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暖暖的爱恋

更新时间:2019-09-11 16:51:35

暖暖的爱恋 已完结

暖暖的爱恋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独自莫凭栏分类:都市主角:桑榆李泽楷

主人公叫桑榆李泽楷的小说叫做《暖暖的爱恋》,是作者独自莫凭栏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桑榆遇上了李泽楷同学聚会上。没有交集的两人,却因为后来的种种相遇而产生了情愫。李泽楷看到了桑榆身上的坚强并被她所吸引。可桑榆曾说,在她心上藏着一个无法触碰的伤口,这个是她不能和李泽楷在一起的原因。可是,当李泽楷知道这个造成她伤口的事实不过是一个巨大的谎言的时候,为了不失去她,他选择了沉默。最终,爱情在谎言累累的打磨下结束,他们是否能够放下曾经心里的这个人独自前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还真是厉害,手机响了那么多遍还能睡得那么香。”

“多谢吴总夸奖。”原来刚才的电话是他打的,他现在恐怕是恨不得把自己撕成八十块了吧。

吴云帆有个怪癖,如果他打电话给你超过三遍还不接,恭喜你,你可能要有灾难了,快点收拾行李逃跑,此乃上上策。

结果现实与想象事与违愿的,吴云帆虽然没有生气,但是也没有离开,反而从门缝里走了进去,在沙发上悠闲地坐了下来。

“给你十分钟时间,立刻给我从女鬼变回正常人。”

桑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才五点半呢……”

“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秒……”

这个妖孽!桑榆暗骂了一句,咬咬牙便冲进了洗手间,接连下来便是一阵忙碌……

“你还有一分钟。”外面的吴云帆平催促着。

“知道了。”桑榆不耐烦地扯着嗓子吼道。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气巴交了,连一分一秒都算的那么清楚。

“时间到。”

桑榆正好从里面冲出来,“好了好了。”

吴云帆上下打量着她,今天她穿的正好是套简单的运动服。

“很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去哪里?”

“不是说去体会自然吗?”丢给她一个背影,又是想以前一样,幸好桑榆跟着紧,不然就又要走丢了。

一路上桑榆都在喋喋不休,“到底去哪里啊?”

吴云帆嫌她烦,不耐烦地回了两个字,“爬山。”

他有个好朋友刚好在酒店附近有栋别墅。那朋友说来这里爬山最好不过了,就当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正好也有此意,站在高处,也就看得越远,才能把这自然的景色掌握在眼中。

刚好那朋友还借了他登山的道具,他便来了主意。

“爬山也不用那么早去啊。”桑榆打着呵欠,这人明明就是知道她赖床,故意来折磨她的。

“早睡早起身体好,我这是为你着想,不让你提前变成老太婆。”他装作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桑榆丢了个白眼给他,没有和他再说话。反正不管自己怎么说也说不过他。

“到了,前面就是。”吴云帆指指前面那座高山。

桑榆“仰望”了一下这座山,大概可以用四个言简意赅的字来形容――高耸入云。

“你确定?”桑榆的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嗯,我确定。”吴云帆点点头,便从车后座里拿出一个双肩包。“现在开始爬上去吧。”

“我在山脚下等你。”

讨好的语气在他那里一点儿也不管用,“可以,不过这年的奖金……”他故意拖长了尾音。

“为公司服务是我们员工的骄傲,我现在就爬。”

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见钱眼开。

只爬到一半桑榆便后悔了,现在她宁愿不要奖金也不想爬山了。

虽然现在还是清晨,空气也是湿润得刚刚好,可是她的喉咙就像是着火了一样,双脚下就像踩了火球一样。旁边的风景再美,她也失去了欣赏这美景的兴致。

“爬到半山腰就好了吧。”前面领头那人精力旺盛得很,她却已经是半生不死的样子了。

“要不就不爬,不然就要爬到山顶。”

见那人还是一副哀求的表情,吴云帆点了点头,“其实留在这里也可以,要是万一有个什么小虫啊大虫啊蛇啊老鼠的,我可管不了呢么多。”

话音刚落,桑榆的脚步居然赶超了他,连头也不回的往山顶上冲过去。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拿棍子抽一抽动一动,不然就像蜗牛一样停在原地。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最近他总是常常想起以前的事情,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明显多了很多。

爬到山顶时桑榆的半条小命已经剩下四分之一小命了,本想抱怨几句,没想到眼前的风景,却让她抱怨不出半句。

站在高处和站在低处,看到的景色是同一处地方,却因为视觉的不同,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了。

高处更有一种不可征服的美,也许这才是大自然的魅力。眼前的景色尽收眼底,似乎世界就在脚下。

太阳正好升起,阳光照在两人身上,那种感觉妙不可言。就像他们是大自然中最渺小的两个生物,在这伟大的自然面前,人总会感觉到一种阔达。

“矮番薯来抓我啊!”桑榆的声音在云雾围绕间不断回响。

旁边的吴云帆很纳闷,他们真的是同一个星球的吗?面对此情此景,她居然能喊出那么不搭调的话。

“矮番薯是谁啊?”

桑榆高兴地挥挥手,“哦,你说那个啊。矮番薯是我们主管啦,又矮又笨,矮番薯不是他还有谁?”

旁边的那个可不是在办公室里和她说八卦的赵洁,而是吴氏的总经理……要是他无意中和主管打一声招呼,那么这次就不是奖金被扣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等桑榆反应过来后,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捧腹大笑。

见吴云帆笑得腰都弯了,桑榆才怀疑自己刚才讲的话真的有那么好笑么?堂堂风度翩翩的吴氏经理居然笑得那么没有形象。

“嗯,形容得很贴切。”吴云帆收住笑点点头。

其实他心里也早就看那个主管不顺眼,可是像她那么骂人的话他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没想到从她嘴里说出来,居然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以前在一起他也常常这样笑,他说,她是他的开心果。

几年后见他,就算嘴边有笑意,那是是浅淡的笑,没有任何温度。久违的笑容从他脸上绽开,她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多久没有见他这样笑过了?似乎那么回忆里的人已经不再出现。

“怎么不骂了?难道还真怕主管跑到这边抓你?”他戏谑地问道。

桑榆微笑,摇了摇头,似乎若有所思。

良久以后她才出声,“阿飞,要是你以后也这样笑,那该多好。”

记得以前她总是笑着叫他阿飞,每次听到这个昵称的人都会心一笑。

他说阿飞太难听,叫她换一个,可是她偏不。她说,阿飞听起来比较亲密。

就因为她这么一句话,阿飞听起来似乎也不想当初那么刺耳了,甚至她用黏糊糊的声音叫着阿飞时,心里总是有着说不出的欢喜。

吴云帆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震惊。

桑榆继续说下去,“要是你以后都这样笑,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只要你开心,桑榆看着远方点头。

“你凭什么关心我?还有,阿飞,你不配叫。”

吴云帆的表情里满是愤怒,就像是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刚才的震惊已不复存在。

“桑榆,我告诉过你的,别以为装可怜我就会可怜你就会原谅你。你对我造成的伤害,是你这辈子也偿还不来的。”

和刚才大笑的人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吴云帆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的样子。

是啊,她犯下的错,无论怎么样也弥补不了。

即使那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也还是忘不掉。

每每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她都会被那个噩梦吓得惊醒过来,然后后背冒出一股冷汗。接着,便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与难受。

那感觉,就像是用刀子在割裂她恢复的伤口。如此循环不已,只能像个受伤的小兽,在洞口里舔舐着伤口,希望让自己的负罪感减少一点。

“你根本就不懂那种感觉。”他嘲笑道。

“我懂。”眼泪齐刷刷地掉下,“我想弥补的,我也不想的……”

她抱住膝盖跪了下来,就像那天在办公室一样哭得那么捂无助。

“好,既然你那么想弥补,那么就重新和我在一起吧。”

吴云帆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他怎么可能提那么荒唐的要求?

“和我在一起,怎么?连这小小的事情都做不到吗?”他拉扯这她的胳膊,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和他的眼睛直视,不由得她再次闪躲。

桑榆眼眶里满是泪水,“你不是恨我入骨吗?怎么可能还想和我在一起?”

恐怕他见到她都觉得厌烦吧,恨不得把她撕成两半。

分手之后,他便冷冷地对她吼,永远消失在他面前,甚至想尽办法对她赶尽杀绝。

最后,她辞掉了工作,来到了现在的欧瑞。就连同学聚会都没有再露面过,就是不想让他见到她。

真可笑,他怎么会提这样的要求?把自己放在他身边,不是一种折磨吗?

吴云帆冷笑,那笑声似乎要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时时刻刻提醒我,让我对你的恨意不要消融。也许折磨你会让我的人生来得更有趣,你说呢?”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阿飞,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吴云帆大笑,他何曾不想?只是,无论怎么说服自己,怎么用尽全力去恨她,那份爱意还是从未消退过。

也许真的想欧阳雪所说,就算她做了多少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居然还是无法忘记她。

心绪还是像以前一样容易被她牵动,他暗骂自己没有骨气,恨意来袭,却同时也被爱意打败。

原来过了那么久,他还是爱着她,想要和她上天入地,就连是地狱也要一起去。

“我放不掉你,也放不过我自己。”

桑榆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深深的绝望。“好,只要你开心。”

小说《暖暖的爱恋》 第九章  扰人清梦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女强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