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不抵陈年恨 > 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猫小米 2019-05-14 10:52:26

因为我不是个男孩,我妈怨念得恨不能把我抓去变性。

我爸这么大的家业,没有个儿子怎么成呢?

所以逼走原配袁梦后,我妈为了再生个儿子,什么驰骋中外的手段没用过?

明明她自己就是个受过高等科学教育的医生,最后就差从木乃伊上磨出粉往肚子里塞偏方了。

然并卵,她那平坦的小肚子就仿佛被我吸取了全部的生命力。几年下来,再也没能鼓起来。

而我爸在外小三小四持续不断,我妈整天担惊受怕恍惚成狗。

不过大概也是老季上辈子坟头没冒烟,我爸那条祖传的Y染色体算是送不出去了。

虽然几年后倒是有个女秘书帮他暗结了珠胎,可惜一撇腿,又是个丫头。

但我妈还是闹个不轻,硬生生把人家逼得差点喝农药。我爸一气之下跟她大吵一场,连警察都招来了。最后一纸离婚协议断了徐橙的豪门梦。

三年前,老当益壮的季老头又娶一房。也不知是没有子弹了还是不像放炮了,我那娇滴滴的后妈到现在都没动静呢。

“你说你啊,真是一点不争气。是,苏清豪在外面有人,那又怎样?我跟你爸这么些年,他外面的人还少么?梧桐我跟你说,你妈我亏就亏在这眼里容不下沙子。当初对付袁梦那会儿,我多拎得清啊。越是楚楚可怜的,男人越是觉得亏待你。上位多容易?

“可惜了,后来我自己扶了正,反到没能淡定从心。梧桐,妈都是有经验的过来人,你得给我好好听着——”

“你没搞错吧?”我冷哼一声:“你忍我爸,那是因为我爸有钱。他苏清豪算个屁?也配让我忍?”

“你榆木脑子啊!”徐橙用听诊器甩我,啪一声,反而把她自己震够呛,“季安适这老龟五十几了都没个儿子,将来不就得靠个有能力担起公司的女婿么?你要是真跟苏清豪离了婚,你觉得你爸会把公司交给你?”

“废话,我再没用也是他女儿,难道他胳膊肘往外拐啊?”

“你傻不傻啊!他没儿子那不还有侄子么?你二叔一家人虎视眈眈的,打了多少年主意?每次宴会上吃饭,一口一个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尤其是你那个不要脸的二婶,我也就是看在她胖得跟球一样找不到静脉的份上,才没一针管子空气给她打进去!

“ 再说了,退一万步讲你爸那杆老枪万一哪天擦走火,真生出来个带把的怎么办?我告诉你哈梧桐,你可别把妈的话当耳旁风。你跟苏清豪现在不适合婚变,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团结起来把季世的命脉拿捏在手。

“妈为了给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上半辈子都用来斗袁梦了。现在妈斗不动了,下半场得你来接手往下打。唉,你死鱼一样,听明白了没给个反应啊!”

徐橙下手可真是重,这一针一线缝得哪有一点慈母的样子?亏我小时候学的第一篇古诗就是‘慈母手中线’。

于是我从鼻腔里冷冷哼出一声:“妈,我可一点不觉得你斗袁姨那段有什么好骄傲的。说实话,袁姨那是懒得跟你搞,自己让了位。”

“你个死丫头!”徐橙一巴掌拍我太阳穴上,力气不大但够羞愤的了。

她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毕竟,那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污点。随时提及随时炸毛,我要是什么时候活腻了,就过来戳一记。

“让什么位?是她自己没本事,生了个先天残疾的儿子,没脸再赖在你们季家!”徐橙脸色气得白拉拉的,缝合的力度简直就像在掌鞋。

我疼得五官移位,眼前发黑。最后大脑灵光一现——才想起来,她居然都没给我打麻药!

真是亲妈。

“我告诉你季恩梧,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跟袁梦她们母子来往,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咣当一声,徐橙把缝合盘往前一推,将我包得像粽子似的手直接扔下。

得了,又出血了。

我摒着疼丝丝的神经,晃荡起身。

“我巴不得呢。早跟你说了,从你剪脐带的那天起,我们两个的三观就已经缝不到一块去了。妈,我的事你也少管。”

我不喜欢徐橙,就算她是我妈又怎样?

很奇怪么?就她这样的女人,你喜欢一个给我看看!

拎起包,我转身就走。今天在这儿遇上这个老瘟神也是日了狗了,不过有一点不错——不用挂号不用付钱。

“季恩梧,以后你惹出事,别指望我给你兜着!”

徐橙追出来,尖高八度的嗓子音跟吃了跳蚤似的。

我头也不回只从她举了举手,这会儿可不是有意竖中指。谁叫我的伤口是从掌心划开到中指指腹一条十厘米长的呢?

刚缝完针,这家伙僵着收也收不回去。

竖着就竖着吧,唉。

走出医院的大门,我第一件事就是想去找个spa馆好好做个头部**加采耳。恨不能把我妈那些三观尽毁的道理统统挖干净。

在我看来,其实她跟我爸是很合适的。相亲相爱,为民除害最好,可别去祸害别人了。

我爸奉行的大男子主义里,女人就是个容器。而我妈又特别愿意为自己曾经的那点小心机沾沾自喜。

有时我真是佩服我的,当年是怎么把这两坨狗屎一样基因融合成自己?

融合成一个懂得感恩,也敢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可以有爱情的小**。

叮一声,我的手机里穿过一条短信。

【梧桐,明晚过来吃饭好么?风庭过生日。】

我心里最软的那块地方仿佛被什么戳了一下,嘴角总是在这种时候不自觉地上扬。

用受伤的手小心扶着手机,另一只手快速按下了回复。

【好的,我记着呢。下班就过去。】

“好了?”

听到身后一声刹车引擎响,我吃了一吓。

“你还没走?”

我抬眼看到摇下的车窗里露出封景的脸,单手抚了抚复杂的心跳。

我以为他把我放下来就回去了,着实没想到他始终留在原地。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阳光徜徉了一天之中最慵懒最无压力的绽放。

封景说,一起去喝个下午茶吧。

我说我不想去,我发烧呢,没胃口。

没骗他,就凭我妈刚才的解剖手法,快把我浑身的免疫细胞都调动起来抵抗疼痛了。哪有不发烧的道理?

“这样啊。”封景抬手就往我额头上撩了一下:“是有点热。那你陪我去吧,我吃,你看着。”

我看你八辈祖宗个爪。

封景一点不像个嗜甜如命的男人,至少在我眼里,喜欢甜食的男人还是略轻浮了一点。

可是当他面对一碟巧克力熔岩蛋糕露出特别纯粹的表情时——

我相信我见过他那个表情,那天晚上饥饿如潮般把我办踏实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表情。

娘的,我就跟一块蛋糕画等价值?

“真的不尝尝?”封景用叉子挑起一小块,试探性地往我嘴边送,“甜食可以让人缓解疼痛。”

“呵,还会让牙瞬间疼痛呢。”我唆着面前的一杯柠檬水,单手拄着下巴往外看。

封景带我来的这个地方,叫凯旋广场。是泰阳城市中心最大的商业餐饮娱乐圈。

坐在这家小小的私房甜点店里,我能看到对面一块大大的商铺正用白纸泥灰围着装修前的清冷。

如果不是我爸和苏清豪今早摆了我一道,这个店铺现在就已经是我的了。

我花了那么多心血企划出来的概念西餐厅,就这么死得悄无声息。

心里沉重得像在上坟,偏偏面前还有个男人在大快朵颐。

我真的很想问问封景,你这么没心没肺,对得起你的颜值么!

“你怎么会专门带我来这里?”我看着看着眼睛有点发酸,转过脸来,我直接问封景说,“不会是苏清豪故意让你这么做的吧?他可真是够扎心的了。”

“上午那会儿,我跟马总监做了下交接。他提起你们在这里的店铺,我想也许你会想过来看看。”

马修走了,我都没脸去送他一程。回想起那些共同畅想,努力奋斗的日子,他的背影只怕是我近期来最不想面对的定格了。

“死都死了,带我来看坟头么?”我自嘲一声,咬扁了柠檬水的吸管。

我想我应该很讨厌封景才对,虽然他的到来不是马修离开的根本原因,但讨厌需要有理由么?他要是能知难而退地离开季世就好了,因为我已经在脑中盘算着未来该用多少种方法让他活不下去了。

“你在想什么?”封景吃完了最后一小勺蛋糕,就连盘底上黏腻的巧克力糖浆都没浪费。他用洁白的餐巾纸擦了擦嘴,优雅地就像一只会用刀叉的食人族王子。

“没有。”我摇头。我真的在发烧,而且冰水下肚,貌似更厉害了。

“那你看我的眼神怎么那么狠?”

我唏嘘一声,我说封景啊,有一句话我们需要讲得很清楚么——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我是不好伺候的金主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第3章冤家路太窄第4章猪队友一箩筐第5章他是敌是友第6章有妈如此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第9章失聪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