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乱世殇雄

更新时间:2019-04-03 16:03:55

乱世殇雄 连载中

乱世殇雄

来源:掌中云作者:罔生分类:武侠主角:敬威郁雪

主角叫敬威郁雪的小说叫做《乱世殇雄》,本小说的作者是罔生创作的武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首先明确的说这本书没有绝对的主角,也不是什么争霸三国的爽文,全书会充斥着悲哀。三国不只是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气。这样的乱世里也时刻有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哀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一伙头绑黄巾山匪样的部队,高举着“杨”字大旗大大咧咧的走进村里,一路打家劫舍。“韩老弟,听说那新任南阳太守的小弟在这玩呐。咱过去给掳了去,不仅能报了你大哥我上次的仇,还能找刘汉的那厮好好敲诈一笔。”杨奉一脸坏笑着说道

表情如同标准化的市井无赖般。一旁的韩暹也随即附和道:“大哥所言甚是,现在还能令弟兄们劫掠一翻痛快痛快。我找手下给大哥物色各大美人,服侍服侍您。”所谓臭味相投,两人交谈过后一同发出了猥琐**的笑声。而一旁的徐晃却暗自神伤、默然不语。

红昌所局村子四面环山,唯有村口这唯一缺口。虽说可以翻山逃去,但马匹都在栓在红昌家门口。没有马匹都情况下步行回宛城,对史万宝来说自然没什么难度,但要带两个孩子身上也没吃食,一路上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度就大大提升了。

史万宝自然不是一个无脑莽夫,但却心傲无比,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武者的自信。也许要杀光所有贼人有些难度,但史万宝自认为夺下马匹杀出这些乌合之众的包围还是轻而易举的。主意一定,史万宝便领着敬智和哭的不成人样的红昌下山了。

接近红昌家时发现,屋外已被黄巾军围的水泄不通。朱儁的部下可以说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看见黄巾余党杀来,立即将马匹、粮食等带入屋中。

用重物挡住窗门,凭借战斗经验以及装备优势,死守于屋中等待救援。当然他们也明白所谓的救援只是场梦罢了。谁会知道这样偏远的地方,有几个不知名的小卒在这里经受着生死的考验。弱者的生命又有谁在意?

这种情况下,本该是投降听命的。但大汉漫长的精神传承儒家洗礼,又在朱儁的教诲下。他们脑海里从未有过投降这一选项,只是盲目的挣扎、等待。

如同等待戈多一般,不知所要等待的究竟是什么……每当黄巾余党要破门时,他们就持刀枪反击砍杀。每当黄巾余党将武器插入木门木窗时,他们便躲闪。若躲闪不及,便一命呜呼。安静的逝去,无人知晓。

马匹被带进了屋内,那么史万宝也就别无选择。将敬智、红昌藏在隐蔽处后便持枪冲向大门。“每次都这样,我不想当一辈子的累赘!”隐于暗处的敬智低声嘟嚷着,一旁的红昌听后露出了一个神色复杂的表情却也不多言。

史万宝一路冲杀,这些农民起义的黄巾贼对于史万宝来说自然不算什么。杀的黄巾余党不敢靠近他,没两下便轻松到了红昌家门前。屋内的官军听见外面有打杀声,不由喜出望外幻想中仿佛是天兵天将到来。

不过史万宝的目的只是马匹,不是救人于水火的神仙。黄巾余党略微估计有近三千人,而官军仅有二十人。想要救出去实在是难呐,还不如让他们吸引黄巾余党的注意力,自己带着俩小孩逃命还轻松些。当然想是这么想,但话不能这么说。

史万宝杀到门前略一琢磨便开口朝屋内喊道:“里面的将士听着!你们打开屋门,我领你们杀出重围!”被困小屋对于这些官军而言本就是绝境,如今有人搭救自然是不假思索的按照他们心目中的天兵天将的意思去做。

里外合力打开屋门后,官军们看到的不是史万宝冲在前面为大家开道,而是冲进屋里挑断了栓绳骑上马绝尘而去。有马匹的助力,加上史万宝的武功又一次轻轻松松的杀出重围,然而那还剩不到二十人官军却被人海淹没了,每人都在死前不甘的诅咒着史万宝的无情。只是史万宝却耗不理睬。

史万宝取来马匹便径直往敬智、红昌处疾驰而去。若长臂猿一般将二人提上马背即往村口去。

“啊!不要啊!我不去……”一妇女被韩暹拽上马背苦苦哀嚎着,韩暹一边猥琐的抚摸着妇女一边说道:“嘻嘻嘻,你个村妇不识抬举,我带你去服侍我家大当家的。吃香的喝辣的,好不自在。”一副小人嘴脸,令人作呕。

许久未曾开口的红昌看到这翻景象,似是想起了自己母亲的遭遇吧,红了眼低声道:“**,败类……”,敬智见红昌如此,立马对史万宝说道:“史万宝!即刻救下那妇人!”

史万宝闻声啧了下,便调转马头朝韩暹处驰去。韩暹见一个浑身黑甲的大汉带着俩孩子驰来,不由感到奇怪,又见大汉杀气腾腾的,慌忙大喝道:“尔是何人!左右给我拿下!”众贼得令虽然被史万宝的气势吓的有些心慌但还是一股脑的冲向前去,欲将马匹拦下。

史万宝坐下马匹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军马,任凭史万宝本领通天也不可能冲过这样的人墙。史万宝也不含糊,马鞭重力一抽缰绳一提,坐下战马便飞越而起,越向人墙之后的韩暹。

一时间,韩暹眼中仿佛看到了天降神兵,慌忙举刀抵挡却被史万宝摆了个枪花挑上半空。俩马相交,史万宝也不挥出第二枪自顾自的说道:“你这妇人听好了,这马送你了自己逃命去。”

说话间,便传来了韩暹的惨叫,半空转动的刀,刀尖向下笔直的落了下来,刺穿了韩暹的身体。那妇人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吓的脸色发白,而史万宝说罢便欲走。妇人才慌忙回过神来说到:“恩公!奴家不通骑术啊!”

史万宝却头也不回的说到:“那是你的事。”说罢枪一摆,便打向了韩暹的坐骑。马吃痛,便拼尽气力开始疾驰。空中传来妇人惊恐的嚎叫。

敬智见状,却也不责备史万宝。毕竟这种情况下,带两个孩子已经难以突围又怎么可能再带个妇人。将她救下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至于接下来就看她造化了。

“当家的!韩将军被人害了!”一黄巾小卒正惶恐的上报于杨奉,杨奉闻言不由大怒大声喝到:“是谁!人在哪里!”,“那人似是南阳太守帐下将军,正带着他们少主往村口去。”黄巾小卒回道。

杨奉听闻不由恨的咬牙切齿道:“又是这南阳太守!徐晃,随我去镇守村口。为韩老弟报仇雪恨!”,“领命!”徐晃虽然答的铿锵有力但心中所想就没如此简单干脆了,暗想道:“今若害了南阳太守家弟,往后怕当真再难为国建业了。”

史万宝一路冲杀,黄巾余党这些毫无训练基础,装备褴褛的小贼一样的兵卒想要拦住史万宝简直是痴人说梦。一路上比史万宝想象中还要轻松许多,在多人的阻挡下却也没花费过多时间,不多时便到了村口。

傲气冲天的史万宝正打算一鼓作气闯过关隘,却在这时一柄大斧迎面挥来,史万宝举枪抵挡间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气场。这气场甚至不输于庞德!

史万宝不由落下冷汗,这不同于先前与庞德的比试。而是在随时可能丧命的战场,当即与之拉开距离。看了眼马背上的两个孩子又环顾了下周边的黄巾贼,史万宝不由暗自叫苦。怕是武运休矣。

徐晃一斧劈来便大致了解了对方的实力。又驾马近过身来,抡起大斧便是一顿挥砍。史万宝抵挡间,却发现到敌将虽然招式唬人,但显然未使力,是有意相让。

只是史万宝却也无心多想,只欲拉开距离从腰间抓把白灰迷了贼将双眼杀之方才有生机。不料这时徐晃却又拉近身体低声说到:“莫慌,吾与汝军庞将军有交,今欲放君一条生路。你我相斗间,吾会买一破绽,汝可伤我扬长而去。记住要演的真些。”

史万宝听罢,却在不经意间露出狡黠的目光。心想到:“庞德古交?今日其有意买一破绽,何不趁势杀之,也可搓搓庞德锐气!”

于是徐晃与史万宝一副斗的旗鼓相当的样子,斗了将近百合,其斗招在行外人眼里看的是眼花缭乱如同生死相斗般,但高手自然看得出两人不过耍些花架子皆未尽全力。

交斗许久,徐晃感到时机成熟,便假意大斧因划地慢了半拍。而史万宝见徐晃有意买的破绽立马撒出白灰,迷了徐晃双眼,持枪欲往徐晃心脏刺去。

“啊~啊~啊~”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女人的哭嚎声。先前的妇人因不会骑马,被吃痛的马带着横冲直撞此时恰巧从小巷中冒了出来从史万宝与徐晃之间疾驰而过,阻碍了史万宝的计划。由于,妇人的乱入,史万宝枪头偏移,只是划伤了徐晃的左臂。

受伤的徐晃倒是老实巴交,心中还暗想到:“好家伙,这戏演的够真实!”,史万宝见一枪失手,徐晃也缓过神来,再不敢逗留驾马掉头冲破拦在村口的黄巾贼,只留一阵尘埃。由于徐晃的失利,黄巾贼众早已惊的目瞪口呆,甚至于没有做过多的抵抗。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