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悠然下东篱

更新时间:2019-07-16 12:02:06

悠然下东篱 已完结

悠然下东篱

来源:掌中云作者:素面妖娆分类:言情主角:谢悠然韩墨辞

热门小说《悠然下东篱》是素面妖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谢悠然韩墨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现代女警谢悠然为救队友牺牲,穿越到了古代被村霸逼死的农女谢大丫身上。家徒四壁、爹好赌、娘软懦、妹妹都是拖油瓶?没关系,本姑娘有的是改造方法,致富金点子信手捏来,分分钟脱贫。亲戚极品、恶霸欺凌?没关系,本姑娘专治各种不服,打得他们一个个跪地唱征服,顺便带着全家人一起吃香喝辣,奔向美好的新生活。可是,这个一直默默帮助她的猎户少年是怎么回事?不是一直走高冷禁欲的高端风格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霸道总裁,还深情款款地将她壁咚:“做我的女人,我们一起生包子吧!”这这这,她该如何是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老太太迈着裹过的小脚,冲进二房的屋里,对着花氏就是迎面一个巴掌。

花氏刚被丈夫收拾了一顿,正在哎哟哎哟呢,又被婆婆这么劈头盖脸的一个巴掌,顿时就懵了。

“娘……”妇人捂着**辣的脸庞,呐呐的。

仇氏破口大骂:“作死的贱蹄子,我们谢家是缺你吃少你喝了吗?好好的人不做,要去做贼。你自己的脸不要,还要搭上我们的脸。你个缺心眼的蠢货,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滚蛋。再闹什么幺蛾子,当心我鞋底子抽死你。”

花氏抽泣着,不敢吭声。

小老太太骂完儿媳妇,又调转头来骂儿子:“老二你也是的,一个爷们被个小丫头给拿住了。还有没有点出息?就是吃了他们家的野兔肉又能怎样?你是长辈,她不应该孝敬你吗?瞅你那个怂样,真给你老娘丢脸。”

“是是,娘您骂得对。”谢保平不敢回嘴,只得陪着笑脸连连称是,“娘您消消气,当心气坏了身子。”

仇氏瞅着这两口子,一个懒一个馋,嘴里恨恨地,“一个个的,老娘早晚会被你们气死。”

说着骂骂咧咧地走了。

谢保平没吃着野兔,反倒吃了个暗亏,还被老娘训斥了一顿,回头看到花氏还坐在那里啜泣,一张脸又红又肿,还满头的大包,怎么看怎么碍眼。

于是又一脚踹了过去,骂道:“哭哭哭,你还有脸哭?整个一蠢货。赶紧给老子铺被子,睡觉!”

花氏吓得收了声,连滚带爬地去铺被子。

后院,谢悠然听着前面的动静,唇角泛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杨氏有些忐忑,“大丫,你把你二婶打成那样,你爷奶不会怪罪我们吧?”

“怪罪又能怎样?”谢悠然不以为然,“难不成来打我一顿?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我才不怕呢。”

“大丫……”杨氏看着跟以前好像有点不一样的大闺女,有点欲言又止。

以前的大丫,虽然也话不多,性子也刚烈,但是绝对不敢动手打人,更不敢打谢家人。

可是今天晚上她却把花氏打成了一个猪头!

花氏那么泼辣的人,打架骂人样样在行,就连刘氏都不少吃她的亏,可今晚她却被大丫给收拾了,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诡异。前院指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老二是个笑面虎,最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还不知道他以后会怎么着她们母女呢。想到这里,杨氏不禁叹了口气。

“没事的娘,”谢悠然安慰她,“这事儿是他们做得不地道,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

“是啊娘,”二丫也附和道:“反正咱家要什么没什么,他们能怎么样。再说了,事情闹出去,他们脸上也没有光。”

谢悠然不由自主看了这个平时不多话的妹子一眼,心里有些诧异。没想到她年纪虽小,看事情倒比杨氏还通透。

事到如今,杨氏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道,“行了,都别说了,外边冷,咱们进屋去吧。”

三丫拎着那半边野兔肉,道:“我把这个送娘屋里去,看谁还敢来偷。”

杨氏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行。”

一家人自去睡下不提。

第二天一早,谢悠然最先起床,端着个装满水的豁口陶碗,拿着自制的牙刷蹲在院角刷牙。

这里没有牙刷,人们都是将杨柳枝咬软,蘸药物擦牙,可以使牙香而好看。

或者采用含漱法,以盐水、浓茶、酒等为漱口剂。

乡下人盐巴紧张,哪里会用盐水漱口。顶多用杨柳枝剔剔牙了,很多人连剔都不剔,是以张嘴就是一口恶臭。

谢悠然刚穿过来的时候非常不适应,后来也逼得没有办法了,也只能用杨柳枝来刷牙。

可是家里就那么点盐巴,还是从邻居家借的,吃都不够,哪还能拿来漱口?

谢悠然蹲在地上,一边刷着牙,一边琢摸着,家里该舔个什么进项了,不然坐吃山空,早晚会被饿死。

尤其杨氏肚子里还怀着娃呢,怀孕后期营养跟不上的话,娃生出来又瘦又小,不好养活。

正寻思着,旁边晃过一道人影,定睛一看,竟是消失了两天的渣爹,刚从院角的茅厕里拎着裤头走出来。

看到谢悠然,男人脸上掠过一抹讪讪的表情,不自在地搭话道:“大丫起这么早啊?”

谢悠然眉一挑。这货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竟然还有脸回来?想必是听说赌债被还了,敢冒头了?

不怪她对谢保顺没好感,确是因为这男人的所作所为太上不了台面,让她打心眼里瞧不上他。

可毕竟自己现在占据了原主的身子,这男人从名义上来说,是她的爹,即便她万分的不喜和厌恶,也只能认了。

可她叫不出那声爹。

于是,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便走到灶房里忙活早饭去了。

桂花婶送来的油和盐巴都只剩了一点,昨晚刚吃了野兔肉,今早就弄简单一点吧。

可是翻来翻去,也只找到半个番薯和一点糙米,不由有些发愁,这日子不好过啊。

这时二丫和三丫也陆续起床了,一个坐过来帮她烧火,另一个熟门熟路的去杨氏的屋里帮忙倒夜壶了。

二丫一边烧火,一边问谢悠然:“姐,咱爹什么时候回来的?”

谢悠然淡淡地,“不知道。”

她也不想关心渣爹的死活,有关他的话题,她一句都不想听到。

二丫偷偷地看了看姐姐不太好看的脸色,聪明的闭了嘴。

这时三丫拿着个空碗过来了,“大姐姐,娘给爹留的那晚兔肉他吃完了。”

谢悠然几不可查地冷哼了一声,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他还真好意思吃。

三丫年纪小,心思也没有那么多,只叽叽喳喳地道:“我刚才问娘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娘说是昨儿后半夜。还说这几天爹怕王癞子报复,一直躲在后山的山神庙里,活生生饿了两天呢。”

谢悠然磨牙。怎么没饿死他!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一大早的好心情,在看到渣爹的那一刻全然没了。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这个人永远都不要出现,就她们母女四个生活就好。

三丫还想再说什么,二丫已暗暗地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看看大姐的脸色。

果然,三丫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小说《悠然下东篱》 第013章 这种人,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奇幻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