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不抵陈年恨 > 第9章失聪

第9章失聪

猫小米 2019-05-14 10:52:26

我觉得在这一点上,苏清豪做的还是可圈可点的。

他陪云娜也好,帮她买房子也罢。但从来不会把云娜带到我们两个的家里。

其实我觉得,这种狗屁原则真的无所谓遵不遵守了——

就像今天这样,你苏清豪要烧饭就烧呗,想秀恩爱就好好秀。干脆把云娜带到家里演我面前不是更好?

现在装一副‘我追求真爱’,‘我没名没分的不能登堂入室的白莲样’躲在楼下像个望夫崖似的——

“季恩梧!**找死啊!”苏清豪推开窗台的惯性,像一只脱缰的野狗似的弹到我身边。

那牟足了全力的一个耳光,重重扇在我的左脸颊上!

取代疼痛的,是一击刺裂的鸣响。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意识跟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是的,我活该被打。谁叫我往楼下丢垃圾呢?

但是这垃圾丢在了云娜身上,就不能算随地乱扔,那叫回归垃圾场。

我挣扎着爬起来,抬手抹了下嘴角的猩红。此时苏清豪已经冲下楼去了,嘴里还叫着云娜的名字。

呵呵,这么十万火急的时候,他都不忘打我一巴掌。

我真后悔,刚才应该把锅一块扔下去,扔她个一尸两命就对了。

这会儿我扶着阳台站起来,遥看苏清豪抱着云娜冲出小区。

突然之间,我想起来我妈在八年前把我爸那个小三逼得喝农药的时候,我爸也是这样抱着人家姑娘跑出去的。

那时我就相信,婚姻这东西真是脆弱。一旦前面那个把背影转的决绝不堪,后面那个,就算牺牲再多的东西,也不能挽回了。

可我毕竟还是得穿衣下楼,跟去医院一趟。

首先,人是我伤的,是我的责任我得赔钱。

其次,我得看看大夫。苏清豪这一巴掌下去,我的左耳就像一面破风的鼓,听什么都像在潜水似的。

匆匆下楼,我遇上了门口保安许阿姨。许阿姨是个退休丧偶的老教师,无儿无女,孤寡独居。平日里跟我也算聊得来,可能是因为我妈太奇葩了,以至于我见到差不多同龄的老阿姨,但凡脾气和善一点的我都想扑到人家怀里撒个娇。

“小季啊,怎么了这是?”

我知道,这是我头发凌乱,嘴角挂血的样子把许阿姨吓到了。

“没事,家里微波炉炸了。”我左耳听不见,说起话来像在吼。

然而许阿姨并不可能相信,她买菜回来,眼瞧着苏清豪抱走云娜时就跟踩了风火轮似的,把老阿姨的花裙子都掀开了。

“那刚才,是你家先生吧?那女的……唉,那女的也真是奇怪,好端端站在那刷着手机,一看到楼上落下来一盆水,当时就跟贵妃醉酒似的瘫那了。我还当是谁家的闺女那么矫情呢?”

“什么?”我一只耳朵也足以听清真相:“许阿姨你说她没有被淋到?”

“当然没有啊。她站在那个花坛后面哩。”

一听这话,我也就呵呵了。反正云娜这手段啊,也是粗制滥造屡试不爽。

我扬一盆水她就烫成美人鱼了,那我放个屁她不得崩到二里地呀。

肚子里有了孩子,还特么左一下右一下摔着跤,真是用生命在吸引苏清豪的心疼啊。

有时我想想,我妈说的也没错,她总让我学学云娜的手段。我见犹怜啊,梨花带雨啊,吟诗吐血啊!我要是个男人,也想保护娇滴滴的她啊!

回头再瞧瞧我,金刚似的,皮糙肉厚。

“呀!小季,你这耳朵怎么出血了!”

随着许阿姨的一声尖叫,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脖子里黏腻腻冰凉凉的,伸手一摸——

然而我大咧咧一仰头,说没事阿姨,我这两天……月经不调。

***

“今天什么日子啊,一下午见到你两次,我是不是应该买个彩票啊?”等我赶到医院挂急诊的时候,徐橙正好换了衣服准备下班。

我觉得她揶揄我的本领要是能收起一半锋芒,我爸后来都不至于坚持跟她离婚。

我说你当我想来啊?没看到你的好女婿抱着他家软妹子直接来中心医院挂的急诊么!

“你不就希望我不要太怂么?我可牛了,一盆滚烫的鱼汤直接倒了下来!”

“你说什么?刚才那个说是被烫伤的孕妇——”徐橙眼珠子惊得快比眼镜大了:“我准备交班了都没注意看,你说苏清豪跟那个女的,她……她怀孕了?”

“很奇怪么?”我揉着疼痛难禁的耳朵,说话声拔得吼来吼去:“我知道你又要说,肚子里没货留不住男人。呵呵,可惜我一年跟苏清豪上的床,都没有上你这儿来的次数多。”

“你瞅瞅你这个德行吧!”徐橙拧着眉头凶我,“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再这么闹下去,你们迟早是要离婚的!”

这会儿,负责给我检查的五官科大夫皱了皱眉,“鼓膜穿孔了,听小骨受损严重。建议手术。”

然而她说话的声根本就没有我妈凶我来得响亮——

“梧桐我跟你算过这笔账吧?我离开你爸的时候,手里拿了季世百分之五的股权做赡养费。你爷爷去世的时候,又留了百分之十给你。而你和苏清豪还有这些年增长的百分之二十五的配股。这些钱加在一起,咱们可比你爸的持股比例高。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老王八蛋这些年见天想着把你手里那点钱给拖回去。这种时候,你要是跟苏清豪离了婚,共同钱款对半一分,咱们可就被动了!”

“妈!”我大吼一声,震得受伤的左耳一阵生孩子似的剧痛:“我是你亲生女儿,我丈夫在外有小三,回家对我动手家暴!你居然想得是怎么才能从我爸手里捞更多的好处?”

“你个熊玩意说什么呢!妈这么苦心孤诣的,还不都是为了你将来着想?”

“得了吧!你就是不甘心到手的鸭子捣鼓飞。你就是觉得,我爸是你这辈子最划算的一次投资,结果最后滑铁卢了,你一直走不出这场富贵梦。”

我一阵见血的风险在于,我妈会不会一时情急冲我右边耳朵再来一巴掌。

所以我药也没上,甩手就走。

好死不死的也是巧了,出门就遇到苏清豪扶着他娇滴滴的云娜过来。

我看云娜的手上只有那么一点点烫红的痕迹,比起我挂着一肩膀的血迹,简直不要太毛毛雨啊。

而此时的她游着惊恐的两只眼睛,往我身上只落了一下,就赶紧躲回苏清豪的庇护里。

我特么还能说什么?

既然私事只能打脸,那不如就说点公事吧。

于是我对苏清豪大大方方地开口曰:“云广涛的事我已经吩咐Lucy了,很抱歉公司有公司的制度。醉酒驾车违反治安条例,吊销执照后不能上岗。库管人员这一职位,麻烦苏总让出来吧。”

“无所谓。”苏清豪狠狠盯了我一眼:“我已经委托新来的封总监,帮我物色自己人。别以为是个小小的管理员,我就会让给你!”

他特意把‘自己人’这三个字咬的很清晰。我却笑得内伤不已。

突然之间,我萌生了一个想法——

我要不要把苏清豪的‘自己人’封景,睡成我的自己人呢?

可惜,我季恩梧还不屑把腿张得那么没下限!

离开医院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我没带伞,也没车。这个点,连打车都不是很方便。

如果不是封景的路虎不适时宜地停在我面前,我甚至都怀疑,今晚我要是撑不住直接昏死在大街上,可不可能都没人留意?

“季总,这么巧啊?发烧还到处乱跑。”

“没处跑,你带我走。”我精神恍惚地靠在副驾驶上,用衣领裹起身上凌乱的家暴痕迹。

“去哪?”封景问。

“不知道。去酒店吧。或者,”我咬了咬唇,咬出一抹艳丽的血色,“去你家也行。”

“哈,巧了。我家就在酒店。”封景替我拉上了安全带,一低头,眼眸的弧度瞬间融进了凄迷的月色。

我也笑,笑得嘴角伤口分分钟崩裂:“你连家都住在酒店,我说,每天晚上都住不同的家,是不是感觉很特别?”

“你真的是打算带我去酒店么?”我摘下安全带,侧脸拧眉盯着他。

“你说呢?”封景似笑非笑。

我闭上眼,扯住他的领带,用力将他拉到我跟前。

“我等不及了。现在就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微信阅读

章节X

第1章我是不好伺候的金主第2章我到底睡了谁?第3章冤家路太窄第4章猪队友一箩筐第5章他是敌是友第6章有妈如此第7章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第8章我烧饭,你只配喝汤第9章失聪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