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不抵陈年恨 > 第6章有妈如此

第6章有妈如此

猫小米 2019-05-14 10:52:26

“过奖了。”封景绑好我的一只鞋带,又去绑另一只:“不管怎么说,我也睡了他的女人。礼尚往来,总该给他帮点小忙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爆炸了理智,上前一步将他按进隔壁的男洗手间。

封景的领带貌似已经换过了,早上被我抓出血手印的污迹不在。

我也不客气,你能换,我就能毁。

“你在勾引我是不是?从那天到现在,全是套路!封景,你就是苏清豪找过来故意勾引我的吧?哈哈哈,他以为用这种方式,我就会食髓知味,就会答应跟他离婚了? 你只不过是个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

“的什么?”封景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我。

我故意用愤怒的呼吸打哑嗓音,而事实上,我一时想不出来该用个什么形容词。

我本不擅撕逼,一切色厉内荏和口舌之快,也只有在面对苏清豪的时候才被逼得奏效。

“季恩梧,那天上你,只是个临时决定。至于原因——”封景单手按在墙上,咚一声,传递鼓膜的萌动。

我沉默,惊厉着双眼盯住他。

接着,他俯下宽厚的肩膀。侧头偏颜,薄唇在我耳边分开暖气流的弧度。

“因为恰巧,你的内衣颜色……我喜欢……”他说。

我像个炸了毛的猫一样弓起背,想逃,却没有任何退路。

“封景!我警告你,不要再提——”

抡起一巴掌,我不轻不重地把手心扬在他宝蓝色的腕表上。瞬间的血崩,疼出我的眼泪。

我可以在苏清豪面前受尽委屈而故作强大,却淡定无法一次次面对来自不明所以的羞辱。

但我知道,封景是苏清豪的人。我的丑态,对他来说一定是很珍贵的邀功明细。

所以面对他,我就是不能哭!

“你们公司,有医务室吧?”封景撩起我的袖子,像在撩一条被人开膛破肚的鱼。

“你见过哪家公司还配医务室的?好像我整天要挨苏清豪的打一样。”我拽回手,转身就走。

身后脚步沉重,虽然不急但奈何男人腿长步子大,他要追上我,只需想要追上就可以了。

“我送你去医院。”封景跟着我进电梯,在我准备按楼上办公室层的时候,他伸出大手连按两下电钮。丫的给我取消了?!

“你干什么?”我气恼不已,“有这个精力,你不该好好回到你的工作岗位,做一条狗该做的事么?说不定等我回来,全公司的心腹都换成苏清豪的人。”

“虽然女人的胸很重要,但我衷心希望你能匀点给脑子。”封景往我怀里看了一眼,沉韵的目光简直毫不避讳。

“你!”我下意识护了下衬衫领口,脸颊轰一下晕了火。

“我怎么没脑子?像云广涛那种废物,好吃懒做惹是生非 ,是第一次出给我们捅娄子了么?封总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口口声声表示你来季世是为了成就事业和自我实现的。”

“排除一切因素,就作为一名管理者,你能容忍云广涛这样的人留在你眼皮底下么!实话告诉你,我看他不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带酒作业出了事,正好做文章。要不是你从中作梗,他现在还蹲在警署里吃牢饭!什么下大雨凸透积,太阳燃点放大镜?真以为我傻么!”

“你的目的只是想让云广涛进局子,为什么一定要当面得罪他们?”封景看了我一眼,画外音就好像在表达‘智商堪忧’一样。

我笑惨了:“我跟苏清豪之间,还用得着害怕互相得罪么?”

“那你至少也考虑下别人的心情。”封景把我送上副驾驶,抽了几张纸巾按在我掌心。

他开路虎,这是我没想到的。

我以为像他这样低调风雅的人,可能不会喜欢那么张扬霸道的车款。

“压着点,别弄脏我车。”

开路虎的还洁癖,难道你不知道越野车就是滚泥浆的才有气质么?

我无力吐槽。

“什么考虑别人的心情?”我狠狠咬了下唇:“你指的若是公司里的风言风语,大可不必。这两年什么版本都有,长篇的,连载的,非现实主义的,意识流的。关于我和苏清豪的婚姻,我觉得最离谱的一个,是说我是个女同,跟苏清豪事形婚。”

“我指的是我的心情。”封景见我手上不利索,于是帮我拉了安全带扣上。

“你蠢得这么生猛。我会以为是我不小心射进去了**,拉低你季总的智商。”

我想揍他,然而安全带被他绑的太紧。抬不起来。

一刻钟以后,封景把车停在泰阳城第一中心医院的门口。

“为什么要过来这里?”我皱皱眉,“公司附近不是也有三甲医院么?”

“那里不好停车。”

“你不用停,我自己进去就行。”我不肯下去,赖在副驾驶上摇摇头。

“下次再去那里,来都来了。”封景摸出手机,看样子,好像在查什么东西。双眼认真凝着屏幕,口吻心不在焉的。

“我……”我挤出一脸比见鬼还为难的表情,但又不想对封景多解释。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下车,我想……应该也不至于那么巧吧?

中心医院里,有几百个医生好么!

“等下,问你个事。”在我正打算摔上车门转身走的瞬间,封景叫住了我。

“嗯?”

“苏总给那位云小姐买的房子,在哪个小区来着?”

我倒吸一口冷气:“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看看他们离你远不远,好决定晚上方不方便过去找你。”

“你!”要不是我手上血流不止,这会儿绝对比个大大的中指戳死他。

“废话,泰阳城中心的房价要七八万一平,他苏清豪搞得到那么多私房钱么?!买在北郊新城区,什么小区我记不住。”

“OK,知道在北郊就行。从这里往北郊去,总是要经过相迎路隧道的。”封景自顾自说着什么,我没听明白。

无力去理会这个似敌非友的家伙要搞什么名堂,我抱着血淋淋的手,走进中心医院的正大门。

我愿以这只手从此落下难看伤疤为代价,换今天不要冤家路窄地遇上——

算算看,我有七八年没来中心医院看过病了吧?自从我爸和我妈离婚以后。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越是担心会发生的事,就越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会发生。

“季恩梧!”

中心医院上百个大夫,就算一人轮一天的急诊室坐班,你徐橙大主任也只有三百六十五分之一的概率会在这儿吧!

我想逃已经来不及,分分钟被身后垫着高跟小皮鞋的女人捉个正着。

徐橙没怎么变,反正我一年见不了她两次。每次的表情都像僵尸一样扳着让我不想见第二次的威严。

但不得不承认,她有着不输岁月的姣好容貌。快五十的人了,稍微打扮几下还是能装个三十岁辣妈。

还好,我总算是长得像她。不用担心将来老得想自杀。

“妈。”逃是逃不掉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转身,将受伤的手往身后藏了下。

但徐橙是医生 ,对血腥味的敏感登峰造极,我估计我就是来月经了都逃不开她的眼睛。

果不其然,徐橙单手推了下鼻梁上那架毫无人情味的无框眼镜。然后将我扳过身,用两个指头捏着我的袖子,啧啧两声。

那架势,就好像生怕沾上我一滴愚蠢的鲜血。

“又跟苏清豪吵架了?”

我皱着眉冷丢一声:“什么叫又?而且,就算跟他吵架,这伤也没关系!”

我才不是那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自残的**,跟她似的!

“进来!这点出息吧!”徐橙拖着我进了急救室。

这个时间点,医院还不算特别忙。

徐橙拉上白屏,把我推到缝合床上。噼里啪啦端出一排冷丝丝的工具,就跟家里吃大闸蟹那套工具差不多。随便哪一件都看得我骨头缝疼。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能吵架不能吵架。这夫妻之间要想玩手段,花样多的是。你长没长记性?啊?”

我盯着她拆纱布的手发呆,心里丝丝冷笑:想当初一酒瓶子撇过去把我爸脑袋砸个坑的人,呵呵,她自己倒失忆了是不是?

徐橙是个太过工于心计的女人,万事万物都恨不能用量杯计算好可控的刻度。

只要有一点掌控不到,她就像得了绝症一样浑身不舒服。

我外公外婆都是老实规矩的读书人,也不知怎么生出像她这么三观不正的一朵奇葩。

听说上大学时就为了过论文去潜人家导师,结果被师娘把大字报贴了满墙。肄业后,我外公外婆把她送出国,好算是拿到了个医学学位。

本来以为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嫁人生子后也就洗洗白了。谁知又认识了我爸这个有妇之夫。

我爸有钱,长得帅,又幽默。用他的话说,长得丑的撩妹才用套路。他这么帅,用套就行。

说起季老前辈年轻时的风采啊——就是良家少女一见他,都保不齐捂不住芳心跳突突。更何况我妈压根就跟‘良家’这两个字挨不上一毛钱边。

但我爸什么角色啊?家里原配端端正正摆好,外面彩旗飘飘不倒。

都是玩玩而已,走肾别走心。但我妈可不是省油的灯。

于是乎,我妈奉子要挟,逼我爸离婚娶她上位。我得感谢我妈妈的心计,偏偏就是那一颗不安分的卵子,最是不要脸地低了低头,结合我爸的小蝌蚪。

否则概率千千万,不一定能发育成我呢!

可我的出生还是让我妈郁闷了好久,因为我不是男孩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我是不好伺候的金主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第3章冤家路太窄第4章猪队友一箩筐第5章他是敌是友第6章有妈如此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第9章失聪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