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穿越之替身千金

更新时间:2019-03-12 17:12:49

穿越之替身千金 已完结

穿越之替身千金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烟雨笑分类:穿越主角:于灵楹司徒少钦

小说主人公是于灵楹司徒少钦的书名叫《穿越之替身千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烟雨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幻想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于灵楹,一个聪明女子,因一场车祸而得到灵魂转生,成为了南申国时代的贵族千金。她以灵魂附身的方式进入了女子身体成为了与她同名同貌的于灵楹。只不过她却身染重病,为了救于灵楹,她的姐姐于琳然上山采摘灵药不幸遭遇毒蛇死亡,于灵楹得到了生存,但却因为于琳然的死而陷入无限的痛苦和失忆。司徒少钦,于琳然的丈夫,南申国第一王爷。一个应该痛恨于灵楹害死了于琳然的人却不由的喜欢上了她。同时,司徒少钦的表弟刘明宏,鬼医破殇二人与于灵楹发生错综复杂的故事。在这复杂的时代,尔虞我炸之中,于灵楹又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只需要欢乐就好。这便是生活的意义,也是于灵楹做人的原则。

于灵楹,一个大学在校生,长的很是水灵可爱,看上去并非是特别大,虽然现在是二十岁的年龄了,但她还是十八岁的心态。

按照她的话语,她永远都是十八岁的。

在大学的其间,可以说是享受了年轻人应该享受的岁月,唱K,和朋友们一起逛街购物,吃所有好吃的东西,玩遍所有好玩的东西。

于灵楹活的很享受,在大学里面也有很多的朋友,这一切,都让她感觉的开心。

大都市里面生活虽然会让人感觉到高节奏和一股窒息的气味,但是于灵楹依旧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有着现代的文明,便利的交通和各种美食。

于灵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计划的很早,大学其间可以尽情的玩,玩耍到毕业后,就正正经经地找一份工作。

于灵楹长的很美,年轻容貌,雪白的皮肤,一双水灵大眼,眼睫毛长长的,弯如月。她就像是知名雕塑家的作品,那样的精致无暇,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于灵楹是那么的完美,这不仅仅表现在她的身体和容貌上,还有她的性格,她勤奋学习,知识虽然谈不上渊博,但绝对不是那些游走在菜市集可比的笨女人。

她有着那么一股独特的魅力,和她相处以后的人会不知不觉的喜欢上她,无论是男是女。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将会便得很多彩。但,一切都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一次意外,让她遭遇了改变。

一次车祸,她发生了穿越了。原本以为自己性命不保,但是很不巧,在被车撞的那一瞬间她灵魂发生穿越,附身到一女子身上。

女子生是贵族大家,因为疾病的缘故而死亡,但是于灵楹穿越却让那副身体再一次复活。

而最为的碰巧的是,于灵楹与女子的容貌是完全不一样,不仅仅容貌身体的一样,就连名字也同样是叫于灵楹。

索性的,于灵楹就成为了于家的二女儿。

于家生有二女,除了于灵楹外还有着一个名为于琳然的姐姐。于琳然和于灵楹长得非常的相像,但两者性格上却有着许多的差别。

于灵楹的性格偏上活泼,她积极开朗,想到的事情就立刻去做,并没有那么多顾虑,而且她是那种乐观好动的人。

于琳然则是多愁善感,举止谈吐非常的温柔,典型的传统美女,如果要把她比喻成花的话,只能用牡丹花来形容,高贵而让人不敢接近,生怕稍微一个动作就会把它给沾染了。

自于灵楹复活了以后,她与原本身体的主人相差非常大,尤其是好动活泼的性格,更让于灵楹生觉奇怪。

后来于灵楹自知自己不应如此,渐渐的适应和改变了自己。可惜,于灵楹一穿越过来,这副身体便是怀上了疾病,于灵楹被这一副身体所拖累,时常感觉难受甚至是不能呼吸。

于灵楹,于琳然两姐妹感情非常的深,为了拯救于灵楹,便是上山采药来拯救于灵楹的性命。

哪知道,于琳然这是走上一条不归路,一去便是不回头。从那以后,于灵楹再也没有办法看到于琳然。

于琳然因为上山帮于灵楹采摘药物而遭遇毒蛇,被毒蛇咬了一口以后,于琳然彻底的死亡了,唯一让于灵楹所看到的物品,大概就是于琳然所留下的一颗草药。

那是为了治疗于灵楹身上疾病的神奇草药,为了获得这草药,于琳然上了险峻的山林,毕竟走过了毒蛇丛,可惜,她却那样死去了。

于琳然死去给于灵楹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哭了好几夜都没有收住声音。

伤心的不仅仅于灵楹一人,还有司徒少钦。

于灵楹和于琳然两人本是夫妻,于灵楹是南申国的第一王爷,长的英俊威武,性格果断霸道,他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有着无上的权威。

他所说的话就是一切,他不喜欢听别人的话,充满了专制了独权,但是那样的人却给于灵楹,于琳然带来了安全感和可靠,待在他身旁永远都不担心有危险发生。

于琳然的死去给司徒少钦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这一位南申国第一王爷竟然一夜之间憔悴了不少。也是从那时候,于灵楹,司徒少钦两人开始了交集。

于灵楹和于琳然长的非常的像,可以说是一个人模子刻出来的雕塑品。

于琳然的死去让司徒少钦觉得这一切都是于灵楹所造的。如果不是为了治疗于灵楹,于琳然便不会上山采药,于琳然不上山采药,那样于琳然就不会死亡。

从那以后,于灵楹心里面便是对那一段记忆采取的封印的状态,对于过去的部分事情都选择失去记忆。

那一段伤心的往事,从此之后不再被于灵楹所回忆起来,而司徒少钦却恨上了于灵楹,甚至把这种恨当成是一种发泄的欲望施展在于灵楹的身上。

于灵楹,司徒少钦两人都住在王府之中,自于琳然死去以后,于灵楹无依无靠,自然是由司徒少钦所照顾着,只不过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于灵楹无从的选择,自己的命运像是被他所掌握着,他对自己非常的冷淡,开心的时候会强硬的抱住自己甚至是做出一些亲密的动作。

只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于灵楹对着司徒少钦的感觉渐渐由陌生转为喜欢,不知道为什么,那男人做出那么无理的事情甚至是那么讨厌,但于灵楹就是喜欢了他。

于灵楹好几次在街上发生危险都是司徒少钦所救命,甚至是遇上刺客,遭遇马车的撞击,每一次司徒少钦都会及时出现在于灵楹的身边。

司徒少钦为南申国的第一亲王,康亲王,只不过那样的人却是把于灵楹当成于琳然的替身。

其实于灵楹知道的,司徒少钦那么做的原因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是替代品而已。但即便是那样,于灵楹还是那么傻傻的喜欢着司徒少钦。

此外,司徒少钦还有一个表弟名为刘明宏,于灵楹只见过一次面。但是刘明宏却总把自己当作是于琳然。

是的,于灵楹那么像于琳然,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而且,自己拖着的还是一个残躯。身上的疾病没有消除,为了治疗于灵楹身上的伤,司徒少钦更是找了鬼医破殇。

破殇是江湖上飘荡的人,天性热爱自由,活泼开朗,他有时候就像是孩子那样天真,俊美的脸庞非常的的美!那种美已经不能叫帅,而是和女子可以相比的美丽。

破殇很温柔,身为鬼医,他性格很古怪,但是对于灵楹却非常的照顾,为了治疗于灵楹的病更是花上了不少心血。

不知觉的时间过去三年,在破殇的帮助下,于灵楹的身体渐渐的康复了,这其实还是多亏了于琳然的草药。

而渐渐的,于灵楹,破殇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是增进了不少,从陌生转为那种熟悉的感觉。

司徒少钦为了让于灵楹尽快的康复,更是派了侍女小花来伺候自己,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破殇来照顾自己。

和破殇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起码比起和司徒少钦在一起自在。

当于灵楹可以下床自由行动,出去散步游玩的时候,破殇便是拉着于灵楹在郊外踏青。其实在破殇心里面对于灵楹早已经产生了喜欢之心,两人三年的相处早已经做出了种种暧昧的行为。

对于这么一位美男子,于灵楹心里面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对他有好感,但也仅是好感而已。

两人走在漫清草地之上,忽然,于灵楹便开始问道:“破殇,是不是喜欢我啊。”

“为什么那么说啊。”

“我那么美,你能不喜欢吗?”于灵楹调戏的问了起来。

“你太自以为是了。”破殇微微的愣了一下,但一瞬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冷冷的笑了一下,伸出自己如白玉般的手指解开了于灵楹衣领上的扣子。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于灵楹笑着看着破殇,声音依旧坚定无比。

这次破殇是彻底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于灵楹的笑容,突然一下子跳在了湖中,激起了一大片水花。

“哈哈哈。”看着破殇孩子般的举动于灵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趴在船上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只有一个脑袋浮出水面的破殇的又羞又恼,气愤的叫嚷道:“不许笑!”妈的,第一次都到这一步了却怎么样也下不去手。

“哈哈哈,破破你太可爱了。”于灵楹却不理会破殇的大喊大叫,依旧呵呵的笑着,还不忘了夸赞道。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破殇气愤的拍打着水面,激起了层层的浪花打在了于灵楹的身上。

“哈哈哈。”在船上的于灵楹笑得更开心了,直接趴在了船上。

“啊,我的脚抽筋了。”突然在水里的破殇痛苦的叫道,挣扎了几下就缓缓的沉到了水里。

“喂,该死的破殇!快出来,不要玩了!”于灵楹感觉心里一慌,对着安静的湖面叫道,但是没有人回答她,此刻的她多么的希望这一切也只是破殇的玩笑。

“破殇!你再玩我真的生气了!”大概一分钟过去了,破殇还是没有什么动静,这下于灵楹的心开始慌了。

“救命啊!有没有人!”于灵楹撤开嗓子叫道,慌张的看着四周,希望有人可以出现,但是四周一片寂静,什么也人没有。

于灵楹一咬牙,就跳进了冰冷的湖里,当熟悉的水再一次紧紧地锁住她的鼻腔跟耳膜的时候,于灵楹这才想了起来,自己根本不会游泳,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喊一声,或者是挣扎了一下,就已经沉入了湖底。

要死了吗?

于灵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出现这样的感觉了,但是她总有一种感觉,故事不会就这样结束。

当于灵楹看到一个不断的向自己游来的身影,于灵楹就知道,这次自己是又死不成了。

“喂,你个笨女人,不会游泳的话跳进去干嘛!”于灵楹感觉空气又再一次的回到自己的鼻腔中,还没有睁开眼睛,耳边传来了破殇那熟悉的怒骂声。

“你……”于灵楹想要回嘴,张了张嘴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嗓子像撕裂般的疼痛。最后她只得对着破殇翻了翻白眼。

“你什么你!你个笨蛋!”破殇显然还没有冷静下来,并没有发现于灵楹的不适,继续骂道。俊美的眼睛微微泛红,看着于灵楹沉下去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还好,现在她没事,破殇紧紧地抱着于灵楹,生怕在一个不小心她就消失了。

“咳咳咳。”于灵楹的嗓子发不出声音,只能用干咳来提醒着破殇自己身体的不适。

“你怎么了?”终于发现于灵楹不对劲的破殇一下子放开了于灵楹低声温柔的问道。

于灵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手忙脚乱的指着自己的的喉咙,拼了命的想要表达着什么。

“这个。”破殇连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紫色的小陶瓷瓶,打开后放到于灵楹的唇边,温柔的说道:“喝下去。”

于灵楹张开嘴,一道冰冷的液体划过喉咙到了她的身体里,喉咙里的疼痛这也才缓解了一大半。

看着于灵楹毫无防备的样子,破殇是又开心又气恼,开心的是于灵楹对自己毫无防备,恼的是担心于灵楹被别人给骗了。

仿佛是看到了于灵楹以后被别人骗了以后凄惨的样子,破殇忍不住的骂道:“给你什么东西你都吃,小心下一次我给你毒药!”

对于破殇的威胁,于灵楹豪不在意的笑了笑。就像相信他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一样,她同样相信,破殇不会伤害自己。

至于是为什么要这样相信破殇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你的嗓子刚才伤到了,最近最好少说话。”于灵楹正要说什么,就听见破殇的声音。

在破殇的努力下,小木舟终于靠到了岸上,当破殇从船苍里面翻出一男一女两套衣服时候于灵楹狐疑的看了破殇一眼。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的吧,不然东西怎么可能准备得这么齐全。

“是啊!我就是故意的!”看着于灵楹狐疑的眼睛,破殇生气的叫唤道,抓着自己的衣服就往外面冲。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耽美小说
  3. 百合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