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权门悍妻

更新时间:2019-03-14 15:21:16

权门悍妻 已完结

权门悍妻

来源:有书阁作者:六月分类:言情主角:陈瑾宁李良晟

小说主人公是陈瑾宁李良晟的书名叫《权门悍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六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本帅不纳妾,只养狼,专养你这头女恶狼,事不宜迟,春宵苦短我们来吃肉,为本帅生一窝小狼崽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瑾宁慢慢地扬起血红的眸子,“滚开!”

管家阴恻恻地笑了,“三小姐,这国公府,还是国公爷在主事,不好意思,我只听国公爷的吩咐。”

“我再说一次,退开!”瑾宁的声音裹挟着强大的怒气。

管家却浑然不怕,甚至像是故意挑衅瑾宁,“我奉命办事要海棠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三小姐放下海棠,我便退开。”

瑾宁抽出流云鞭,凌空就挥过去,鞭子直直落在了管家的头上。

管家不躲不闪,血沿着他的额头留下来,却是无比的狰狞,“三小姐,这一鞭,我会讨回来的。”

他慢慢地退开,活像方才拦阻只是为了挨这一鞭子。

瑾宁知道这些人的手段,盛怒之中,她也浑然不在意。

她抱着海棠回了梨花院,刚安置好,便听得外头传来急乱的脚步声,还有说话的声音。

“国公爷,奴才也阻拦了,但是三小姐二话不说便用鞭子打人……”

是管家的声音,正委屈卑微地告状。

陈瑾宁走出去,倚门站着,看着自己的父亲和长孙氏率着一众家奴穿过拱门进来。

“父亲!”她静静地说,脸上是重伤过后的苍白,一双眼睛却异常的锐利。

“你还知道回来!”陈国公脸上尽然是震怒之色,盯着瑾宁,从牙缝里迸出这句话来。

“这里不是我的家吗?”瑾宁凉凉地笑了,眸光落在他身后的那一群人脸上,长孙嫣儿也躲在长孙氏的身后,露出得意的眸光,“这么多人来我梨花院啊?这可是我从庄子回来之后从没有过的事情啊。”

陈国公怒道:“一晚上,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

瑾宁懒散地笑了笑,拖着半瘸的腿走过去,“你说我做了不要脸的事情,便是定了我的罪,还何必问?

陈国公的怒火上来,长孙氏连忙安抚着,“国公爷暂不要动怒,瑾宁这孩子倔强,若是硬碰硬,反而不妙。”

陈国公沉了一口气,终究是慢慢地开口了,“侯府那边今日来退婚,但是看在你曾救过侯爷的份上,我会说服他们容纳你入门为妾。”

陈瑾宁捏着手,指尖发白,“妾?正妻我都不做,还会嫁给他做妾?”

看来,是巴不得找侯府那边销掉她这个不知羞耻的女儿了啊。

“由不得你!”陈国公声音沉了沉,怒气又几乎压不住了,“先不论你昨天之罪,张妈妈之事,论起来,她罪不至死,好歹伺候了你两年,且也是你母亲派过来的人,因一点小事你便杀了她,何等歹毒?”

陈瑾宁嗤笑,伤口疼得很,嗓子像是被火烧一般,“我只有一位母亲,她已经死了,如果父亲觉得我杀了张妈妈太过,便送我到衙门去,让衙门的人断个分明。”

“你不可理喻!”陈国公的怒气也上来了,素日他就是个威严的人,如此放低姿态,全是因那日她指责,让他想起愧对亡妻,“如此胡搅蛮缠,半点道理不通,你还好意思搬你母亲出来?你只给她丢脸!”

陈瑾宁却丝毫没有生气,只是扬起略悲哀的眸子,“是啊,我也不愿意提母亲的,可我有什么法子?若不提母亲,父亲会念这份父女亲情吗?若您不念,我在这个国公府,如何活得下去?一个奴才,都敢在我的饭菜里下毒,一个姨娘上来的继母,也能随便安排她娘家侄女去霸占本来属于我的位子,我无所依仗啊,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死了的生母和一个从不把我放在心上的父亲。”

她慢慢地靠向身后的树干,装作看不见他脸上的惊怒之色,继续道:“如果母亲还活着,见我今日的遭遇,不知道会怎生心疼?只是,若我母亲还活着,我又怎会沦落至此?”

陈国公冷硬地道:“你同意不同意,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你私德败坏,与人私奔,侯府能容纳你为妾,已经是你最好的出路,你私奔之事,我已经花了银子叫人掩饰,过一两年便无人记得,你最好不要再闹事丢我的面子。”

陈瑾宁淡漠地道:“如今退婚,你的面子尚且能保住,否则,我大闹婚宴,捆了父亲上花轿的时候,侯爷和父亲的面子都保不住。”

陈国公闻言,气得吹胡子瞪眼,“你敢?”

陈瑾宁神色不动,“杀人我都敢,还有什么不敢的?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想明白,既然我委屈顺从,也得不到你的认同,还不如反他娘的,便是死,也死得恣意潇洒。”

陈国公想不到她竟是这般的倔强,努力积压着的狂怒终于爆发了,厉声道:“态度嚣张,不服管教,看来你母亲还真没说错你,本来你若乖乖接受安排,嫁入侯府为妾,我便把你昨晚那不知羞耻的事情翻过去,可你这般嚣张跋扈,若不请家法,岂不是叫人笑话我国公府庭训不严?”

陈瑾宁扬起桀骜不驯的眸子,冷笑一声,“父亲知道我昨晚没回来,如今见我一身的伤,却也不问我是不是受了委屈,反而先与我虚与委蛇,逼我答应做妾,我不愿意,才问罪于我,真是好父亲啊!”

她站直了身子,比他矮了半个头,眼底尽然是讽刺之意,“我昨晚若是死在了外头,岂不是更顺遂了你的心愿?”

陈国公气得双手颤抖,“你做出这般不要脸的事情,竟还不知悔改,口出狂言,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个孽障?好,你说,你昨晚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陈瑾宁凉声道:“我去了狼山,上了贼窝,还杀了几十个人,你信吗?”

陈国公哪里会信?狼山山贼为祸,所有人都知道。

他不禁大怒,“张口闭口,都是杀人,看来放你在庄子里真是错了,养得你这般刁毒狠辣的性子,学了几招花拳绣腿,视人命如草芥,还私德不端,有了婚约却勾人私奔,今日我就打死你,也省得日后为我国公府惹下大祸。”

说完,厉喝一声,“来啊,上鞭子!”

管家早就在外头候着了,听得国公爷吩咐,立刻就去拿鞭子呈上来。

陈国公甩了一下鞭子,便听得风声呼呼,他满脸厉色,指着陈瑾宁怒问道:“跪下!”

陈瑾宁腰背挺直,看来,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

心底如冷风刮过一般的悲凉,眼底却渐渐地染了怒火,“不跪,你要么就打死我。”

她的鞭子,打谁都可以,但是,却不能打他。

这个生了她,却弃之不管的人。

原来即便历劫归来,她始终对他狠不下心来,有多退让隐忍,便有多渴望这份父爱。

打吧,打了之后,就再无羁绊,便算还了他生养之情,也不会再傻乎乎地渴望她一辈子都得不到的父爱。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科幻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