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妖妃挡道:残王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9-04-15 10:32:02

妖妃挡道:残王靠边站 连载中

妖妃挡道:残王靠边站

来源:栀子欢文学作者:谂醉分类:穿越主角:云浅绛北冥渊

《妖妃挡道:残王靠边站》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谂醉,主角叫云浅绛北冥渊,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她狠辣妖孽,欺男霸女,是人人口中的妖女,人人得而诛之。他腹黑冷酷,狂放不羁,是人人口中的残王,人人见而避之。第一次相见,她盗走他的衣衫。第二次相见,她将他压在身下。第三次相见,他在她身后穷追不舍。她妩媚一笑,戏谑道,宝贝你双腿残疾,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你玩不了,所以你还是靠边站吧。他一脸阴霾,一把拉过她囚禁在身下,邪魅道,本王不介意与你尝试一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裳坊自开张以后,生意一直很好,没过多长时间,云浅绛已经将赚来的钱还上了云府欠下的外债,还余下了不少,在云府的日子总算过的舒坦了一些。

没过几日,转眼便到了文庭皇后的寿辰,庆帝十分的重视这次寿宴,宴请了很多的达官贵人,更是宴请了许多交好的外国使臣,这几日,整个京城也是热热闹闹的。

寿辰这天,云浅绛也被邀请了过去,她只带了锦儿一名丫头,主仆二人坐在轿子里朝着皇宫驶去,锦儿一路兴奋的了不得,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进皇宫。

快到皇宫门口,云浅绛厉声叮嘱锦儿,待会下了轿子,乖乖跟在她后面就是,多余的话不要乱说,毕竟皇宫不是云府,没有那么多的自由。

锦儿连连点头,搀扶着云浅绛下了马车,云浅绛刚刚站稳脚步,一道磁性的男性中音便从身后传过来。

“还真是巧啊,云小姐。”

云浅绛眯眼,便看到被三个美人簇拥着的北冥迟,坐着轮椅缓缓朝这边走来。

今日的北冥迟没有束发,一头墨发犹如山间瀑布一般缓缓流淌,让原本清隽冷然的他增添了一丝柔和,只是那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流露出一股邪魅,让人一眼望过去不由得沦陷……

“洵王来的挺早。”

云浅绛懒懒的睨了他一眼,挑起眉,“王爷怎么连发都没有束就着急赶过来了?今天的场合可是很重要的。”

北冥迟不以为然,大掌放在臂托上轻轻地扣着,说道:“本王天生丽质,不拘泥于这些虚华的外表。”

云浅绛也不再说什么,挑了挑眉看向前方来往的马车,全部朝着这个方向赶来,偏偏就这么赶巧的,她一眼便注意到了北冥渊。

云素柔穿着一袭粉白色衣衫,鹅黄色的丝带轻轻的束起纤细的腰肢,头发精心的梳成流云发髻,上面簪着玉簪,长长的流苏点缀额头,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妩媚优雅。

如此重要的场合,她作为北冥渊的一个小小的侍妾也能出席,看来她这个妾当的还是有别于一般的小妾,地位还是蛮高的。

趁那二人没有注意到自己,云浅绛连忙转移了目光,对北冥迟说道:“洵王,不过我们一同去天祥殿如何?”

北冥迟笑吟吟道:“当然可以,本王正愁没有伴呢。”

二人说话间便来到了天祥殿门口,见门口已然挤满了人,也没有瞧见庆帝和文庭皇后的影子,北冥迟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我们真的来早了。”

云浅绛环视一眼四周,目光越过一群达官贵人,落在了一处假山上,说道:“不如我们四处走走吧。”

“本王刚刚让冬竹去御膳房取栗子糕,本王要在这里等她,云小姐就先四处走走吧,我们一会在这里汇合。”

云浅绛微微拧眉,悠然道:“这样也好,那我就先去假山那边坐坐,王爷要是无聊了,可以过去找我说说话。”

北冥迟点点头,盯着她唇边灿烂的笑,说道:“好啊,云小姐放心去玩吧。”

云浅绛也不再多言,领着锦儿来到了假山旁。

这里还有一处小亭子,牌匾上写着“听雨轩”三个描金大字,地理位置还算优越,坐在这里能看到远处的假山景色。只是让云浅绛想不到的是,这个小亭子里坐了很多的人。

云浅绛转身要走,她一向不是很喜欢凑热闹,但是既然来都来了,这样离去也不是个说法。

“你是谁,听雨轩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她身上着一件枣红色底色的锦绣宫裙,外罩着一件雪白色的狐狸毛裘,肌肤瓷白莹润,眉若柳叶,一双眼睛若含秋水,三千墨发高高地挽起,上面簪着几朵精致的珠花。

她就是庆帝唯一的公主,北明璇,赐号玉璇公主。从出生起便受尽万千宠爱,也正是因为如此,北冥璇的脾气古怪,娇蛮跋扈,就是连庆帝也要让着她三分。

她的眉目间充满着桀骜不驯,身旁站着几位宫女。

云浅绛皱眉,估摸着能有这么大排场的,莫非是哪个妃子的公主不成?

见云浅绛不说话,她连忙站起来,围着云浅绛走了两圈,她怎么不记得这京城中还有如此绝色的美人?

“你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云浅绛杏眸一眯,冷然地回道:“我也没有见过你。”

“大胆!见到公主还不下跪?!”

一旁的粉衣宫女冷声呵斥,说着就要扇云浅绛的巴掌。

云浅绛杏眸一眯,眸中的光变得肃杀可怕,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一个小小的宫女也敢扇她的耳朵?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啪——”

云浅绛猛地出手,狠狠地给了那个粉衣宫女一巴掌。

很响的一个巴掌,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颤。

“你……”

“公主,她竟然敢打我……”粉衣宫女满脸的委屈。

“你竟然敢打本公主的宫女,还真是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了?”

云浅绛眸子一眯,抽出一块帕子来擦了擦手,慢悠悠地说道:“公主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替公主好好的教训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婢女,您都还没发话,她就敢贸然行动,也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你说呢?”

北冥璇忽然觉得她这样说也很有道理,一旁的粉衣小宫女完全不敢说话了,眸中含着泪,捂着通红的脸颊低着头。

北冥璇扬了扬眉,眨着眼睛盯着云浅绛,忽然想起来她就是拒绝二皇兄婚事的那个女人,她冷笑一声,反击道:“本公主的奴婢,还用的着你教训吗?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云府的一个嫡女吗?”

云浅绛妙目流转,倒也不想她竟然会认得自己,看来她云浅绛的名号,是很多人都认得的。

她微微一笑,冲身后的锦儿说道:“锦儿,我们还是走吧,洵王现在还等着我呢,不能让他等急了。”

北冥璇一听“洵王”二字,不由得紧张起来,她起身,正好看到不远处北冥迟他们朝着这边来,她微微转眸,心生一计。

“站住。”

云浅绛的脸上依然平淡,她站住脚步,没有转过身,等着她开口。

北冥璇上前一步,走到她面前,开口说道:“云浅绛,你敢不敢跟我比试一番?”

闻言,云浅绛皱眉,她不知道好端端的,北冥璇为什么会来这样一出,她眯起眼睛打量着她的表情,她眸中的洋洋得意全部落入她的眼中。

“好啊,怎么不敢。”云浅绛回答的漫不经心。

北冥璇脸色微微一变,看着她绝美的面庞不由得心生嫉妒,满脸的鄙夷之色。

云浅绛转身临湖而立,微风吹拂起她的发丝,纠缠着她的眉眼,飘飘然好似乘风归去,清冷婉约的她如同凌波仙子。

反正宴会一会才开始,她正闲得无聊,不如就陪这个跋扈公主好好的玩玩。

北冥璇冷哼一身,冲身旁的宫女吩咐道:“去取我的琵琶过来。”

北冥璇从小便接触乐器,这琵琶是她弹拨的最精的一种乐器,整个京城她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她一直跟随着宫中的萧乐师学习,琵琶更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所以这次来讲,她十分的有把握。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她早就打听过了,这个云浅绛胸无半点墨汁,琴棋书画更是一窍不通,赢她简直绰绰有余。

而迟哥哥他们就在不远处的小亭子上坐着,北冥璇妙目盈盈地看过去,这下迟哥哥肯定要对她刮目相看了吧。

云浅绛眯着眼睛看着北冥璇的一脸得意,她微微侧眸,看向不远处小亭子里坐着的几位皇子,瞬间明白了北冥璇的把戏,她是想让自己出丑,丢尽脸面。

还真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呢。

很快,那名宫女便抱着琵琶过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名头发有些花白的乐师,此人正是宫中的乐师萧以白,也是玉璇公主的老师,北冥璇请他来做裁判,这明显的就是请人为自己撑腰。

这场比试,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锦儿在一旁拉了拉云浅绛的衣襟,小声说道:“小姐,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她清楚地记得她家小姐从来没有接触过乐器。

云浅绛抿唇不语。

北冥璇接过琵琶来正襟危坐,就要开始弹,云浅绛忽的出声打断,嗓音宛若铜铃一般:“慢着。”

北冥璇一顿,以为是她知道怕了,便得意道:“怎么,还没开始比试你就认输了吗?”

闻言,云浅绛盈盈一笑,水眸眯起,心中想着找个跋扈公主未免太猖狂了些,她抬眸,一字一顿道:“公主误会了,既然是比试,不妨来点比注如何?赢的怎样,输的又怎样,这样比多没有意思啊。”

她唇边绽放出一抹笑,如同罂粟般绚烂至极,却带着最危险的气息。

北冥璇盯着她的笑靥如花,心中愤愤,你这是找死,既然你这么要求了,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百合小说
  3. 武侠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