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替嫁娇妻,霸道少爷宠上天
替嫁娇妻,霸道少爷宠上天

替嫁娇妻,霸道少爷宠上天 大婉君 著

连载中 江迟暖秦陌笙 空间现代异世都市

更新时间:2019-07-18 14:15:22
主角是江迟暖秦陌笙的书名叫《替嫁娇妻,霸道少爷宠上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婉君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迟暖爱了秦陌笙一辈子。后来她瞎了,爱不动了,收拾好行李远走他乡。没想到一直对她不屑一顾的秦陌笙,一把扯过她的行李,把她压到床上:“暖暖,你忘记带上我了”“秦陌笙,你不要脸!”江迟暖面红耳赤的怒骂道。秦陌笙吻了吻她失去光明的双眼,双目含情:“暖暖,别怕,以后我就是你的眼,我会身体力行的补偿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他昨晚就不应该放过这个处心积虑想要勾引自己的无耻女人!

也顾不得还有许多无关紧要的人在场,陵嗣一把捏住了这女人的下颚,恶狠狠的盯着这种清丽脱俗的小脸。

这女人到底还要不要脸,居然大庭广众的说他好难硬?

“好难硬?”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捏死这个一脸无辜的女人:“我难不难硬,难道你昨晚没感受到吗?”

郝映虎躯一震,一脸震惊,“你……你……你……”

她映本就属于容易脸红的那一种人。

喝酒会脸红;天气太闷,脸蛋会红;甚至是在空气不流通的地方呆久了,脸颊也会红。

她不是那种过敏似的的红,而是极漂亮的淡粉。

而此刻的郝映双颊粉嫩,一副被无良流氓调戏清纯美少女的模样,惹人垂怜。

陵嗣看着这张娇俏的小脸,居然有种想要咬上几口的冲动。

他努力抑制着这种不该有的情绪,捏着她下颚的手指更是用力。

“我倒是第一次见你这种,披着一副清纯皮囊,说出口话比谁都荡的女人!好难硬,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陵嗣一瞬间还以为这女人真的是个纯洁的女孩子,或许有难言之隐,才会收了钱出卖自己。

可现在看来,他可真是错看了这个女人。

漂亮的脸颊涨的通红,郝映你了半天才接着说出了下半句话。

“你,你你你才荡呢!你还下流!无耻!不要脸!我名字叫郝,郝,郝映!你,你你你说什么下流话!”

“……”

顷刻间,陵嗣脸比刚刚更黑了几分。

一片寂静无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老板自作多情了吗?

是吗?好像是的!

别说是哈哈大笑了,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出。

有人甚至连呼吸都抿住了,生怕被美人扫了面子的凌总发怒,拿了自己开刀出气。

终于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男人眉眼含笑走到陵嗣身边:“行了,放开她吧,不过是个小女孩,这样为难人家有意思?”

能对陵嗣这样说话的人,也只有陵嗣的发小江煜恒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交情甚笃。

终于听见一句靠谱的人话了,郝映一边揉着下巴,一边感激的看向这个为自己说话的人。

她用恳切的目光向“正义之士”致敬,却忍不住为他的容貌所赞叹。

江煜恒身材高挑,所以稍显清瘦,而那张脸上的精致五官,要远胜于在场的任何一个女人。

微微上勾翘起的眼尾,略显妖娆,而综合在一起看,却又并不让人觉得娘气,反而多了一丝狡黠。

言而总之,用“美貌绝伦”来形容他的长相,一点儿也不为过。

“放开人家漂亮小姑娘吧,差不多就得了吧。你陵嗣可是个男人,可不能恼羞成怒去报复人家一个小姑娘。”

江煜恒心情不错,笑眯眯的当着和事老。

心里却琢磨着,陵嗣这种死坏死坏的Xing子,最喜欢的是在暗地里给人下绊子,怎么会当面跟一个小姑娘干上?

情况不对,看样子,有女干情啊。

陵嗣冷哼了一声,“你倒是怜香惜玉。”真是个会勾人的小妖精,就连第一次见面的江煜恒都会帮她说话。

“那是那是,我又没被人说好难硬嘛。”江煜恒摸着下巴,Jian诈的笑。

陵嗣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脸色,瞬间又黑了一片。

江煜恒将他的掐住郝映下颚的手给拉开,啧啧了两声,“瞧瞧,人家小姑娘下巴都被你捏红了。”

陵嗣踹了自家发小一脚,一脸冷笑,“那你是不是还觉得,我应该为此补偿点什么给她?”

明明是是对江煜恒说的话,目光却一直落在那张粉嫩的小脸上,关注着她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江煜恒打了个响指,赞许道:“很有觉悟!做人就该负责任嘛。”

就比如前天晚上,那个被人下了药扑倒自己怀里,最后陪自己共度Chun宵的小美人。

如果她要自己负责的话,他可是很愿意让她成为自己女朋友的,江煜恒这么想着,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陵嗣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眼中忽而迸射出诡异的光,“好,那我允许你就留在安宁!”

允许你留在安宁……郝映怎么想怎么觉得可怕。

如果早知道这男人是安宁的总裁,她郝映就是傻了也不会往这里投简历,更何况刚刚还闹了那么大的乌龙。

陵嗣看起来就是腹黑记仇的个Xing,她要是真留下来了岂不是自投罗网,自讨苦吃等着被虐?

老娘不稀罕呢!她真想对他大吼一句。

可惜底气不足,更怕被这里的女人们围殴。

郝映还是弱弱的低下了头,忍气香声:“谢谢,不过不用了,我想我并不适合这里。”

江煜恒说:“小姑娘你可想清楚了再说,整个江城,你都找不到比安宁福利更好的公司了。就算是陵氏总部也没办法跟这边的升职空间比的。”

“我想清楚了,谢谢江总!”

江煜白眼睛一亮,忽而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我是江总?”

“刚刚听美女们聊天有提到,江总的名字,一看您这张脸我差不多就确定了。”

“哦?她们都说我什么了?”

郝映一顿,简单概括了下:“潇洒多金,风流多情。”有名的花心大萝卜,人傻钱多,容易上手,勾搭首选之对象。

江煜白哪能看不出她的小心思,笑的更开心了,暧昧的看着陵嗣。

陵嗣原以为他的恩准会让她喜不自胜,可那女人的脸上并没有一点欣喜,反而跟踩了屎一样苦逼。

他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多事情,都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我不会后悔!”郝映毫不犹豫的回答。

郝映的坚定,终于将这件事划上了句号。陵嗣一走,浩浩荡荡的人群顿时就少了一半。

终于解决掉这个男人,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准备离开。

忽然想起了什么,走过去。

抬头看着给自己下绊子的高挑妹子,忍不住质问:“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偷偷伸腿绊我一脚?就算是竞争也该公平竞争吧,用这种手段是不是当那里面的人都傻子?”

郝映越说越觉得气愤。

“还是说,用这种不光明的手段获得的成功会让你更有成就感?美人你长得挺美,可你这心地怎么比蛇蝎还要恶毒呢?”

美女微微抬起了下巴,眯了眯眼睛,“郝映,我是吴廖的前女友林允兮。你或许并不记得我,但我可是一直都记得你。”

只说了一句话,就清楚的说明了动机。

“……”前女友什么的,真是可怕的生物。

郝映她自认为没干过小三这种见不得人的职业,况且她跟吴廖在一起的时间都将近四年了,这位前女友貌似记仇也记的太长久太没有理由一了点。

郝映深呼吸两次,这才抬起脸来,面带微笑指着角落闪着红光的地方,缓缓说道:“你知不知道那里有摄像头,你绊了我一脚之后,我估摸着安宁公司也不会要人品不好的人来当自家公司的员工,你觉得呢?”

林允兮顺着郝映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摄像头。

“郝!映!你是不是故意的!”林允兮气的脸都红了,指着郝映的手都在微微发颤,“你是不是故意害我,想让我没办法在这里工作下去?!”

在里面面试的时候,考官问的每一个问题林允兮自认为都回答的完美无暇,每个考官对她投来的目光也是赞许有加!

如果不出这事儿,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成为这里的员工!

言之凿凿,掷地有声。

不明真相的路人说不定还真以为是郝映是个心机婊,故意设计了林允兮呢。

可事实呢,郝映才是那个莫名被推到被陷害的人。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

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偏偏要想方设法的往别人身上推卸责任,还装作一副我很可怜我很委屈,我是受害者的样子博取同情。

生活中,你总会碰到一两个这样的人、不要被这种人破坏了你的好心情,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应付她的话,那就干脆远远的躲开吧。

郝映无语的摇了摇头,实在不懂林允兮的脑子里是怎么样的构造。

“做人要厚道,说话要凭良心,林允兮你一个都没做到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就不觉得亏心吗?”

说罢再也不看她的脸,便昂首阔步的摔门而去。

郝映脾气好,但并不代表她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

那变态的公司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这破地方,她们抢的头破血流,她郝映还不稀罕呆呢!

郝映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安宁的大楼,虽然气势还在,可情绪早已不是最初的那样。

吴廖的车还在,远远看着郝映,以为她发现了自己的车会自己过来。可郝映没看见似的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吴廖急忙下车拦住了她,“你怎么了?面试不顺利吗?”

没想到他这个大忙人会等自己这么久,感动的瘪了瘪嘴,“你怎么还在?”

“本来是准备带你回家的,所以我把今天一天的时间都给空开了。反正我也没事做,索Xing在下面等你,也省的你出来之后等公交车太麻烦。”

郝映的心倏地就软了,“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如果我出来的很晚怎么办?难道你要一直傻傻的等着吗?”

“傻瓜,你这个急Xing子又不细心的人,我是怕你知道我在等着,心急说错话。”吴廖捏了捏她的脸,“万一你面试失败了赖我该怎么办?”

郝映感动的想哭,“那你赔我啊!”

“我倒是想赔偿你一个工作,可你不愿意我也不能强迫你啊,谁让我这么爱你。”吴廖温柔的在笑。

女人对男人甜言蜜语最没有抵抗力,特别是自己亲爱的男友很是认真的对你说甜言蜜语。

郝映猛然扑进了他的怀中,委屈的抽噎了起来。

吴廖知道郝映是很少哭的人,轻轻抚拍着她的肩,柔声问她:“怎么了?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出气。”

“你前女友欺负我了。”抹了把鼻涕,郝映打算跟他秋后算账。

“我没有前女友。”吴廖一口否认,表情很认真,并不是在开玩笑。

“楼上有个应聘的女人叫林允兮,她说是你前女友,而且记恨我很久了。”

郝映很认真的在进行告状这件事,还举起自己被蹭破皮流血的胳膊给吴廖看,“她还绊了我一脚,让我出丑了。”

“林允兮?”吴廖蹙了蹙眉头,似乎在思索着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想不起来了?”

“我会努力回想,等我回忆起来一定给你个答复。”吴廖很认真的对她承诺。

郝映抱了抱他,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释然了,“好,我等着。”

吴廖不是个健忘的人,也不是个会对自己撒谎的人。

这么想想,郝映又忽然觉得心塞了。

如果吴廖完全不记得这人,唯一的可能Xing就是,那林允兮是个自作多情的,自己这算是被小三了。

自己这是不是跟陵嗣八字犯冲啊?

第一次见他,就是被人绑架,第二次见他,又被人莫名奇怪的记恨推到。

回头看了眼这栋宏伟的大楼,心想着,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靠近这里了,也不要见到那个讨厌的男人。

吴廖抱着郝映,温声安抚。上面的江煜恒正巧刚拉开落地窗的窗帘,就看见了这么一幅有趣的画面。

他微微错愕一下后立刻嬉笑着拍了拍站在他身边的陵嗣的肩膀。

但此刻的陵嗣俊脸一片漆黑,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楼下相拥的两人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好,很好。”他嘴里喃喃自语着,但那口气中却夹带着一股阻挡不住的暴虐。

看来昨晚没上她,让这女人已经饥渴到迫不及待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了。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异世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