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鸿途天骄

更新时间:2019-05-23 17:02:26

鸿途天骄 已完结

鸿途天骄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锄禾日当午分类:都市主角:马东李琳

《鸿途天骄》是由作者锄禾日当午著作的职场风云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鸿途天骄》精彩节选:大黄狗好像听懂了话,喉咙里轻轻地发出一声“呜嗷”,趴了下来,把头埋在两腿之间。 “哟呵,好个狗东西,能懂人话啊。”半大小伙子自笑着,话音未落,抬手“啪”一声猛地打在胳膊上,骂道:“他娘的,这荒郊野外蚊子可真多。”说完,蹲下来摸了摸大黄狗的头,“阿黄,好好看着家啊,我到村里买盒蚊香去。” 半大小伙子,叫马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们这会一听,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杨慧英满脸通红。幸亏范大伟及时站出来说话,制止了大家的嘻笑,要不杨慧英还真下不了台。

马东见自己说错了话给杨慧英带来尴尬,也很难为情,正好喝啤酒憋了一大泡尿,便起身离开酒桌,到茅厕去撒尿。

尿很急,还没走到茅厕马东就解开了裤腰带,没想到刚半个身子,里面就传出“啊”地一声大叫。

范小冰正在里面解手呢。

“死马东,上茅厕也不吭声!”范小冰惊得半蹲起身子,涨红着脸说。

马东更是一惊,愣了下后忙扭过头,连连摆手,“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你还不出去,傻站着干啥?”范小冰想发作,却又不敢大声。

“好好好,我出去,出去。”马东慌忙转身退了出去。他惊出一身冷汗,**辣的太阳照在身上,可还感觉冰冷冷的。

屋里头的人都在吆吆喝喝地喝酒,没太在意院子里发生了什么。马东耷拉着脑袋跑到外面猪圈旁把尿撒了,慌慌地走回屋里坐下,他怕小冰找他算帐。不过还好,回到酒桌上的小冰和同学依旧有说有笑,好像啥也没发生。

马东摸了摸心口,舒了口气。

妇女桌子上酒席结束的早,马东猛一口把白酒喝了,也跟着起来,向范大伟道了谢,说要果园干活了,然后便往院外走去。刚走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小冰攥着拳头追了上来。

“小冰你干嘛?”马东回过身来警觉地问。

“到大门外,有话跟你说。”小冰皱着眉毛撇着嘴。

马东跟小冰出院子,小冰摆出一副极其恶心的样子,“马东,你那儿真是丑得要死过去了!”说完,颠着小**跑回了院子。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的马东,眨巴着眼睛没说出什么,他是在搞不懂范小冰是啥意思。

回到果园,马东感觉挺晕乎,那一大杯白酒喝得太冲,上头。

脱鞋上床赶紧歇歇。

躺下没五分钟,门口的大黄狗“汪汪”地狂叫起来。马东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地爬下床,他得防备着有人偷瓜果。不过走到门口一看,眼珠子差点惊掉,是村长的女人张翠翠来了。

马东一拍脑门,中午在支书家喝酒咋把这事给忘了,张翠翠说今天要来的!

“表婶!”马东欢呼着迎了上去。

“别叫唤,给人看到了不好。”张翠翠四处瞅瞅,小声说。

“嘿嘿,看来你不是来买苹果的嘛!”马东趁着酒劲,说道:“大中午的咋来了,不等太阳落落的?”

“大中午不也没人嘛。”张翠翠闪身进了院子。

这会马东的胆子特大,想到了那本满是省略号书的情节,伸手就去捞张翠翠。

“小东西,真猴急。”张翠翠挡开马东的胳膊,往堂屋里走。

进了屋门,马东要帮张翠翠解扣子,“天这么热,脱了多凉快。”

张翠翠并不躲避,反手摸了马东一把,“装腔作势,连个反应都没有。”

马东自己试了一下,还真是的,跟个蔫茄子似的,也感到很纳闷。

就在这时,猛听得院子里一声叫唤,“马东!”

这一声叫喊,吓得张翠翠脸色一变。

“别怕,是山娃子。”马东伸着脖子看了下。

“兔崽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这个时候。”张翠翠急忙走到门外,假装对马东说道:“价钱谈好了不能变啊,改天再来买你们家苹果。”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山娃子睁着个大眼,看张翠翠跑走后问马东,“张婶来干啥的?”

“她不是说了嘛,来买苹果的,先谈个价。”马东不想和山娃子说这事,随即就拿出一副训斥的口气,“山娃子,你他娘的咋跟鬼似的,进来也没个声音,阿黄竟然也不咬你!”

山娃子笑着指指外面,“我把阿花给带来了,它可会替我开道呢!”

马东一看,阿花正在门旁跟阿黄玩得欢呢,“好你个山娃子,还真把阿花给带来了啊!”

“上午不是你说的么,这样我进来时阿黄就不叫唤了。”山娃子得意地笑了,“还真是灵验。”

马东被坏了好事,气得一哼,“你来干嘛呢?”

“挖水沟啊,有瓜有果的,不来才傻呢!”山娃子一副自得的样子。

马东这才寻思过来,还有挖水沟一事,忙道:“行,就照上午那样继续挖,挖完了园里的地里的瓜果随你挑就是,想吃啥摘啥!”

“好咧!”山娃子说完,到院子里拿了铁锹就走

马东回到屋子里,懊恼之余又很迷惑,刚才面对张翠翠咋就没反应?平时可不是这样。

越想越有点不对劲,马东坐到床上叹了口气,“**,别不是中午那阵子,给小冰吓痿喽。”

话一出口,马东自己也吓了一跳,赶紧从席子底下摸出那本已经翻软了的省略号书,以前只要一看立刻就有变化。

一页、两页、三页……十几页下去了,依旧风平浪静。

怎么就不中用了?恐慌中,马东昏昏睡去,直到山娃子来把他喊醒,两个人一起回村。

到了家,马和平瞅见马东闷头不说话,问是不是谁欺负他了。马东说没有。马和平又问是不是中午在支书家喝酒和谁闹矛盾了。马东还说没有。

“这孩子,咋就蔫了呢?”马和平摸着下巴,犯了愁。

“该不会是一个人睡果园子里,被鬼缠了身?”秦晓玲咂嘴琢磨着。

“瞎扯什么你,哪里来得鬼?”马和平眼睛咕噜一转,附在秦晓玲耳朵上说,“是不是这小子想女人了?”

秦晓玲一听头一点,“我看八成是。”

马和平歪头琢磨了下,“那要不赶紧张罗张罗,给他找媳妇咋地?”

“再怎么说也得等等,刚十八呢,还小。”秦晓玲说道,“要不托个熟人啥的,把他弄到外地打打工,开开眼长长见识,兴许就不想女人了。”

“还开他眼界呢,这臭小子啥不懂,他开你眼界还差不多。”马和平说完,随即又点了点头,“嗯,那样也好,出外能挣钱,没准还能拐个媳妇回来,还能省下不少彩礼呢。”

“美得你,赶紧吃饭吧,这事慢慢来,不着急。”秦晓玲说着进了灶堂,开始拾掇饭菜。

马和平走到墙角,小心翼翼地从泥瓦缸里逮出一条旱鳝鱼。马东在身后冷不丁叫了声干爹,把他还吓了一小跳,“干啥啊?”

“今晚我也要吃旱鳝鱼!”马东的口气不容妥协。

马和平身子一直,“你小孩子吃那玩意干啥,我还指望着它今晚干大活呢。”

“那不管,反正我也要吃。”马东把头歪向一边,很倔强。

“要吃就给他吃点呗,又药不死人。”秦晓玲走了过来,接了旱鳝鱼准备宰杀下锅,“你就少吃几块是了。”

“我少吃点没什么,到时你可别不买账啊!”马和平笑着威胁秦晓玲。

“瞧你,又来了是不?”秦晓玲没好气地说,“今晚随你。”

马和平一听,顿时松快了许多,对马东道:“东子,行了,那旱鳝鱼咱俩分着吃。”

马东脸上这才有了点笑容,几大步走进正屋,坐在桌边拿起筷子,就等秦晓玲把做熟的旱鳝鱼端上来。

开饭了,一盘鳝鱼段子,马东和马和平几乎是抢着吃完的。

马和平放下筷子歇了一阵,喜滋滋地说:“东子,我比你多吃一段。”

马东不服气,端起盘子咕噜一声把汤也喝了下去,而后宁娃似地看着马和平,“干爹,我把汤喝了,也不比你少。”

马和平一愣,气呼呼地说道:“你这小子,还没怎么地就跟老子抢食了!”

马东也不答话,他有自己的心事,闷头吃了两张饼,喝了两碗稀饭就到果园去。

到了果园屋子,马东跳上床坐着,眼巴巴地看着下面,希望能在旱鳝鱼的作用下正常起来。

看了老半天,脖子都酸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起色,一点都不争气。马东头向后一仰,直挺挺地摔倒躺着,不断捶打着柴席子,“他娘的,什么旱鳝鱼,管个鸟用!娘啊,这看怎么办,我不是男人啦——”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说啥,你不是男人?”

马东一惊,稳了稳神才看清楚,原来是干爹马和平。

“干爹,你又和干妈干仗,被赶了过来?”马东问。

“谁又和你干妈干仗了,我嫌力气没处用是不?”马和平一直脖子,提高了嗓音。

“那你怎这么晚又来了?”

“我不是来看看你嘛,今天你没精打采的,怕你有啥事想不开。”马和平进了门,裹了卷旱烟。

“你真没和干妈干仗?”马东又问。

“你这孩子,咒我不安生是不?”马和平抬脚踢了马东**一下。

“那晚上不回去了?”马东专注地问。

“回,等会再回去!”马和平一脸豪气,语调显得很霸道。

“干爹,这么说那旱鳝鱼是真管用了?”马东忽闪的眼睛问,“还要来第二次?”

“那当然!”马和平很神气,不过马上脖子一歪,训斥起来,“臭兔崽子,你问这干嘛!你心思整天都想啥了?”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游戏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