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幻界仙途 > 第一章噩梦

第一章噩梦

沙荷四对 2019-05-05 10:20:33

天空灰蒙,云气翻腾,正如这片地界一样的压抑。四野寂静诡异,毫无生机,除了呼啸而过的狂风,一切竟如混沌初开。荒凉至斯,令人不住地胆寒。何一诺下意识的裹紧衣服,缩倦在枯死的老树根下。
  渐垂的眼睑微动,不断撕扑而来的风中,似乎夹杂着什么生物沉重的喘息声,威严无比。不过,这却是这片死地中唯一的曙光。何一诺拖着惊惶疲乏的身子,向声源走去。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只见一个高达百丈有余的巨兽头骨压在地上,周围黑气弥漫,一张一缩极为可怖。竟是这东西发出的喘息声吗?何一诺强压着内心深处的恐惧慢慢走近,看着那双泛白的眼洞,隐隐感觉出什么联系,但却又说不出来。再抬头看那双眼时,何一诺竟是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那,是一双燃烧着地狱之火一般空洞的双目。
  "哥哥,哥哥,快醒醒,陪我去找龙叔,我想要个木雕!!"伴随着女孩欢快急切的声音,何一诺从梦中惊醒,用手扶上额头,深深喘了口粗气,心里一阵后怕:幸好只是个梦!
  看了看窗外磅礴的大雨,何一诺抬头对着女孩笑道"雪漫,外面雨那么大,你又是大病初愈,我们还是改天再去吧?"
  面前这个被何一诺称作雪漫的女孩,是比何一诺小三岁的妹妹,平时就喜欢粘着何一诺,而何一诺也甚是宠爱着她。
  何雪漫身着一袭粉色衣裙,腰间缠着一圈染了金丝的腰带,肤白胜雪,唇若点脂,娇美如仙,尚有几分稚嫩的脸颊上两个小巧的酒窝镶嵌其中,笑起来任谁都要升起三分怜爱。
  雪漫抱着何一诺的手臂,软声撒娇。何一诺白了她一眼道"就知道我吃你这一套是吧。去把雨蓑拿过来,记住,千万不要让奶奶看见。不然,那可不是我不陪你去了。"雪漫笑着眯了眯眼,眸光中闪烁着狡黠,甚是得意。
  穿戴好衣服,两人偷偷的出了家门,何一诺走在后面,看着雪漫欢快的背影渐渐被雨雾朦胧。一时之间,内心不禁怅惘起来:从记事开始,就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直到现在,也便是与奶奶还有雪漫相依为命,生活在这个平静安详的河畔村里。平日里,邻居的赵叔也会教自己奏箫。而现在要去见的龙叔,是村里后山上的一个瞎子,眼睛虽瞎,但却识字,还有一手刻篆的绝活,村里几乎所有的墓碑铭文全是请这位龙叔雕刻,兄妹俩与龙叔的关系甚好,隔三差五的便去看他。而龙叔也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他们,其乐融融,何一诺也颇为留恋这宛若父爱的疼惜。
  最近一段时间,何一诺总是会在雨夜做着差不多的噩梦,每次都是大汗淋漓的从梦中惊醒,而且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景象,而最奇怪的莫过于梦中的一切,他仿佛都曾经历过!实在是太过诡异,何一诺便将此事告诉了奶奶,奶奶也是束手无策,不过却总说一定会有办法。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后山,连绵高耸的山上,零零落落的分布着坟冢,这是河畔村世世代代村民的安息归尘之地,同时对于小村庄里的人来说,也是最肃穆庄严之地。
  何一诺站在了一个比较靠前的坟墓前,手中摸着挂在胸口的一块两寸大小的石头,眼中流露出几许哀伤与迷茫,轻声说道"爹娘,我和雪漫又过来看你们了。"
  一旁的雪漫也收起了平日里嬉闹活泼,弯下身,慢慢的抹去了墓碑铭文上的雨水,看着眼前这座与周围没有多少差别的坟墓,两人心中都清楚的知道,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爹娘去哪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爹娘的名字,而每次去问奶奶的时候,奶奶总是遮遮掩掩不肯说,只说那块石头是他父母唯一的遗物。为此,何一诺在幼时还与奶奶哭闹过几次。
  冷风卷携着暴雨,刺骨的凉意将二人包围,天地间,苍穹下,雷鸣阵阵,电光炫目,雨下的更密了!
  一声炸雷像是要撼动天地般的袭来,其中似是夹杂着"铛,铛"的声响,两人好奇的抬头望去,只见西北方向的半空中有两道虚影,伴随着不时出现的紫白亮光隐隐现现,但却又看不真切。何雪漫下意识的靠近哥哥,而何一诺自小就听说过修真炼道之事,看到这景象,第一个念头便是修道之人,想来这身边的璀璨夺目,明暗不定的,必定是两人所修炼的仙家法宝。何一诺带着雪漫小心翼翼的向隐蔽处走去,虽说心里清楚与人无冤无仇,但还是觉得避一避为好,免得徒生事端。
  然而事与愿违,两人虽有意识的避开,但是空中之人却是越离越近,且从法宝发出的霞光来看,竟有愈演愈烈的趋向。
  何一诺二人退到身边的一处斜坡下,那里有棵年份已久的柏树,可以遮掩住二人的身形,也挡住了大半的风雨。此时,空中两人忽停住了斗法,手持法器,相互防备,何一诺躲在树后紧紧的看着他们,虽看不清两人的长相,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两人都是身着一身相同蓝白的道袍,手中法器一白一紫,两人静立空中,任凭天威袭身,却无半点松动之意,甚是脱尘。何一诺的眼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憧憬与渴想。
  "师兄,别再执迷不悟了,你我同受天道恩惠,为何要背道而驰?"紫光法器的主人声音急切,即便雨声嘈杂,何一诺也听清了其中话语。
  "哼,执迷不悟?我看是你吧,要成大事,何必于拒此小节。"手持白芒法器的人语气淡然,仿佛正说着不关己身的小事。
  "师兄,你既有踏过虚境之心境,日后也是少有对手,又为何要听信望月之人的蛊惑,做出此等有辱师门,离经叛道之事?"
  "哈哈,好,好一个离经叛道!"说不清悲喜的大笑,隐在雨中,暴雨击打在二人脸上,电闪雷鸣间,白芒法器渐渐的发出璀璨的光华,竟是吞没了二人的身影。
  手持紫光之人,神情严肃,如临大敌,在白光照耀间,眼神中流露出的则是无限的惋惜与愤恨,更有一丝无奈与释然。
  紫光升腾,白芒夺目,交相辉映。两人眼中均是浓浓战意,眼中除了对方,再无他物。此时就连雨水也无法逼近二人,在三丈之处化为无形,这是一场生死之战!
  何一诺在树下紧张的屏住呼吸,生怕被人发现,却又是不肯放过这等场面,眼睛一直随着他们的身影而动。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白芒瞬间压过紫光,紧接着,一声惊天巨响,无数道法碰撞之力向四周快速散开,一波接着一波,在雨水的助力下无形化有形,何一诺无法看清二人的动作,也不清楚到底谁才占上风,只是更为心惊的看着这一幕超出认知的比斗,风云倒转,狂风暴起,身边的雪漫抓紧了何一诺的手臂,娇小的脸上一片煞白,何一诺抱着她,小声道"别怕。"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雨势减缓,而空中二人的斗法似乎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离他们最近的几座小山峰伤痕累累,平整的切面,杂乱的巨壑,昭示着这场打斗的激烈程度。何一诺不由得松了口气,这处倒是地未受波及。
  半空中,紫光的颓萎之势愈发厉害,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到了极限。果然!一声痛苦的惨叫,一瞬间骤长的白光,手持紫色法器之人被打落下来,重重的摔在离何一诺十丈开外处,离得近了,也看的更加清楚。
  摔落之人身材微胖,剑眉星目,气宇不凡,手持紫色短棒,光芒暗淡,另一个不断走近之人,手持白色仙剑,在白光映衬之下更显得俊逸潇洒,超凡脱尘。然而那双流露出杀意的眼睛却让何一诺觉得阴森寒栗。
  卧地之人望着他,脸上渐渐的出现了一丝笑容,喘着粗气,任凭风雨捶打,伴随着几声咳嗽,鲜血从嘴角慢慢留下,他抬头望天,眼神中透露出几分倔强与不甘,更有几分对这个世间的嘲笑与不屑,拼尽了最后的力气,愤然道"修真道,踏天路,缘不及,遥无期,情至深,悔当初,可笑苍穹如蝼蚁,为谁癫狂为谁悲!!!"
  一道闪电,一声炸雷,仿佛是来自灵魂的交响曲。手持仙剑之人,停下脚步,眉头微颤,脸上出现了极为痛苦的挣扎,双手握紧不断颤抖如发出哀鸣般的剑身,鲜血低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你这是找死!!"
  口中诵诀,仙剑狠厉地刺透微胖之人身体,直插入深土。一瞬间,仿佛定格。
  "啊!!"雪漫双手捂着眼睛惊叫出声。
  "谁?"手持仙剑之人,转头看来,眉宇间竟布满了杀意。
  何一诺拉起雪漫的手,道"快跑!"可是跑得再快又如何比得过修道之人的功法呢?不过一瞬,原先还在十丈之外的人,就站在了他们面前。雪漫紧紧的抓着何一诺的手,何一诺下意识的安慰道:"别怕"。
  身前之人通红的眸中发出嗜血的光芒,如九幽恶魔般狠狠盯着兄妹二人。
  "你们,都,得,死!"一个字一个字,仿佛是野兽的低吼一般,白光渐亮,死亡的气息像兄妹二人袭来,何一诺紧紧的抱着雪漫,虽然是小小年纪,但此刻心里却变得分外的平静,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梦境之中,孤独、无助;只是这次,少年的手中却还抱着珍贵温存。尽管不舍,但却是毫无办法。雨水滑落,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永远的封存,成了永恒。
  "吼!!"一声如龙吟般的低吼响彻整个后山。
  手持仙剑之人大惊失色,侧过身,电光火石之间,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将自己手中的仙剑挡在身前,然而约莫三息的时间过去,没有任何声响,除了那声龙吟之声回荡在山谷,白色仙剑的光芒瞬间消失,霞光散尽,就这样在无息无声中,仙剑断成了两节,落下插入泥土之中。
  紧接着的是一束鲜血喷洒在剑刃上,适才还满溢杀气的人,就这样停止了呼吸,留下的是一脸的惊讶与难以置信,眼神中透露出的恐惧是他一生最后的完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噩梦第二章远行第三章古之变迁第四章异变第五章穹顶之缘第六章望月宗第七章道变第八章仙道第九章身世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