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那夜,在村上

更新时间:2019-02-26 14:34:31

那夜,在村上 连载中

那夜,在村上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夜夜笙歌分类:奇幻主角:谢正依韩婷燕

主人公叫谢正依韩婷燕的小说叫做《那夜,在村上》,是作者夜夜笙歌 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谢正依,刚生出来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医院门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过饭,嫂嫂让美洁去做作业,以备高考,她则去厨房洗碗。

我也过去帮忙,她就问我这几年去什么地方了。我便把这四年多的时间经历,和嫂嫂说了一遍,她听完后欣慰的点点头,“和一个老道士过几年也好,就当修身养性了,总比在花花世界走了歪路好。”

快到深夜了,嫂嫂给我收拾了一个房间让我休息。

我躺在床上,恍惚又回到了苍翠山的道观里,猛地惊醒,才想起我已经回到故乡了,不由欣慰。

过了会儿,我又睡了过去,但很快又被一阵尿意憋醒了。

起身后才发现我不止想尿尿,连下身也硬如钢铁,想起刚才做了个梦,梦中我和嫂嫂依偎在一张床上,正做着那羞人的事情。

该死!怎么会做这种梦的?

我暗骂自己一声,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但因为**挺直着,便弓着腰行走。

因为刚醒来,睡眼朦胧,走到卫生间时发现灯亮着,也没多想,推开门就拉开了裤子,小兄弟蹦了出来。

“啊!”

卫生间里发出一声惊呼,但立刻就被捂住了。

我也吃了一惊,忙收好小兄弟,再仔细看,却见嫂嫂正在卫生间的蹲坑上,穿着一身简薄的纱衣,胸口的两大团露出了大半,而那胸口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两点深红。她此时正手捂着嘴,满脸的惊恐。

我呆了半响后,急忙捂住眼睛,“对不起啊!嫂嫂,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说着,我急忙转身出门。

想回房间去,可发生了这种事,不解释一下就走,是不是不太好?况且我那尿意也催得紧,若是回房间,怕是一晚上都别想睡着了。

正踌躇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嫂嫂一脸绯红的走了出来,眼睛都不敢看我。

“嫂嫂,我···”

“别说了。”嫂嫂打断了我的话,“不怪你,这卫生间门坏了一直没修,好了你赶紧进去上吧。”

我点点头,急忙钻了进去。

站在蹲坑上,我却无论如何也尿不出来。小兄弟实在太坚挺了,而且满脑子都是嫂嫂的身体风景,根本收不了力道。

我只好闭上眼睛,脑子里幻想苍翠山的风景,总管尿了出来。

走出卫生间,却惊讶发现嫂嫂正站在门外。

“嫂嫂,怎么还不回去睡啊?”我心中居然隐隐有些期待,但又不知在期待什么。

她犹豫着开口,“那个···正依,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不然弄出误会就不好了。”

我松了口气,心中的失落转眼即逝,“放心吧,嫂嫂,这事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她点点头,轻手轻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她和女儿隔壁两个屋,怕把谢美洁吵醒。

望着她的婀娜背影,我心中荡漾,**对少年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我自然也是。可想起刚才卫生间的一幕,我那因兴奋而巨大的小兄弟正对着嫂嫂···

我又弓起了身子,不敢多想,急忙回了房间去。

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着,睁眼闭上都是嫂子那轻纱包裹的酮体。

终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轻轻起床,也**鞋,蹑着脚向嫂嫂的房间走去。

来到嫂嫂房间门口,我本打算在门缝里偷看她两眼,却发现她根本没锁门。想来也是,以往都是母女两人在家,何必锁门。

我感到呼吸急促,本想远远的看她一眼,以缓解心中火热就算了。可一看到嫂子,我就更热了,她以一个侧躺的姿势在凉席上,身体就像群山一样起伏,线条优美。她正均匀的呼吸着,我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她睡得很香,才悄悄又近她两步,终于与她只有一臂之距。

我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仔细端详看着她胸前那两点。虽然她已是**,但那两点却还如少女一般粉红。

她突然‘嘤咛’一声,翻了个身子。吓得我差点跳起来,急忙又蹑脚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里。躺在床上,再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到胯下,足足抖动了半个小时候,我才一泄千里。

第二天起床,我仔细检查了会儿床,发现没有留下证据,才放心的去卫生间洗漱。

谢美洁正在洗脸,和我笑着的互相打了招呼。嫂嫂听到我的声音,让我过去吃早饭。我和谢美洁洗漱完毕,来到桌前,嫂嫂看到我还是有些不自在,低着头为我俩盛粥。

吃过早饭,谢美洁就拉上书包准备出门,此时是白天,在眼光下我才发现这小妮子发育的相当不错,**,身材已是极好,等她成年后,必定和她母亲一样是个美人。

她正要和我打招呼离开,见我盯着她身体看,面色一红,一跺脚跑出去了。

“这丫头,撒什么疯呢?”嫂嫂无奈的看着谢美洁的背影,又对我道,“正依,一会儿咱俩去给你父母上个坟,你和他们好好说说话。”

我想起养父母对我的好,点了点头。先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些黄纸和蜡烛,再带了一瓶养父最喜欢的烧酒,去了后山的祖坟。

来到坟前,嫂嫂烧纸,我给爷爷斟酒,和他讲了我这些年的经历,为当年没有坚持为他们讨要公道而愧疚大哭,嫂嫂也在一边抹着眼泪。

我们在这里哭着,听到附近也传来女人的哭声。好在现在是白天,不然还真有吓人。

我和嫂嫂烧完纸后,互相搀扶着离开,路过一个小墓,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粉红色薄衣的女人跪在目前,一边烧纸一边哭,她听到我们的声音,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去。这才看到这女人的面貌,长得真是不错,虽没有嫂嫂面容精致,但五官清秀,一双凤眼格外靓丽,只是噙满了泪水,让人心疼。

当她看到嫂嫂的时候,与她点了点头,又回了头去。

我与嫂嫂走远一些,才向她打听这女人是谁?

嫂嫂叹了口气,“她叫韩婷燕,命比我还苦,之前跟别村一个男人结婚,结果没几天那男人喝醉酒栽河里淹死了,后来四年前也就是你最后一次回村的时候,她又嫁给我们村一男人,结果两人还没来得及生孩子呢,那男人又得了急病,一个月后就去了,那男人的寡娘因为思念儿子,跟他前后脚走了。后来十里八村的人都说她克夫克婆婆,没人敢要她,她就在那男人留下的屋里一住就住了五年,惨啊!”

听了嫂嫂的话,我望着远处的韩婷燕,也对她万般同情,却也无可奈何。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宫斗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