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幻界仙途

更新时间:2019-05-05 10:20:33

幻界仙途 连载中

幻界仙途

来源:掌文作者:沙荷四对分类:仙侠主角:何一诺萧雨馨

主人公叫何一诺萧雨馨的小说叫《幻界仙途》,它的作者是沙荷四对创作的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下之大,无奇造化!芸芸众生,不过蜉蝣蝼蚁。古来英豪,须臾白发。沧桑尽历,哀哀而终••••••然而,世事无情,天公有意。当你立足于这片天地之始,便早已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注视着你。何一诺,一个平凡的世人,又该如何修真道、得永生,摆脱命运的枷锁••••••交流Q:63556320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文仙殿内。
"你真的决定了?如今可是修道的关键时期,难道你想就这么放弃?"文忠站在内厅,看着身旁的何一诺,面上有一丝的无奈。
一旁的何一诺,抿了抿嘴唇,未几,脸上现出坚定的表情,毅然道"师傅,弟子已经决定了,如若连自己所爱之人都保护不了,那我修道又有何用?"
文忠面露复杂,似被深深触动一般,看着眼前的这个弟子,久久不语。
沉默了片刻,神色又恢复了往常,缓缓说道"你修道尚浅,若遇强敌不可蛮抗,脱身回来告诉为师即可。"
"是,弟子遵命。"何一诺内心感激,但也没有多说。随后文忠挥了挥手,何一诺便退了出去。
是夜,何一诺与几位好友告别后便连夜踏上了回家的路。而在何雪漫的坚持要求下,何一诺便也同意她也一同前往。
弯月当空,繁星点点,虽已是初春,但入夜仍是寒意阵阵。
何一诺与何雪漫御空飞行在海面之上,此刻耳边除了风声呼啸便只有浪涛阵阵。
天微亮,二人便已是踏上了大陆,又飞了数个多时辰后二人觉得有些口渴便回落地面。
而说来也巧,在二人落地处不远便看到了一块高挂的帆布,一面写有【茶馆】二字,一面写有【冬暖夏凉】四个大字。
二人走到近处便觉茶香四溢,茶摊不大,生意倒是兴隆,往来行人十有八九会在此小歇片刻。何一诺选了个靠边的桌子坐了下来。
"二位客官,不知想要喝些什么?"没多久,一旁的茶馆小二笑脸相迎道。何一诺看了看雪漫,雪漫沉吟了一下,说道"旅途劳累,来两碗淡茶解渴即可。""好嘞,客官您稍等。"
茶饮一半,何一诺发现离此地不远处有一茅舍,但是其四周并无人烟,心下好奇便问道"小二,那边茅舍可否还有人住?"
茶馆小二看了看茅舍似乎也是来了兴致,说道"客官,您有所不知,那茅舍中可是住着一个大能人。"小二看了看四周,声音压低了一点道"那茅舍中住着一个乞丐,披头散发,没人见过其真容,但附近村名每次上山砍柴之前如若到他屋舍旁点一柱香,那上山之后准不会被野兽骚扰,而且据说那人还有预知祸福的能力呢!!"
二人听完,面上虽是半信半疑但终究还是挡不住内心的好奇,便三两口的喝完茶向着茅舍走去。
而就在他们走后,另一张桌上坐着一断臂之人将目光从他二人身上收了回来,面上渐渐浮现出若有若无的杀意。
远离了茶馆,二人来到茅舍边,很快便看到了地上沉积的烛灰,不知是时间久了还是太多的缘故,烛灰已经与尘土融为一体,望去不免让人心生感概。
他们只是随意的看了看,却也没有发现什么非同寻常之处,随后便兀自离开。
而在他们走后不久,一个披头散发乞丐打扮之人慢慢走了出来,看了天空,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似身体极其虚弱,又似饱受折磨一般。
西南方,一处静幽之地,翠竹遍布,风吹过,竹声涛涛。此刻仿佛也有一人在抬头望天,眼神中似有着久久无法逝去的挣扎与痛苦。
"都过去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是无法释怀?"身后,竹影深处传来些许叹息。渐渐的走出一人,若是何一诺在此定能认出此人,便是有恩于他的风前辈。
"我如何能释怀,若是换成是你呢,你又会怎么做?"那人收回目光,看向身后来人,其英俊的面容却是无法遮掩住满头白发所带来的沧桑凄凉感。
风前辈无奈的摇摇头并没有回答,而是换了一种语气道"将近千年了,那一剑伤了的又何止是你。"
白发之人面上悲凉之意更浓,随后竟是仰天大笑,愤然道"想我不死医一身救人无数,却终究无法挽回自己的一时妄念。"
竹影摇曳,如发出阵阵呜咽之声。
再说何一诺二人,他二人途径一片花田,放眼望去,竟是大的不可思议,一片花海无边无际。
花朵呈淡黄之色,比之人的拳头要稍小一点,不过其香味甚是浓郁,且其中似隐隐有淡淡的酸味。雪漫心性单纯,再加上女孩本就爱花,此刻是心情大好,在群花的簇拥下也是更显美丽,笑呵呵的问道"哥,你知道这是什么花?"
何一诺思索片刻后道"我好像听吴师兄说过,有一种奇花名曰醋儿花,其色淡黄,花香有淡淡醋味,而更奇特的是若一对真心相爱的人路过此地,这花便会发出特别浓郁的酸味,如女子吃醋一般。"一旁的雪漫听着,不免对这神奇的花儿又多了几分喜爱。
花海的另一边,一身着素白色长锦衣的女子驻足在花丛中,肤若凝脂,韵味十足,只是在她的眉目间似隐然有种不可触及的哀伤神色,让人视之不免心生怜惜。她轻抚着身前的一朵似已枯谢的花朵,面上幽怨之色更浓。
忽然间,周围的鸟鸣声似全部消失一般,惊惧中不敢发出一丝声响,似是感觉到了某种大凶之物一般,女子面色不变,依旧是静静驻足,身后出现了一身影,黑色风衣裹挟全身,看去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神鬼莫测。
"月岚,苍风已逝多年,何必再苦苦纠结。"黑色身影发出沉闷的声音,倒似是常年不说话,吐字有些生疏一般。
被唤作玥岚的女子没有回头,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是来叫我回去的?"
没有回答,似在等待什么一般。
玥岚缓缓转过身,忽然间整个人煞气大增,完全没有了初时娇弱的模样,一个字一个字用力的说道"放下?你让我如何才能放得下,我所有的执着早已在百余年前云仙那狗贼一剑之下幻灭,而我唯一的希望也被我师兄不死医亲手抹杀。我所剩的除了痛苦与仇恨,便是当年的一幕幕记忆,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
一阵风吹过,冰冷入骨。
黑衣人面无波澜,沉默片刻后,只缓缓道"你,好之为之。"说完便如鬼魅一般消失,只留下身旁一片枯萎的花朵。
她仰天长啸,声嘶力竭。
夜色渐深,黑夜将至。
极北荒寒之地,人迹罕至,终年冰霜寒雾覆盖,而相传在荒北之地存在一处可以通往往生界与荒界的界渊之地,此地如一处巨大无比的深渊,内里是什么样,无人得知,而相传只有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人方可窥视其内,亦或是纵横其中。
而距此地万里之外的一云气缭绕处,隐约可见其中伫立两尊雕像,一男一女,男的气度不凡,女的俊秀美丽,只是虽是石像,但依稀可以看出二人面上显露出的一种无奈与痛悔之情,而最奇怪处则是二人均是跪在地上,背对着界渊,仿佛面对着整个后生界,过往岁月,无人知晓。
而此刻,两尊石像边上走出了一身影,墨绿道袍,仙风鹤骨,却是何一诺的自小恩师,朴尘道人,此刻,朴尘的目光凝视着两尊石像,许久便是一声叹息,似怅惘,又带着几分失落。
距醋儿花园三十里处,何一诺与何雪漫来到了一处废弃的驿站,希望等雨势小些再继续赶路,说来也甚是奇怪,偌大的驿站此刻竟是只有他二人,不知是不是因为地处偏僻之地,路上只有寥寥几人,而在驿站不远处则有一路亭,闪电划过,雨势虽大,却依然可以看清上面【十里亭】三字,不过同样的是,其内空无一人。
紧接着,闷雷滚滚,气氛也在陡然间变得有些压抑,甚至是有些诡异。风雨潇潇,天地肃然,周围一片漆黑,雪漫下意识的靠近了一诺些,何一诺拿出半月法器,虽隔着外面一层厚厚的锈迹,但依旧是有银色光芒散出,照亮着周围几丈之地。
忽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黑暗处似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这里,紧接着一声闷雷响过,夹杂着风雨肆虐的声音,其中似有穿梭不断的脚步声。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异世小说
  3. 悬疑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