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王妃难训

更新时间:2019-04-15 17:46:35

王妃难训 已完结

王妃难训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昨夜星辰分类:重生主角:段连鸢谢蕴

主人公叫段连鸢谢蕴的小说叫做《王妃难训》,本小说的作者是昨夜星辰最新写的一本重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同父异母的妹妹陷害,渣男的残忍,孩儿的惨死,让她彻底寒了心,一把大火将她烧的干净。她带着恨意重生,这一世,她不再善良,不再猪油蒙心,誓要将那些虚以为蛇的亲人打入十八层地狱。面对渣男的的再次追求,她默默的将他折磨的生不如死。唯有眼前这个救了她的男人,让她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以身相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在大家思量之际,段连鸢却是惊恐的扶了段楚瑶一把,叹了一口气,语气不是段楚瑶的那种可怜兮兮,反倒含了几分无奈:“二妹妹,我何尝想挑母亲的痛处……今儿个我也是思量再三,这事终究是牵扯到父亲的性命啊,你可不能因为母亲的一时糊涂而害了父亲呢!”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将段楚瑶的那点小技俩击得溃不成军。

她故意将段云华的性命咬重了几分,将整个局面又拉到了对自己有力的方向。

在段连鸢的视角来看,几乎能瞧见段楚瑶白了一张脸,一口银牙死死的咬着,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瞧向段连鸢,如同在看怪物。

是啊,之前的段连鸢由着她们拿捏利用,今天……被她们拿捏的人,却反咬了她们一口,这叫段楚瑶怎能不意外呢?

“老夫人、老爷,妾身不懂药理,兴许是被人胡弄了,若是老爷还是不信妾身,大可以去醉红阁一问究竟,妾身的香料就是在那里买的……”乔淑惠毕竟是过来人,在段府滚爬了这么多年,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手段。

眼下的局面已经无法回转,老夫人和段云华显然更倾向于段连鸢的说法,加之沈让的掺和,要洗脱嫌疑几近不可能,唯一的法子便是将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那醉红阁的掌柜的向来受她的恩惠,真查起来,必定会替她找一个替罪羔羊。

想到这里,乔淑惠的心里又有了几分把握,委屈的抹了一把眼泪,话里却是义正填鹰,便像是真的有冤枉一般。

“沈让,你怎么看?”段云华的眉心微微舒展了一些,平日里,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乔淑惠的妩媚和娇柔,心里虽然冷淡着,但手上却生起了将她搂进怀中的冲动。

毕竟宠了数十年,这份情不可能说灭就灭的。

段连鸢将段云华的反应尽收眼底,唇瓣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当然,她心里明白乔淑惠不会一下子倒下,这局棋还得慢慢下,她也不会让她们母女死得这般容易。

好汤定然要细火慢炖才能煮出味道不是?

“老爷,不妨一问究竟,若是夫人真是不知情,还请老爷从宽处理!”沈让是医者,凡事从心而论,尽管他崇尚孟家,但也不会为了帮段连鸢而违心而行。

段云华点了点头,心里只怕已经有了决策,又回转头来,恭敬的看向陈氏:“母亲,这事……”

陈氏思量了一会,叹了一口气,扶住秦妈妈的手站了起来:“你看着办吧,我老了,管不了这些琐事了!”

说罢,便离开了院子,临走前,她回过头来,带着几分审视的瞧了段连鸢一眼。

事情到这里,乔淑惠已经明白她今天不会有事了,因此,向着段云华的方向又蹭了蹭,委屈道:“老爷,妾身不怕您查,妾身是冤枉的……”

段楚瑶也立马迎了过去:“爹,母亲平日里是怎么对您的?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她这话,说的确实精巧,意思就是在提醒段云华这些年的恩爱,让他想起乔淑惠的种种好。

如今的段楚瑶不过十五,心思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段连鸢瞧着这对母女演的这出好戏,嘴角的弧度慢慢的变得清冷,难怪上一世的她会被她们牵着鼻子走……

等着吧,她会让她们比她上一世惨十倍、一百倍!

“好了好了,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你们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究竟抵挡不住这对母女的眼泪鼻涕,段云华语气虽是不耐烦,但话却已经放松了。

说罢,推开两人,起身与沈让一前一后离开了院子。

沈让临走前,看着段连鸢欲言又止,她一眼就明白沈让的心思,冲对方点了点头,今日探讨终究不是时机,来日方长不是?

一时之间,屋子里只剩下乔淑惠母女与段连鸢。

“母亲保重身体,清者自清,我相信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的!”淡笑着半福了福身子,段连鸢正欲离开,身后的两人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连鸢,母亲可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使你心生不满了?”乔淑惠拉住段连鸢的手,担忧的问道

乔淑惠不愧是乔淑惠,心里想必早已想掐死她了,但面上仍旧不忘扮演慈母善心的角色。

段连鸢不着痕迹的抽出被乔淑惠拉住的手,嫌恶的在衣角上擦了擦,眸子里隐隐透着几分幽暗,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勾唇一笑,整个人风华乍现,使得她原本看起来并不如何出众的面容,也染上了炫丽的色彩:“母亲,您对我……极好!连鸢定会一一报答!”

是啊,她们加注在她身上的痛、残、恨,这一辈子,她都会十倍、百倍奉还。

乔淑惠整个人僵了僵,听着段连鸢的话,心里却是燃起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这个小贱蹄子,这是要反了她么?

段连鸢说完这些,礼数周全的福了福,而后转身,离开了院子。

看着她悠然自得的背影,段楚瑶这才上前一步,一口银牙几乎咬碎,脸上再也装不出平日里的温柔可人,有的尽是恶毒和扭曲。

“母亲,这**已经不被我们左右了!”发生了夏府的那件事,她原本还以为不过是巧合,却没想到,前脚还未消停,她后脚又是一击。

乔淑惠同样气得胸口起伏,目眦欲裂,回过身来,‘哐当’一声,将桌面上的一套精致的茶盏摔了个粉碎,碎片撒了一地。

许是听到声音,赵妈妈与红罗从门外急慌慌的冲了进来。

“夫人,发生什么事了?”赵妈妈是乔淑惠身边的老人了,见到眼前的情景却也吃了一惊,按理说,乔淑惠向来将情绪收敛的极好,显少会如此沉不过气,看来,方才她们离开之时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红罗吓得退到了一边,不敢作声。

乔淑惠见两人现在才来,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扬手就给了赵妈妈一记响亮的巴掌:“你们都干什么去了?段连鸢那小**又是怎么将老夫人带进来的?”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青春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