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她那么勾人
她那么勾人

她那么勾人 明火执仗 著

已完结 傅承兮秦姒 历史虐恋情深玄幻耽美

更新时间:2019-06-03 16:30:25
完结小说《她那么勾人》是明火执仗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傅承兮秦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二那年,软院大佬转来了金融系,全学院都在暗搓搓的等着看戏。以前在系里无往不利的秦大小姐这次终于要栽了,总算有人不吃她那套。男神淡漠疏离,举手投足间满是贵气,往上扑的女生一个接一个,对上赶着贴的秦姒,连正眼都没给过一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其实事后回想,秦姒也很想知道,那天自己到底是哪根弦搭错了。

因为门开了,一身衬衫长裤走进来的,赫然是傅承兮。

一室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他身上,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了正对门坐着、因为惯性猛靠上宗仲南的秦姒。

四周大概静止了一秒,然后喧闹声又起。

本来秦姒以为以傅承兮清冷的性子,他会跟班上同学不熟,毕竟才接触了没几天。

没想到班上好几个人对着他甚是热络,让她感慨,果然学霸和学渣不会是一样的待遇。

只比他早到了没十分钟的卫宛更是殷勤,一副女主人的架势让开旁边的座位,“要不坐这儿吧,我们这儿还有个空位。”

不知道为什么,秦姒感觉自己有点莫名其妙的心虚。

要是放在平常,她关注点一定在傅承兮竟然听了卫宛的建议、直接在她身旁落了座这件事上。

但此时,她竟没顾得上生气,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游戏就在一片起哄声中开始了。

惯常的餐桌纸牌游戏混合了真心话大冒险,从游戏开始,输家基本就秦姒和宗仲南这俩游戏**轮着当。

一开始对着秦姒,大家还顾忌着平时不是很熟,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让她蒙混过关。到后来大家早闹成一片,就有无所顾忌地人大着胆子问了个略带深意的问题。

其实说起来,这个问题放平时问也没什么,因为她自己也不怎么能数清楚,甚至可以一个一个列出来,大家帮着数一数。

但是这时候让她当着傅承兮的面,一个一个数自己有过多少个前男友,这就有点难为她了。

毕竟,那肯定不是个小数目。

她觉得自己的动作都僵住了,男生刚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周围短暂地寂静了一两秒,空气中弥漫着点尴尬。

然后,宗仲南那家伙不愧是她青梅竹马,直接一声起哄带起了气氛,于是一整个包厢尴尬的,就只剩下她了。

她笑得脸都僵住,才轻声咳嗽了声,“其实……也没几个,就……”

在大家翘首以盼中,听她轻轻开口,“记不清了。”

于是,气氛更加热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卫宛,以女生对瓶吹对出事咋办为借口,贴心地替她做了决定——-大冒险。

秦姒内心里其实有点小九九。

她还惦记着之前两局都被轻易放过的事,铁着心觉得他们不可能玩这么大,直到她一个人被推到大家面前,她还觉得表演个节目就混过去了。

直到周围开始起哄“走惯例”、“亲一个”的声音传到耳朵里,秦姒才愣愣地怔在原地。

周围早有男生兴奋地吹起口哨,她悄悄打量了下一旁高脚凳上坐着的傅承兮。

不知道他杯中是水是酒,反正他直接端着喝了一口,而后抬起头看过来,眼神中的意味不清不楚。

骑虎难下,秦姒抿唇,心里想着怎么顺着台阶下。

虽然卫宛肯定没安好心,但她倒是有一件事说对了,那一瓶酒她今天真的喝不下去。

来之前就有点轻微的胃痛,她还吃了片胃药勉强压着,方才一顿饭又吃的杂七杂八,就算平时再海量,这时候也不能不要命啊。

其实不过是当众亲一下,就嘴唇碰碰的事,她以前玩过的更出格的也不少,如果对象是他,那她半推半就也就从了。

如果对象是别人,秦姒感觉自己当着他的面,怕是真会下不去口。

好在卫宛没做绝,顾忌着她是女生,提议了让她自己找人玩。

如此说来,室内气氛更热烈了几个度,男生们彼此笑得心照不宣,对着是否被校花挑上都有点期待、但又觉得不大可能,但打趣起哄一样没少。

宗仲南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她,兀自跟旁边酒瓶底聊得热火朝天,插空还对着一旁几个人科普,“不怕的,她常玩。”

秦姒:???

在一片看好戏的眼神中,秦姒象征性地从两边乱七八糟坐着的同学中穿过,略过一双双带着笑意的眼。

她假装真的在思考挑谁,不时顿足下来犹豫两下,脚下却无声无息地朝着傅承兮方向顺过去。

然后,半晌在大家“果然如此”的神情中,站定到了他面前。

在她往这个方向走的过程中,他并没有看她。

旁边卫宛不知道在跟他说着什么,直到她快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两个人才停下来,傅承兮兀自握着手中的杯子,酒水一饮而尽。

秦姒站到他面前的时候,就闻到了些轻微的酒味。

起哄鼓掌声达到**,音响中回荡着缠绵悱恻的歌声,男人低沉的音调尽数被喧嚷声压下去,气氛热烈非常。

秦姒在等着一个机会。

毕竟总不能让她主动说出来“我能吻你吗”这种话,怎么听怎么像求婚。

她只需要等他抬起头,稍微暗示一下,周围人顺势推波助澜,一般男生都会站起来配合。

毕竟,吃亏的又不是他。

然而那天,秦姒后来回忆着,都有点想不起来,事情是怎么朝着魔幻的方向一路发展过去的。

印象中,大家喧嚷了一两分钟,他都没抬头看她,留着她一个人有些尴尬地站在他面前。

渐渐地周围开始有了些不一样的声音,夹杂着小声交谈,方才卫宛和傅承兮的姿势也被眼尖的人注意到,然后,便开始产生了一些联想。

论明艳动人,大校花秦姒肯定是无人能比,但卫宛呢,也勉强算小家碧玉,成绩良好的乖乖女,那也算是很多男人心中的女神。

傅承兮转系来才几周时间,大家对他的印象基本还停留在成绩上,对着好学生的固有印象,觉得他其实不大可能和秦姒这样的人搅在一起。

因此,气氛渐渐微妙起来,起哄声渐歇,周围的空气里弥漫上一层若有似无的尴尬。

大家出来玩是图的高兴,万一,人家根本不是一对呢,旁边卫宛可还看着呢。

秦姒脸上的表情渐渐挂不住了,他就算是瞎子,这么长时间都该注意到身前站了个人了吧。

摆明了是不准备理会她。

垂落在身侧的手攥紧了又松开,她眼神错错,就在傅承兮终于抬头的一刹那,手指向了一边还在胡吹的宗仲南,“就他吧。”

登时整个包厢内的气氛再次热烈起来。

宗仲南跟年级里大部分人都混的都熟,在男寝楼里还天天各个宿舍乱串,旁边一伙跟他玩的好的吹着口哨就起哄开来。

气氛热烈中,秦姒和宗仲南两个人被推到中央。

宗仲南骂了句“**”,然后衣袖被秦姒手揪住,看着她不像再开玩笑,他试探着问了句,“不是吧,来真的?”

他对着面前比自己矮了将近一个头的秦姒,看着她那张脸,在昏暗不明的灯光下,颇有点阴恻恻的味道。

这表情,不像要亲他,像要他命。

秦姒闭了闭眼,她没看到的是,身后傅承兮手指尖攥紧酒杯的瞬间。

再抬头的时候,她已经是一脸坦然的神情,扬起一张明艳的小脸,凑到他眼前,“能不能快点。”

宗仲南在心里连骂了三遍**之后,看向一侧高脚凳边的傅承兮。

怎么剧情有点不对,等等,他是怎么被突然拖下水的?刚才聊得太过投入,他根本没印象。

他跟傅承兮视线在空中相撞,然后其中一人,默默错开了眼。

**,才这么两天,秦姒就厌倦了这个新欢吗?

他一脸苦恼地按了按面前小女人的肩膀,低声问她,“你确定?”

他可看到周围几个跟他闹得多的男生,都拿出手机在拍了,这视频传出去,他俩不是也是了。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秦姒几乎想踢他一脚,勉强压制住这股欲望,她咬了咬牙,“别废话行吗。”

……

蜻蜓点水的一下,在周围起哄声中落下,其实嘴唇有没有挨到秦姒都没感觉到。

反正宗仲南那家伙刚碰到她,就跟触电似的弹开了,一并弹开的,还有他扶住她腰的手。

背对着围观群众,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游戏继续。

之后的尺度越玩越开,最后班里的一对情侣还被迫着来了个当众湿吻。

秦姒倒一反常态提不起什么兴致了,都是她们以前玩剩下的路数,大家又没那么熟,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多看两眼的人。

思及此处,她眉眼暗淡下去。

方才的尴尬一幕早被人抛之脑后,有人唱了歌、有人喝了酒,一场聚会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钟头。

秦姒不饮自醉,她彻底跟一边宗仲南和俩女生一个男生闹成一片,连着宋慕时走过来加入都来者不拒,仿佛梁山好汉一般,一副“来了都是兄弟”的派头。

室内温度高,身上的外套早不知道丢到了哪里,连着走光都没怎么注意。

直到,电话**响起,她朝着边上笑成团的几个人示意了下,起身往走廊末尾走。

身后的喧闹声渐渐消散,许妍在电话那端的声音清晰起来,她好像有点轻微的感冒,在电话里问她现在在哪儿。

秦姒看了眼走廊那一侧紧闭的包厢门,靠上墙壁,“在外面跟同学聚会啊,你找我有事么?”

许妍咳嗽了两声,“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今晚在哪儿住。”

走廊里有点凉,出来时匆忙只顾上外套披在肩上,此时她一只手把袖子穿进去,一边回着她:

“我应该是去渤海路的公寓啊,你知道我也不想回家,估计下周学校浴室修好,我就直接搬回学校住了。”

“哦,”许妍在那边轻嗯了声,然后沉默半晌,“我今晚想去跟着你住,行不行?”

秦姒有点为难,“那你等我这边散了打车去接你?但我回去估计就晚了。”

“没事,我自己可以先过去,随便找个地儿吃点饭,大概就到时间了。”

“你还没吃饭啊。”秦姒只顾得问上一句,对方嗯了声,然后说了句到家聊,匆忙挂了手机。

她疑惑地拧眉想着许妍这是出了什么事,一转身,就撞上了一个人。

本来就有点走神,走廊昏暗,她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抬头,然后就直直撞进傅承兮低垂下来的眼。

他眼神带了点审视,落在她身上,深邃晦暗。

秦姒瞬间没了好脾气,看都不看他,声音也冷下来了几个度,低声说了声“借过”,就想绕开他,直接错身过去。

脚下是松软的地毯,她鞋跟深深陷进去,走的又急。

几乎要与他擦肩而过时,胳膊突然被拽住,脚下的动作还来不及收回,身子直直朝前扑去。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