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血色凤冠

更新时间:2019-05-19 11:41:29

血色凤冠 已完结

血色凤冠

来源:掌文作者:从汐分类:言情主角:苏暮秋朱景彦

小说主人公是苏暮秋朱景彦的小说是《血色凤冠》,它的作者是从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幼年登基,宫外兄长虎视眈眈,宫内亦无可信之人。 她,相貌平平,一朝入宫,只为辅佐皇帝成就大业。 一个21世纪普通文员,穿越成了太傅独女,一睁眼,成了入宫参选的秀女。 她帮他,他却不肯信她,她恋他,他却只为骗她。 她助他成就霸业,他却要灭她九族,寻其前因后果,原来仇恨早已深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暮秋没有拒绝,便扶着那老嬷嬷慢慢踱步走着。

从梨花苑,到春梅园,过了白雁沚,穿出桃花林,在这四四方方的皇宫里,绕行曲折而漫长的道路,苏暮秋只觉恍若隔世,而身边人似乎已年近六十,算起来,约莫先帝登基时她就已经在这宫里了,只是不知在这宫里过完一生该是何种心境。

苏暮秋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还是传入了老嬷嬷耳中,"这宫里几十年也没变个样,人是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结局却都是一模一样的。争来斗去有什么好,都是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苏暮秋微浅轻叹。

"呵呵,风永远是不变的,全看你怎么想了。"妒忌,陷害,是这宫里百年不变的风,有人被吹倒在地,有人被吹上云端,有人则在这风中一世闲散。

老嬷嬷停下了脚步,苏暮秋抬眸,却见正是被火烧后的慈圣皇太后旧居。老嬷嬷颤抖着抬起手,虚空的扬了扬,复而又沉了下来,继续往前走着。

但苏暮秋却明显感觉她步子更加沉重了,"慈圣皇太后去了这么久,皇上为何不命人修葺这里?"

老嬷嬷步子又顿了顿,意味不明的低笑着,"皇上或许是还忘不了太后罢……"又或者,是忘不了太后去的那晚。

苏暮秋抚着老嬷嬷的手微微紧握,想起了不日前在这经历的一切,苏暮秋停下脚步,"慈圣皇太后,是怎样的人?"

"……"

"皇上,是怎样的?"苏暮秋迟疑着,垂眸间声如蚊蝇。经过春凝一事,她恍惚觉得朱景彦并非她所想的那般纯良软弱。

老嬷嬷侧首看向苏暮秋,见苏暮秋那低垂的眸中迷茫而失落,良久,微眯了眼,望着荒凉的院落,"皇太后,是无辜的。"

"……"苏暮秋听着她这似是而非的回答,眉锋微凝。

"皇上,是这天下之主。"

苏暮秋疑惑更甚,她当然知道皇帝是天下之主,可同样的话,似乎这老人家说的另有深意。

苏暮秋疑惑未解,老嬷嬷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伸手拿过苏暮秋提着的篮子,蹲下身去继续挖着。

苏暮秋也蹲了下去,"见您挖了好久了,在找什么?"

"麝香。"

"什么?!"

苏暮秋心下颤了一颤,可那老嬷嬷却面色平静无奇,"皇上,需要子嗣。"

苏暮秋下意识的回看向她的篮子,那几个用油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物什,"可是,为何宫中会出现这东西?"为何,还不只是一个而已?

"二十年前的东西,现在该挖出来了。"

"……"苏暮秋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虽然她并没有要为朱景彦生孩子的打算,但当她知道这宫里竟然到处都有麝香时,还是背脊一阵发凉。

那厢还在用小锄头刨着,仔仔细细的翻找着,最终,在一棵榆树下挖出了一个小纸包。苏暮秋本能的远离了那麝香包,却听得那老嬷嬷云淡风轻的声音,"你用不着怕,左右,是已经不能生育了。"

苏暮秋心下咯噔一声,"这宫里所有人都是?"

那老嬷嬷把东西包好,然后缓缓站起身来,转身正对着苏暮秋,弯了弯身,"奴婢见过太子妃娘娘。"

苏暮秋惊大了眼,太子妃?这又是怎么回事?"我不是什么太子妃,我是……"

老嬷嬷打断她的话,却是微见黯然的叹了声,"虽然您蒙着面看不清脸,可您跟着老奴走遍大半个后宫,却也没有回去做事的意思,老奴便知道您不是普通宫女,此番进宫的新人中,有胆量直接打听慈圣皇太后和皇上的,约莫也找不出第二人来,加之适才您蹲下身时老奴已经看到了您耳后的微小胎记,也就此确认了您的身份。"

"……"苏暮秋哑口无言,一个看似平凡而上了年纪的老婆婆,一言一语间却早已不动声色的猜出了一切,难道本能的怀疑和猜测就是在宫里生存的结果?

那厢似有些惆怅哀叹,"如今您自请做了女官,可是为了王爷?"

"……"苏暮秋脑中一团浆糊,完全不明白眼前人在说什么。

"木已成舟,王爷是不当成皇帝的了,您还是安心服侍皇上吧!"

"……"她怎么就能肯定朱清渊当不上皇帝?

"太子妃娘娘,这是奴婢最后一次如此称您,人不能总是活在梦中,还是早些醒来罢!"老嬷嬷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带着怜悯和劝解的慈怀,却令苏暮秋更加一头雾水。

她竟然是太子妃?那不就是说她其实是朱清渊的女人?可眼前又是什么人,她说的话可信吗?"你到底是谁?"

"听说太子妃娘娘早前投湖自尽时忘了旧事,如今既然连老奴也没认出,想来传言是真的了。"老嬷嬷长叹一声,"老奴是仁圣皇太后的婢女呀。"

"……"仁圣皇太后?那不就是朱清渊的亲娘,当年的皇后娘娘?

老嬷嬷见苏暮秋惊讶的神情,长长一叹,"忘了倒也是好的,如今您便尽心服侍皇上,赎罪罢。"

赎罪?她有什么罪?

"您已是不能生育了,可皇上不能没有子嗣,如今这宫里花开正好,只望您能做一个好护花人。"

"……"苏暮秋唇瓣紧抿成线,莫名其妙就断定她不能生育,莫名其妙的叫她赎罪,现在还说要她安心做个护花人,为何她的一生要由别人来定?

"老奴活得太久了,等清完这宫里所有不干净的东西,老奴也该遂太后娘娘去了。"老嬷嬷抬首望着远处的宫墙,微眯的眼中些许泪雾朦胧。

"清得干净吗?"苏暮秋紧抿唇瓣,柳眉拧结,"自我入宫起,或是莫名其妙被摔到地上,不然就是被人推到水里,连我唯一称得上朋友的人也已被人杀害,如今还有人拿睿王来陷害我,这些难道就干净了?我连自己都保不住,你还指望我保护别人?"

老嬷嬷回过头来,微垂了眼,"是非对错因果循环,万事皆有因才有果,您说的这些老奴并不知情,但却也知绝非偶然,您终有一日会明白的。"

"终有一日是何时?"苏暮秋嗤讽一笑,"等我死了以后?"

老嬷嬷摇了摇头,"唉,罪孽啊……"

苏暮秋秀拳紧握,看着那老嬷嬷颤颤巍巍的向偏远的宫角走去,苏暮秋终是没能忍住大喊出声,"我到底有什么罪?!"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游戏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