反抗拆迁的几个领头人聚到一起吃饭,想要用高价拆迁费劝几个人放弃抵抗,帮他去游说大家同意拆迁。

在场的几人有犹豫的,有想同意的,但张老汉却恼怒的很,借着酒劲,他指着村长鼻子大骂:“马树榆你这个狗崽子,乡里乡亲推选你当村长,就是让你这么来坑大家伙的吗!等老子出了这个门,就把你这臭名说给所有人听!”

场面顿时冷淡,有了张老汉的骂声,再无人敢跟村长同意拆迁,事情却也是不了了之,张老汉也并没有把这事情传出去,给村长留下面子。

可张老汉不说,并不代表别人不会说。

在喜欢谈家长里短的小村子里面哪能瞒得住村长收买人心的事情,不过两天,村子里就传的沸沸扬扬,说是村长收了承包商一百万,想把大家的拆迁费压到最低。

流言传的有鼻子有眼,似乎大家伙都亲眼看到村长收过钱。

眼见这件事情马村长就要下不来台,这村长也要被村民们联名罢免,他连夜单独约张老汉吃饭。

饭桌上马村长是低头哈腰,沉痛地反省自己的错误,扬言要跟张老汉他们站在统一战线,证明自己没收过钱。

实在的张老汉也错信他,又是语重心长的教育叮嘱,不免跟马村长多喝两杯,喝了个酩酊大醉。

那天夜里,张老汉是被张天明背回家的,张天明捏着鼻子说:“那天夜里大伯在半路吐了我一身,我好几年没看到大伯喝的那么醉过。”

本以为那天过了,村子就会协同一心,共同抵抗承包商的低价收购,可转天马村长就变成另副嘴脸。

第二天张老汉就收到欠条,还有他借债的照片,赌博的照片。

马村长当时站在张家门口,拿着照片把村里人都聚起来,大骂张老汉,还说他欠开发商赌债不想还,才一直呼吁大家不要拆迁,想要从中讨好处,甚至还编造自己收钱的谎言让自己给他背锅。

本是倒打一耙的荒唐事,可在“真凭实据”面前,张老汉也无力反驳。

“为此事,我大伯被气得三天没起来床。”

小说《全能兵王混花都》 第9章 欠条隐情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在线阅读

章节X

第1章最难不过是安检第2章半点不由人第3章夜枭王重第4章今晚跟我回家第5章送夜莺回家第6章我是你姐夫第7章不是冤家不聚头第8章付县老黑很厉害吗第9章欠条隐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