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嫡女风华

更新时间:2019-04-18 17:36:45

嫡女风华 连载中

嫡女风华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分类:言情主角:辛娆百里景行

《嫡女风华》是佚名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嫡女风华》精彩节选:辛娆原以为自己这辈子,不过是为他人而活,背负他人的血海深仇,也享着他人的荣华富贵。而她自己,只是那只被换了太子的狸猫罢了。多少次,她被冰凉的手掌握住脖子,那些字即使在梦中也清晰到让她止不住发抖。“即便是狸猫,也是我手中的狸猫,这辈子都别想逃出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辛娆想起那道白色影子,回道:“原来如此,确有水鸟,不过它速度极快,我所见不过它脚下踩出的涟漪,倒不知是长什么样的水鸟。”

“没有惊着妹妹便好,这水鸟性子温顺,不会随意攻击人,妹妹在这呆久了恐怕就能见着水鸟的模样了。”百里霜拍了拍她的手,温柔地笑着,眼睛里却有一丝狡黠闪过。

辛娆连着几日都没见着那日的水鸟了,竟然有些遗憾。

这日午后她坐在立于水中的凉亭内,兀自照着棋谱摆上了棋盘。这是一局残谱,她已经研究了两三日,仍然不知何解,但又不想直接翻看解棋之书,便又坐了半日苦苦寻解。

午后的风携着阵阵花香,四下寂静无声,饱餐后最是容易犯困,辛娆还没走下一步棋,便靠在藤椅上睡了过去。

涟漪一圈圈荡漾开来,由远至近,所过之处亭亭玉立的莲花与高出水面的莲叶随风而动。一片洁白的衣角翩然落下,棋盘上多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棋子。

近日怪事颇多,先是清懿郡主口中的水鸟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她再也没瞧见过;后是辛娆每每午膳后小憩,面前的残局都被补满;更甚者,每日清晨流玉都能在窗檐发现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莲。

辛娆倒是没被吓着,但流玉整日惶恐不安,生怕自家主子是被什么人盯上了。太行与昌广王府毗邻,流风回雪内每日有那么多的王府侍女来来往往,太行内又住着太后和静惠公主,定是严加护卫,不敢有丝毫懈怠,绝对不会容许外人在内的。更何况此人所行之事无伤大雅,也没有使辛娆受到半分伤害。是以辛娆倒不担心此人到底是谁,她现在不明白的是,为何要做这些?

且不说素未谋面,更无只言片语......

“小姐,郡主有请。”

流玉急急忙忙进来,正巧打断了辛娆的深思。

“可有说何事?”前几日百里霜邀她去她住的院子喝茶,不巧赶上百里霜姨母家的表妹来了。表妹天真活泼,但是话多,一直叽叽喳喳的询问百里世子的事情,搅的二人很是无奈。

流玉已经在翻妆匣里的首饰了,辛娆平日不喜粉饰,连钗子簪子耳坠也不戴,发带一绾就成了。但去面见郡主,还是要端庄些。

“没有说是何事,但来通传的挽素姐姐嘱咐我要给小姐绾好发鬓,换双轻便的鞋子,想必是要出去吧。”流玉手脚快,已经拿出了件素白的衣裙和云履。

辛娆起身配合她更衣,任由流玉拆了她的头发重新梳了发鬓,戴了辛夫人赏给她的白玉对簪和珍珠耳坠,发鬓间别上了一串南珠。

“瞧你急的,是不是这些天憋坏你了?”辛娆有些好笑,脚上已经被流玉套上了云履。

这么些天了,流玉在王府守够了规矩,连见了新奇玩意都不能表现出吃惊的模样来,可把她忍得厉害。

“小姐,您别笑奴婢了。小姐和奴婢一样都没来过陪都,难道都不好奇吗?”流玉嘟着嘴,明是被辛娆挖苦到心坎里去了。

辛娆见她这般模样又是一阵笑,说道:“自然好奇,但若是没有机会去看,倒也不强求,这世上很多事情、很多风景、很多人都是强求不来的。不是好奇和你心之所想,就能如愿的。”

“知道啦知道啦,小姐又讲一些沧桑的话了。”

二人准备妥当,辛娆带着流玉去寻百里霜。

百里霜早派人备好马车,只等辛娆来便立即出发。

“姐姐这是要去何处?”

辛娆与百里霜同坐马车,车内有熏香,清淡好闻。

百里霜细呷一口茶,笑着说道:“我既然答应妹妹你要逛一逛我们陪都,自然是要言而有信,兑现承诺的。今日便带你去陪都有名的茶楼书馆,去品茶下棋听折子戏。”

她今日穿了一身烟紫的长裙,裙身上绣着鸢尾花,虽不如鸾鸟华贵,却丝毫掩不住清懿郡主的贵气。

一盏茶的功夫,马车便停了下来,幕帘掀开,露出挽素的一张脸。

“郡主,辛小姐,钟萃楼到了。”

辛娆被流玉扶着下了马车,脚一落地,流玉便给她罩上了面纱。百里霜也覆上面纱,伸手过来挽住了辛娆,

“今日妹妹便全当你我是普通门第家中的姐妹出来游玩,不必拘谨。”

辛娆点头,清懿一向随和,她倒也不感觉拘束,二人携手进了钟萃楼。

陪都虽小,但因昌广王一家的雅兴,处处雅致。

这钟萃楼,是昌广王亲自题的牌匾,全因闻名天下的一坛秋白露。

二人小步上了顶楼,老远就听到喧哗之声。

百里霜莞尔一笑,道:“真是有缘,想是我陪都的公子们今日出来比酒量了,我那弟弟必然也在其中。”

闻言辛娆脚步一顿,她不太喜见外男啊。

“不必忧心,你我覆着面帘,又不是盛装,他们认不出你我来的。我们只要走过去就行了,不必同他们招呼。”

辛娆应了一声,暗暗舒了口气。

百里霜拉着她往前面的瞭台走,辛娆看见那群围在一起的恣意少年,不由得停下了目光。

那其中有一位一身白衣,衣襟上绣着蓝色云纹的男子,头发用银冠高高束起,侧脸线条流畅,鼻若悬胆,眉飞入鬓。他套了白色锦靴的一只脚踩在栏杆上,手中提着一坛酒,一昂头,白花花的秋白露便灌入了他口中。

周遭一片叫好之声,男子手腕轻转,酒坛颠倒,一滴清滢之露“啪嗒”一声落下。

他扬手放下空了的酒坛,若玉山之将崩,宽大的衣袖带起一阵酒香,发丝拂过他俊俏似仙的脸。

辛娆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了流风回雪里的那种白色水鸟,想起了那一阵阵荡开的涟漪和飘摇的花叶。

似乎是觉察到她的视线,男子侧过脸来看向她。

太子、顾长歌、辛怀嵘,都是京中人人交口称赞的美郎君。但是面前这人,是让人见过后愧不敢再穿白衣的。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胜白衣?

辛娆的视线倏然被镂空的屏风遮挡,隐隐约约仿佛看到白衣男子似乎笑了。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架空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