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午夜清冷的风

更新时间:2019-02-24 13:56:31

午夜清冷的风 已完结

午夜清冷的风

来源:掌中云作者:步步生莲分类:职场主角:屈润泽杜悦

主角是屈润泽杜悦的书名叫《午夜清冷的风》,它的作者是步步生莲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原以为是一场绝对蜜恋,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没想到深陷复仇的漩涡,结婚就是想要将她推进坟墓,她所谓的丈夫亲手将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只为了得到另外一个女人。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含泪签下了离婚协议,没想到本以为是一夜欢情的男人,对她说“你睡了我,你要对我负责。”她心冷的回应“不知廉耻。”可是下一秒就被这个腹黑的军区大少揽入怀中,薄唇贴上了她的脸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利索的动作引得屈润泽侧目,他剑眉微蹙,望向杜悦的黑眸深了几分。

“不早了,我们快过去吧。”

杜悦越过屈润泽,率先走开,握着登机牌的指关节有些发白。

只是她刚走几步,就听到刘雨欣又惊又恐的声音:“哎呀,我的身份证找不到了。”

屈润泽收回脚,在人潮拥挤的机场中,将刘雨欣护在胸口。

刘雨欣双眸潮湿,急切道:“刚才还在的,阿泽,怎么突然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屈润泽皱眉回忆:“我记得下车时给你了。”

刘雨欣瘪了瘪嘴巴,秀挺的鼻头上一抹红,委屈地像迷路的小孩。

屈润泽咽下责备的话,低头帮她四处寻找,眼角余光却瞥见刘雨欣捂住肚子蹲下,脸色苍白如纸。

“不舒服?”屈润泽担忧地扶住她的双臂,将她带起。

刘雨欣攀住屈润泽,手中的矿泉水瓶因此滚落,掉到杜悦脚旁。

“没有,阿泽,可能是喝水急了,肚子有点疼。”

刘雨欣牵扯嘴角想笑,但被疼痛扭曲,额际被汗渍打湿。

屈润泽拥着刘雨欣细腰的手收紧,望着地上只剩一点的矿泉水,目中是了然,抬头,扫向杜悦的眸光锋利似刀片。

“杜悦,你是不是故意的,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女人特殊时期不能喝冷水!”

“阿泽,这跟悦悦没关系,她又不知道我来例假……”

刘雨欣拉开距离想跟屈润泽解释,但因此牵扯腹部疼得轻呼出声,双眸雾水顿现。

“你别乱动!”

屈润泽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心疼,脱下大衣把刘雨欣裹住。

刘雨欣袅袅的剪水眸子锁在屈润泽俊朗的脸上,听话地靠在他怀中。

“去坐一会儿应该会好点。”

屈润泽说着将刘雨欣打横抱起,大步朝休息室走去。

和杜悦交错而过时,肩膀狠狠地撞向她的。

疼痛和撞击让杜悦不由自主退了几步。

而屈润泽从头到尾只看着怀里的刘雨欣,没有抬头瞧杜悦一眼。

杜悦深吸口气,闭眼后复又睁开,朝着屈润泽的背影道:“我不知道她情况特殊。”

她神色平静,声音很快湮没在喧嚣中,波澜不惊。

“你不知道?”屈润泽讥笑地勾起嘴,侧脸看她:“哪怕是正常人,大冬天的喝冷水也要生病,杜悦,你不会这点常识都没有吧?”

机场的温度不低,杜悦却觉得心内冰冷。

她倔强对上屈润泽闪烁幽深光芒的眸子:“我问了,是她说什么都可……”

“行了!”

屈润泽不悦地打断她,垂首为刘雨欣裹紧外套。

“我不想听你找借口,现在,去买点药过来缓解她的疼痛。”

刘雨欣拍拍屈润泽的手,埋怨地睨了他一眼:“这事真不能怪悦悦,你干嘛摆脸,做老公的人,难道不能纵着点老婆吗?”

屈润泽脸色还是不好,回头,语气已经缓和了些:“去买药吧。”

杜悦安静地站着,心像被刀片划过,来不及疼就沁出血来。

要离开时,却被拉住:“你干嘛?”

屈润泽熟悉的男士香水萦绕她鼻息,杜悦仰首,笑容浅淡无痕。

“是你叫我去找药店的。”

屈润泽放开杜悦,绷直的唇线微微松开。

他似有动容地看着她手中皱巴巴的登机牌:“东西我拿着,快点回来。”

杜悦并未收回目光,她看了许久,久到屈润泽不自在地侧身:“你看什么?”

“没,只是觉得我老公好像又变帅了。”

这种小女人的话,被杜悦用浅淡的语气说出来,好像变了味。

屈润泽似不为所动,沉默地拿过她的登机牌和包包。

“把手机拿着,有什么事打电话。”

杜悦匆匆出去,凭着记忆找到附近的药店,买好药再回去,那里却没了屈润泽他们的身影。

她脸色微变,刚掏出手机,屈润泽的电话却先打过来。

杜悦动作一顿,响了几声才接电话:“你们人呢?”她的声音很空,喉咙干涩。

“A市那边打电话,说雨欣的演奏时间提前了,她很着急,可是身份证又不见了……”

说到这里,屈润泽顿住。

杜悦站在人潮涌动的机场,黑眸直直看着不远处正在过安检的屈润泽。

“然后呢?”

两头沉默,听筒里传来屈润泽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然后,刘雨欣挤出人群,过去拉着屈润泽往里面走。

“A市那边,我一个人去就行,你打车回去吧,身份证,先给我们用……”

电话中立即传来忙音,杜悦望着他们相拥离开的身影,突然就笑了。

她毫无保留地将自己交给屈润泽,视他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可是他呢?

屈润泽,你到底当我是什么?

寒风冷峭,杜悦走出机场,看着拥挤吵杂的马路,神色茫然无奈。

她一直在追逐家的温暖,以为找到可以停留的归宿,却没想到……

杜悦垂眸,长而卷翘的浓密睫毛上挂着水珠,脸上是风刮过的痛感。

突然,有人轻触她的手臂。

杜悦抬头,沈家琪就站在她面前。

他身穿灰色呢大衣,白色的围巾,虽然休闲,但也掩不住高贵优雅的气质。

他脚边搁着一个黑色拉杆箱,笑容温和地看着表情愣怔的杜悦。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要打车?”

看沈家琪风尘仆仆的样子,杜悦猜想,他应该是刚从外地出差回来。

他的话,让杜悦忆起屈润泽和刘雨欣相携而去的背影,心里难免一阵酸涩。

杜悦硬挤出一抹笑:“嗯,公交车快来了,我去那边排队。”

刚说完,手却被拽住。

杜悦回头,不解沈家琪缘何会有这么无礼的举动。

沈家琪还在笑,却缓慢地松开杜悦的手腕,情绪很克制。

“既然碰上了,干脆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朋友……”杜悦微笑,脑中思索着婉拒的借口。

“我的车在对面马路上,你等我去开过来好不?”

沈家琪落她身上的目光沉稳宽厚,低沉的嗓音说不出的诚挚。

“那个……”杜悦发现要拒绝他很难。

沈家琪把拉杆箱推到她眼皮底下:“帮我看着,里面有不少文件,我很快回来。”

他神色谦卑,温润如玉,但是来自成熟男性成熟的气场却叫杜悦慌了手脚。

杜悦愣在那里,瞧了脚边的箱子一眼,又望向沈家琪渐远的背影。

她怎么就浑浑噩噩地答应他了?

杜悦抿了抿唇瓣,一辆银灰色轿车停在她身边。

沈家琪打开车门,满脸笑意地走到她面前,随手把箱子丢到后座上,人则钻到副驾上,车窗下摇,杜悦清晰地感受到他眉宇间的疲倦。

“这两天跑了三座城市,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睡眠,体力有点透支。”

扣好安全带后,沈家琪抬眸,看向杜悦的眼神里有些许不好意思。

“就当是你送我一程,这样行吗?”

虽是在请求杜悦,但沈家琪温和的目光中却闪烁着笃定,仿佛她一定会应允。

然后,杜悦就鬼使神差地上了驾驶座。

沈家琪偏过脸,看她略显紧张地抓着方向盘,唇角是浅笑,接着后仰靠在椅背上。

透过后视镜,杜悦看到沈家琪悠然地闭着双眸,手心已经被汗打湿。

缓缓吐了吐了口气,杜悦发动车子,渐渐加速驶在马路上。

等红绿灯的时候,杜悦不由自主打量身侧状似睡着的沈家琪。

他们不过有几面之交,沈家琪缘何可以如此没心没肺地在她面前睡死过去?

半个小时后,杜悦将车子停在路边,迟疑了下,还是叫醒沈家琪。

沈家琪惺忪的双眼看向窗外,发现身处市区,像是突然想起:“糟糕,我答应要给奶奶买礼物的。”

“嗯?”杜悦没听清他的呢喃,不由侧头疑惑地看着他。

沈家琪坐正身体,他的表情像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想去买点东西给奶奶,你愿意陪我吗?”

杜悦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车的,一抬眼已经到了宽牌围巾品牌旗舰店。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多次出手相助,总之一对上他温和的眼神,杜悦就说不出拒绝的话。

“奶奶性格很随意,最喜欢有人去家里做客,年纪大了,越像个小孩。”

沈家琪骨节分明的手在品种繁多的围巾中穿过,显得懒散惬意,眼睛却看着杜悦,黑亮的眸子在灯光下清明一片。

“你觉得她那个年纪的,比较适合适哪个颜色?”

杜悦还未接腔,就有殷勤的服务员捧着一条嫩黄色的亚麻围巾上前。

“太太,您还喜欢这款围巾吗?听您先生的意思,家里老太太应该还很硬朗,黄色不但显气质,还能使人看起来有精神气,亚麻材料又贴肤舒适,您觉得呢?”

太太?

显然,店里的服务小妹误会了。

“那个,我跟这位先生……”

“这款围巾还有其他颜色吗?”

沈家琪低沉的声音响起,堪堪打断杜悦的解释。

“有四个颜色呢,先生稍等我去拿,店里还有很多适合太太的,你们请便。”

服务员柔声交代,眼神暧昧地在沈家琪和杜悦身上流转。

她离开后,沈家琪还真的走向右边,款式较为年轻的围巾货架。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仙侠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