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时光仍在,再爱不迟 > 第2章疼痛,噬骨入魂

第2章疼痛,噬骨入魂

跃之妖妖 2019-05-14 17:11:57

2015年,盛夏走至尾声,遥远的天际湛蓝晃眼,时念卿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还来不及换掉黑灰色的囚服。她满头大汗站在病房门口,瘦削的脸颊呈现出病态的红晕,然而嘴唇却苍白不见一丝色泽。

此刻,母亲宁苒不像往日躺在床上昏睡不醒,而是坐在窗前,拿着木梳一丝不苟地梳理着长发,然后再小心谨慎地盘起来。

听见动静,宁苒稍稍回头看见门口的时念卿,当即眉开眼笑:“小卿来了。”

时念卿刚走过去,宁苒便握住她的手:“在床上躺得太久,连手指都生病了。”

时念卿说:“我帮你。”

来病房前,她去了一趟宁苒主治医师的办公室,医生告诉她:“时小姐,不是药物起了作用,只是回光返照。”

医生还安慰她:“今天,多陪陪她。”

办公室里,医生以为她会像所有的家属一样,嚎啕大哭,但是她却没有,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低垂着眉眼。

宁苒身体很久没有如此轻松了,甚至比生病之前还要好,她坐在木椅上,望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淡淡地微笑道:“很久没有看见这么明媚的阳光了。”

转而,她继续说:“记得你父亲生前,最喜欢我这样把头发盘起来。”

她还说:“小卿,太久没和你同桌而坐吃饭了。”

时念卿帮母亲把头发盘好之后,两人一起去了医院食堂。

母亲说:“突然有些想吃梧桐路那家张记手工水饺。”

时念卿默默咬了一口汉堡,垂着眼眸不敢去看母亲的眼睛,好一会儿,才说:“你撑一撑,等一等,我打电话,让顾南笙送过来。”

宁苒轻笑着摇头:“撑不下去,也等不了了。”

那一刻,时念卿一直强忍的眼泪,终于顺着长长的睫毛,“滴答~滴答~”砸在手背上,她问:“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走,留下来陪我!”

那声音,近乎乞求。

宁苒却说:“你父亲已经走了十一年,昨晚他托梦告诉我,他在那边很孤独,这一次母亲要去陪你父亲了。”

饭后,宁苒说想出医院转转。

时念卿就搀扶着她,去了附近的公园。

午后,阳光炙热得足够灼伤灵魂。

公园,空无一人。

时念卿挽着宁苒的胳臂,沿着蜿蜒的鹅卵石路,缓慢前行。那一刻,她多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临近黄昏,宁苒终于累了,母女两人在公园湖边的长椅坐下。

火红的夕阳,缀在天幕,好看得惊心动魄。

天色渐暗,最后一抹光亮被黑暗吞噬之前,久久沉默的宁苒,轻声说道:“我走以后,你不要难过,要好好照顾自己。”

时念卿轻轻点头:“好。”

“以后,这世间,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时念卿却说:“我还有一个月就出狱了,等我出来以后,就去找一份工作,赚够钱把我们的老宅子赎回来,然后找个真心爱我的男人嫁了,生一个孩子……”

“浮华尘嚣,多爱自己一点。”

“嗯。”

“霍寒景那种危险的男人,不要也罢。”

“嗯。”

“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负每一天的日出日落。”

“嗯。”

天色黑尽,湖边起风,时念卿的耳畔,宁苒的声音被夜风越吹越远,越吹越淡,最后犹如过眼云烟消匿不见,她僵硬地坐在那里,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可是悲伤的泪水却止不住地往下淌……

……

“小姐,小姐!!!醒醒,你还好吗?!!!!”

时念卿迷迷糊糊醒来,一眼就瞧见满脸焦急的出租车司机,惊魂未定地望着她。

许久,时念卿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出租车里睡着了。

“‘帝爵宫’到了,需不需要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司机担心地说道。入行十年,拉的乘客不计其数,可是从来没有遇到一位能在梦里哭得如此伤心的人。

时念卿摇头,道了谢,推开车门就要下去。

下车的时候,觉得脸上有些不舒服,抬手随意抹了一把,赫然发现掌心一片潮湿。

时念卿以为,这些年自己的神经早已麻木不堪,去年母亲离世之后,从洛杉矶到温哥华,再从温哥华到帝城,她就像一缕四处流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早就不知任何悲喜。可是这一刻,她突然清晰地意识到:原来有一种疼痛,是噬了骨,入了魂……

帝爵宫门口,人山人海。

胸口别着警徽的霍家警卫,严谨谨慎将各个国家的媒体拦在外面。

时念卿站在路边,看着明明已经过了入场时间,却依旧显得情绪高涨的媒体,目光一片冷寒。

今日早晨八点,晨间新闻突然爆出:商业帝国排名第一的顾氏,庞大的运转资金被掏空,出现严重的财政赤字,而蓝海湾资金链断裂,形势迫在眉睫,专家分析说,拿不下南城的那块地皮转移矛盾,三个月之内就会倒闭破产。

作为百年的帝国企业,出这么大的事故,绝对是国际性的爆炸事件,然而顾氏大厦却门可罗雀,无人问津。

而媒体之所以无暇顾及的原因,很简单:S帝国最年轻的总统霍寒景,突然宣布现任国务卿爱女盛雅,即将入住总统府。

这意味着,S帝国空置了二十五年的总统夫人位置,终于后继有人了。

当然,不止媒体记者,恐怕十二帝国所有的国民皆好奇心炸裂:究竟是怎样的女人,可以让S帝国的总统,心甘情愿奉上凤位。

在所有人眼里,霍寒景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神一般的存在。

凡人,岂能近神半步?!

可就是这样的神,却钦点现任国务卿盛青霖五十八岁生辰宴在‘帝爵宫’举行。

此消息刚传出,举世轰动。

不出五小时,十二帝国所有的国家首脑,上流社会的名绅贵胄,全部蜂拥而至。

‘帝爵宫’,是十二帝国最高的权力象征。除了每年的国宴开放一次,平日帝爵宫方圆十里之内,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霍寒景摆了如此大的阵仗,讨自己未来老丈人的欢心,显然是认了真。

当时念卿拿着镶嵌着金箔的请帖出现在‘帝爵宫’的门口,所有媒体记者几乎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她。

时念卿?!

竟然是时念卿!!

“天哪,时念卿居然回来了!!”有记者震惊无比地呼喊道。

没有人会想到:五年前发生那件事后,时念卿还能堂而皇之地回来。她回来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我们之间彻底玩、完、了第2章疼痛,噬骨入魂第3章总统大人不是她能高攀的第4章他甚至给她降罪,都不屑第5章显得极为愚蠢第6章你喜欢谁不好第7章鱼死,网也会破第8章这罪,也不轻。第9章只有恨,没有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