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极品御医

更新时间:2019-05-19 11:59:27

极品御医 已完结

极品御医

来源:腾文作者:梅三弄分类:都市主角:曹子扬小靖

《极品御医》是梅三弄所著的一本都市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极品御医》精彩节选:小村医曹子扬意外的获得了一本古医书,自此,他的生活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家,曹子扬马上找药油给自己身上青肿的部位涂了一遍,然后去睡觉。

不过,曹子扬很明显睡不着,脑海里翻来覆去想都刚过去这天所发生的事情。有点超乎常规,这两三年以来曹子扬的生活作息都非常稳定,早睡早起,干农活,看病,冬天到镇里当卸货工,基本上就是这样的规律。

然而,这一天的经历,第一次被警察抓,第一次挖墓,第一次凌晨三点吃夜宵,许多第一次让他无法平静。当然最主要是在庆幸,为小靖在庆幸,那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并且是花季般的年龄,几乎就被村长夫妇的愚蠢而断送。当时,他控制了警察逃跑是不对,但正因为这个不对而做了一件对的事情,救回一条人命。

此时此刻,曹子扬特别想念爷爷,尤其想念爷爷说的一句话:不要说自己不做错事,做错事没有关系,只要无憾。

实在睡不着,曹子扬摸了根烟,点燃,抽了起来。

抽着抽着想起那本老书,于是拿出来翻,不翻犹可,一翻大吃一惊,竟然是部医书,虽然已经很残旧,但价值绝对不可估量,因为书的作者是宋朝时期的一个宫廷御医,曹子扬听爷爷说过。

御医叫张二钱,名字不太好,医术却绝对一流,是太医院的首席御医。可惜因为性格和医术一样,亦是一流,强硬,不喜好巴结攀附,而得罪皇后,结果被皇马设计陷害流放到军队当一名随军的军医,然后在打仗过程中身中流箭而亡!

虽然,曹子扬非常相信爷爷说的每句话,但爷爷说张二钱的故事的时候,他还是抱怀疑态度,因为年代已经那么久远,爷爷又非搞历史研究的,怎会知道那么多?可看了这本书的前两页,曹子扬不得不相信……

天啊,这张二钱对自己身份和经历的阐述,和爷爷说的几乎相同。

唯一不同的是,张二钱并非身中流箭而亡,他侥幸捡回一命,隐姓埋名继续悬壶济世,最终在沟子村这个地方得以善终。而出于保护子孙的目的,他并没有传授子孙医术,所以自编自写的一本医书做了陪葬,如果日后有有缘人获得,只能流传医术,不能流传他的故事,连名字都不能提。

曹子扬很犹豫,因为第三页张二钱的一句话,看完就要把前三页撕下,烧掉。

真要这样吗?

医术那么高,却默默无闻,医术流传,著书之人不能流传,这是悲剧。

当然,曹子扬很欣赏张二钱的豁达,这是一种值得称赞的美德,很少人有的觉悟。

比如在这沟子村,修路、修祠堂时,谁都希望自己的名字排前面。于是打肿脸充胖子都要多捐钱,其实压根不需要那么多钱,捐多了最终获益的是村长。

考虑了十几分钟,曹子扬还是心一狠,把前三页撕下来烧掉。

接下来,曹子扬靠着枕头,借助微弱的灯光的照耀一页页翻着医术正页,一翻就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天亮都毫无睡意,整个脑子被医书记载的内容所塞满,虽然有的看起来不太能理解,但知道这绝对是非常高明的医术。

早上九点了,曹子扬仍然沉浸在医书当中,不过他注定无法看下去,村长来了,拍着门用焦急的语调吼:“子扬,睡醒没有?看开门……”

村长语调那么着急,曹子扬以为小靖又出意外,当然是不敢怠慢半分,立刻下床,到外面打开大门说:“是不是小靖又有什么意外?”

村长摇头道:“赶紧换衣服上山一趟,不过要记住,我们拿了东西不能说出去,谁问都不能说。”说完,村长立刻跑了,去拍隔壁的门……

莫名其妙啊,这大清早的上山做什么?村长不说清楚,不过看那模样不会是小事,所以曹子扬马上返回屋里洗漱、换衣服,随便拿了两只大红番薯当早餐,一边吃,一边出村。

上山的路挤着许多人,基本上村里大大小小的男丁都被村长召集了起来。而且,大部份手里都拿着锄头、铲子、麻袋、篓子之类的工具。不过,并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村长没都向大家说清楚。

除了奇怪自己干嘛不需要带工具外,曹子扬还焦虑的很,毕竟做贼心虚,他刚出村时可在村口看见许多小车,其中三辆是警车,另外两辆没有明显标致,但那是贵车,眼看就不是镇子里有的,是县里或市里下来的。

终于,曹子扬带着不安的心情跟着村民上到了山顶,见到了七八个警察,以及三个眼看就很有来头的老头,都是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对着洞口指指点点,在激烈讨论的模样。

等村长也到了,带队的警察向村长了解情况,第一个问题就问谁发现的墓?村长说曹子扬,警察立刻问曹子扬:“小伙子,墓怎么发现的?把当时的情形详细说一遍……”

曹子扬乖乖说了……

带队的警察继续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有没有看见陌生人?”

曹子扬摇头道:“当时我和小靖摔下去,那时候就一个洞,没有地下室,村长来了把我扔下去才塌出地下室,我就在里面呆着,后来村长也下去了,还有两个警察一起!”

带队的警察没有再问,就拍了拍曹子扬的肩膀,说了一句“好样的”,然后跑到那三个在讨论的老头身边,加入讨论。

曹子扬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他在庆幸警察没有问丢没丢东西,他刚刚那会可紧张死了,出了一身的冷汗……

经过近五分钟的讨论,一个自称王教授的老头和村长小声说了一番话,立刻的,村长组织村民开始挖土,把洞口挖大到能平稳出入,而不是需要用绳子吊下去。

大家都投入到了工作,除了村长和曹子扬,所以曹子扬有空闲的时间问村长:“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长用郁闷的语调说道:“那几个教授已经下去过,发现什么东西了吧,估计……地下室只是墓的第一层,像外厅一样,真正的墓室在某个地方,还有暗门。”

村长说的和曹子扬心里猜的一样,曹子扬之所以那么猜,都是从医书发现的线索,既然医书是陪葬品,墓自然属于张二钱,而石棺里没有骸骨,代表还另有棺材。

这是要挖张二钱的墓啊,让张二钱如何安息?曹子扬心里真有几分不太好受,恨恨的,又没有阻止的能力。

由于人手足够的缘故,洞口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被挖平坦,可以自如的进出地下室。当然,只是那些教授进出而已,村民一个都不能进,里面亦不需要村民挖,另外来了五个外来人,并且带的专业工具。

带队的警察对村长说:“村长,挖一个早上了,让大家回家吃饭吧!”

村长说好,立刻和村民说了一番话,大家听完陆续下山回家,剩下曹子扬,村长没让离开,而且让他等了十几分钟,才把他拉到一边说:“子扬,有个生意你做不做?”

曹子扬疑惑道:“什么生意?”

村长飞快道:“做饭,这有八个人,不包括警察,他们就要走,不知道要呆多少天,他们要吃饭吧?早午晚三餐让我们负责做,一天两百块,你做不做?”

曹子扬直接摇头。

村长骂道:“能赚一百块一天,就随便做点吃的,份量足就行,不用管味道。”

曹子扬还是摇头:“时间太限制,做了送上来,虽然不远,但如果中间这十乡八里有人找我看病,你还是找别人做吧……”

“你脑袋怎么就不灵光呢?看病能赚多少钱?据我所知有的脸皮厚的狗崽子都不给钱吧?有的就给三几块。”

曹子扬一额冷汗,村长这是自私自利的想法,那压根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看病要分时机。当然,这话他没有直说出来,而是说:“村长,你还是找别人做吧,我真不想做,我还有许多活要干,这里没事我就先走了……”

“算了……”村长有点暴躁,他自己不想做,嫌钱少。

曹子扬下山了,感到庆幸拿了东西没有被拆穿,不过深心里有种被折磨的感觉,还是那句话,做贼心虚。虽然吧,是被村长所逼,但毕竟做了坏事。当然,回头已经不可能,让他交出医书更不可能,就看了那几个小时,他已经疯狂……

回到家,曹子扬做饭吃了刚准备去地里干活,村长夫人忽然找来说:“子扬,小靖醒了,你去一趟看看吧!”

曹子扬连忙跟村长夫人去了,到了后他自己进小靖的房间。那会儿小靖正坐在床上靠着枕头目无神采的看着天花板,她穿的是睡衣,有点凌乱,从裂缝看进去,能很清楚看见整个轮廊,她竟然又没有戴罩罩……

咳嗽了一声,曹子扬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说:“你没事吧?手伸出来,给你把把脉……”

小靖的脉搏非常稳定,除了很虚弱,那张唯美的脸显得苍白外,并没有其它问题,所以曹子扬放心下来。而等他放开了手,小靖悠悠的说:“谢谢你,子扬哥哥,如果不是你,我活不下去,我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爸妈竟然把我埋了……”

“我的责任,如果当晚我来了就不会发生那种事情,我答应来,结果忘了……”确实是这样,就为了抓小偷,结果小偷没抓到,差点害死小靖,曹子扬无疑很自责。另外,还脱了小靖的衣服,碰了小靖的胸,怎么可能敢受谢,还能与小靖相处已经十分高兴!

小靖摇头:“不是的,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了,真的谢谢你……”

“别说这个了,你按时喝药,好好休息,过两天就能恢复过来。”

“药好苦好难吃哦。”

“苦口良药,甜口毒药,你要吃那个?”

小靖露出一个妩媚之极的笑容,曹子扬心头震慑,说话顿时有点结巴了起来:“我……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做,我先……走了……”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异世小说
  3. 古言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