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偏执深情

更新时间:2019-06-18 09:32:14

偏执深情 连载中

偏执深情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沫之茜茜分类:言情主角:陆焰苏浅

主人公叫陆焰苏浅的书名叫《偏执深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沫之茜茜创作的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浅寒假的时候勤工俭学,去教一个高中的学弟,进行一对一的教学。学生乖巧听话又懂事,从不与她惹是生非。苏浅信心十足对他说:“放心,你不懂的,以后我会慢慢教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浅握着手机僵在那里,久久不能动弹。

手机那头也没了声音,若不是听到了清浅的呼吸声,苏浅几乎以为陆焰挂掉了电话。

周围的声音很嘈杂,等了半晌,苏浅勉强憋出了一句话,不确定地问他:“那个早餐……”

“嗯?怎样?”

他的声音还是哑哑的,透着几分蛊惑。

苏浅咬住嘴唇,犹豫了几秒,才开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太瘦了手感不好。”

漫不经心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傲慢。

手感不好??

苏浅先是错愕了几秒,没忍住,脱口而出:“……你说什么手感……”

蓦地想到什么,她的脸颊瞬间爆红爆红,声音也渐渐地低了下去,直至完全消音。

“你说呢?”

他轻飘飘地反问她。

苏浅紧紧攥着手机,垂下眼眸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

周围的声音明明很嘈杂,可她仿佛失去了五感,听不见也说不出话来。

知道他特别喜欢抱着西西,西西的毛色很漂亮,因为精心打理的缘故,毛发也很柔顺,陆焰最喜欢揉西西的小脑袋。

而对她……

即便还没变态到像对西西一样,但是苏浅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做出很出格的事情。

心潮汹涌间,陆焰又开口了。

“苏浅。”

他似乎很喜欢连名带姓地叫她,咬字又重,像是确认什么。

苏浅还晕晕乎乎,听他在那头提醒道:“下午三点,别迟到。”

依旧跟往常一样,毫不留情就挂断了电话。

苏浅回到座位上时,林悠扬正提心吊胆地盯着她,也不知道她接到了谁的电话,脸竟然红成这样。

在林悠扬的印象里,这个女孩子惯常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虽然喜欢笑,可林悠扬总觉得自己看不清楚她的内心。

这会儿见她脸色酡红,明媚的眼睛里水濛濛一片,林悠扬心下微酸,瞧她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整好有同伴过来,林悠扬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

忙碌了一上午,苏浅简单吃了点东西,回到宿舍洗了个澡。

在餐厅**,难免会沾染上油烟味儿,甭说陆焰那个洁癖狂受不了,就连她自个儿也忍受不了这种滋味儿。

陆焰家位于北郊的别墅区,Z大却在东四环,跨越大半个Z城。

苏浅知道他这人挺没耐心的,来不及吹干头发,拿过帽子戴好,便出了门。

转了两趟地铁,一趟公交,才赶到别墅区。

公交站牌距离别墅区还有一段距离,苏浅下了车,拿出手机看了眼,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如果她跑过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她是个行动派,很快便付诸行动。

……

到达他家别墅时,管家森迪招待了她。森迪是中美混血,从陆焰出生起就一直照顾他,陆焰回国后,森迪也跟了过来。

算起来,森迪比汪朝云更像是一个母亲。

“苏,少爷在画室等你。”

画室??

不应该是摄影室吗?

只知道他是个摄影狂魔,却没想到他竟然还会画画。

不及多想,森迪冲她笑笑,带着她去了房间。

“这个。”

森迪递给她一个盒子,苏浅接过来,森迪说:“换衣服吧。”

?

换衣服?又换?

她知道陆焰有个怪癖,拍照时,极讲究场景构造,不巧,她这个大活人,也被当做搭配西西的道具之一。

别看他这人瞧上去冷漠又禁欲,喜欢的却是洛丽塔风格的衣服……

苏浅掂了掂礼盒,一头雾水地进了房间。

房间是套间,外头是化妆室,有两名造型师已经等着了,苏浅跟他们打了招呼,进了内室。

拆掉包装,瞧见里头那件红得妖艳的旗袍,苏浅足足愣了几分钟,才回过神。

明明是很中规中矩的旗袍,大约是颜色的缘故,苏浅总觉得这种颜色过于妖冶了些,一点都不正经。

脸上浮起两抹红晕,苏浅在心底把他骂了几十遍。

“苏,你换好了吗?”

森迪在敲门。

苏浅握着旗袍脸红心跳。

旗袍跟其他不同,对身材要求苛刻,多一分少一分都失了味道。

她试穿时,才发现,旗袍很合身,简直像是量身打造一般。

森迪又敲了敲门,苏浅不便耽搁,匆匆换好了衣服。

换好旗袍,她才发现,这件瞧上去很“正统”的旗袍,貌似……有点短。

“苏?”

“这就来。”

她拉了拉裙摆,深呼吸一口气,僵笑着一张小脸,推开门。

……

陆焰摆好了画具,正蹲在地毯上喂猫,西西喜欢吃小鱼干,从他手里衔过小鱼干,蹲据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

画室温度偏低,旗袍单薄,苏浅进去时,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听到响动,陆焰回头。

眼前的女孩子穿着他亲手挑选的旗袍,一头黑发没扎,散落在腰间。

那天夜里没仔细瞧,这会儿光线充足,陆焰发现,这件旗袍似乎……短了些。也或许是她的线条比例很好,旗袍过膝,露出的两条细腿洁白笔直。

他微微一怔,错愕地盯着她。

他的目光向来专注,也许是黑色瞳仁比较多,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眼神,这么看人的时候,偏偏让人难以承受里头的热度。

苏浅被他盯得不自在极了,别过脸的同时,下意识地去遮**在外的**。

空调的冷气从出风口泊泊而出,苏浅受不住,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

陆焰黑眸微敛,将视线从她身上挪开。

将手里的小鱼干喂给西西,他站了起来。

在家里时,他似乎很喜欢穿短T,红白相间的短T配合着他冷白的皮肤,满满的少年感。

但肌肉线条却很优美,得益于他持之以恒的运动健身。

苏浅觉得自己已经颇为自律了,可这家伙活得简直像个一板一眼的机器人。

明明年纪还很小,不是吗?

撇开这些不谈,他这人明明霸道又傲慢,她一直以为他会喜欢黑色。

可事实似乎不是这样,比起黑色,他偏爱妖艳的红。

果然……

人不可貌相。

苏浅暗自腹诽他。

陆焰已经在她面前站定,见她有些发抖,他直勾勾地注视了她几秒,问:“冷?”

苏浅对上他乌黑的眼睛。

半晌,她默默地点点头。

她这副模样,甚是乖巧,到底是不是真的乖巧,他并不在意。

陆焰定定注视着她,过了会儿,他轻蹙眉头,抱了抱她,“嗯,的确。”

衣服很薄,他身上的热度传递过来,应该是刚洗过澡,伴着沐浴露的清香,苏浅没想到他会抱自己,全身都僵了起来,像一只炸毛的猫咪。

幸而,他很快放开她,转身去调空调的温度。

趁着他去调温度,苏浅打量了一下这间画室。

画室不大,收拾的很干净,性冷淡的北欧风,线条简单,低调中透着奢华,跟他这人的个性倒是搭配。

“抱着西西坐好。”

他指了指沙发。

苏浅弯腰抱住西西,西西亲昵地舔了舔她的掌心,手心痒痒的,苏浅禁不住笑出了声。

一抬头,见他摆好了画架,瞬也不瞬地直视着自己。

苏浅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了。

抱着西西按照他的要求坐好,在他调制颜料时,苏浅问:“画画应该要好久,对吧?”

以往摄影的话,就很快,可画画就没个准头了。

她需要先确定时间。

陆焰闻言,头也没抬,慢条斯理地回她:“不知道。”

“……”

此后,再无交流,他开始认真作画。

他素日里看似对什么都不上心,一副慵懒散漫的模样,但是只要涉及到西西,就会格外的认真。

苏浅发现,他画画时,比之摄影,又要专注几分。

偶尔抬眼瞧她一眼,哦不,也许不是瞧她,而是观察怀里西西的状态。

好像……是有点勾人。

苏浅恍惚地盯着他,倏而跟他眼神交汇,她吓了一跳,忙不迭地低头。

手劲儿有些重了,西西不舒服地叫了一声。

陆焰放下画笔,浓黑的眉微蹙,静静注视着她。

“……不好意思。”

她低声道歉。

他没说话,过了会儿,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淡淡开口:“笑一下。”

苏浅蒙圈地瞪着他,“嗯?什么?”

“甜一点。”

末了,他添了一句。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宠婚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