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情良为成觞

更新时间:2019-04-14 16:33:16

情良为成觞 已完结

情良为成觞

来源:青墨云作者:忆笙箫分类:都市主角:李意戚五月

主角是李意戚五月的小说叫《情良为成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忆笙箫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更是声名在外的李家大少,奈何男生女相,注定不详,他的命运坎坷,命途不安。是命中注定?他不信,他却偏要逆天而上,俯瞰人间百态。她不过是人世间渺小如尘的平凡女子,无才,无德,可他却偏要和他纠缠不休,“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和你纠缠,生生世世不离。”一句话,她甘愿为他颠沛流离,只因他是她的夫,是她的天,是她的地,是她今后一生所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家大院就坐落在景城的朱雀道上,一百来家的酒作坊围着它遍布在景城的四面八方。

景城是座以酒闻名的大城。拥有着上万户的人家,细细数来,酿酒的不过是百来家。可这百来家的酒作坊却偏偏酿出了闻名的京城贡酒:花雕,竹叶青,女儿红。

谈到贡酒,绝的还是要数酿酒世家李家的美人雕。

酒出名了,作坊自然不能草草了事。单是酿酒的作坊就不下百来家,何况是酿酒的长短工,分散在景城的各个角落。

戚五月怯生生的跟在张管事后面走近传闻中的李家作坊的时候,李一一个人蹲在大门旁边的池子旁,娇俏的小脸埋在成堆的衣服里面,看不见她的神情,只看得见一件发白的衣衫盖住了小小的身板。

除此外,满眼都是码成排的酒坛子和出卖苦力的黝黑汉子。

一双瞳眸里面写满了对未来的无知。

这是李家酒作坊的第十九家分号,和其它的作坊一样,场地很大。来来往往的都是搬着坛子的长工和短工。

李一头也不抬的蹲在水边静默的洗衣服,似乎天地间她看得见的只有成堆的衣服和一汪池水,但,五月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她。

“你好,我是五月,五月生的。”

她背着五月,秀白的手搅动了一池水,没有抬头。

“我是五月,五月生的。”

“……”她还是没有抬头,只是瘦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五月好奇的盯着她盆里的衣服,里面大多都是些绫罗绸缎,穿的人非富即贵。

“你一个人可以吗?”

她依然没有抬头,只是小手停顿了一下。

“多管闲事。”

声音不大,还是传进了五月的耳朵里。

她不是生气,她只是不好意思。

五月想了想,不介意的开口道:“你这是在给王婆洗衣服吗?王婆跟我说了,叫我以后跟你一起……”

她没有说话,仿佛五月刚才听见的只是自己的错觉,不过,五月还是相信,她不是不开口,是不好意思开口。

“下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成群的工人从后院,前院聚到池子边。

一个眼尖的少年,率先走到了前面,撕开嗓子高声叫道。

“咦,你们看,那个红颜祸水的女人又在洗衣服。”

又在,说的就像是时常看见这一副场景。

“怎么了,难道不知道她会给别人带来不详吗?”

又一个少年走上前,嫌恶的眼神看向李一。

“就是,就是。真是不知好歹的人。”

人群集中过来,有男人,有女人,有年幼的,也有年老的。无一例外的是看着一的眼神都是带着莫名的讨厌的。

“你们都是在做什么?”

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看着李一的带着恨意的眼神。

“哈哈,姑娘,你还是走远一点吧,女孩子啊长得太漂亮了都是红颜祸水,会给其他人带来不幸的,你还是走远一点的好。”

一位大婶好心的走上来,拉着她的手就要走开。

“喂,告诉你吧,我娘说了,她这种人长大后就是红颜祸水,和她说话会带来厄运的。”

少年喊得很大声,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可对面的李一完全像个局外人,小手一下接着一下的搓衣服,仿佛周边的人都变得无关紧要。

而李一确实是把这些人当作了空气。

“哈哈……”

少年的大笑还没有来得及笑完,李一“噗通”一声掉下了池子。

一个胆大的少年绕到了她的身后,就着她的背推下了池子。

浅白色的裙裾飘在清凌凌的池水上面。

这是山上直接淌下来的湖水,清凉的水可以冷到骨子里。

“哈哈……”紧接着的是周围哄笑的一片。

“打死你这祸水。

“打死你,打死你。”

“看你怎么祸害人去,我就打死你。”

人群一下骚动起来,几个胆大的小孩子捡起地上的石头往下扔,一个接着一个丢在白色衣衫漂浮的地方。

李一冒出头,一颗石头不偏不倚的砸中她的额头,红色的血液流出来。

“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五月尖叫着拦下少年往里面扔的石头,嘈杂的少年根本没有理会五月的声音。

“噗通……”

人群还没有反应过来,五月跳下了水,瘦小的身子挡在了李一面前。

微风刮来,沁凉的水贴在衣服上,浑身上下,一片冰凉。

这样凉的水,是个大人也招架不了,而现在水里站着的却是两个小小的女孩子。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相互看了几眼,摇摇头,走开。

小孩子的事本身就与大人无关,虽然大人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小孩子,但要是真的这般的做了,传出去也并不好听,留在这里还不如离开的好。

几个少年看着突然多出的一个无辜的人,撇撇脸。也不好再往里面扔石头。相互之间,低头说了几句话,才跟在大人的后面离开。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稍微胆大的回过头,别有意味笑了笑,翕和的嘴唇仿佛是在说“傻蛋。”

的确是够傻。

“你没事吧。”五月先于李一爬上岸,伸出手作势就要拉住李一。不过,湿衣服贴在身上真不好受。

李一走到岸边,拒绝五月,默默的一个人爬上岸,甩甩头,拖着衣服转身就要离开。

那样的手,和在这里长大的小孩子一样,粗糙的掌心带着几个发黄的老茧,要多让人厌恶就有多厌恶。

“咦,我是五月,戚五月,五月生的。”可是李一转身的速度比不过五月的脚步,五月拦下李一的步子,再次伸出手,又担心李一像刚才那样拒绝,小心翼翼的在衣服上擦了几下,怯生的伸出手掌。

可是,小手在湿的衣服上越擦越脏。

“呵呵……”尴尬的笑,掩盖自己的意图。

李一有些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抿唇不语。

不打算过多的理会五月,绕过她就往后院走去,留下背影背对着五月。

她刚才似乎不怎么开心。

“如果有人欺负你,你记得告诉我,我叫五月。”五月踟躇的放下自己的步子,大声喊到。

“丫头,告诉你,来了这儿,就给我好好干活,我王婆这儿可养不起闲人。”

王婆过来的时候,五月跟在她后面左拐右拐的拐进了一间杂房,又破又旧。

“以后,你就跟她在一个房间,她叫李一。”

李一换了一件衣服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看着王婆,头压的很低,低到看不见她的神情。

走的时候,王婆回过头,“从今天起,你们俩给我好好干活,要是偷懒。”说到这,毒辣的眼神在俩人身上扫了扫,“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多管闲事。”王婆走后不久,李一才抬起头,撇了五月一眼,才略带嫌恶的说道。

啊?五月不明所以的看向李一,多管闲事,她是在说刚才吗?

“怎么,觉得自己好伟大,可以舍生救人?”李一讥讽的弯起嘴角,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屑。

“没,没。没。我只是觉得你……”

“觉得我可怜?值得同情?”李一抢过五月的话,像是发现了什么极其厌恶的东西,连带看着五月的眼神都带着嫌恶,语气里更是不悦。

“不……不……不是这样的。”五月忙摆手,急于澄清。

“哦,不是同情?那是什么,是觉得我不详还是怎么的,可是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多情?”李一缓步走到五月跟前,本来就高上五月半个头的身子无形中压迫着五月的神经。

“……”

“果然,弱肉强食,是个不变的道理。”

李一背过了五月,走到床铺边破旧的椅子上,坐下,继而整个身子躺下来,若有所思的闭上双眼,深思了一会儿,嘴角一扯,讽刺道。

“李一,我……”

五月拘谨的挠了挠头,想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怎么解释,只能不好意思的看向李一。抬头才发现前者从头到尾都是闭着眼。

光洁饱满的额头,细腻的皮肤,精雕玉琢的五官仿佛的是玉器雕琢出来的精美的物件,只有那微微颤动的睫毛表示这还是一个活着的人。

李一被她的目光盯着不舒服,那探究的眼神始终徘徊在她身上。

果然,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

“一一,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

“一一,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回答了。”

“……”

“一一,我今年六岁哦,你多大了。”

五月沉浸在一个人的对话里,丝毫不在意已经睡着的李一。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自言自语持续了多久,久到李一传来的有规律的,清浅的呼吸,久到五月坐到地上倚着墙壁打盹,久到最后五月累的闭上眼睛。

“一一……”

终于,声音渐渐的小下去,李一才睁开眼睛略微的扫了她一眼。

其实她并没有睡着,她也并不是想要避免这样的问题,浅显,无知,只是回答这样的问题,还不如睡觉来的实在。名字是什么,不过是个代号罢了。她李一天生的福薄相,与其让他人的接近带来噩运,还不如自己推开别人,是生是死都与她李一无关。

大概是真的累了,她弯着身子靠在墙边睡得正香,干瘦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怀里抱着一个有些破旧的包袱,那里面装的就是她的全部家当。一缕枯黄的头发遮住了她闭着的双眼,但这并不影响她微弯嘴角开心,像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梦。

这个女人,还真是能自得其乐啊,世上还真是难见。

不过也看的出她是真的累了。

小小的年纪就跟着张管事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距离,好不容易来到李家作坊,却又遇上这么一档子事,要是个大人,那还好办,但总的来说,她五月不过还是个六岁的小孩子。

初夏的天不是很热,但也不是很凉,五月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对襟开衫,经过刚才水下的浸泡,贴着皮肤的地方已经干了,但是裙裾的角落里还残留不少的水渍,薄薄的缎子刻出出五月干瘦但白皙的大腿。

李一美艳的脸上闪过一抹窘色,转瞬,又恢复了正常。走过去,弯下身子抱起她,放到床上,脱下她鞋子,在地上摆正放好,嫌恶的扯了一下包袱,却不妨五月死命的不愿放开,这才放开手里的包袱,最后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然后轻步离开,走出屋子。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鬼怪小说
  3. 都市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