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边城情侠

更新时间:2019-02-26 16:35:58

边城情侠 连载中

边城情侠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千喜弘分类:武侠主角:羽飞

主人公叫羽飞的小说是《边城情侠》,是作者千喜弘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雨霖铃不知母亲好好的何以忽然动怒,嘟起小嘴咕哝道:“输便输,这样的蠢男人谁希罕!” 董彩娱敛容正色道:“谁希罕?女人希罕!女人的美不给那些蠢男人瞧,难道还留给女人自个儿瞧不成?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来欣赏,那便只剩下顾影自怜、自怨自艾了,这女人一生算是完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下踏着河街青石板路向下河行去,思及方才与义妹相处,臆马心猿骚动难控,自是心魔作怪,不由犹有余悸,惶愧之余暗暗自责:“义妹这般的冰清玉洁,我怎能亵du了她,我竟会生出那龉龊念头,我还是个人么?”惶愧之际又生出自卑:“义母总说我定力差,难道我真的自己制不住自己?天啊!为什么我心中总会有邪念,我的魂魄真为魔邪所役么?为什么我生来便有心魔,总比别人差?”

自卑自恼之念毒蛇般咬噬他的心魂,使他苦痛难堪。想到艺院中那个个丰神俊朗的子弟,愈感自卑形秽。一时又想到雨霖铃己与自己结为姻缘,自己终是为上天眷顾,又自欢喜。想到义妹的娇美多情,心怀欢畅之际又忽自惭:“义妹是天仙一样的人物,我又怎配得上她?”心中又自郁郁。

这么心中忽喜忽悲,当真是柔肠百转。又想上天这般眷顾于自己,自己总得好自珍重,义妹是这般的美,自己可不能负了她,定要制住心魔。他思虑重重,悲悲喜喜,不觉间己到了岩湾。

耳中只听得一片喧闹,杂着阵阵丝弦之乐,羽飞疑徨张望,只见河边山湾里,好大一片屋舍,构筑与苗人的吊脚楼大异。往日他虽听闻岩湾热闹,却不想是这番繁闹景象,只见处处红灯高挂,眼前人来如织,其服饰穿戴却又与边城人迥异。羽飞一时如置异世之境,只是失措迷徨,不知其所。

正自惊疑张望之际,忽见东首楼中一娇妖美妇倚栏瞧着自己飞眸媚笑,见他举目相望,便举起手中花帕向他频频招徕。羽飞大是疑惑:“这女人干么向我招手?她怎会识得我?哼,也许她识错了人。”待要自去不理,却见那女人飞眸送媚,情态热烈,浑不似识错了人,一时又自踌躇,不知是否该当过去。

正没做理会处,街上忽一片哄乱叫嚷。羽飞循声而望,却是一只黑不溜湫的小黑猪在街中狂奔乱蹿,一个灰衣汉子手持短捧跟后急追,街上男男女女纷纷惊呼闪避。羽飞猜知定是那汉子养的家猪跑逸,他赶着追抓,立时起了相助之意,转身挡住街路,晃臂吆喝,帮灰衣汉子堵截那小黑猪。

那小黑猪腿长精瘦,奔蹿极快,只一晃眼便蹿到羽飞胯下。羽飞不意那小黑猪来得如此迅猛,倒闹个措手不及,让它从跨下倏忽钻过。羽飞暗恨自己迟笨,连只小猪也挡不住。

说也怪,那小黑猪蹿出三四丈后竟尔忽然回转,返奔到羽飞跟前绕着他裤腿拱嘴而嗅,鼻中哼吱哼吱欢叫。羽飞疾探手抄那小黑猪后腿,那小黑猪扭头张嘴反咬羽飞手腕,迅捷凶猛。羽飞不意向来蠢笨的猪仔竟尔咬人,慌得缩手不迭,险险便给它咬着,好不狼狈。街上闲人驻足而观,皆觉有趣,齐声哄笑。

羽飞好生羞窘,见那小黑猪并不逃蹿,仍绕着他甩尾叫嗅,便猫了腰,双手箕张抓拿那小黑猪腰腹,触手竟如抓着泥鳅,滑溜异常,那小黑猪在羽飞手中一蹿脸上一撞,纵入怀间又从他胯间溜跑。此际街人纷纷涌上围观,见得此情,那些姑娘媳妇无不掩嘴直乐,一干无赖子则高声喝彩叫好。

羽飞忽觉左脸热辣辣的,伸手摸去,手掌上沾着血水,竟是让那小黑猪咬伤了。街上闲人哄笑更甚,哄闹中却听得一个女人尖声骂道:“那来的王八羔子,猴爪子敢在你姑奶奶身上乱摸,谗女人回家摸你妈去。宰了你的猴爪子!”那无赖子却叫道:“啊哟,连那小母猪都起心调戏,可不丢你祖宗么?谗急了熬不住,哥们带你逛院子去,别丢人现眼惹人笑话啊。”惹得街人一阵哄笑。

闲人中不少是戍边军卒,这干人离家去乡,混寄军伍,生活清苦,聊寂无寄,便爱惹事生非,个个俱是油痞成性。更有那三教九流的浪荡儿郎,全皆好事之徒,这伙人逢得如此场会,怎能不凑趣起哄,立时便有人叫道:“怪道这哥儿如此舍命,却原来见是位猪小姐。哥儿,爷们在营里苦熬,整年累月见不着个母的,也没让女人谗的见着个母的就求huan啊,大街上便搂着你猪姐姐要亲嘴,太猴急了吧?人家猪姐姐不是不干了么,咬你个急色鬼,活该!”又有人道:“哥儿,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别一副猴急样,八辈子没见过母的似的,收起你的粗鲁蛮样,温柔点儿,慢慢来,猪姐姐才会从你。”更有人大叫:“喂!哥儿,那猪姐姐的黑**与姐儿的白**哪个更软更香?猪姐姐的长嘴厚唇可比姐儿的樱唇香?哈哈。”

羽飞听得那干无赖兵痞哄闹起笑,言语粗痞,羞得满脸飞红。窘迫之际见那灰衣汉子已然赶到,急道:“大叔,你这猪仔好怪,我逮它不着,你快自个来抓。”

灰衣汉子更不答言,抢上挥棒便击打那猪。此时街人早团团围住观看,那小黑猪无路逃遁,只顾奔蹿闪避,竟是迅如狡兔,滑似狸猫。那灰衣汉子一时竟打它不着,一人一猪,你追我遁,认真较量起来。

街人皆觉有趣,指点观看,笑那汉子与畜生斗气。那汉子也真似犟了气发了急,对众人笑谈通不理睬,只一味对那小黑猪狠追猛打。纠缠良久,那小黑猪终被灰衣汉子一棒打折后腿,翻倒在地嗷声惨叫,灰衣汉子犹不解恨,手中短棒连挥连落,打得那小黑猪尖声惨叫不已。

羽飞见灰衣汉子鲁莽狂躁,心下不忍,劝道:“大叔,不能打了,再打可就打死它了。”灰衣汉子却仍不罢不休,又是一顿暴打,那小黑猪哀哀嚎叫几声便没气了。

羽飞疑怔地瞧那汉子,只见那汉子细细条条的身子如根灯草,一张长脸腊黄腊黄毫无生气,竟如从庙里走出的木雕小鬼。

黄脸汉子犹似恨怒难消,又抬腿踹那小黑猪的头,解恨似骂道:“死畜牲,今番可让你害苦了,今日总算消了你这祸根。”

农家视猪如财神,猪是农家宝。羽飞听得黄脸汉子骂那猪仔为“祸根”,更增惊诧。忽见黄脸汉子语声狠恶,脸上却木木的毫无表情,竟如僵死的僵尸一般,不由惊噫出声。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科幻小说
  3. 修仙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