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散红尘

更新时间:2019-08-15 16:11:50

散红尘 已完结

散红尘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逍林分类:言情主角:绍以眠风连

《散红尘》由逍林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绍以眠风连,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九天殿百年来不可多得的医术奇才,却因下山历练,动了凡心,从此滚滚红尘滔滔而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婆婆只能退出来,竹林被风吹的瑟瑟抖动。他那苍老的目光沿着竹林那绿色的连绵起伏的梢儿在移动。

笔挺而又苍翠的竹木好像是非容整个人一样,高傲,自持,冷静,洒脱。敢爱敢恨,这么多年了,看得出来,他对于绍以眠的心并没有一分一毫的变过。

往事好像云烟一般的在如婆婆眼前一掠而过,她悲凉的叹口气,刚刚从客居走出来以后,竹林的另一边秦峰也是走了过来,她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到秦峰,而有关于刚刚的事情,她是丝毫

都不想要让秦峰知道的。

要说到耿耿于怀,大概这个男人对于君殇的死永志难忘,但是如婆婆的速度并没有那样快,刚刚移动身形,秦峰衣襟拦在如婆婆的眼前。

就如婆婆一怔,目光从秦峰的身上打量了一圈,他的目光沉肃,神情冰冷,如婆婆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这么晚了,婆婆在这里想必是有事情找非容主子,对吗?”他倒是开门见山的很,如婆婆的目光闪躲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躲避过去。

那灼灼冷目带着一种冷静自持的默然,望着竹林,“婆婆,能否与秦峰在周边走一走。”

“还是......”

“婆婆,明人不做暗事,你刚刚去做什么,仔细我真的不知道吗?”单刀直入以后,他已经不耐烦了,用一种斤斤计较的语气面对如婆婆,如婆婆颤栗了一下,透过一片微光扛着眼前那玉树临风的男子。

已经这么多年了,当年那少不更事不堪一击的参将,现在已经气吞万里如虎。迷雪谷,这里是他们重新驻扎的地方,已经到了一雪前耻的时候,让他放弃,他心有不甘。

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现在他依旧不能释怀!君殇离开时候,长刀所向,尚且回眸笑着,当年的他已经知道送别是一种悲痛的体验,一边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一边将君殇送到了十里长亭,秦峰的记忆中,那一年的柳树抽芽比较早,一片鹅黄与嫩绿,好像能量一般。

马儿与军队往前走,金络脑,玉搔头,一片整整齐齐的跫音。这个号称精锐之师的军队,谁人知道,居然会一去不复返!事情固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是在秦峰的脑海里面还是记忆犹新。

有百姓箪食壶浆,将白面馒头以及很多吃的东西全部都送给了他们,他们这一行人军纪严明,没有得到君殇的准允,尽管是饥餐渴饮,但是并不敢随意取用任何一个人亲手奉上的任何一个东西。

这一路,说来很长,但是很短。

走了没有很久,已经到了一个桥上,从这里看过去,一片姹紫嫣红,本来是那样欣欣向荣的好时节,但是这些欣欣向荣很快就消失了一个一干二净。

君殇从马上回头,“秦峰,本将军去了,往后这里留给你,好好历练历练,你与容却,应该齐心协力,皇族的万里江山需要你,大一统需要你。”

年少的他只能点点头,然后握住了他递过来的一杯酒,很多时候,酒水在口中的时候是苦涩的,是难以下咽的,离别让很多感情酝酿出来一种完完全全的悲壮。

看到君殇策马而去,他将手中的清酒全部都喝完了,而君殇的话,已经这么多年,居然还萦怀在自己的耳边。

“江山社稷需要你,皇族需要你。”他知道自己的肩膀上有史无前例的重量,有使命,年少的秦峰何尝不想要做一个鱼君殇一模一样的人,南征北战的大将军。

不过秦峰实在是没有想到,在一个月中,君殇居然吃了败仗,这是君殇战争史上唯一一次的落败,也是伤亡惨重的一次,他们偃旗息鼓,全军覆没。

等到他匆忙之间,与非容到了现场的时候,一片马革裹尸,有乌鸦在枝头鸣叫,然后一片黑苍苍的场景中,乌鸦去了。

枝条好像无力的手,在空中捕捉什么胜利的讯号一样,君殇的虎豹营,全军覆没。

“君殇从来没有吃过败仗,这都是他,都是他啊。”他们两个人同仇敌忾,但是在千军万马的尸体中,几乎掘地三尺,终于这才将君殇的尸体给挖掘了出来,已经惨不忍睹。

与离开军营时候的君殇是那样的不同,秦峰平生第一次泪下如雨,他抱住了君殇的头盔,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发誓,穷尽一生一世也要给君殇报仇。

后来,他得偿所愿,三年后,经历过无数次的争战,终于杀害君殇的刽子手,敌国的一个将军人头落地,那一天,他与非容终于放声大笑,气壮山河。

不过,后来他才幡然改途,让君殇死的,不是敌人的军队,而是......而是自己人,而是那个一直以来都口蜜腹剑两面三刀的苏钰。是苏钰啊,现在呢,往事终于过去了。

如婆婆同样是参与者,往事过去了以后,她也没有时刻的忘记,现在......

非容终于还是准备放弃了,让他就这样在紫华城中坐享荣华富贵不成,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望着如婆婆。

“现在,连婆婆你都全部忘记了,对吗?”

“此事,与眠姑娘并没有丝毫的关系,让眠姑娘去吧,何苦为难一个局外人。”

“局外人?”秦峰嘎声,“她如何就是一个局外人,她要是不在非容兄弟的眼前摇唇鼓舌胡言乱语,那样的血海深仇,你以为非容说忘记就会忘记吗?”

“不,你不要胡来,这么多年了,你依旧是当年一般的心浮气躁!”如婆婆不免在焦急的语气中教训秦峰一句。秦峰回眸看着竹林,这一片竹林,是他们的屏障,竹林宽广,占地面积很大很大。

现在,这里居然是他们蜗居的地方,当初想要立于不败之地的雄心壮志呢,全部都折戟了,从君殇阵亡以后,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要不是有那些事情,他们现在还在为国效力,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多了一个嘲谑的冷笑,“你就没有想要说服非容兄弟,对吗?那些鲜血并不是您的身上流出来的,您现在也是要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

“我——”如婆婆刚刚是想要奉劝两句的,不过非容一句“我意已决”已经将她要说出口的东西全部都扼杀在了咽喉中,她虽然德高望重,不过毕竟是下人的身份。

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违拗过非容任何一条命令,时至今日,他要停止计划,要中断一整个复仇的链条,她除了点头,尊崇,还能做什么呢?

“我并没有忘记,此事等到眠姑娘去了,我们三个慢慢的聊一聊。”

“苏钰在乎她,这一点你也是看得出来的。要是眠姑娘在,不愁苏钰不会自投罗网,一旦眠姑娘真的去了,想要让苏钰来这里是何其困难?”

秦峰说的固然是很有道理,但是如婆婆却是置若罔闻,“换言之,要是苏钰果真有灭你我之心,上一次回去以后,大兵压境过来了,迷雪谷固然是很容易藏身,不过......我们这样多的人,一定会遭殃的。”

“但是,苏钰并没有来,对于你,对于他,对于君殇他自己也是无能为力,过去了那么就,庄生梦蝶,职业非也啊?”

“连婆婆现在也是开始相信苏钰了,想必他真的是一个很会蛊惑人心的人,究竟在苏钰走的时候告诉了你什么?”

秦峰加重了语声,如婆婆轻颤了一下,那苍老的脸上是一个僵硬的神色,原本是要自嘲的笑一笑的,但是她现在才知道,从君殇死了以后,她这张脸再也没有笑过,现在更不可能说笑就可以笑出口,

“我不相信苏钰,我相信自己的眼睛,要是苏钰真的要杀你我,迷雪谷这里已经是尸体狼藉,你看到了,这里还很好。”

“他不是先下手为强之人,更何况绍以眠还在我们的手中,婆婆糊涂了,但是我并不糊涂,来人......”

秦峰一声令下,立即有人来了,“将绍以眠给留下,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可以让绍以眠离开迷雪谷,要是眠姑娘胆敢擅自做主离开这里,杀无赦。”

“你,你这是何苦,我已经说了

此事与眠姑娘并没有任何关系.”如婆婆激动了起来,秦峰狂笑一声,“为了个君殇大哥报仇,任何人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到时候可能连我,连婆婆你都会牺牲,当初我们发过誓的,婆婆莫要忘记了。”

“老身并不会忘记!”好像,她瞬间就年轻了不少一样,一股酸楚的冷笑慢慢的攀爬到了如婆婆的嘴角。

“既然不会忘记,还请彻彻底底的记住,今晚的事情,我说了算。”秦峰义正词严,如婆婆一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秦峰这样蛮不讲理过,他虽然每日都是蛮横的,但是始终谦逊的将权利交给了非容。

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是第一次,但愿也是最后一次。

“婆婆这是要去做什么?莫非是通风报信不成?”看到这里,如婆婆知道,绍以眠要是再不走就已经来不及了,她需要做那千刀万剐的送信之人,不过刚刚举步已经让他给拦住了。

“我走一走。”

“竹林里面的风很不错,等会儿会有月亮出来的,婆婆在竹林中一个人踯躅而行就好,何苦去找她。”秦峰果然是变了,目光与推断力都已经更上一层楼,不可同日而语。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如婆婆一边说,一边去了。

“虽没有这个意思,不过还是在这边走一走吧,要是满城的月光都不可以让婆婆想起来思之至深的往事,那么......”

小说《散红尘》 第十一章 侧侧寒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异世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