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缘劫:我的夫君会养鬼

更新时间:2019-02-02 11:19:40

阴缘劫:我的夫君会养鬼 已完结

阴缘劫:我的夫君会养鬼

来源:青墨云作者:猫小酒分类:灵异主角:刘水水槐池

主人公叫刘水水槐池的书名叫《阴缘劫:我的夫君会养鬼》,它的作者是猫小酒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爷爷说过,别人碰过的丧葬单子千万不能再碰,我原本只是受人所托去送香,却莫名其妙被异眼缠身,开了阴阳眼,之后整个人就是一个衰字形容!破旧的鬼公交,红眼睛的厉鬼,山洞里的祝融,鬼街上的鬼娃娃,想吃我的巨型蜘蛛...半路杀出来个春心萌动红的老地仙,还牵扯出了神族秘史,天知道,我的最大野心也只是和来渡化的小鬼凑起来打打麻将而已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槐家其他人倒没什么异议,只一直没什么大动作的老三,此刻跳出来做出一副孝子样。

“我爸死了,给他超度,我们几个做儿女的都不能再这里?没见过你这样的。”

我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不是什么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瞬间答不上话来。

倒是木叔反应快,对着这个没什么气势的老三不冷不热的说道“正常人在屋里,魂体容易受我们超度影响,一起去阴曹地府。”

说完后又抬眼看了他一眼,悠悠说道“除了长女长孙,其他都不能呆在屋里。”

槐老三似乎被这句话说到了痛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估计也是被常年哥哥姐姐压迫的积怨,指着木叔颤了半天,一甩手走了出去。

长女槐老大连忙跟着出去了,眼神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我瞥了一眼槐老爷子的棺材,真想让他看看。

有时候,有钱也不全是好事,有时候没钱,反而出的孝子孝女多。

倒是槐池,出乎我意料,他停在门口一会,有点想进来,又有点犹豫。

我眼睛也没抬,说了一句“要进来就快点进来关门。不进来也关上门谢谢。”

我能想象到他被我怼的脸一红,踱着小步子进来了,把门关上后,顺带着还反锁了。

我看了眼香的情况,粗粗估算下,给我们的时间还算富足。

木叔带来的李二和另一个个子稍小的学徒,已经开始起钉准备开棺了。

我咋咋舌,木叔倒也真舍得,起出来的楔子都是紫檀木的,看起来还是请了好多人摸过阳气镇压的,要真有什么一般不好的东西在棺材里,也能镇得住了。

“吱呀”一声,棺材盖被缓缓的推出一条缝出来。

这个钉死棺材后再开棺,也是有讲究的,在开棺,一定不能下子掀开,这样容易惊到里面沉睡的“人”,挪开一点点小缝,让香顺着飘进去,等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开大一点,这样就能处理下尸身。

我见差不多时间了,让那两个小学徒推开大一点。

里面露出了槐老爷子的脚。

我心理咯噔了一下。

不对啊,棺材里尸体的摆放,自古以来就有很多忌讳,其中最忌讳的就是脚放枕头上,头在脚的位置。

相传人死后,清气上浮,浊气下沉,一般阴差来勾魂时候,脚是直接割掉再带回阴间的,可是按这个套路...

站在我身旁的木叔显然也是看见了,明显感觉到他呼吸一滞,紧接着说“不对啊,当初是我亲自带人放进去的啊。”

我推推他,意思别声张,先处理完再说吧。

他会意,也没有再说话。

等到棺材盖完全拿开的时候,几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边的槐池又是怕又是好奇,最后抵挡不过本性,蹑手蹑脚的走到我这边来。

由于他长的比较高,勉强扒着棺材,能看见里面的情况。

等他终于看清楚的时候,吓的差点叫出来。

我立马用手捂住他嘴巴,防止他瞎叫惊动了棺材里的槐老爷子。

他一时间难以接受,差点翻翻白眼晕过去。

我回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看多了以前学校里人模狗样的纨绔子弟,玩弄一个又一个女孩子,高二的时候,宿舍里就有个女孩子,人长的很清纯,被学校里一个长的还算可以的富二代,天天开着跑车对她糖衣炮弹,之后到手后玩腻了又甩了玩失踪。

那女孩子那时候每天夜里都会哭,有时候半夜醒来,都能听见她在洗手间哭的昏天黑地的声音,这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任何一个高富帅,都提不起好感,连正常的朋友都不愿意做。

当然,也可能是被那个女孩子一直夜哭影响到我睡觉留下的心理阴影。

咳,扯远了...我松开被吓的不轻的槐池,顺便威胁道“再敢乱叫,就让你去陪你家老爷子。”

槐池条件反射的捂上自己嘴巴,冲我惊恐的摇摇头。

屋里的灯被我开到最亮,白惨惨的照在棺材里的槐老爷子身上,可笑的是,我心理竟然因为一连串的惊吓,产生了一定的防御能力,竟然好笑的想到,槐老爷子到底在棺材里经历了什么,身体才能被扭曲成这样一个又诡异,又莫名戳中我笑点的样子。

只见槐老爷子,被倒着放也就算了,竟然从腰部以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一百八十度翻转,脚正常摆放,可是从**开始,就硬生生的变成背朝上脸朝下的样子。

棺材太高太大,我要站在矮凳上才能弯腰探进去。

里面还有水晶棺的碎片,看样子是诈尸过的证据,水晶一块一块的散落在旁边,几个人齐心协力捡了差不多,我抬头看看香,发现香好像比往日烧的要快,这么快就还剩一刻钟的时间,急忙手脚更快了点。

木叔到底是这种事情做的多了,从韩老爷子腰上开始使力气,跟个橡皮筋回弹一样,把尸体掰正回来。

我心中对木叔肃然起敬,也为自己刚刚心底里小小的洋洋得意而有些脸红。

幸好我脸皮够厚,稍微红一下,也看不出什么。

槐老爷子生前应该是养尊处优到极致,脸上和手上的皮肤,死了那么久,居然看着还很细腻,脸色也没有我想象中含着笑或者各种恐怖片中扭曲的表情,相反,平静的有些出奇。

我剪他手上中指的一点指甲下来,惊奇的发现,槐老爷子的身体,竟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从软绵到僵硬的过程,反而出奇的柔软滑腻,比我这个半大的小姑娘皮肤还要好,感觉有嘭嘭的胶原蛋白在里面生长。

我也来不及多想,让旁边都快变成软泥的槐池,把香炉端过来。

他倒是听话,挣扎了两下好不容易站起来抖着端香炉过来。

我把指甲扔到了厉鬼香上,拖延下时间。烧出来的香突然就变了一个味道,飘渺的烟袅袅而散开,原本有些恶心又有些兴奋的心情变的出奇的平静下来,又沉寂又清静。

木叔他们手脚利落起来,给槐老爷子又净了一次身。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未来小说
  3. 历史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