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剑神女婿 > 第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艺高一筹 2019-08-17 16:12:00

尼玛,这算什么指导?

让对方先揍两拳?这沙包大的拳头砸下来,老子就算没骨折也要吐血吧?

再说什么叫“先”?意思是等会儿还要给对方揍更多的拳?

陆然欲哭无泪,但眼下也没别的办法,只能使出吃奶的劲抱头鼠窜。

正所谓子遇避之,反促遇之。不慌还好,一慌就倒!

内心千万只草泥马狂奔的声音还没绝迹,他就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紧接着,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被赶来的张龙对着背心一记重踩。

“噗!”

一口鲜血顿时喷溅而出。霎时间,陆然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胸口因剧烈冲击和挤压一时间无法呼吸,整个身子也跟着痉挛起来。

这,不是玩笑,不是虚幻。一切,都这么真实,这么......痛!

这是他第一次切实体验到这个武道世界的残酷,体验到实实在在的力量和痛苦。这痛苦太强,让他说不出话。

“跑啊,再跑啊,你个废物!”张龙用脚后跟狠狠地碾了几下,十分得意:“垃圾成这样,还想进宗门,真以为有个南宫氏的名头了不起啊。”

周遭的观众又开始嘲笑了,不过陆然压根听不进去,也没工夫去听这些闲言废语。他强行聚集精神,在神识中呼喊仙子。

“仙子,救我!”

“不行。”声音依然甜美而不耐烦:“还不够,你得让他再踹一脚,这样意志力才足够强,爆发出来的力量才足够强。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懂吗?”

陆然闷哼一声,吐血更多,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你问我懂不懂?告诉你,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看过韩信的背水一战,你问我懂不懂?

拜托,我现在已经在死地了,意志强到宇宙外面去了好不?再吃一拳换来的怕不是后生而是转生......投胎去了。

可惜仙子依然无动于衷,任凭他看上去痛得死去活来,也没教他怎么还手。

“成,反正没有退路,老子豁出去了!”

陆然在心里一狠,突然朝张龙转过头来,语出惊人。

“再来一脚!”

沉默,偌大的一号考场在一瞬间陷入了凝重的沉默。所有人包括离得最近的张龙,仿佛都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但又非常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什么。

于是,沉默只持续了极短的时间,接着被响彻云霄的哄笑声打破,考场四周一时间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哇哈哈哈,哦呵呵呵......”

“我勒个擦,你们听见没,他说‘再来一脚’!”

“不行了,我肚子疼......”

......

作为这句话的告知对象,张龙楞的时间最长。他早就听说陆然是个**,但是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他很想笑,但更愤怒。

他被一个废物在众人面前挑战了。而且是一种极其愚蠢又找死的方式。

“愣什么楞?都跟你说了再来一脚!”

这下张龙忍不住了,一秒钟也忍不住了。

“求死?好,老子成全你!”

话音刚落他便猛地抬腿,毫不吝啬地使出三分力气踩了下去。

以他武师二重的修为来看,这一脚踩下去,就算当场踩不死,至少也能让陆然断掉几根肋骨,五脏俱损,迟早也是活不了的。

至于后续向南宫家交代,这倒也没什么。毕竟是这小子在众人面前公然挑衅自己在先,再说武场切磋,失手伤人在所难免。大不了被罚半年禁闭。

除张龙外,陆然的内心此刻也波涛汹涌。

前一秒他还意志顽强,打算豁出去再受一脚,后一秒见对方气势如此之猛,便怂了。

这时,仙子急促而清脆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就是现在!捶他脚心!”

命悬一线之际,人对命令的执行力是非常之高的。仙音初现,他就自觉地运行起昨天仙子传授给他的几句口诀,几道薄弱的灵力自周身迅速凝聚在右拳上,聚弱而强,竟隐隐有武师境界的气息。

“脚心,脚心......千万别打偏了啊”仙子叮嘱道。

“脚心,脚心......千万别打偏了啊”陆然也在心里重复着。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修为,以他的手段凝聚出这等强悍的力量,只此一次,失败了就再没机会。出拳之际,眼睛里都是对方......的脚底板。

此时,坐在临时裁判席的两位修为较高的长老,都略微睁大了眼睛。尽管事发突然,但他们还是敏锐地注意到了陆然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量,以及将会产生的后果。

“奇怪......”

两位长老相互看了一眼,交换了惊讶之意,却也没说什么。

武场上,张龙一直处于无比的自信之中,脑海中根本没有防守的概念,也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一时间懵逼了。

啪——

啊——

轰——

随着连续三声闷响传出,张龙瘦长的身躯陡然倒飞出去,挂在武场栏杆上。没吐血,没破皮,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明显破损。

但是,他站不起来了。无论怎样尝试,他双腿以及整个腰部一点劲都使不上,别说站,就是翻个身都有点困难。

不消说,武场这下真的安静了。大声的嘲笑已消失,只剩下窃窃私语。

“**,刚才发生什么了?”

“那个躺着的,是张教官......”

“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是不是使诈了?”

......

“这......这是怎么回事?臭小子,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张龙一边做着无用的尝试,一边咆哮着。他大概和某些观众一样,也觉得是遭了暗算。

陆然这下放心了。

他擦了擦嘴角,拍了拍其实没什么灰尘的袖子,一边责备仙子的指点太突然让他险些没反应过来,一边朝何长老走去。

至于张龙的问话——张龙是个什么东西,他问我就一定要回答吗?从今天起,我陆然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任人欺负的窝囊废,并且马上会成为一个十分牛逼的人物,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浪费我口水滴。

“何长老,”他目不斜视,言简意赅:“这就给我发学员证吧,我等着用。”

“额......”何长老听着不大习惯,花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这......这个......且容众裁判商议。”

“不必了。”陆然大手一挥,气度不凡。

此言一出,四座再惊。所有考生考试结束之后,都需要当事教官以及临时裁判们先给出评价,再一致商议,无论考生表现多好或多差都是如此。没想到这货竟然如此大言不惭目中无人,说出这等无视规矩之言。

众裁判都面色不悦,尤其是何长老。不过陆然接下来这番话,直接把他们的怨言扼杀在了肚子里。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流水宗入宗考试规定里有明确写道,若考生在考试中将教官打倒在地,视为直接通过。”

说着他指了指还在武场边缘栏杆上倒吊着苦苦挣扎的张龙:“何长老,张教官倒了吗?”

“额......这到底算不算倒呢?”

“......倒挂在栏杆上,这自然是倒的不能再倒了。”

“很好。就是说按照规定,我已经直接通过了考试,裁判们剩下要做的,只是一致同意而已。除非,你们敢藐视宗门规矩。邓长老,你要藐视宗规?......王长老,你来藐视?......洪教官,你来?”

裁判席的众位长老和教官被这般逐一点名,一个个从震惊迅速进入惶恐,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当众藐视宗规?这怕是不想混了的蠢货才敢做的事吧?

裁判们的态度陆然很满意。他再次看向何长老,什么都没说,只使了个眼色。

何长老现在肚子里五味杂陈。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快,他还没怎么缓过来,现在又被陆然牵着鼻子转了几圈,真有点“这是哪儿我是谁我在做什么”的懵逼感了。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陆然通过了考试,正式进入了流水宗。

长老转动僵硬的身体,快步走进招生堂内堂,很快拿出一张学员证。学员证平时有很多现成的,只要有学员通过考试,招生堂负责人做好登记之后在证上标注名字,就能颁发了。

“这是......你的学员证。”

何长老都开始结巴了。平常给学员发证,他一向很热情的,一般都会说些恭喜、好好努力之类的话。可面对印象中举宗闻名的废柴,他实在没法昧着良心说话。

陆然接过小本子,看着上面印刻的“流水宗初级学员-陆然”几个大字,终于真正舒了一口气。

有了这个证书,他就是流水宗正式学员了。虽说这证书一般十三四岁孩子都能拿到,但对他而言还是意义非凡的。以后,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到宗门里学习、修炼,利用各种资源提升自己的实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会被逐出南宫家族,这碗软饭暂时保住了。

......

整个过程比他预料的要快,离开流水宗时还不到中午。摸着背后的於伤,陆然没有直接回府,而是进到宗门里面的丹药堂,先让大夫看看伤势。

流水宗和其他宗门一样,内设有专门供学员和其他宗门人员修炼用的丹药堂。除了灵气类功效类丹药之外,一般也会备上一些疗伤之药,而且是免费的。

在丹药堂让一位实习的学长看了看,敷了药,陆然打算到宗门四处逛逛。虽说南宫家族是流水宗的宗族,但他这个赘婿以前还没进过自家宗门,这是第一次。

正走着,远处来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看起来似乎有点面熟。果然,走近了一看,陆然不觉微微一怔,眼眸深处浮现出一团怒火。

来的是一对兄妹,妹妹陆然不大了解,但兄长他很清楚——石俊。

石俊是槐州城另一宗门五毒门宗族石氏的大公子,天赋很高,年纪和陆然一般大,武道修为据说已经步入武师八重之境。此人长相普通,为人高傲自大,心狠手辣。

当然,陆然记得这个人并非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是因为对方就是三天前,在入宗考试上将他的前身打成重伤,以致回家后不治身亡的凶手。

从他融合的记忆来看,这不是普通的出手失误,而是一场——谋杀!

正常来说,流水宗的入宗考试由本门教官对学员进行指点,但上次他考试的时候,不知为何指点人竟然临时换成了前来流水宗进行武修交流的石俊。

要说指点资格,以实力来看石俊当然是够的,就是指点教官他也有资格。可考试的时候,他对自己前身所做的表面是指点,实际上却是击杀。为了防止泄露秘密,他还将陆然前身的喉管震碎,以致后者直到死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哟,这不是陆大公子吗?堂堂南宫氏的新贵,流水宗未来的宗主——哦不,宗主夫人。诶,又说错了,是宗主夫君,哈哈哈。”

见面讽一波,这是石俊对待陆然的一贯风格。妹妹石婧微微皱了皱眉,竟没跟着附和。

“呵,眼神好吓人啊。陆公子,是不是又被谁欺负了?跟我说说,要是把我逗乐了,兴许我心情一好,就帮你把仇给报了。”

“你放心,这个仇,我很快就会报。”

这句话字字深沉,语气凝重,让人不胜寒意。

石俊愣了下,感觉听出了什么深意,但又不相信一个懦夫能说出这等狠话。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陆然冷哼一声,语气如故:“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

看着陆然冰冷的眼神,石俊心里不觉打了个哆嗦。这是他头一次在陆然身上看到这样的眼神,事实上今天的陆然整个人仿佛都跟以前不同了。

“奇怪,这蠢货今天怎么了,跟变了个人似的。难道是我看错了?”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妹妹强行拽走了。

“哥,别再欺负他了,你不是赶着去交民事长推荐信吗?快走吧。”

石俊果然没再说什么,看来的确有事情要办。不过走之前他不忘再狠狠瞪陆然一眼,仿佛回头就会来收拾陆然。

殊不知,陆然已经在心里谋划着如何收拾他了。

“民事长?好,报仇就从这里开始吧。

小说《剑神女婿》 第二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且慢第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第三章进家门第四章一份差事第五章仙子的念头第六章这手松不得第七章内幕消息第八章民事长(一)第九章民事长(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