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傲视邪尊

更新时间:2019-04-20 10:03:21

傲视邪尊 连载中

傲视邪尊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血珀分类:玄幻主角:李异星冷晴雪

经典小说《傲视邪尊》是血珀所编写的玄幻魔法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异星冷晴雪,书中主要讲述了:千府惨遭灭门,奉师傅之命前来的李异星救下曾经的第一美人冷晴雪,可在回山复命时,却亲眼目睹师父被割下头颅的一幕。血洗千府,杀害师父的正是来自离疆落幽洞的妖女祸梦,而这一切都与二十年前的一桩武林秘史有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言罢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神情颇为平静。

李异星双眸一凝,微微弓身作揖道:“如此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话声落去,李异星运转御风决,双脚猛然发力,瞬间前冲数米,眼看就来到花婆婆身前,“佘家剑法第一式:挑灯看花!”

旋即猛然朝花婆婆下身刺去,就在对方要躲开的时候猛然向上一挑,若是这一剑被划中定然开膛破肚,命丧当场。

诡异的是花婆婆依旧心若止水,一对松弛老眼滑过一道精芒,手中竹条不偏不倚刺于李异星剑尖之上,己身都未曾发力,借助他挥剑之劲道便向后退了一米有余,未曾被伤到分毫。

震惊!李异星双眸铮圆,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老欧,自己这用了三成功力的一剑竟然就这般被对方无声无息的化解掉!

“吃我第二剑,破空断叶!”

这次李异星不敢托大,话声还为落去便已经到了花婆婆一旁,手中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道道剑气飞射而出,这一剑在他看来没有丝毫破绽花婆婆不可能破解。

只见花婆婆身轻如燕,好似漂泊在空气中的鹅毛一般,每每李异星挥出一剑都会贴着他的剑锋避开,好似每一剑都要刺中对方却根本碰不到一根毛发。

见状,李异星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主动贴近自己,必败无疑!

终于抓到一次机会,径直一剑刺出,为防止伤到对方还卸去了几分力道。

谁知那花婆婆身体一轻,跃到空中,脚尖一点剑身,旋即一个翻身,向后而去,“愚蠢!简直是自杀一剑…致命弱点,后背!”

这几个字从花婆婆口中出来的时候李异星心中大惊,这一缺点家师也时常叮嘱,今日终是被他人看了出来!

不敢拖沓半分,猛然向前一冲回身便要防守,入目却是一根枯黄色的竹条停留在自己眉心之处。

这一刹那,整个世界都好似停止运转了一般,李异星因为紧张而吞咽口水的声音极其刺耳,佘家十五剑在在他心中一直处于无敌位置今天接连禁受到了两次动摇。

“扑通!”一声闷响,李异星腰板挺直的跪在了花婆婆身前,神情之中尽是诚恳,“前辈用的是何剑法,恳请传与小子!”

花婆婆收起竹条摇头说道:“现在的你还是潜心修炼,待时机成熟老婆子定然传授与你。”言罢,欲要转身离去。

“前辈……”李异星抬起手来欲要挽留,然而花婆婆并未回头,脚踏虚步径直回到房间之中,只留下那抬起手臂之人。

这一跪便是一炷香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李异星那满腔热血也被缓缓压制,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无尽坚毅的目光。

眺望远方,一对眸子之中尽是担忧,也不知冷夫人现如今是否安好,洛家堡有没有遭受危机。

……

数日前。

千里之外的离疆落幽洞,这洞穴极为隐秘,处于一处瀑布后方的山体之中,一条可同时容纳十人通过的通道,墙壁之上镶满夜明珠把黑暗驱散。

深入百米,通过一段陡坡之后眼前视线顿时宽阔无比,这山体之中竟是有一个巨大宫殿!

在宫殿正上方正中心处有一直达山顶的缺口,一缕阳光散落而下,照射在一颗盛开的桃花树之上,使得其更加娇艳欲滴。

整个宫殿之中尽是桃花芳香,四周墙体之上也镶嵌这相比外面大上数倍的夜明珠,让这宫殿之中没有一次黑暗角落。

桃花树前方有一水池,水池上方是一段台阶,走上台阶是一艳丽王座,此时正有一头戴骇人面具女子倚卧其中。

女子**在空气中的双足**,散发着阵阵清香,竟是与那桃花味道无异,身穿一层粉红色蚕丝薄衣,即便隔着这层遮掩之物也不难看出其躯体玲珑之美。

白里透红的脖颈更是让人浴血喷张,此时她正双眸迷离的看着纤手之中的捧着的一刻墨绿色珠子,那神色就好似看到了人间至宝一般。

“梦儿现在如此不听话了嘛?该杀之人也将其放走,据我所知那木秋现如今还活着。”女子终是开口,声音至柔,却带有一股魅人心魄之意。

此人正是二十年前祸乱中原的祸女玉妍,自逃到这落幽洞之后更名为祸玉研!

“想来祸梦不知,还望母亲莫要怪罪。”下方同样是一头戴面具之人,名为祸心,亦是自幼便被祸玉研抢夺到这落幽洞。

“我怎么会怪罪自己的女儿呢……”祸玉研语气依旧不咸不淡,听不出丝毫情感,“想来是我那好女儿忘记了此行任务,心儿也去吧,提我提醒她一番。”

“是!”闻言祸心连忙应道。

只见上方祸玉研一挥玉手,祸心便自觉的退了出去,带上几个手下向中原行去。

……

院落之中,李异星盘坐,消化着方才所悟,心中深知洛家堡危机迫在眉睫,却不舍这一次交手所悟出心得。

殊不知他这一坐便是三日时间。

……

去往庐州途中,祸梦叫停,优雅下轿,立于轿前目光望向远方。

她目光所视方向正有一顶同她这一模一样的轿子正在急速赶来,只是一旁车夫不同,亦是没有护法跟随。

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那轿子就进入了众人视线,祸梦嘴角不由微微翘起,再无其他情绪。

片刻两顶轿子想对而落,身穿蓝色碎花裙的祸心从轿子上走了下来,“些许时日不见,不知妹妹可曾想过姐姐?”

闻言,祸梦心中滋味万千,“那是自然,这中原当中仅有妹妹一人甚是孤独,如今就让我们两姐妹联手吧。”

对面祸心张了张嘴紧接无奈摇头,“你可知母亲对你已经开始不满了?不然怎会派我前来!”

祸梦怎会听不出她话语中的意思,面色顿时一沉,“姐姐此次前来一见面就要训斥我吗?若是母亲不满就让她留你在这里好了,我回去便是!”

“你!”未曾想到她会出言顶撞,祸心大怒,“莫不是妹妹要违逆母亲的意思?”

“自然不敢,只是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祸梦语气丝毫不弱,出言甚是凌厉。

“讨打!”祸心气急,猛然向前两步,抬掌便拍了过来。

祸梦亦是丝毫不虚,起身迎去,两掌想对,阵阵余波扩散,引得周围花草寸断,尘土飞扬。

那些手下慌乱对视,两个主子竟是大打出手,这些人不由心中忐忑万分。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就连对数十掌,却未曾有一人动用任何催动掌法。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两女子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心中不满也泄去大半。

相比之下祸梦还是要好上不少,只是片刻就稳下了气息,“姐姐若是还有不满我们继续便是。”

“哼!”闻言祸心一梗头冷声说道:“妹妹自幼天子过人,真打起来我哪里是对手,不过母亲若是怪罪下来妄想我替你说上半分好话!”

“那就多谢姐姐好意了。”说着祸梦转身入了轿子,心中也好一阵失落,本以为来了个帮手,不曾想竟是祸玉研那老女人派来监视自己的!

“我们走!”祸梦冷冷叮嘱一声,四个轿夫便抬起轿子朝着来时的路回返而去。

留在后方的祸心不禁咬牙切齿,目光怨毒至极,“那就让我们比比究竟是谁先找到木秋!”接着也是入了轿子朝进入另一条乡间小路消失于夜色之中。

……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幻想小说
  3. 历史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