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

更新时间:2019-05-22 17:12:30

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 连载中

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

来源:微阅云作者:雁字回时分类:言情主角:南程月战靳枭

主角叫南程月战靳枭的书名叫《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雁字回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老公是一个眼瞎腿残,面貌丑陋,还不能人道的男人,肿么破?南程月的答案是:宠!掏心掏肺的宠!谁让老公大人曾是她心里的白月光呢?她上斗觊觎她老公家产的叔叔兄弟,下战眼红她少夫人身份的白莲绿茶,还帮老公豢养一大帮的花美男,贤妻做起来连自己都怕!可某一天,老公摘下了墨镜,丢弃了轮椅,一步步将她逼至双人床,俊脸无暇,熟悉得令她大声尖叫。“啊!你!竟然是你这个大色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战家,并不像南家那样位于象征富豪的圈子,而是在海面区域上建筑起欧式城堡般的庞大建筑,连绵恢弘,像是在海上的一个小岛,独占鳌头。

以前南程月只在报纸上,留意到过战家的一角远景,毕竟战家的绯闻,不是敢轻易报道的,内部争斗更是没有丝毫的泄露,战家,就是个神秘而强大的存在。

南程月第一次来战家,内心却已经不再那么紧张了,战老爷子那关都过了,其他的,她便仗着初出牛犊,无所畏惧了!

可是没想到,她斗志满满,却没见到战家的其他人,直接在战靳枭的宾利车上通往战靳枭的单独别墅,每一座别墅远看相连,却各有其道,并不相通。

南程月不敢放松警惕,来不及欣赏这别墅的价值连城,夜景的美轮美奂,小声问战靳枭,“战哥哥,你这里的保镖都是你二叔给你的吗?我昨天在医院看到,爷爷身边……啊!”

她还没说完,忽然就被轮椅上的男人一把勾住腰身,扯入了他胸膛宽大的怀中,他薄唇轻勾,笑意淡淡,“吃海鲜,怎么样?”

南程月被迫坐在他腿上,生怕压坏了他急忙爬起来,知道他忽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别有深意,所以也警惕的四处看了看,随意点头,“好啊。”

战靳枭透过墨镜,看着明显防备跟演无间道似的女孩,头疼了几秒,说:“唐擎,带月小姐熟悉环境,阿威,推我回房。”

阿威,就是战靳枭身边时常跟着的保镖之一,也是昨天在医院接到唐擎电话,通知战靳枭和慕倾风那个。

南程月目光不善的审视他一眼,拒绝道:“不,阿威,你来带我!可以吗战哥哥?”

战靳枭再度无语,“随你。”

战靳枭带着唐擎走了,南程月就带着阿威到处溜达,每一个旮旯角落都不放过,竟然都没找到有摄像头这东西的存在。

啧,不应该啊,连南家都有好几个监控器呢,不过这里到处都是保镖守着,比监控器还严密,难怪战哥哥会打断她说话了。

她看了一圈,明确了大概情况后,这才抽出时间又拿出手机给柯缘缘聊天,发语音:“敢吃我的红烧牛肉!明天我揍你啊!明天我一早就去看外婆。”

她突然觉得庆幸,好在她有提前叫周阿姨的老公,也一起去外婆那边,一起照顾外婆,否则周阿姨一个人,她还真不放心。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想到今早怪异的南燕妮,还有一大早就不见人的刘美娟,她使劲的咬手指,很气,很闷!

柯缘缘给她说的,柯爸爸是在买菜的时候被啤酒肚那群人带走了,然后找到柯妈妈,给了柯妈妈药,要柯妈妈拿南程月来换,要报警就砍掉柯爸爸的手。

警察抓了那伙人,要他们交代幕后指使,他们却说是通过网上交易,一个专门做这种下三滥交易的聊天群,给他们做交易的,是个匿名用户,还是个黑客高手,追踪艰难。

为了弄得她身败名裂,对方可真是不惜下血本啊,连黑客高手都请了!是谁这么恨她,这么想害她,南程月心里跟明镜似的。

她好后悔啊,她怎么就没想到请个私家侦探,一直跟着刘美娟呢?她就不信抓不到她的把柄!

这样想着,她就问起柯缘缘这件事,可柯缘缘这种只知道潮流和美食的大学生,并不了解这个,便上网搜索。

身边一声隐忍的咳嗽,阿威忍不住提醒,“这上面大多都是骗人的,而且现在的私家侦探,不靠谱。”

南程月:“……你偷窥我手机?说!你有什么图谋?是不是想趁我不注意给我一刀?你这种人留不得啊!”

阿威:“……月小姐,是你拿到我眼前的。”

是的,就是南程月自己故意在他面前晃的,就是想要测试他,也是故意这样说,正好找这个理由,将战哥哥身边的危险炸弹送走一个。

可是,当南程月正气凛然的领着阿威到房里,对在客厅沙发上听新闻的战靳枭告状时,战靳枭却淡淡说:“阿威从小就跟着我,别胡闹,去洗手吃饭。”

南程月噎住了,这一句明显就指她的地位比不上阿威,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在她心里,的确是这样。

她要是从小就保护战哥哥,战哥哥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都是刘美娟,害得她妈妈自杀,害她离开南家,害她跟战哥哥一分开就是这么多年。

她惭愧又憋火,一顿豪华大宴的海鲜吃得没滋没味,直到饭后,战靳枭问她,“还不困?”

南程月“啊”了一声,顿时老脸一红,虽然战哥哥不能人道还性取向有问题,但跟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她还是第一次嘛,她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

好吧,都特么是人妻了还黄花大闺女!她现在是妇女了,哎……

她在心里自怨自艾了一番,面上还是笑嘻嘻的推着战靳枭进去电梯,直达二楼主卧门口,唐擎还在离开的时候给他们体贴的关上了门。

南程月打量了一番豪华超南家十倍有余的卧室,目光落在那三米大床上,挠挠脑袋,问:“战哥哥,直接睡,还是先洗个澡?”

战靳枭面无表情,“衣橱里有准备睡衣,你去洗吧。”

南程月在医院里吊完水,就是洗了澡再换衣服的,衣服是小护士帮买的,她要的平民消费,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再洗一次。

于是,她直言:“我帮你洗啊战哥哥?你难道不洗澡就睡觉吗?让唐擎他们帮你,不如我来,我经常帮我外婆搓背呢!还能给你按摩!”

战靳枭在墨镜后的眼瞳一眯,蓦然扬唇,“月小姐很奔放。”

南程月不是第一次听见这句话了,这次她反应很快,认真说:“我答应了爷爷,要帮你治病的,帮你洗澡,就是第一步!”

战靳枭:“……”

“战哥哥。”她又蹲下去,伏到他的膝盖上,脸颊怜惜的轻轻挨着他,“战哥哥,你相信我,不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好吗?”

战靳枭:“……”

坚强勇敢的女人,温柔体贴的女人,各式各样的女人,他见识过不少,却没见过南程月这样……这样难缠的!

他手指挑起她的蹭来蹭去的小下巴,笑得温柔,“这么喜欢我?来,取悦我。”

南程月:“……?”

这是什么骚操作?取悦?怎么取悦一个不能人道又性取向有问题的男人?在线等,急!等等,还是一个用疤痕密布的脸,对你笑得阴森恐怖的男人!

南程月心肌梗塞,想挪开眼,他却洞察先机似的施加力道,她被迫直视他,正视那张让人看着都能起鸡皮疙瘩的丑陋面容。

“战哥哥……”她呵呵的干笑了一声,“曾经有一对情侣,有一天,这个女生做了可乐鸡翅给男孩吃,男孩很高兴,说好吃,女孩尝了一口,说,你骗我,明明就没熟,男孩说,傻瓜,你做的东西我都喜欢吃。”

“战哥哥,你知道接下去发生什么事了吗?”她故作神秘的问。

战靳枭面无表情,“你想吃可乐鸡翅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饿的是你自己。”

他说着就要按轮椅上的呼叫按钮,南程月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急忙拦住,满头黑线的抽嘴角:“后来,那对情侣就得禽流感死了!战哥哥!我是取悦你啊!不是想吃可乐鸡翅!”

南程月欲哭无泪,没想到她跟她的战哥哥代沟这么大一条,不就差了个十来岁嘛,她才吃了晚餐哪里能饿那么快?不过好像真的有点饿,饿……

她眼巴巴的看着还是面无表情的战靳枭,弱弱说:“其实,还是有那么点想吃,不用可乐鸡翅,面条也行,我下去看看,好像还有剩的!”

她兴冲冲的跳起来,想跑的,又转头问战靳枭,“战哥哥,你吃吗?我给你端上来?要不,我先帮你洗澡?”

战靳枭:“……不如,你先解释医院里那件事。”

南程月:“……我先吃饭!”

她一溜烟就跑出去了,本以为战哥哥不会追究这件事了呢,她能怎么解释?字面上的意思那么明显?她得好好想想……

南程月离开,唐擎立马就进来,关上门恭敬垂首,“枭少,唐远那边来电话,说有单生意很重要,需要您亲自过目,要叫慕少过来吗?”

战靳枭揉着眉心,沉吟了一下,说:“不用,告诉阿威阿彪,可以去给战傲天通风报信了。”

唐擎应声,又忧心的踌躇着道:“枭少,您的伤还没好,慕少叮嘱,不能剧烈运动,纵欲……”

“滚!”战靳枭取下墨镜,漆黑深邃的眼寒冰似的笼罩过去,睿智深沉的凤眸,明显夹带愠怒。

唐擎也憋得难受,忍着保持木头脸的状态,飞速的退出房门,就见南程月端着一大盘的海鲜欢快的跑上楼来。

“唐擎,你吃吗?你们家厨子是五星级的吧?超级好吃!”她嘴里嚼着龙虾肉,模糊不清的由衷称赞。

唐擎嘴角抽抽,礼貌垂首:“不是五星级,是七星级,月小姐喜欢就好。”

南程月“啧”的一声叹,刚才饭桌上她只顾着想事情,差点就暴殄天物了,还好分量够多,她还打包了一袋,明天带去给外婆和柯缘缘。

“战哥哥!”

她推开门,正想开口说话,却见房内漆黑,一丝光线都没有,她摸索着想要找电源开关,忽然腰肢一紧,她又被捞进一个宽广的熟悉怀抱。

“看过片吗?会不会叫?”

男人的大掌禁锢着她的小下巴,抬起她的脸,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畔,低声:“不是说要帮我么?二叔在偷听。”

南程月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黑暗的环境,低沉磁性的嗓音,还有这么,这么流氓的台词,要不是因为抱着她的是战哥哥,她肯定立马揍过去了。

不过……

“你看过?”她疑惑。

战靳枭手指一顿,语气颇显不耐:“回答我。”

南程月不敢再逗他,正色的答道:“我看是看过,咳咳,就看了一点点啦,可是你不行啊,我,我一个人怎么叫?我自己玩的?”

战靳枭手指又是一顿,在她脸颊上稍一用力的掐了掐,“让你叫你就叫,我有我的用意。”

南程月:“……”霸道总裁!这还是她温柔体贴的白月光战哥哥?

她默默的腹诽了一番,深深吸了口气,张嘴叫咿咿呀呀的叫起来,虽然不扭捏,也叫得有模有样,的确是研究过不少的样子,只是……

“太假了,不用这么大声。”战靳枭顿了顿,又说:“不用叫我的名字。”

南程月:“……为什么要关灯?”

“见到我的脸,你叫得出来?”战靳枭冷笑,不待她反驳又命令,“接着叫,不要停。”

南程月:“……”她能不能先吃海鲜?哎,行吧,她叫。

于是,南程月就在那里叫,而战靳枭说困了,要去休息,自己摸索着黑进去里面的隔间,也不要她帮忙扶他。

南程月惊叹城里人就是会玩,卧室里面还有密室,要不是战哥哥当着她的面打开,她都发现不了。

战哥哥将密室都给她展示了,还让她帮忙叫,一定是信任她了,所以她表演得更卖力了,好在以前柯缘缘经常拿这个到她房里偷偷看。

不过,她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呃,还是先叫吧。

南程月竭尽全力的帮助战靳枭,却不知,密室里,战靳枭取下墨镜和面具,换上保镖的服装,从另一边的出口通往另一侧的房间,在唐擎的掩护下离开了别墅。

……

“枭少,刘美娟花钱请的黑客已经抓到了,要送到警察局吗?”

豪华的办公大楼,战靳枭才跟一个外国老总谈完生意,在偌大的空旷会议室里,唐远又将一叠需要签字的文件送过来,顺便汇报工作进度。

战靳枭拿起钢笔龙飞凤舞的签字,淡淡说:“不急,先教教他怎么做人,等他老实了,听话了,再交出去。”

唐远佩服,那个黑客的确一口咬定不认识刘美娟,应该收了刘美娟不少的好处,刘美娟也的确老奸巨猾,不过可悲的是惹了南程月,那就等同于惹了枭少。

他顿了顿,声音严谨了些,又禀告说:“枭少,傅家那边,傅夫人下个月底的六十寿诞,傅先生希望您能回去一趟。”

战靳枭笔尖一顿,文件纸上都戳出了一个不小的洞,他英俊的面上略有阴沉,抿紧薄唇,“替我准备礼物。”

唐远知道他同意了,提心吊胆的心脏才总算是落了下来,可下一秒又继续提起,小心翼翼的继续说:“还有,傅家姑爷说,希望能看到您携手新夫人一同前往。”

一秒,两秒,时间在沉寂,唐远在为生命倒数,可第三秒,战靳枭淡淡说:“转告他,我的女人,不是任人观瞻的物品。”

唐远默默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再次佩服枭少的英明神武,不过枭少的禁区,似乎没那么难碰触了……

等唐远将战靳枭送回去,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夜半三更,按道理是处于万物休眠的状态,可战家例外。

战靳枭处在黑暗里,冷眼看着矗立在海面高处的战家别墅,高高的灯塔折射出的光线,扫过战傲天那座别墅的天台,模糊可见几个人影。

鬼鬼祟祟的人影,在战家各座别墅里畅行无阻的穿梭,自以为掌控了整个战家的命脉,越是离成功越近,越是急功近利,想一步登天。

他冷冷勾唇,就着保镖的服装踩着阴暗原路返回,唐擎早就等着他了,一路掩护着他到密室,给他汇报战况。

战靳枭一直都沉默不语,唐擎虽然觉得诧异,却也一时不敢再说什么,说完就默默等着战靳枭发号施令。

就在这寂静里,一丝隐隐约约细弱蚊蝇的声音,通过隔音绝佳的门板传来,在听力敏锐的战靳枭耳中,显得很突兀。

他抿紧了唇,挥手让唐擎退下,这才将密室房门打开一条缝,属于年轻女孩那稚嫩甜糯的嗓音,就毫无阻隔的传了过来,带着深深的喘息,和微微的嘶哑,断断续续,更为真实。

他手指僵硬的停在那,随而后退拿起墨镜戴上,又坐回到轮椅之上,自己推着轮椅往她而去,沉声:“两个小时了,还不累?”

在沙发边做着扩胸运动的南程月,被突然插进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噎了噎,再叫一声,才压低声音说:“你怎么不睡了?我吵到你了吗?那我小声点?”

战靳枭看着原地自娱自乐玩得很嗨的女孩,无语了几秒,说:“不用叫了,你是想继续,还是睡觉?”

“没偷听了?你怎么知道?”南程月还是小心谨慎,悄声问话,然后继续嘶哑的叫。

战靳枭:“……看来你是想继续叫,随意。”

他转过轮椅就又摸索着走了,南程月得到他肯定的答复了,也放下心了,揉了揉干巴巴的嗓子,快步追过去,“战哥哥等等,我推你……啊!”

她那个“你”字才说了一半,就在黑暗里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仰面就朝地上扑过去,不,是跌入了男人坐在轮椅上的宽阔怀抱。

这么准?南程月惊讶,又尴尬,最后才想起来不能压倒战哥哥,又急忙站起来,“战哥哥,压坏你没?对不起啊,我,我去开灯。”

“不用开灯。”战靳枭握住她的手腕,再用力一带,她再度跌入他怀里,“你老公不是纸做的,坐着别动。”

南程月:“……”

此刻的战靳枭,似乎又变得温柔了些,她暗想可能是自己今晚卖叫的努力,于是更得寸进尺的去搂他的脖子。

可不想,本来要带她去床边的战靳枭,猛地就将她从身上推开,“你睡床,我去里面,对外知道怎么说吗?”

南程月摔在地上屁股都疼了,磨着小虎牙头发丝都快火得竖起来了,却又不得不自己降压,咬牙:“知道,说我和老公睡在一张床上!还大战了两个小时!老公威猛持久!我疼得像被大卡车碾压过一样,差点起不来床!”

战靳枭:“……”

南程月明显就是带着气愤的,小女孩,即使再能忍,也会泄露情绪,更何况南程月根本不擅于隐藏情绪,也本来就是个小暴脾气。

空气里陷入死一般的沉默,只有南程月运动后剧烈的喘息,显得很突兀。

南程月也懊恼得要死,自责的先一步就要开口道歉:“战哥哥,我……”

“嫁给我,后悔吗?”战靳枭打断她,语速缓慢。

南程月根本毫不犹豫,当即就摇头,可还没开口说话来,又听他说:“如果,我不是你的战哥哥,后悔吗?”

南程月很累,很困,闻言只想翻白眼,战家就这么几口人,除了这个战靳枭,再没有第二个她叫得上战哥哥的人了,这不是废话么?

不过,她还是配合的讨好的说:“不后悔不后悔,我很开心呢!”

这话一听就言不由衷,战靳枭嘲讽的勾了勾唇,夜视极好的他,见她捂着嘴不断打哈欠,推着轮椅转身,“今晚辛苦月小姐了,你的酬劳会打到你的卡上,晚安。”

“嗯?什么酬劳?”南程月不明所以。

可战靳枭已经不再给她解释,密室的门关上,只留她一人懵逼的站在黑暗里,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哪里呢?

算了,还是先睡觉吧,她都困死了,要不是做运动早就撑不住了,睡觉睡觉……

密室里,战靳枭在轮椅上坐了好几秒,才站起身来,取下墨镜,摸了摸自己脸上没有贴上疤痕的光洁肌肤,眉心皱得厉害。

他按下遥控器,监控视频上出现了外面主卧里黑糊糊的场景,隐约可见大床上蜷缩着一个身影,因为床太大,显得裹着被子的女孩很小一团,可怜得紧。

她倒是心大!

战靳枭捏了捏疲惫的眉心,打开抽屉,取出一盒香烟来,抖出一支,衔在唇边想点燃,最终还是烦躁的扔了打火机,将香烟丢回抽屉。

转而,又拿起烟盒边上的戒指,结婚戒指,一颗颗的碎钻华丽又高调,的确,碍眼……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冤家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