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

更新时间:2019-04-20 14:19:24

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 已完结

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

来源:青墨云作者:樱桃·白分类:短篇主角:申郅琛习月

甜宠新书《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是樱桃·白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主角申郅琛习月,内容主要讲述:【1926】大上海,他是商界霸主,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身世;她來自鄉下小鎮,多年後卻成為上海一介奇女子;他是名門少爺,卻難掙脫宿命,終得流離;她一身技藝,惊艳上海灘,卻為誰焚身火海?申郅琛—她是我今生难割舍的命运,哪怕颠沛,也要执着她走下去。邵南风—她是第一个了然我心声的女子,没了她,我带着面具,撑不下去。殷弃—她给我的温暖,终不会忘记,我不会说,直到生命消逝。尚梦觉—习月,替我好好的爱他,托付给别人,我不放心。再没有那样一段刻骨铭心,在她以为平静的岁月里留下至血肉的记忆。今生只愿留此情,此情不得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

申郅琛好笑的看着她,“就知道,你连自己要去哪里都不知道,就不要总是‘我要走’的,我说过,会为你找个住处。”

“只是,你为什要帮我?”

“因为你能帮我。”

我能帮你?

“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帮不帮我随便,只是,凭你的力量,在上海立足很难,而我却可以帮到你,何乐而不为?”

他说的是很有道理。

“那……”

“那你就留下吧。”

为什么?

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总感觉很踏实?

“那我总不能跟你睡一个房间吧?”想起刚才,习月不禁思索着,万一不注意,再来个‘突击’,那皮厚的家伙,肯定不怕咬了,该怎么办?

“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啊!”

“那你总得保证点什么!”

“我?不干!”

“你凭什么不干?”

“你凭什么让**?”

“我……”

申郅琛发现,自从遇见她,自己变得好贫,因为爱和她斗嘴,看她生气的样子。

“好了!”

“……”

“……”

“你睡,我看着还不行吗?”

“啊?”

“怎么了?”

“……”那样不是更怪异?

“那我睡你看着?”

“啊?”

“又不行?”

“……”我还困呐!

“那咱俩一起睡。”

“天呐!”

“……”

“你睡地上,我睡床上。”

“……”凭什么让这个小丫头命令?我可是上海三霸!

“我梦游。”听申郅琛说出这话,习月有些惊讶。那和他共处一室?指不定会干些什么事情。

“好啦,既然这床这么宽大,睡两个人肯定是没有问题,离远一点好了。”看在你梦游,我恐黑的份上,就放松点吧。

“好啊!”

习月小心翼翼的上床,使劲往另一边靠。

申郅琛专门把手臂伸展,使习月不得不往床边靠。听见申郅琛低低的笑声,习月转过来,发现申郅琛正看着自己,浓黑的剑眉有兴味的挑着,深邃的眼睛里是她看不懂的内容。

星星点点的灯光下,习月脸上蒙着一层美好的光晕,本来娇俏的她,变得有了一种稳重的美,申郅琛的心不知怎的,不可抑制的跳着,好像多久以来,这种感觉一直被尘封着。

遇到了她,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她,挑逗她,看她怒不可竭的样子,看她沉稳自若的样子,看她娇俏可爱的样子,都会很开心,心会不可抑制的跳动。

这种感觉好熟悉,却在记忆里离自己那么远,好像想一跃到脑海里,却又被自己按下,他不想去想。

或者说,是不敢去想。

他想,这应该不是爱。

习月微皱着弯弯眉毛,看申郅琛不知在想什么,便也卸下气来,感觉眼皮好沉,想睡。

申郅琛感觉怎么也睡不着,走下床,倒了一杯酒,迎着月光,好像看到有人在冲他笑。

一饮而尽,把惆怅全都吞到肚子里。

“不是吧,这么惆怅?”

申郅琛转身,以为习月已经睡着了,不是骗他吧?

见申郅琛不说话,习月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正好有两个杯子呵!

“我挺喜欢喝这个酒的,”习月抬头看看申郅琛,高大的身影投影在地上,显得有些落寞。

“借酒消愁嘛!古人就会!”

“你怎么不睡?”

“来陪陪你,虽然你有时候挺可恶的,不过,我喜欢温柔的你。别误会啊!”

申郅琛轻笑,转头看向窗外。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你问的不是何时有明月吧?应该是叹为什么不能‘人长久’何时才能‘共婵娟’吧?”

“你?”

“我其实也了解你的心境,不要觉得可笑,因为总是这种卑微坚持的爱情,才总是遭遇挫折。就像我,本来没那么坚强,却可笑的一再坚持。”

“……”

两人都没有说话,同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要把所有愁肠吞到肚子里。

习月坐在地上,有些醉了,哼唱着“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不知觉的,脸上已挂上两行素泪。申郅琛看着这样毫无掩饰的习月,不觉有些心疼,她到底有多坚持,有多坚强?

不管什么时候,笑着哭总比撕心裂肺的哭更能打动人,因为那笑里藏着太多无奈与心酸,自己呢?

习月已经喝醉了,申郅琛发现,她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很能喝酒。

无提防的,习月躺到了地上,竟开始呼呼的睡着了。

申郅琛放下酒杯,打个横抱,把习月抱起,轻轻放到床上,用指腹为娇人擦去泪痕。

关了灯,申郅琛坐到床上,借着月光看着眼前的人,一种不知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强烈。

这样的她,多么让人怜惜?

今夜他识花,此花非彼花……梦里寻百度,阑珊处相见……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