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君引九泉 > 第三章九泉鬼君

第三章九泉鬼君

上玖殿下 2019-07-02 12:04:42

九万年前我被贬下人间之后,承蒙阎君收留,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留在冥界沉睡了万年,后来一心修炼,终于修了个鬼君的虚衔。听阎君多年后提及,我来冥府的那一年,九曜宫的帝晔大神以身殉劫,魂飞魄散。我虽恨他对我狠心,可彼时得知了那件事,还是闷在九泉衙门哭了两三日。

一场梦醒,我睁着眼看帐顶的夜明珠光辉久久不能再入睡,九万年了,一转眼,阿晔都已经走了九万年了……

“大人,阎君陛下到。”鬼差隔着屏风在外恭敬道。

“阎君。”我猛地坐起身,捞起衣架上的墨袍,旋身穿戴整齐。

此处乃是九泉深处,像他这等尊贵的老人家常居在九泉之上的冥殿,我与阎君上一次见面,至今算一算,已经三个年头了,他今日忽然大驾光临,十有八九,是又来训示我了。

我整理好了衣装,大步迈进了九泉大殿,彼时阎君老人家已在殿中等候,一袭月白色长袍衬得其风姿俊朗,温润如玉,若不是晓得他的身份,还以为他是哪里来的翩翩公子呢。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阎君都活了这般大的年纪了,整日顶着一张容貌不改的脸招摇撞骗,真的好吗?

奈何这些话,我也只能在心中诽谤几句,毕竟,他老人家是我的顶头上司。

我抬臂双手交叠,甚是谦恭有礼地同他俯身道:“下官见过阎君陛下。”

他握着玉骨折扇转身,一袭白衣平添了几分仙风道骨,“啪”的一声合上玉骨折扇,和蔼道:“爱卿不必多礼,起来回话。”

我差些被他口中这爱卿二字给呛住,僵硬地抽了抽唇角,起身咽了口口水,颤巍巍道:“陛下请。”

侍女呈了两盏茶来,我拂袖亲自端了一盏给阎君老人家,淡笑道:“阎君大人今日怎么得空来九泉之下瞧一瞧了,莫不是又有人在您老人家面前告了下官的状?”

阎君慈爱,自从我接任九泉衙门之后,处理的都是冥界最为棘手的案子,其中难免会得罪不少阴官大臣,那些老东西多是看在我品阶太高的份上不敢来找我理论,也因此冥殿隔三差五便会有几份弹劾我的奏折扔过去,看得阎君老人家头大,于是乎,老人家便本着公正无私,大义灭亲的精神,亦是隔几月便来亲自训示我几句,但泰半的时候,他老人家都被我诓着品茶了。放眼整个冥界,唯有我这九泉衙门的茶种最多,纵然阎君老人家日日前来,我也能让他不重样地喝上一年。恰好,这位尊上就喜欢品茶,对我这招投其所好,享受得不亦乐乎。

说起告状,我颓废地扶住脑袋,皱眉自言自语道:“是啊,前几日我方将南方鬼族上君的儿子给判去轮回,该不是他去你那里闹腾了吧?”

阎君大人端着茶盏沉沉一叹,似笑非笑道:“若真是因着他那件事,本君便无须亲自跑一趟九泉衙门了。此次前来,是有大事要同你商量。”

我端着茶的手顿了一顿,挑眉打趣道:“只要不是让我去殉劫,什么事,都好说。”

阎君温润勾唇,瞥了我一眼道:“看来,你还是挺记仇的,都九万年了,你还惦记着当年他废了你的修为,将你打入人间的事情啊。”

“若非师尊与阎君出手相救,白染,早便死在了恶鬼的口中。”我放下茶盏,情绪低落地勉强一笑。

那年我被他打下人间,身子受了重创,元神也几近溃散,遇见了人间恶鬼横行,欲要将我当作食物给吃了。幸好遇上了阎君与那位修为极高的散仙,替我驱散了恶鬼,见我伤得太重,散仙便渡了不少灵力给我。那两年里,他收我为徒,传授了我不少功法,我唤他“师尊”。他待我也甚好,如是亲人一般关怀备至,可惜后来我师尊,云游天下去了,便把我托付给了阎君。

阎君当即应了下来,我虽与他修炼了两年,可之前被帝晔废去所有修为,身子还是很虚弱,阎君不忍让我留在人间受苦,就将我带回幽冥之地养伤,加之后来无师尊在身边给我养着元神,我便只好沉睡万年,好来养伤。

“这些年,你在九泉之下躲着,纵然知道他已经魂飞魄散了,还不愿出去看一看外面。本君知道,你的心里多少是有些怨的,若不然,也不会在短短一万年之间,从一个小仙,飞升为执掌一方的鬼君。小染,有些事,就让它过去,不好吗?”

我灌了一口茶,虚笑道:“好。”抬头看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我问道,“你说的那件大事?”

阎君展扇拧眉道:“是人间的事情。三年前黑白无常查到人间有魂魄的名字无故从生死薄中消失,便私下去查了查,才知道是有人在暗中将那些魂魄给封印了。”

我转着杯子道:“可有查到那人身份?”

“自然查到了,不过便是因着他的身份,本君才不好下手。他并非是妖孽,而是神。”阎君起身在我眼前徘徊道,“本君已经写了折子送上天界,天帝的意思,是让本君动手便好。可前两日黑白无常去人间捉拿他,非但没降服他,反而还被重伤,兹事体大,本君也不好让他人插手,只好同你商议。”

我斟酌了一遍他话中的意思,浅笑道:“你想,将此事交给我处置,而连黑白无常都打不过的人物,我手下的这群阴差也未免能够打得过,所以只有我亲自去人间一趟,方可妥当?”

阎君老人家一个合扇,回身笑眯眯夸我道:“爱卿果然聪明!”

我白了他一眼,不疾不徐地理着墨色广袖,道:“您老人家这几年总是变着法地让我出门,我都知道,左右您是下官的救命恩人,您的话,下官不敢不听。”

阎君老狐狸得逞地笑道:“那本君便放心了。怎么今日,不见谛听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拨着茶面上的茶芽,恣意道:“他,找轮回殿的沉玥少君去人间听小曲儿了。”

谛听这个家伙,整日比谁都闲不住,隔三差五地跑去人间潇洒,时日久了,我倒也习惯了。正好他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些好吃的好玩的,同我讲一讲人间的事情,我在这冥界地府闷了整整九万年,自然也是极为乐意听这些趣事。

晚些时辰谛听赶回九泉衙门,也不晓得打哪听来的消息,得知我要去人间,便巴巴赶来黏我:“听说阎君请你出山去降妖除魔了?稀奇事啊,似乎从本君来九泉衙门开始,你便从未出过冥府,今日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握着一卷书坐在书案前,抬手拂了拂他拎在手中的一枚青玉吊坠,浅浅道:“九泉衙门司冥府重案,我理应亲自前去。”

谛听挑了挑眉,搬了凳子坐在我对面,调侃道:“这整个冥界,判官府判凡人之罪,忘川府司冤魂之案,而那些罪大恶极的神妖鬼魂都被送到你这九泉衙门,小白,你伸手算一算,这九万年来,有几只恶鬼能活着从你这九泉衙门出去?”

我尚有闲情逸致听他说话,掀起一页书,应道:“不必算了,一个也没有。”

谛听一只手搭在案上,指尖有节奏地敲着桌面,“这阎君呢,是你的救命恩人,勉强算得上你半个师尊,而当年他将九泉衙门放心交给你打理,多半也是看在你这天不怕地不怕,好脸色谁都不给的性子,做官么,你定能算个清官,也算个酷吏。来九泉衙门的鬼魂大多十恶不赦,本君帮你算了一下,近三年来你经手的案子拢共三十多桩,其中五人被你折磨了三个月,魂飞魄散,还有十人,不知悔改被你关在大牢中,生生熬了半年之久才让他们魂飞魄散。余下的那些都洗心革面了,现如今留在九泉衙门当差,在你眼皮子底下固然是翻不起大浪。当然本君最佩服的,是那个令影,毕竟你掌权那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个敢跟你叫板的,虽然后来他折服了,还成了你手下的一员大将,但本君还是佩服他。”

整个九泉衙门,能被他看上眼的,就只有令影了。我撂下书,拾起桌案上的茶盏,轻抿了一口。他悠闲自在道:“想当年你才来冥府,还是个小丫头,果然是阎君调教出来的人,区区万年就成了鬼君,现在连本君都不敢招惹你了。不过,你这样凶悍,难道便不怕你那孟饮小郎君知道,吓得落荒而逃吗?”

我手上的动作僵了僵,抬眸看他:“他,最近如何了?”

“不如何,他虽然是个侧君,但往生殿的诸多事物都还是要经手的,本君听小黑小白说过,往生殿的那位上君最近去西海赴他亲戚的宴了,所以,往生殿那边孟饮难免要多操心。不过话说回来,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同他表明你的身份?我可是听说,审判殿的女少君也喜欢他,前几日审判殿的上君可是与他交往甚密。”

我瞥了一眼他八卦的样子,平静地抿了一口茶,道:“再过些时日吧,我相信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在冥界孤身一人时日久了,难免会想有个人陪陪自己。初见孟饮时,是在一百多年前,我得阎君宣召,前去冥殿拜谒阎君,而彼时我无意闯进了他亲手所植的一片月锦花海中。我早早听闻,冥界除却彼岸花之外,旁的仙物大多不好养,甚少能活成一片,一时好奇,便多滞留了几刻钟,正巧便撞见了他。我谎称自己是十方鬼君手下的女官,前来给冥殿送东西的,而他,亦是没有多怀疑,只是站在花海的另一畔,傻傻看我。

也是因着他,我偶尔便会扮作女官与他相见,他也会如约在月锦花海中等着我。这一百年,我渐渐也学着接纳他,渐渐觉得,有些事情,总算放开了。

“你就这样认定他不会为了功名利禄抛却你?你可要明白,这世上,七情六欲是最容易迷惑人的东西。”他亦是覆手变了个杯子出来,提起茶壶自斟了杯,阴阳怪调道:“毕竟,如今像本君这样的好男人,太少了。”

我合上书,淡笑道:“若他真为那些抛弃我,我倒也没什么可伤心的。你不是总说,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吗?”

小说《君引九泉》 第三章 九泉鬼君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引子(一)第二章引子(二)第三章九泉鬼君第四章命里有时终须有第五章孟饮少君第六章救命之恩第七章恩人,你的发髻乱了第八章洗澡捡来的第九章君子报仇,刻不容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