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桃花骨

更新时间:2018-09-04 16:01:02

桃花骨 已完结

桃花骨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小骨分类:仙侠主角:沈暝季凉初

《桃花骨》是由作者小骨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桃花骨》精彩节选:三年前,她在如同乞丐一样时遇见了他,他本是魔宫的尊主,却收了她这个自幼疾病,身体素质较为低下的人进入魔宫——学剑,调养,接任务,弹指间便是三年。怎知一入江湖,烽烟四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季凉初瞬间就看到邛褚身后老夫人不悦的放下了筷子,她对上沈暝厌恶的眼,丝毫不曾迟疑的躬身:“谢姑娘好意,凉初身份卑微,不敢和夫人将军共同用膳。”

她婉拒了邛褚,拉着发愣的成歌就走。模模糊糊听到老夫人冷哼了声:“还算实相……”

沈暝自是对上那一身傲骨人的眼,他抚着指节处的戒指,若有所思,“母亲怎么会这般针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老夫人冷哼:“看到她那张脸我就不喜欢,像极了那个狐媚子!”

邛褚脸色微白的去看沈暝。

沈暝倒没在意。

季凉初轰走了成歌,本以自己可以安稳的睡会,这时外面却有人敲门,是后院的佣人,他端着一碗羹汤,“姑娘,这是将军特意嘱托给姑娘煮的粥,姑娘趁热喝吧。”

季凉初确定自己这几天已经把将军府的人都摸清楚了,但这个下人她却没有丝毫印象。如果是今日和老夫人一起回来的下人,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来给她送饭的。

季凉初只迟疑了一瞬:“你抬头。”

下人不肯。

季凉初皱着眉上前去要看他到底是要哪路神仙,外面却有人轻笑的声音传来,邛褚不请自来,“姑娘用饭了吗?”

季凉初瞳孔骤缩:“小心!”

她的话说晚了。

老夫人刚回来,将军府就炸开了锅,那后院的佣人却不知是何时混进了一人,换成了尚书府派来的杀手。

自知败露,他拿着发钗停在邛褚脖颈处,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看到季凉初抽出长剑还是有些腿软,“放下剑!”

门口的下人立刻去请沈暝,季凉初也只能尽可能的压下他的情绪,毕竟距离不近,她没有绝对把握可以救下邛褚,而若邛褚出了事,那……

她扔了长剑:“把她放了,抓我。”

那人冷笑着后退了一步抵住门:“大名鼎鼎的魅女,我能制服得了你?”

“你可以绑住我,或者……”季凉初皱眉认真想了会,淡定的继续说,“先废了我。”

嗤。

那人果真迟疑一瞬。

季凉初继续说:“你来这里不就是来找我报仇的吗?尚书让你好生收着玉珏,但被我钻了空子盗走,你被他处罚自然想着早同我同归于尽。既然如此,那你杀她有什么用?”

她循循善诱:“来杀我啊。”

“你的仇人是我。”

男人迟疑着从腰间掏出一白色瓷瓶扔给她,“吃了它!”

季凉初没有丝毫迟疑的吃下。

男人威胁季凉初走到自己身侧,猛地推开邛褚,要一手抓住季凉初时被一只长箭稳稳当当刺进心口。

他惊诧不已,目眦尽裂。

季凉初眯眼逆光而看。

只见沈暝站在远处光芒尽头,他左手握弓,右手已又上了一发箭对准了男人,冰冷箭尖剪影同炽热阳光重合,一同落入季凉初眼中。

季凉初噗通一声摔在地上,她努力想撑起身,却只在最后神志尚存时看到沈暝抱住了邛褚,成歌跑到了她身边。

挺好。

起码自己没有孤零零的。

男人喂给她吃的是至阴至邪之物,但她体质特殊,再加上吃的时候留了个心眼,药未及肺腑就被她震碎吐出。

但依旧是伤了元气。

她睡了一天一夜。

醒来时已月上柳梢,成歌趴在她床头睡着了,见她醒了立刻去厨房给她端来了粥和吃食,季凉初头疼欲裂,吃不下这些,她环顾着问:“邛褚小姐怎样?”

“被吓到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也是。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没处理好尚书府的事,居然留了蛛丝马迹,被尚书府的人寻到了这里,这是她的疏忽。

她挣扎着起身:“将军呢?”

“应当还在邛褚小姐那里吧?”成歌注意到季凉初的动作,惊道,“姑娘你做什么?”

“我去请罪,今日之事都怪我。”

成歌自然拦不住她,只能目送她起身踉踉跄跄的去了沈暝院子。

沈暝伸出三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烛火被风惊扰,吹的忽闪忽灭,他神色也衬的晦暗不明。

半晌,他冷声道:“还记得规矩吧?”

季凉初跪地恭敬道:“记得。”

“自己去领罚,另外,把你留在尚书府的蛛丝马迹给我解决干净。”

“是。”

季凉初恭敬离开,刚走两步就碰到了一人,那人生了张甜美无邪的脸:“姑娘,我是邛褚小姐的婢女。”

季凉初淡漠点头。

婢女递给她一个白色的瓷瓶:“这里面是邛褚小姐特意提炼出的药,可解百毒,小姐感激姑娘救命之恩,特意让我将这药转送姑娘。”

白色的瓷瓶,尾端有几片祥云。

“多谢。”她依旧不咸不淡,“让邛褚小姐受惊,是我的不对。”

季凉初当晚又探望了遍尚书府,这次毫不犹豫,直接把所有人打晕,一把火烧了尚书府。

火光冲天。

王城一夜篝火不停。

她又去了监牢自行领了五十鞭子,回到小院时成歌看她直接哭出了声:“姑娘……”

季凉初被成歌的眼泪烫到,叹息着趴在软榻上,闭了眼吩咐:“别哭,我最见不得人哭。”

成歌就胡乱的擦了擦脸。

“去叫医师。”

“好!”

医师来了,简单的给她上了药,留下了几剂药便离开了,走之前迟疑许久还是叹息着说可能会留疤。

季凉初对疤不在意。

她当晚意外的惹了风寒,整个人浑浑噩噩陷入过去清醒不来,却好似在后半夜里有人抱住了她。

她问:“谁?”

无人回应。

季凉初第二天醒来时,自己后背已经被重新上了药。她抬眼,就看到宋影青吊儿郎当的坐在窗边吃核桃,他眉眼干脆淬笑,袖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季凉初问:“我后背你给我上了药?”

“不然呢?”宋影青凉飕飕的瞥她一眼,“惹了风寒还受了重伤,我若是不来的话,再见你都得在你坟前给你烧纸上香了。”

老实说季凉初习惯宋影青的冷言冷语了,若哪天他温润如玉心疼不已的和她说话,她会怀疑是不是他吃错了药。

只不过……

她坦言道:“你怀里挺暖和的。”

宋影青白了她一眼。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腹黑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