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妖孽鬼夫

更新时间:2019-05-31 14:55:21

妖孽鬼夫 已完结

妖孽鬼夫

来源:腾文作者:水月月分类:灵异主角:曲念南宫烈

主角是曲念南宫烈的小说叫做《妖孽鬼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水月月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从参加了一场乔家寨的祭拜月神仪式后,我惹上了一只黑腹霸道又喜欢动手动脚的大鬼王。这时候,接迭而来的诡异事情接连发生,黑暗中阴灵蛰伏窥视,对我虎视眈眈。大鬼王借机把我吃光摸净还安慰我,娘子莫怕,万鬼敢挡道,本王定把他们灭成渣渣。 我呸!本姑娘可是法医学院的高材生,我先把你的真身找到,用手术刀切成渣,看你还敢夜夜来缠?他却死不要脸,娘子,再不乖乖听话,等本王把你肚子搞大,看你还往哪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东头的廖疯子,前几年就杀过一个外乡人。”“不过你放心,现在他已经被村里的男丁们给控制住了,只等着警察来取证。”乔诚说。

我蓦地一阵晕眩,蔡蓉的死绝不简单,这一点我们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她即不是那种会选择用上吊来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更不会在死之前,还将自各的手腕割开脚筋给挑断。

但我也万没想到的是,乔诚居然说凶手有可能是个疯子。

看我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乔诚急道:“小念,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头:“既然廖疯子曾经有过这种可怕的举动,你们怎么不做好防范措施呢?”

“有,你也知道现在精神病人杀人都不犯法的,所以他犯了那件事后,就一直被家里人锁在一间小屋子里,这样一来村民们也不好干涉,谁知道那廖疯子昨天晚上居然跑了出来,要不是昨天去找蔡蓉的村民遇到给逮住,还不知道最后又出什么幺蛾子来。”乔诚深深的吸了口气:“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蔡蓉的爸妈交待了。”

后来乔诚又说了些不痛不痒的抱歉之类的话。

而我却愣在这个残酷的现实面前,一时无言以对。

……

大约下午三点多钟后,村长带着警察回寨了,一共来了五个警察,一脸严肃的做着现场取证和分析,也只到这时候,蔡蓉的尸体才得到了她应有的尊重被放了下来。

宿舍里的其他小姐妹们都不敢去看,只有我和苏妙去到了现场。

只见乔诚的大伯拿了条红色的毯子盖到蔡蓉身上,首先一定是得盖住她的脸,因为那双往外鼓着的眼睛更不能暴晒在阳光下,而我留意到当毯子盖下去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吊在树上太久所以肌肉放松下来起的反应,还是另一些不可解说的原因,我看到蔡蓉的眼角处像是有一滴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当下心里一悚,看了看在场的人,好像没有一个人留意到这一幕。

地上那滩从蔡蓉四肢上滴出来的血在太阳光的灼烤下,飘出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儿,站了不一会儿苏妙就扭头跑到远处干呕去了,我却因为自小跟着宽爷去给人做法事赚些外块的原因,虽说还会害怕,但要比她能适应一些。

蓦就在这时候有人吼了一声:“廖疯子来了!”

不一会儿,就看到村子尾处的小道上,有几个村民壮汉押着一个浑身肮脏,头发像鸡窝似的干瘦男人,想必就是他们嘴里所说的廖疯子了。

只见廖疯子被村民们用一根麻绳五花大绑着,嘴里还塞着块脏兮兮的抹布以防他咬人,廖疯子的脸黑得像煤球似的,还离着两三米的地方,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酸臭味儿。

而走近后,却又嘻嘻地朝着每一个人笑着,尤其是看到躺在地上的蔡蓉时,他笑得更放肆了,嘴里发出一种呜咽似的低吼声。

苏妙小声问我:“这是谁?”

“廖疯子,听乔诚说村民们怀疑就是他对蔡蓉下的手。”

“什么?”

苏妙和我一样的震惊,没错,蔡蓉已经死了,可我们都希望她死得有尊严些,而不是被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给杀死。

我小声道:“只是猜测,还得看警察的调查结果。”

这时一名警官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村长便把他们的大至意思说了一下,说怀疑廖疯子就是杀人凶手。

那警官立刻脸一沉:“胡闹,凶手怎么可能用猜来决定,那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把他嘴里的布给取了,我有话问他。”

村民们不敢多言,只好把寥疯子嘴里的布条取了。

谁知警官发现自己的一切好心都是徒劳,因为跟廖子根本就无法正常的对话,只有一点,他在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警官问题的时候,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我身上飘。

我怔。

为什么这样,要说漂亮,我身边站着的苏妙更有女人味儿,可这疯子怎么总往我身上瞧。

乔诚大概也看出端倪来,他自各就往前迈了一步,不动声色的将我挡在身后,并小声说:“别怕,这王八蛋有时候是色疯,看哪个女人都说是他的老婆。”

瞬间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谁想就在这时候,廖疯子蓦地说出了一句口齿很清楚,表达很明确的话:“我知道是谁杀了这个女人。”

众人一怔:“……”

那警官也没想到廖疯子突然能说句正常话吧,愣了一下之后问道:“谁?”

“她,就是她,那个女孩杀了她。”

我没看错吧,廖疯子的手居然指着乔诚,而很明显乔诚不是那个女孩,他身后的我才是那个女孩,顿时间所有村民的眼光都齐刷刷看到我身上,就连乔诚也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才扭头破口大骂:“廖疯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就是这个女孩杀了那个女孩,我亲自看到,要是我说谎,让月神大人收了我。”廖疯子道:“哈哈,昨天晚上祭拜月神,新娘子们藏了一个小时,那段时间里你们一个个都在这里祭拜,只有我四处晃悠,所以我看到了一切,哈哈,就是女孩杀人,女孩把另一个女孩拖到树下,再用绳子勒她的脖子。”

得,这下看热闹的村民们小声哗然着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而我却大脑一片空白,只听身边的苏妙破口骂了几句疯子,乔诚更是没忍住,冲上去就朝着廖疯子脸上甩了两拳。

顿时只见廖疯子那黑煤球似的脸上流出两管鼻血,一下子人群大乱起来,有拉乔诚的,有劝苏妙的,那几个壮汉却用了蛮力将想要反抗的廖疯子给摁到了地上。

这一切混乱只到警官的一声大吼才安静下来,之后我便被两名警官带到了村公所的一间办公室里,用他们的话来说,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而这整个过程,我都是哑口无言,不敢置信的。

就这样我在那间办公室里整整被关了两个小时,没有警察问口供,也没有村民敢靠近,我由昨天晚上扮新娘时是婶子们最想要抢到手装扮的姑娘,到一夜之后变得像瘟疫似的大家都能躲侧躲,生怕惹祸上身。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无奈。

只到乔诚给我送吃的喝的来,透露说警察现在很忙,因为全村的人都得做口供,所以才会把我给凉到一边,并让我别担心,疯子说的话别当真。

就这样一直熬到太阳落山,一直到我恨不得用蛮力一脚踹开门出去的时候,终于有警察来录口供了。

是先前那个领头的,面相最严肃的警察。

但当他走进来的时候,我又恨不得他没有进来,那怕让我再继续这样煎熬下去也成,因为就在这位严肃的警官身后,像是有一团烟雾似的,恍恍忽忽的黑影,就那样像个巨大的寄生虫似的吸附在他的背上。

当然他是看不到的,但感觉是有,警官坐到我对面之后,扭着脖子松了松肩膀,这才先公式化的问了我的名字,性别和年龄,然后才问我:“当时祭拜仪式开始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和其他女孩一样被装在箱子里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后来呢?”

“后来就一直等待,等着他们来找到我。”

“一直没有从箱子里出来?”

“没有。”

正当我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冷不丁脖子上一凉,耳轮上便有一股凉凉的风轻抚着:“娘子,为何不告诉他那时你正在跟为夫颠鸾倒凤呢?”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科幻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