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开棺人

更新时间:2019-05-19 11:44:28

开棺人 已完结

开棺人

来源:腾文作者:棺老九分类:灵异主角:关家老大

独家小说《开棺人》是棺老九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关家老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古语有言,生老病死,入土为安。 人的安葬方式,有很多种。 藏族的天葬,水葬,火葬,土葬,塔葬…… 南方少数民族的悬棺葬,树葬,还有船棺葬…… 古往今来,葬法无数,从最开始的让逝者安息,到之后则是怡泽子孙。 再到如今,除了某些少数民族依旧维持特殊的葬法以外,就连土葬几乎也要消失了。全部被火化而取代。 我去过很多地方,看多很多死人,一辈子抬过无数棺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语有言,生老病死,入土为安。

人的安葬方式,有很多种。天葬,水葬,火葬,土葬,塔葬;南方少数民族的悬棺葬,树葬,还有船棺葬……

古往今来,葬法无数,从最开始的让逝者安息,到之后则是怡泽子孙。

再到如今,除了某些少数民族依旧维持特殊的葬法以外,就连土葬几乎也要消失了。全部被火化而取代。

我去过很多地方,看多很多死人,一辈子抬过无数棺材。

不过近来几年,找我抬棺的人已经很少了,可能抬棺匠这一门,会在我手中消失掉传承,可我必须要让很多人知道,它曾经真实存在过……

事情,要从我第一次抬棺说起……

我爷爷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抬棺匠,却被我爹丢到了西山沟子里面做苦劳力,而家里面一应事物,能看见的,都被我爹砸了。

当天全村的人都来我家围着,说我爹不孝子拿着锄头要赶走我爹。

我爹扬长而去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让我不准碰那些神神鬼鬼的迷信东西,不然的话,回来他第一个打断我的手。

我爹走了之后,没有人敢去西山沟子,因为那里路难走,而且山里头还有狼,很容易还没有到地方,就送了命。

奶奶在家里面以泪洗面,我也恨我爸,觉得他害死了我妈,而且还六亲不认,把爷爷也抓走了。

事情的变故,出现在爷爷被带走的第七天,那天夜里面,村长带着几个村民来敲开了我家的房门。

我去开的院子门,村长一进院子,就死命的攥着我的手,面色很惊慌的说:“关家老大,你学你老爷子抬棺,学了几分?”

我犹豫了半晌,没说,就问他出啥事儿了。然后又说现在已经不准做这种事情了。

村长一边叹气,一边脸色为难的说,他也不想这样,可是村头的老刽子死了,要是不好好的安葬了,肯定是要出大乱子的。

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村里面没有人知道老刽子的名字,他有八十多岁了,妇女们每次吓小孩儿的时候就说,不听话就把它们送给老刽子。

老刽子的恐怖不在于吓小孩儿,而是在于他的戾气。

他住在村头,村头是南边,修宅筑基,开门入户,都是坐北朝南,这才是住人的。

可他家的房子,却是坐南朝北,有意将屋子们调转了一个方向。

村里面的老人说,老刽子自己都不像是一个人了,得和鬼在一块儿才安生。

爷爷以前告诉我,如果老刽子活着的时候搬走,就是村里面的一件幸事,要是他死在这里,恐怕整个村子都要遭殃。

我的思绪很乱,也很惶恐,下意识的反应是想要找爷爷……可爷爷远在西山沟子,光走过去就要两天两夜的时间,还不算路上的危险。

人死头天,身体不会完全僵硬,血液正在凝固。

在抬棺匠这一说,就是精气神还在身中,不会被阴气侵蚀,可一旦过了夜,身体就完全死了,阴气入体,凭借他身上的戾气,必然会诈尸。而且还会是最凶,最可怕的血尸……

死死的咬着唇,几乎眼睛都要充血,村子是我的根,也是爷爷的根……我根本不能坐视不理。

声音沙哑的和老村长说:“等我一下,我取家伙,不要让消息走漏出去,不然红卫兵来了,什么都完了。”

老村长当时激动地浑身发抖,说让我放心,村里面的长舌妇都被自家汉子锁了黑屋。

我回头进了院子,走到了西边角落的位置,然后掀开了几块青砖,挖出来了一个包裹……

打开包裹清点了一遍,黑红色的捆尸绳,七寸长的桃木钉,几叠符纸,还有黑铁钉子、石灰、糯米……一应物事俱全……

这些东西是我爹来的前一天藏起来的,不然也会被抄走。

我背了包裹,直接就跟着老村长往村口走去。

夜凉的吓人,也寂寥的恐怖,平时的虫鸣都消失不见了,只有风吹动树叶的簌簌声,不停的钻进耳朵……

唯一一件好一点的事情就是,天空中的月亮是雾蒙蒙的,一层薄雾遮住了月光。

这是鬼月亮,晚上极容易闹鬼,可是雾气遮住了阴气,对尸体来说,他们就不容易尸变了。

我很焦急,怕出纰漏,走的就越发快了。甚至已经把老村长等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走到老刽子家门口的时候,我就心里面凉了半截。

路过其他屋子,就算天黑,尚且能看清楚屋子门,院子布置,可老刽子的房子,就像是笼罩在一片漆黑的墨团子里面,除了篱笆还能看清,稍微往里一点儿,连门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

我努力思索爷爷以前抬棺存尸的时候,说过各种遇到的情况……

老刽子家这一种,存粹就是阴气太重,太吓人……

怕是到了午夜,他就要诈尸,根本不用等第二天过夜。

在这片刻之间,老村长已经气喘吁吁的赶到了我身边,他捂着胸口大喘气儿的说:“跟着我那几个汉子去刘木匠那里抬棺材了,这老刽子不像是别的老头,没给自己备后事儿,我先通知的刘木匠做棺,马上他们就能把棺材弄过来。”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只要把老刽子从屋子里面背出来,入棺之后,不管他多凶都由不得他了。

从包裹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黄符,我贴在了肩膀的位置,同时将捆尸绳搭在脖子上,手里面捏了一把糯米。

走进篱笆之前,我叮嘱村长,再给我找八个壮汉过来。

村长当即用力拍着额头说自己糊涂,忘了八仙。

我也很无奈,因为我爹来村子抓爷爷的时候,连带着把以前负责帮爷爷抬棺的八仙也抓了。

村长回头跑去喊人,我也走进了漆黑的院子之中……

在外面看的时候,院子里面完全不能视物,可走进来之后,眼前就能够看清楚东西了。

只不过视线中的一切,都像是朦胧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雾气似得。

那些雾气也缭绕到我身上,让我有种皮肤被割着生疼的感觉。

我用力咬了一口舌尖,心里面有些后悔了。

刚才来的时候太着急,忘记了问老村长,老刽子是怎么死的。

堂屋的门关闭的严严实实,我走到门口之后,缓慢的推开了木门……

咯吱的轻响之中,门被我推开了……

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心里面惊惧到了极点。

堂屋中间没有放桌子,反倒是放了一块特别大的木桩子,上面有一块黑的发亮的磨刀石。

磨刀石上面全部都是血,并且屋子里面也全部都是飞溅出来的血迹。

一个皮肤都已经出现老人斑,身材胖大的老头子,斜斜的杵在地上。

血蔓延他的身下,将整个尸体都围了起来……

我死死的盯着他脖子里面卡着的半截砍头刀,头上的汗毛都是炸起来了的……

这老刽子是自杀的?

磨了刀,要砍自己的头?结果没砍下来?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