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不抵陈年恨 > 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

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

猫小米 2019-05-14 10:52:26

天快亮了,萧瑟的大街上,我把车开得比飞机还快。

那男人的技术确实好,好到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开闸怎么控场,就只记得那些仿若在云端漂浮一样的**带着我的每一根神经反复触电。

只可惜,我已经忘了他叫阿虎还是阿豹。

开门进家。冷冰冰的玄关,空荡荡的客厅,连鬼都不爱飘过来。

我懒得开灯,径自钻进卧室往床上爬。

一伸手,戳到了冒热气的身体,吓了我一小跳。

苏清豪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想来是刚睡着。

“这么晚回来,你去哪了?”他起身拉开台灯,找眼镜。眉头皱的关切而严肃,口吻偏偏不自量力地质问。

我就恨他这一副假惺惺的斯文渣男脸——

遥想十八岁的校园里,绿荫下。我被他一件干净的白衬衫骗去了诗与远方。如今才知道,诗人心里只有一个月亮,他的远方,也不是你的远方。

“出去玩啊。怎么?想管我啊?”我故意开大灯,把室内弄得很亮。他眼睛难受,眯着缓了好久才适应。

“我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笑:“都说了出去玩了。你和云娜在床上的时候,接过我电话么?再说,你不是发短信说你不回来了么?”

我对着梳妆镜,把凌乱的长发随便扎一个揪。

“季恩梧我不是回来跟你吵架的。”苏清豪咬牙切齿。

我冷笑,口吻依旧随意:“那怎么说?你家娜娜又出什么幺蛾子?”

“急性肠胃炎,在医院挂盐水。我先回来拿个文件,有点累就睡了会儿。”

苏清豪打了个疲惫的呵欠,眼里尽是血丝。

我知道他很累,活该。

“所以?”我瞄了一眼被他蹂躏成坨的被子,忿忿上前一把撤掉床单:“睡醒了就滚啊,我换新的。”

“梧桐,你这样有意思么?”苏清豪措手不及,差点被我掀地板上。

“有啊。”我笑着把床单一甩,恨不能把眼前的男人当垃圾一并打包踹出去。

可是,当他沉着目光跟我说‘梧桐,我们好聚好散,离婚吧’的时候,我的心却还是疼得毫无章法。

“梧桐,算我对不起你。房子车子是你家的,这些我不要。你让我走吧。”

“走可以,你辞职,公司股份留下。”我顿了顿,话题再次回到无情的死循环里。

“我给季氏打了这么多年的工,增长值是我应得的。梧桐,你没必要那么绝吧?”

感情没了,就谈谈钱。可没想到,钱比感情还容易谈崩。

我笑着摊摊手:“那就没得说了。要么,你好好伺候伺候我,看我愿不愿意把这点钱赏给你?”

“季恩梧你别给脸不要脸!”苏清豪终于被我逼得忍无可忍,跳起来一把捉住我的脖颈,将我按上墙壁。

他的力度挺大,但还没到疯狂的程度。当我开始禁不住撕着喉咙咳嗽时,他慢慢放开了虎口。

透过薄薄的镜片,我看着那双连谎言都不屑于遮掩的眸子。心一凉,再次陷入本世纪最大的神秘事件——我他妈究竟是怎么爱上他的?

苏清豪的手机响了,他瞄了我一眼,径自去接。

虽然有意把声音压小,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里面抽抽搭搭的女声。

“清豪,我……”

“你别哭,我马上就过去!”

“去哪儿啊?”我歪头笑着看他,然后啪一声,抬脚把门踹上了。

我抬手端起床头那张讽刺的婚纱照相框,指着他照片上的脸,一字一顿地嘲弄道:

“苏清豪,难得回一趟家,你不交点作业对得起你那时年少的灿烂笑容么?”

“你别闹了,娜娜现在很伤心。”苏清豪扳着一张白脸,青筋在太阳穴上跳扑扑的。

“不就是个肠胃炎么?让她把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拉干净就好了。”我戏谑道。

“你有完没完,让开!”苏清豪冲我吼。

我笑着不做声,却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一手抱着相框,一手挑了挑玫红色肩带。

“你就想要是不是?”苏清豪终于被我惹怒了,他用力吞咽一下,上手扯住我的头发。

我被他大力按在墙上,相框啪一声敲碎了,生生压碎在我掌心!

“梧桐!”

血红的掌印落在墙壁上,像大魔王的屠门暗号似的。

苏清豪去扶我,我大叫一声滚,将他用力推开!

我伏在地上,抽出伤口里的几块碎片,撕下白衬衫的袖子胡乱缠上几圈。

我早就不知道疼了,脸皮陪着尊严被他一点点割下来的时候,我便对疼痛再无敏感。

苏清豪就在距离我一米远的地板上,站着,看着。

后来他说:“梧桐,娜娜怀孕了。”

我像没听见一样,看着手掌上的白布一点点渗透鲜血。

“医生刚才不知情,给她用了消炎抗生素。现在情况有点复杂,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娜娜哭得伤心,我得去陪她。”

苏清豪从我瘫软的长腿上踏了过去,我连使绊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怀孕了是么?

呵呵,我还以为他们的爱情真的可以纯洁无暇感天动地苏格拉底呢!

“去啊,好好陪她。”我摇摇晃晃站起身,笑得泪水狂飙:“能保住就别打了,生个小怪胎,我他妈给你俩养着!”

苏清豪下楼的脚步顿了顿,冲我摆了个口型——

大概是‘不可理喻’之类的,反正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把床单和碎玻璃踹到墙角,准备明天让保洁工上门打扫。

然后一头躺倒在床。

手机显示凌晨四点半,我闭上眼,本是什么都不打算想的。可大脑是个太奇妙的东西,反复切割出今天跟那个男人那些翻云覆雨的片段,分分钟凑成一盘佳肴——

我食髓知味了。

“阿姝,”我拨了唐姝的电话,“今天那个少爷不错,以后给我留着点,我去就包他了!”

“你说什么呢?”唐姝那边乱哄哄的,比较符合凌晨四点的夜店气质。

“梧桐我跟你说,你要是不敢玩呢就老老实实做你的深闺怨妇。人家阿龙等你几个小时了,就算临阵脱逃你也打声招呼吧?”

临阵脱逃?

我一下子就懵了:“什么意思?他不是在1206吗?我刚才去找他了啊!”

“什么1206?”唐姝气得吼我:“是206!我这会所一共就三层,上面都是人家华苑丽笙酒店的房。你当我家挖金矿的啊上十二楼给你开个总统套?”

不是1206?所以我今天遇到——不是阿龙?

那是谁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我是不好伺候的金主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第3章冤家路太窄第4章猪队友一箩筐第5章他是敌是友第6章有妈如此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第9章失聪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