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剑出隋山

更新时间:2019-03-11 11:08:41

剑出隋山 连载中

剑出隋山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柯智分类:仙侠主角:张温

主人公叫张温的小说叫做《剑出隋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柯智 写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且看一痴儿三剑破了天井江湖。 且看一公主骑驴当了武林盟主。 西蜀下棋的白发一落子 惹得大唐群雄逐鹿。 北莽蓄势的铁蹄望着南 势要中原妇掳丁屠。 算卦布衣寻真命,等了二十年寒暑。 帝师和尚住皇宫,起了法号叫瘦虎。 不曾想倒夜香的白发太监,原来是个帝王心腹。 不曾想市井上的屠户大汉,竟然是个活佛文殊。 何处去寻西蜀亡主的复国遗孤? 醉卧白马的浪子枪上悬着酒壶。 哪里去找大唐王庭的出逃公主? 娥眉胭脂的艳娘腰间别着头颅。 拜读圣贤企望登堂的儒门,哪个缺的了城府? 寻证长生想要飞仙的道士,哪个逃得了命数? 唐突,唐突,事事浅显奈人揣度。 江湖,江湖,人心交错如读天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嗣在文案之前坐直了身子,对宦官令道:“宣。”

  宦官接令对门外喝道:“宣辅国公陈溪平,尚书令刘荣祥觐见。”

  不一会身着大唐朝服的两位臣子便急步走入处机殿,朝着皇帝行完礼仪,起身站在了一旁。

  陈溪平起身后向皇帝弯腰一拜问道:“不知皇上唤臣二人来此所谓何事?”作为辅佐过两代皇帝的二朝老臣,陈溪平的名字在这朝野之上可谓是振聋发聩。一生仕途并不算出彩,但是却极其稳健,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熬了六十个年头才登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国公之位,在朝堂之上论才学他从政六十年虽说兢兢业业却并无亮点可言,论为人处世的圆滑他虽然有些城府能够看透关系利害,为人上却公正不阿刀枪不入。

  就连陈溪平本人也曾笑话着说过,“想老朽这一生资质愚钝,天性不慧,能在这朝野上站住脚跟,一来靠的是皇家恩典提携不嫌老朽糟蹋朝俸。二来是老朽这命硬,想当年和老朽一起入朝为官者如今活着的也就剩下了老朽一人,虽不才却也但这百官之中老朽的资历也算是最高了。”说起陈溪平命硬还真不是吹的,年近九十却依旧耳聪目明身手矫健,即便寒冬腊月却也依旧用着冷水沐浴。

  “老朽这辈子从及冠之年开始便督促自己,除染上风寒外皆用冷水沐浴,想来老朽最后一次得病也是七十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这样一位年迈老臣,即便是皇帝李嗣也不敢不敬。听到陈溪平的问话,皇帝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随手一招恭敬道:“陈国公年迈,请先坐下细谈。来人啊,赐坐。”

  于是处机殿上,陈溪平与皇帝对坐文案两侧。尚书令刘荣祥站陈溪平左旁,白发太监伏跪与刘荣祥左旁。

  “想来陈国公和刘尚书都知道了近几日朝堂上事情了吧。”李嗣叹了一口气明知故问道。

  做为朝臣若是说不知朝堂之事那便是奇了怪了。坐在椅子上的陈溪平摸了摸自己下巴上早就枯如稻草的山羊胡子笑而不语。而更为年轻一些的尚书令刘荣祥则说道:“皇上说的是应该是北莽迎亲使臣大闹朝堂之事吧。”

  皇帝点了点头道:“你们可知此时为何朕一直拖着不办?”

  未等刘荣祥再次言语,陈溪平率先便开了口道:“皇上心系天下苍生社稷,此等重要机政臣等不敢妄加揣测。”

  李嗣哈哈一笑看了一眼陈溪平,嘴角露出了些许无奈道:“其实朕也不想隐瞒两位爱卿了,说到底朕之所以一直不让北莽的迎亲使者接走霓裳公主,并非是朕想悔婚,而是此时找不到公主的人了。”

  虽然陈溪平和刘荣祥早在一开始便揣度到了此事的前因,但亲耳听到皇帝将这事公诸还是不免会觉得背脊发凉。毕竟此时作为皇家秘密,这种事情知道的多一分,自身陷入险境的可能便会深一分。两位社稷重臣在听完皇帝的这句话后皆选择了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不语。

  见到两位大臣都是这般姿态,李嗣也是见怪不怪了,这帮朝臣别的暂且不论这明哲保身的功夫可是个个都练得如火纯青呀。李嗣盯着陈溪平看了一会后淡淡说道:“陈国公对此时有何看法。”

  越老越精的陈溪平想了近半柱香后说道:“臣以为此事不但涉及到了皇家的颜面,也同样的涉及到了我们大唐与北莽的信任,虽说我们怏怏华夏并不惧那北方蛮夷的入侵,但是战事被挑起伤到的还是咱们大唐的基业。若是失信于北莽,不但之前所提出的联姻和亲互通商贸的怀柔政策会付诸东流,更重要的是一旦完颜洪平定了北莽的叛乱,那时候无疑会有一把利剑悬在咱们大唐的悬顶之上。”

  陈溪平的短短一番话便分析出了其中的利害之处,虽说年事已高却不负一品辅国公的称号。听完这番言论的李嗣也是频频点头,不一会他又将注意了放在了一旁的刘荣祥身上,对其问道:“此前那和亲怀柔的政策便是刘爱卿所提出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不知刘爱卿此时可否有了解铃之策?”

  深知伴君如伴虎的刘荣样此刻额角已悄然渗出许许冷汗,他赔笑道:“请陛下再容臣思量一番。”

  不一会那位尚书令大人便想出了自己的应对之策,躬身朝皇帝问道:“臣请问陛下,公主是否已经找到。”

  李嗣的眼睛不经意的瞥了一下正跪在地上的白发太监,微微点了点头。

  刘荣祥继续道:“那臣的建议是,以北莽叛乱未平公主不能涉险为由拒绝交付公主,若是北莽大汗有信心能够保护好公主,那么便写下文书呈上朝堂昭告天下。”

  李嗣眉头一皱道:“拒绝交付?这不就是和迎亲使团撕破脸了吗?”

  尚书令大人笑着摇了摇头道:“恕臣冒犯陛下了,此事只是和使团撕破了脸,而非是和北莽撕破了脸。”

  “此意何解?”

  “此举之益有三。第一,北莽使团今日在朝堂之上耀武扬威此时予以反击可显我大唐国威。第二,只是以北莽叛乱未平作为理由拒绝交付公主,其言下之意是一旦战事平定便还是可以和亲,此举不会显得我大唐失信于人。第三,使团虽然带着北莽大汗的昭命而来,但是却没有职权颁布文书因此迎亲使团定会快马加鞭赶回北莽向完颜洪禀报情况,北莽人性格易怒定然不会承认自己无能保护大唐的公主,因此完颜洪于于公于私都会写下文书送达长安。”

  李嗣认真的听完了刘荣祥的解释,却依旧愁眉不展道:“爱卿的头两点益处朕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为何一定要让完颜洪下达这文书呢?”

  刘荣祥微微一笑,满面书生之得意道:“这第三嘛,长安距北莽有三千里路程,即便用北莽千里马日夜奔袭也许五日之久。更何况此事只为一般政务而非重要军机,因此北莽使团不可能会用加急快马来传送消息,这样一来消息送达再回至长安,怎么说也得一个月的时间。既然皇上此前说已经找到了公主,那么便请皇上在这一个月内将公主带回。如此一来北莽和亲之局便解矣。”

  听完刘荣祥这一番话,皇帝脸上那抹愁云也渐渐缓和,抚掌大笑道:“好!好!好!二位卿家不愧是朕的股肱之臣,此事便依卿家所言来办,刘卿家今日回去便拟好奏表,你我君臣明日在朝堂之上给那北莽夷狄演一场大戏!若是没事二位卿家便退下休息吧。”

  两位大臣行完礼便退身出了处机殿。

  两人走后这硕大的处机殿中又一次显得空荡荡起来。

  “他们刚刚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李嗣的问话在空阔的处机殿中显得有些振耳。

  白发的红袍太监依旧跪伏在地上,他唯唯诺诺道:“奴才听见了。”

  “那知道该如何做了吧。”此前还正经端坐的李嗣此时惬意的靠在了椅子上,闭目养神显得有些困乏。

  听到李嗣的话,那太监有些犹豫了起来,他附在地上谏言道:“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赦你无罪。若是连你都有事情隐瞒朕的话,那你才是真的该死。”李嗣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老奴从小看这公主长大,其秉性老奴也自然深知,若是茂然将公主殿下待会可能会引起她的……她的……”

  李嗣猛的一睁眼,横视那跪在案前的太监道:“你是说她会反抗是吧。”

  头才微微高过文案小许的太监又一次将脑袋缩了回去。

  想起了自己那个刁蛮的小丫头,李嗣不自觉的又愁苦了几份。他起身背负双手看着直直的看着处机殿的大门,眼神复杂。许久后自言自语道:“光是一国之事便让朕操碎了心,没想到这家事也这样不安生。”李嗣一咬牙令道:“高平!”

  那么被唤作高平的白发太监附在地上应道:“高平在!”

  “许你十五日之期将公主完好带回来,有擅阻者格杀勿论。”

  “老奴领命!”自称老奴的白发太监未等皇帝喊他退下便已经如一阵清风般消失在了处机殿之中。高平者,锁匠也。锁匠之锁,锁皇城之门以御刺客,锁百姓之口以治动荡,锁大唐基业以延万世。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科幻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