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不抵陈年恨 > 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

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

猫小米 2019-05-14 10:52:26

还好,在气氛没有因为我的激动而变得更加尴尬之前,手机不适时宜地震动了起来。

“Lucy?”

电话是我助手lucy打过来的。

“季总你在哪?公司这边出了点小状况——”

“小状况找苏清豪就是了,我失血过多,在回血。”我半调侃,半认真。

“苏总也没办法,是关于云广涛的……他被警察局拘留了。”

我一听消息,嘿?剧情反转太快我措手不及啊!

“拘留了?”瞄了一眼正在觊觎菜单的风景,我清咳两声:“怎么回事,不是说仓库的事不是他的责任么!”

“跟这个没关系。他酒驾,开车送他妹妹回家路过相迎路隧道的时候,被交警抓了个正着。”lucy的话叫我当时心花一放。腰不酸了腿不疼了,骂人也有劲了:“活该!**天收还真是有道理。”

这会儿我想起来了,云广涛就是因为喝酒渎职才引起的火灾。被人从警署领回来的时候,一身酒气还没散去呢。结果苏清豪疏忽了这一茬,直接给钥匙让他开车送云娜回去。

哎呦,只可惜了那车,那可是我的牌照啊。

“我的车没事么?酒驾现在可不得了,拘留十五天还要吊销执照。”

Lucy在电话那端回答我:“车没事,但是警署肯定要做个登记备案了。那相迎路隧道是事故高发区,酒驾查的也频,但是大白天的你说怎么就正好拦到他呢?搞不好是得罪了谁,专门被举报拦截的。”

她一笑道:“不过季总,这下子云广涛没了驾照,可再也没办法待在仓库混日子了。正好,你可以找个借口辞掉他。”

Lucy说的也正是我想的,仓管员也要兼做一部分物流上的工作,拥有驾照是入职第一条件。

云广涛酒驾的事既然已经东窗事发,我想云娜和苏清豪就算再不要脸,也赖不到我头上了。

不过lucy说得对,怎么那么巧的,就有警察拦车查他呢?

我转过脸,就看到封景眯着那双好看的眼睛指着菜单上的新品问服务员:“你们这儿的草莓布蕾还有么?”

“嗯,正好还剩下一个,先生您有需要么?”

封景的嘴角挑着一丝非常诡异的笑容,跟夕阳斜下的金光打成和谐的阴影。

我定定地看着他,最后吞咽一声:“这个让给我吃吧,突然有点胃口了。”

封景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服务生吩咐道:“再加点蜂蜜,口感会更好。”

我平时很注重身材,这么高热量的罪恶食品,在我看来比毒品还可怖。

这会儿我一勺子下去挖掉草莓布丁的一小块,琼脂滑腻的抖动,甜美浆心的流淌,再加上顶端黄色蜂蜜的淋漓,入口一瞬——旋风般的质感简直沁入心脾。

“你还真是很会吃。”我用纸巾擦擦嘴,将剩下的推给封景。味美,但我不敢贪多:“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布丁配蜂蜜这么美味。”

“因为我只有一次机会啊。”封景单手拄着下颌,随意挑弄着甜品勺:“只有一次机会让你食髓知味,以后才会爱上这种感觉。我当然,会给你安排最好的体验。甜品如此,其他什么……也如此。”

呃,好吧,我虽已婚,但远远谈不上经验丰富。

这些年来,在我与苏清豪之间寥寥无几的例行公事里,味同嚼蜡,需求至上。用他,有时还不如自己动手来得舒服。

直到封景的出现——

“你看我的眼神,怎么色眯眯的?”封景很快吃完了点心。银勺敲击餐碟,脆脆的轻声就像打断催眠的一记休止符。

“我……我哪里有!”我知道我的脸很红,但我可以借口自己在发烧。

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四点了。我并不打算回公司,想来今天苏清豪必然又要为了云娜和她那个猪头哥哥的事忙得脚打后脑勺。

我还是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乐得清静吧。

推开房门,一股清香的饭味扑鼻而来。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怎么才到家?我当你下午就回来休息了。”苏清豪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袖子撸到手肘那边,眉头皱得快撇到太阳穴去了,“洗手吃饭吧。”

“你这又是闹哪出?”我算是看不明白了,苏清豪这得有多么强大的内心,在我和云娜之间窜来窜去的还舔着脸理所当然?就一点不想拿镜子照照自己的三观么!

“这是我家,我难道不能回么?”苏清豪理直气壮的样子简直像一条狗啊。

我说行啊,我看看你做的是啥。吃了能不能死?

在我的印象中,苏清豪绝对是个远庖厨的伪君子。以前上大学那会儿学校野餐的烤肉,他都嫌上面带血不忍直视。

跟我结婚以后,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矫情得一点不像农村出来的凤凰男。

凤凰男好歹会拌猪食呢。

可是这会儿,他正硬生生地把一条鲫鱼往砧板上冷冷一拍,跟拍狗粮似的。

每一个熟练的动作似乎都在向我宣誓——因为云娜爱吃鱼,他就恨不能一手撕毁海洋保护公约协议!

其实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真的很好判断,看他能不能为你做以前从来不做的事就行了。

而一个女人爱不爱你,则更好判断。及时你从来不为她做那些‘你不肯做的事’,她还是不舍得离开你。

看着苏清豪一连串的烹炸炖煮,我被水汽氤氲了眼眶。

我想,在自己与这个男人漫长地拉锯之间,究竟是谁更蠢,谁更看不透呢?

“说吧,又有什么事要求我?”我双手插肩,倚上门框。苏清豪的套路太浅了,每次这样殷勤示好的背后,肯定又是需要我帮他签个字或点个赞。

只要一天不离婚,我们之间就要共同持有权利人。

“我没什么事求你,就不能做顿饭了么?”

“呵,我又不爱吃鱼。”我凛了凛眉头,别过脸故意不想被‘糖衣炮弹’剥了节操。一小时前,我刚吃了腻腻的甜品,说老实话,鲜美的鱼汤这会儿正挑我味蕾呢。

“做给云娜和涛哥的,顺便给你喝口汤。”苏清豪斜眼瞄了瞄我,比这态度更不屑的,是他出口成伤时丝毫不顾及我的尖锐语气。

“季恩梧你行啊!打不过人家,就砸人家玻璃。涛哥怎么会被查酒驾的?又是你在背后兴风作浪吧!”

说完,苏清豪把饭菜盛出来用保温盒装好,剩下一锅没有什么干货的鱼汤一圈一圈漂着讽刺的涟漪,“云娜在等我,我要陪她去给涛哥办保释。今晚不回来了。”

“苏清豪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连吵架的力气都没了,也恨极了刚刚那个差一点就傲娇心软的自己,“自己的猪队友不好好看着点,惹了祸第一时间就往我头上赖?照你这么说,她云娜脸上起个青春痘也要算我的错?”

“季恩梧我懒得跟你废话,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反正,别以为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就能沾到一点便宜。我才不会爱上像你这么工于心计的女人!”

“原来你今天回来 ,只是来羞辱我的啊?”我泠然推了半步,目光却不肯服一丝的软。我就知道,我这幅样子要是给我妈看见了,一定又要以我为耻辱了。

“苏清豪,我宁愿你是回来套路我的,至少还能给我个打你脸的机会是不是?”

“季恩梧,大家都是成年人。搞这些矫情的桥段有什么意义?既然不想受侮辱,那你就离婚啊。否则,我苏清豪亲手做的饭,你也只配喝几口汤。让开!”

提了保温饭盒,苏清豪挡开我的肩膀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上前一步,端起灶台上的鱼汤:“苏清豪,谁要带走的,一并都带走就是了!我不稀罕你留的下脚料!”

说完,我不顾汤锅的炙热,反正我手上的纱布又多又厚,也感觉不出多烫。就手端着一股脑沿阳台倾倒下去!

我家住的是矮层小公寓,顶层附赠的复式阁楼。当初结婚那会儿,房子是我爸给我出的……

所以我住我的房子,浇我家楼下的灌木,怎么了?大不了物业的上门批评教育一顿。反正我季恩梧在别人眼里,早就是个保不住婚姻,斗不得小三的蛮不讲理母老虎了!

接着就听楼下面一声高八度的惊叫——

苏清豪瞬间煞白了脸色,丢下饭盒就扑倒阳台边往下看!

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云娜等在楼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我是不好伺候的金主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第3章冤家路太窄第4章猪队友一箩筐第5章他是敌是友第6章有妈如此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第9章失聪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