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农门狂妃

更新时间:2019-03-13 15:42:15

农门狂妃 已完结

农门狂妃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西兰花花分类:穿越主角:方菡娘姬谨行

独家小说《农门狂妃》是西兰花花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方菡娘姬谨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方菡穿越了变成了九岁的方菡娘,身后还多了两个弟弟妹妹。爹娘不在,爷奶不爱,亲戚使坏,一手烂牌!然我偏要把命争,斗极品亲戚,养弟弟妹妹,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请叫我——致富小能手!只是,那个面瘫王爷,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你这条大腿,我并不是很想抱……姬谨行:那就抱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茹娘是方长庆的长女,已经十四岁了。她的旧衣服姐弟三人穿并不是多合身,只是天冷,只要能蔽身,哪还来得这么多讲究。

方菡娘给方芝娘,方明淮挑了两件厚些的的。方芝娘还好,年龄大些了,自己会穿衣服,方明淮虚岁才四岁,正是笨手笨脚的年龄,方长庆有心帮忙,但他一个庄稼汉子粗老爷们,从来没干过给孩子穿衣服这种细致活,根本应付不来。方菡娘带着笑,帮弟弟穿好衣服,又帮两个小的将大出来的袖口裤腿都掖好,腰上宽荡出来的一块都拿了根粗绳绑好,以防倒灌进风。方方面面都捯饬好了,方菡娘这才拿起最后一件略薄的棉衣,手脚麻利的给自己穿好。

她在现代时,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住在大山里,也是一直帮着带家里的弟弟,替老两口分担重任。在照顾孩子上,方菡娘堪称熟练工种,眼下里做来,熟练的不得了。

实在帮不上忙的方长庆在一旁给几个孩子用棉被挡住了风口,看着九岁的侄女抖着身子先去拾捯好两个小的再收拾自己,心中不禁点头,暗道这个侄女是个好孩子,懂得照顾弟妹。

心中更是心疼了几分,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成了她奶口中“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至于蓄意推隔房的弟弟下水的罪名,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又想想孩子她奶奶一贯偏心到天边的作风,方长庆毕竟是隔了一层亲戚关系的小辈,人又实在,不会去指摘什么,只能心里憋屈的想,这仨孩子实在命不好。

拾捯好了自己,方菡娘又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方长庆:“六叔,会不会给你跟六婶惹麻烦……”

方长庆更是觉得这孩子贴心,他大手一挥,用棉被将三个小的一把裹住,护着三个小的往外走,安慰道:“不要想太多,先跟六叔回家。”

方长庆家里也不富裕,方茹娘的旧棉衣一般都是实在穿不下的时候,棉花掏出来填新衣里穿,实在没多的棉衣。这几件旧衣虽说不是棉衣,但却是方茹娘衣服里除了身上穿的那件最厚的了。

方长庆也没办法,只得带了家里两条棉被中厚的那床出来,打算这样裹着孩子好歹挡挡风。

冬天乡下人都有猫冬的习俗,尤其是今天这天,眼瞅着就要下暴风雪,村中小道更是无人,户户掩门,家家炊烟。

方长庆微微偻着腰,伸开双臂用棉被裹着三个孩子夹带着往家赶。

方明淮年龄小,步子迈的也小,踉踉跄跄的跟着,方长庆有意放慢了脚步,嘴里一个劲哄着孩子:“淮哥儿撑住啊,一会儿到家就好了。”

方明淮稚生稚气的回道:“六叔,没事儿,我能行,别让姐姐们冻坏了!”

看着几乎没人的土道,再想想这种天气,穿的那样单薄被赶出家门的三个侄子侄女,饶是方长庆这铁打的汉子,也忍不住心酸。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知道的晚些,这三个孩子……

想都不敢想!

他们老方家怎么会有那么狠心的人!那可是孩子的亲奶奶!

四间茅土屋,窗户上糊着严严实实的厚油纸,房檐下挂着几串苞米棒子,几道木栅栏简单的圈出了半亩菜地,便是方长庆的家了。

庄户人家,靠天吃饭,挣不了几个钱,也就挣个口粮。

听到动静,屋门上挂着的茅草帘子被人掀开一角,面色红润的方六婶看到果然是当家的带着孩子回来了,面上一喜,看到三个孩子都冻得鼻涕直流的样子时又是一叹,一迭声的急道:“唉,当家的,快带孩子们进来,这天寒地冻的……”

方长庆连连应声,顺便搭上手替方六婶撑起帘子,另一只手将三个孩子往屋里一推:“都快进屋暖和暖和。”

直到进到屋里,坐到了烧得暖暖的炕上,方菡娘这才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两个小的更是激动不已,咧着嘴直笑。

年芳十四的方茹娘红着眼眶从炕头下来,掀开炉子上墩着的土锅锅盖,热气四溢中端出三碗黍米糊糊,一碗一碗递到姐弟三人手里:“你们先喝点粥热一热。”

方菡娘看着缺了个口的瓷碗中盛的满满的热气腾腾的黍米糊糊,伸手想去接,却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发黑——

大概是久违的热气太让人心安,方菡娘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

茅草屋外,暴风雪肆虐,刮的窗纸呼呼作响。

茅草屋里,方菡娘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闭着双眼躺在烧的暖暖的土炕上。

之前方菡娘已经发过一次高烧,那次昏迷导致了原主的死亡,方菡的到来。方菡到来后,方菡娘的芯子变了,精气神吊了起来,心心念念的都是怎样让他们姐弟三个不被冻死,身上的病痛倒是不显了。而现下里热气一轰,她一放松,精气神一泄,身体里压着的那股子风寒又冲了上来,这导致了方菡娘的又一次昏迷。

方芝娘跟方明淮心中恐惧,害怕姐姐又像之前那样睡过去,他们怎么喊都喊不醒。方茹娘一手抱着一个,低声的安慰着,哄着他们说姐姐只是睡着了。

方芝娘咬着手指,眼神往黍米糊糊上飘了好几次,还是怯怯道:“茹娘姐姐,我把我的糊糊给大姐喝,你让她赶紧醒过来好不好……”

方明淮吸了吸鼻涕,也急急道:“淮哥儿也不喝糊糊了,给大姐喝!”

方茹娘心酸的差点哭出声来。

她亲弟弟方明河这才两岁,在一旁的炕头含着手指睡得鼻涕泡直响,无忧无虑。再看看小小的方芝娘方明淮,她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方长庆跟方六婶急的不行。方六婶有些恨恨的,却又怕吓着几个孩子,拉了方长庆到一旁,低声道:“大伯婶也真是心狠!……我听茹娘说了,原本是洪哥儿不懂事,在结了冰的河边推淮哥儿吓唬他,菡娘去拉架,被艾娘拉拉扯扯的,结果两人都掉进了冰窟窿里……倒是捞上来的快,本来也没啥,换身衣服暖暖就行了,可艾娘哭着喊着说是菡娘故意推她下去……菡娘这刚来得及脱了湿衣服,还没换身厚点的衣服呢,姐弟三个就被大伯婶骂着白眼狼赶出了家门。这天寒地冻的,可怜我菡娘芝娘明淮那么懂事的三个娃,爹娘都不在了,她叔伯婶这是要往死里欺负他们啊……你们老方家真是心狠啊……”

方长庆讷讷的,不知道怎么哄明显被勾起伤心事的媳妇,只能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媳妇的背安抚。

在方茹娘七岁的时候,方六婶曾经怀过一胎,结果大冬天被四岁的方艾娘推了一下,摔了一跤,四个月上流产了。

当时方艾娘的奶奶田氏,仗着自己是长辈,非说是方六婶自己糙手糙脚,冒冒失失跌倒把胎掉了,还把她家宝贝孙女给吓着了……阴阳怪气的讽刺了方六婶一顿,气得坐月子的方六婶直接血气上头晕了过去。

因着方长庆这一脉人丁稀少,爹娘早逝,亲哥早就搬去了外地,方家村里没人肯出头为他们做主。还是方六婶的娘家人听到了消息,周家村老老少少来了半个村,找方氏族长对峙,却换来对方一句:“孩子还小,不懂事。跟孩子计较个什么劲。”

气得当时方长庆红着眼就冲到了大伯家准备讨个公道。

当时真是千夫所指,只有菡娘的爹——行三的方长庚站出来替他们说了句公道话,顶着亲娘跟大哥的压力,强迫侄女方艾娘给方长庆一家道了歉。

为了这事,方长庚他亲娘,也就是方艾娘的奶奶田氏还大闹了一场,觉得方长庚胳膊肘往外拐,向着外人。

后来菡娘她娘阮氏偷着拎了一篮子攒了好久的鸡蛋去了方六婶家,更是经常陪着方六婶说话解闷,这才让方六婶度过了伤心难熬的日子。

再后来没几天阮氏怀上了芝娘,方六婶便觉得这是自己掉了的那个孩子重新投的胎,对阮氏更加亲近。

两家人结下了深厚的渊源。

即便是后面方长庚失踪,阮氏因病去世,这份情谊也没断了,方六婶一家经常暗地里照顾那没娘没爹的三个可怜娃。

听说了姐弟三个被赶出家门的消息,也只有方长庆一家听到了消息便急着去找这三个可怜的孩子回来。

然而,他们谁也没想到,之前两个小的因着长姐方菡娘护的好,没怎么太受罪。反而是先掉进河里又为弟弟妹妹挡风受了寒的方菡娘,高热不断,送了命,芯子已换成了二十一世纪的方菡。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百合小说
  3. 都市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