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危情女教师

更新时间:2019-06-01 14:42:16

危情女教师 已完结

危情女教师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金汤米分类:都市主角:董林洁胡从容

热门小说《危情女教师》是金汤米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主角董林洁胡从容,内容主要讲述:她是我暗恋过的女神老师。再重逢时,我的女友却出轨于她的富豪丈夫。于是,被绿的我们开始了一场绝地反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满腹心事回到宿舍,肖小虎照例不在。我坐在床边发呆,甚至愿意这小子干脆就别回来。省得夜半更深打扰我的休息。我这个人睡眠比较轻,一被惊醒之后就难以入睡。
  
  肖小虎这小子不回来,也可能真和蛇精脸在热恋了。这些人的私生活,听闻都是不那么严谨的。
  
  想起那张脸,我就想起动画片《葫芦娃》里的蛇精。对这样脸型的女孩,我没有一点好感。我甚至怀疑胡清爽的脸整过容。而肖小虎这种人却趋之若鹜,想见到了珍珠宝贝。看来我这农村娃的审美观念,确实是落伍不少啊。
  
  听听胡清爽的名字,我又笑起来。看来胡老板和我爸一样,对自己的姓氏不那么敏感。胡清爽,字面意思不就是胡乱清爽嘛。呵呵,她胡乱清爽;而我,胡乱从容。
  
  一想到这个含义,我在黑暗中居然笑出声来。
  
  次日吃过午饭,我拿着饭盒回到公寓。如今大学里的饭食和我们那时比,直接不同日而语。已经没有一点民工食堂的味道了。
  
  等我爬到二楼一打开门,却听到里面传来说笑声。
  
  我硬着头皮往里一走,看到两男两女坐在一起,说笑的不亦乐乎。其中一个男的是肖小虎,两个女孩则是胡清爽和菲菲。他们见到我回来,都下意识安静了一下。随即又开始说笑。
  
  我心中恼怒着,却不敢发作。对于胡老板的这个女儿,我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反正没人介绍过,我装不认识就是。没想到他们居然闹到这里来了。比起他们家的别墅来,这里就是小旅馆的标准间。有什么可看的呢?
  
  我放下饭盒,正想再出去,肖小虎从我床头站起来说:“胡哥,你别走。我们一会就出去了。不会打扰你午睡。”
  
  我哭笑不得,只好坐在那个陌生男孩身边。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胡清爽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嬉笑不止。
  
  肖小虎并没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他们继续旁若无人地聊天。但直觉告诉我,胡清爽也并没有刻意敌视我。或者她的眼里就拾不进我这号人物吧。
  
  坐了一会儿,我的心慢慢放松下来。他们的谈话似乎是围绕着一个什么乐队,我靠墙边坐着,顺手拿起一本书乱翻。
  
  这场面无疑是尴尬的,过了不久肖小虎就把众人送走了。我顿时就透出一口气来。本来这些人与我不相干,但是里面的胡清爽却是老板之女。看样子,肖小虎似乎没有把我的真实身份说出去。不然的话,胡清爽这种费油的灯是不会无所表示的。
  
  自始至终,除了进门时的惊鸿一瞥,我能看到的就是胡清爽精细的小腿和罗马式的皮凉鞋。这种圆规似的瘦身大长腿,是某种审美潮流的象征。
  
  肖小虎送客回来,只问了问上午上课的情况,他说:“胡哥,晚上我抄抄你笔记。昨天晚上喝大了,又下雨,不敢再回来。”
  
  我的心里说:你最好一直别回来。这样我就能自己享受这个空间。但是我嘴里却说的是关心的话。
  
  “老弟,这虽然是培训,你最好少旷课。笔记可以抄,但是课程没听的话,是经不住盘问的。”
  
  肖小虎红了红脸,点头答应下来。
  
  看着肖小虎讪讪的样子,我有点过意不去。就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弟,我没有别的意思。是为了你好。”我解释说。
  
  肖小虎不以为然地一笑:“其实,读书多的人不见得就成功。像我爸初中都没毕业,手下的博士硕士比比皆是,就别说什么一般本科了。为人处世,看的是人品和头脑,不是学历。”
  
  话不投机了,我只好笑笑点点头,不再说别的。过了好一会儿,大约屋里的气氛有些僵硬,肖小虎咳嗽了一声说:“胡哥,你刚才说得也对,有学历总是好的。”
  
  我没有再多说此事,就换了话题说:“小虎,是不是你的朋友们都不用上班?”
  
  肖小虎一笑:“怎么不上班呢。不过他们想去就去,不想去可以不去。”
  
  “真好,人和人真的不能比。像我,如果不是认真学习,回去老板问出破绽,我就会前途不妙。”我忽然想起了肖小虎和胡清爽的关系,更觉得还是搞好关系最好。人在社会上生存,人脉也是很重要的。
  
  “是啊,我要是你,我也不敢造次。我不是不懂事,而是觉得我们这种人,不年少轻狂一下,以后会后悔的。不是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是吧?”肖小虎笑嘻嘻地说。
  
  肖小虎的话让我听出了某种深度。生于豪富之家,不年少轻狂一下不是很亏么?我知道我是没有这样机会的。安分守己是最安全的。儿女平安,正是老家的父母所希望。
  
  “小虎,你对象她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我问道。
  
  “我对象?奥,你说清爽啊?没有,我告诉她这个干什么?弄得她到这里来的话,你们尴尬。主要是我不想给你太多压力。还是难得糊涂的好。”
  
  肖小虎的这番心计,让我心生感激。一旦胡清爽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最后的那点自尊也将荡然无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其实谁没有几个朋友呢?
  
  我刚才的愠怒,多半是出于对富家子弟造次来访的反感。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因为某种难言的嫉妒才这样。人家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而我则面临着人生的巨大危机,如履薄冰。相比这下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从前的时候,对富二代这个群体我没有交集。只能远远地看看人家的跑车呼啸来去。出于心理平衡的需要,我总是在不知觉中放大他们的负面形象。
  
  “胡清爽在干什么,我好像在公司没有见过她。”我好奇地问道。
  
  “她啊,自己开了个美容院。和你们老板关系不大好。你们胡总那个人,呵呵,你摸摸自己脸上的旧伤,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料了。”肖小虎言简意赅地说。
  
  我看看肖小虎的白头发,会意地笑了。此后我们又说起别的。种种迹象表明,胡总和李小贞的事儿应该是确凿无疑了。有什么奇怪呢?现在连郭蓉都红杏出墙。
  
  难道这个社会,真到了为了利益男盗女娼的地步?
  
  我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脸颊,愤世嫉俗。我想和肖小虎说,以后尽量别带胡清爽到这里来。可是我只动了动嘴巴,却什么都没说。我不能叫人觉得像个饶舌妇。对这些人,还是敬而远之得好。
  
  两天后的下午,肖小虎又出去潇洒了。现在对他的一应活动,我不再有劝阻的想法。中国就是个讲究特权的国家,富二代也就有旷课的特权。我呢,只要把课堂笔记借给他抄写就是了。
  
  少管闲事从来都是明哲保身之举。我最怕的是他夜半归来吵醒我。即便真的如此,我只能隐忍。在人家的眼里我算什么呢。
  
  我要去食堂吃饭,在回宿舍拿饭碗的路上,忽然接到了宋良堃的电话。
  
  “喂,从容,听说你到理工大学回炉了?重回校园的感觉怎么样?”宋良堃笑道。
  
  “还好吧。这是公司行为,我别无选择。”我有些不无聊赖。
  
  “我就在理工大学附近,过去找你玩玩,方便吗?也有日子没见了。”宋良堃电话里的语气充满真诚,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大约半小时之后,我在学校的南门等来了宋良堃。多时不见,这小子的精神面貌似乎很好。我们还装模作样地握了握手。
  
  “说吧,到食堂内部餐厅,还是到外面吃?”我打量着宋良堃油亮的背头,自己的满腹心事却不敢露出半句。
  
  “街上吃吧,学校里不方便说话。”宋良堃抹了抹头发说。
  
  于是我们就在附近街上找了一个连锁快餐吃饭。虽然我的心思不能说,但是同学久别重逢,还是让人高兴的。燕京是个大城市,即便我和宋良堃关系很铁,也基本是电话联系着。他是我在这里最信任的朋友了。
  
  点了三个小菜,一人一碗牛肉拉面,开吃。
  
  我们坐在一个相对私密的临街角落里,能看玻璃窗外人来人往的风景。这里附近有几所大学,时而有靓丽女生街上冷艳走过。
  
  “行了,老胡,别看了。你家的郭蓉还看不够?那可是在被窝里看的,玉体横陈,一览无余。不比这里隔靴搔痒好?”
  
  看我看美女,宋良堃开口打趣。其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过是下意识地看看而已。我不知道,宋良堃是如何听说我来大学回炉的。我们公司里除了我,他不认识其他人。
  
  我讪讪地把目光收回来,本想嬉皮笑脸调侃几句,可联想到自己的处境,又没有那个兴致了。宋良奎开我的玩笑,我从没有恼过。当初,郭蓉和前男友分手跟了我。宋良堃曾为我挡过争风吃醋的拳脚,真正的患难之交。
  
  应该说,我并不是个内向沉默的人。平常心情好了,也是喜欢说笑的。也不介意别人的玩笑。劳累之余穷开心一下。
  
  “阿堃,你是怎么知道我到理工大学的?”等饭的时候,我问道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现代小说
  3. 科幻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