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风雨天澜录

更新时间:2019-03-06 10:59:13

风雨天澜录 连载中

风雨天澜录

来源:掌文作者:应扬分类:武侠主角:白炎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风雨天澜录》的小说,是作者应扬创作的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二十年前,飞来峰武林大会,已经当上盟主的君霁云,竟然做下一桩弥天大错;十八年前,飞扬一时的漠北邪派冷光门,突然被灭门;江南沧澜山庄的少主白炎,为了探查血案,步入险恶江湖,不意间发现十几年前扑朔迷离的大案;盈虚派一脉独传的大弟子肖子凝,被举世加非,生性孤傲的他,又能否澄清是非,重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乙宫是中原八大派之一,说来这八大门派也是近几十年兴起之时,但少林、太乙两派却是古来一脉相传。少林寺居天下佛门正宗,论佛论武,海内都无第二派可比。而太乙则是道教中庭,有唐一代尊崇道家,由是太乙宫之兴旺,不在少林之下。这太乙宫的现任掌门吕洞宾后来名满天下,后世妇孺皆知其名,也不必说了。
这吕道爷的本事还远不止此。单这一面太极手令,就是他以九转归一大法将精钢熔融铸成。这手令在太乙共存三面,珍重无比,绝不轻易授人。一旦手令现于江湖,就如吕道爷亲临,江湖中自无人敢与他为难。
白炎、黄山师兄弟听她发了这话,都吃了一惊。他三人是江湖上的人物,自然知道这太极手令的来头,都驻足来看。白炎看了看这尸体,说道:"这人年岁不长,应是吕道爷的亲传弟子,否则没有道理拿到这面太极手令。他既拿了太极手令,当是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要办。想来那杀人者是要阻止他去办这件事。"
南宫笑点了点头,道:"不错。吕道爷深得道家大典,于江湖仇杀不甚挂怀,是以他的弟子也不会招惹什么是非。这次竟然劳动他老人家出面办事,想来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大事。"这下众人不管知不知道太乙宫、太极手令的,都说有理。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谈了许久。道旁众人见事不关己,大多不甚耐烦。更兼此时黄山师兄弟和白炎伯仲已分,也该作鸟兽散了。一人起一声哄,众人都要散去。南宫笑道:"众位乡亲且留步,这里发生如此大案,非同小可。还请都留在原地,本将自有分晓。"
群人见她不允,都有不快之意。只是刚才看她抽鞭取物的身手非同凡响,倒无人敢上前冒犯。只有黄山派那师兄道:"喂那军娘!我们在这里比剑,可没杀什么人呢。现在胜负已分,我要带师弟回山去好好教导,把他引上这'奇壑剑'的正路子上来。不好意思,这就不奉陪了。"说罢拉上师弟,告辞转身欲去。
南宫笑俏脸颜色微变,道:"黄山派掌门天都上人,和二位怎生称呼?"
师兄道:"那是我师父。只是他三天前给奸人害了,如今尸身还停在山顶的天都峰上。我这个当师兄的还急着回去处理呢。"就要离去。
南宫笑听闻天都上人已逝,这师兄弟又全无悲戚之容,喝一声:"且慢!"喊声到处,"呼"一声一对铁掌拦架在师兄弟二人面前。
师兄喝声:"师弟,咱们一起上,扳回一局!"话音落处两人抢上一步,挺身疾刺。
南宫笑只道这二人是假冒伪装,手下更不留情。她呼啸一声,一对铁掌倏地攻到。黄山二人见她掌力雄浑,生恐剑身给掌力震断了,当即一齐变招,分袭左右两腿。这师兄弟从艺多年,早已心灵相通。这两剑刺来又是一般快、一般准。
南宫笑此时已瞧出他二人的剑法是黄山"批墨剑"一路,胸中敌意大去,眼见剑到只是一跃避开。哪想这兄弟二人性格怪异,被南宫笑一招激怒之后竟然不知收手,剑尖颤动又一度逼上来。师兄道:"师兄这手'奇壑剑',你看好喽!"师弟听了,也当真手下一慢,细细去看他使剑。只是那师兄的"奇壑剑"原是"批墨剑"一路,只是剑招略显沉着,剑势却没变幻。
南宫笑也觉着好笑,不知他说什么"奇壑剑"是个什么东西,伸掌轻拍,就似喂招一样。那师兄斜劈横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使出"奇壑剑"来,给那师弟看了却笑道:"这是什么'奇壑剑'了?倒和师父教给我二人的'批墨剑'一模一样。"师兄只不承认,道:"你小子还没领会到剑法精要,乱说不得。"
这时黄山派师弟手上剑招已慢,南宫笑更是大占上风,只是不愿回以重手。而如今杀死太乙道士的凶手尚未查明,再也无暇多耽。当下觑定了黄山师兄的一个破绽,一拳奔他下路扫去。二人见她突然回击,也不敢再大意,连忙定了心神,两柄长剑一振,齐齐当胸刺到。南宫笑大笑一声,双手疾出对准来剑握去。这二人知她手劲非凡,正要缩剑,哪想一股吸力卷上剑身,手上已经不听使唤。
忽然长剑破空的"唰唰"声戛然而止,长剑似是碰上了什么铜墙铁壁。南宫笑不知何时两手已经握住剑锋,众人面上都骇然失色。需知黄山师兄弟两人系出剑道一派,手中长剑自是非同寻常的锋利,这么一握足以将来人的手掌削下。哪想南宫笑手上半点血痕也不见,就在众人失色的当儿内力猛吐。"啪"地一声,两柄长剑已被她双双震断!
白炎见她运息拍掌,挥洒自如,直视面前二人如无物。较之自己刚才和他两人拼搏许久,才侥幸取胜,高下立判。他心下佩意渐增:"这军娘的内功,果真出自紫电府四大将的'紫玄心经'!"
南宫笑震断了二人手中宝剑,躬身一礼。那师兄也不受这一拜,道:"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我这一手'奇壑剑'当真不受用。"
南宫笑虽是女流,但长年混迹军旅,为人也是爽快。这时见他落落大方,心下甚喜,道:"不知二位道友上下如何称呼?"
师兄这才还了个礼道:"我姓石,上'迎'下'客'。"
师弟也还礼道:"我姓梅,上'送'下'客'。"
南宫笑心道:"我说'上下如何称呼'原是见谦的话,你们两个也当真这样应答。这两人名字也好古怪。"但她也不以二人无礼为意,道:"二位方才使出的剑法,确实是黄山剑派的独传'批墨剑',方才强加阻拦,倒是在下无礼了。只是这太乙派的道长死在黄山旁边,贵派祖师又近日崩殂。只怕两件事有些什么内在关联。"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