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不曾想过爱上你

更新时间:2019-01-28 09:45:43

不曾想过爱上你 已完结

不曾想过爱上你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一笑倾城M分类:职场主角:周溪风林萧

精品小说《不曾想过爱上你》是一笑倾城M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溪风林萧,内容主要讲述:他曾给过我最美的天堂,又将我推入地狱……五年后,我与他再遇,竟是在那种场所。他对我已经没了爱,只有恨。他羞辱我、嘲笑我、用各种方式来折磨我,可我却依然记住他的好。直到五年前我离开的真相,一点一点地剥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溪风在“一百万”服务费上,倒是挺守信用的,当天他就给我发了信息,问我要银行账号。

我没有犹豫,立马复制银行账号给他发了过去。

约莫过了三分钟,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信息一看,正是周溪风汇给我“一百万”服务费的转账提示。

有了这一百万,我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些,终于有钱去交甜甜的手术费了。

虽然这一百万来得比较耻辱,但对我来说,甜甜的命比什么都要重要。

我去了医院的收费站,特地去给甜甜交手术费,再去找医生约谈孩子骨髓移植手术的事情。

“您好,我要交手术费。”我从包里把孩子的就诊卡拿了出来,连同银行卡一起往收费的窗口里面送了进去。

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接过我的就诊卡,将孩子的信息录入电脑,察了一下,转过脸来,对我说道:“林女士,您女儿的手术费已经交过了,不用再交了。”

“什么?手术费交过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我把脸凑过去,一脸无知地问道。

工作人员被我一问,忙回应我道:“等一下,我帮你查一查。”

我点了点头,正等着工作人员把检查后的结果告诉我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不用查了,手术费是我交的。”

闻声,我转过身去,看到了周溪风。

果然不出我所料,给甜甜交手术费的人是他。

“周溪风,我不是都跟你说了,甜甜是我的女儿,她的手术费我会交,用不着你来管。”我对周溪风擅自帮甜甜交医药费的事情,感到烦躁,走上前去,态度极差地说起他来。

周溪风挨了我的训斥,也没生气,依然好脾气地看着我,用一副好态度回应我:“你不用再说了,费用我都交了,往后我会陪着甜甜一起治病。”

“周溪风,你到底有完没完?”我被他气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

周溪风面不改色地看着我,嘴角微扬,“林萧,我知道你现在很烦我,也不想看见我。可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留在你跟甜甜身边。过去我什么都不知道,亏欠了你们母女太多,该是时候弥补回来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听不下去了。

“行了,你别再说了,我跟甜甜现在过得很好,用不着你来弥补。你还是回去好好经营你们的公司,把你的张大小姐哄好,别再来打扰我们了。”我一气之下,把话说得更加直白了些。

眼下得罪了周溪风,我倒是一点也不害怕,怕的是得罪了那个张大小姐。

谁知道,她下次会使出什么害人的招数来祸害我跟甜甜。

周溪风听我提起“张婉婷”,他突然走近我,伸手,紧握住我的手,跟我解释起来:“林萧,你误会了,我跟张婉婷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这五年来,我一心一意爱过的女人就只有你。”

“周溪风,你放开我!你们是什么关系,我管不着,我只希望你能远离我,不要再缠着我了,行吗?”我用力地把手抽走,再又把他给推开。

怕他会继续缠着我,我红着眼圈,对着他大声地咆哮过去:“麻烦你,别再说你爱我,我已经不爱你了。过去不爱,现在也不爱,以后更加不会爱。”

我的声音吼得那么高,把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吸引了过来,大家围成了一团,像看动物似的看着我们两个人。

我本以为周溪风受不了我这样的辱骂,以及外人嘲讽似的眼神,然后,破开人群走人。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那么做,他一直默默地站在人群的中间,深邃复杂的眸光一直逡巡在我的身上,仿佛是在酝酿着什么叫我看不透的情绪。

过了许久,他凝视着我的双眼,性感的喉结,上下滚了滚,语气更加坚定地说道,“林萧,不管你爱不爱我,只要我爱你就够了。”

周溪风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了。

听完他深情的告白,我猛地撞开他的身子,往人群外面冲去。

擦着他的身子离开的时候,我极不耐烦地骂道:“周溪风,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赶紧去治,别再烦着我了。”

骂完他,我头也不回,一鼓作气地往前走去,懒得再去搭理那个有病的家伙。

我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到此为止,哪知道周溪风那个家伙还是那么不死心,拔高了嗓门,冲着我的背后大声地喊了起来。

“林萧,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打击我,我都不会轻易放弃的。我爱你,林萧,这辈子都会爱着你们母女俩。”

他的声音那么高亢,响彻了整个医院大厅,引起不少人的钦佩,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为他鼓起了掌,为他欢呼打Call。

说实话,他刚才的那些话,也震撼到了我。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我当众羞辱他之后,仍旧对我说出那么深情的话。

坚硬冰冷的心,终于被他给暖了起来。

只不过我不想他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比我好的女人多的是,跟我在一起,他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只会被我给牵连。

所以,我更希望他能娶一个在事业上帮到他的女人,而不是我这样平庸无禄的女人。

我没有停下步子,反倒是加快步子,离开了大厅,躲得远远的。

交了费,我打算去找给甜甜做骨髓移植手术的赵主任,跟他约定下孩子的手术时间。

到了赵主任的诊室外面,我敲了敲门,得到赵主任的应许,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赵主任,您好,我是林语甜的妈妈,我想跟您约一下我女儿甜甜的骨髓移植手术的时间。”我走到赵主任的办公桌前去,礼貌地跟他问好,再把我来他这里的目的说给他听。

赵主任听完我的话,眉头微微一拧,他放下手里的工作,抬眸看向我,眼神看上去有些怪异。

就连他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沉闷,“噢,要预约手术的时间啊。”

“是的,赵主任,周医生说我女儿甜甜最近的病情挺稳定的,已经满足骨髓移植手术的条件了。所以,我就想过来跟您约下手术的时间,我们好提前做好准备。”

“林女士,那个……你还没接到电话通知吗?”赵主任看着我,说道,说话的态度越来越不对劲。

我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声音也变得紧张起来,“电话通知?什么意思?”

“……哎……”赵主任看着一脸无知的我,叹了口气,而后,他拉开他办公桌的抽屉,将里面的一份文件拿出来,推到我的面前。

“林女士,您先看看这个吧!”

赵主任的话音落下,我赶忙把他推到我面前的文件拿了起来,察看起里面的内容。

看完文件里的内容,我的神情呆滞住了,眼圈也涨得通红。

“赵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你们医院不是都已经跟骨髓提供者谈好了吗?他不是都答应捐献了吗?为什么又临时改变了主意?”

“上次是谈好了,对方也都答应了要给您的女儿提供骨髓。可就在前两天,对方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他的身体有恙,拒绝对您的女儿提供骨髓移植。”

听完赵主任的解释,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一切,这些事情发生得也太突然了,害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当初医院告诉我,终于找到跟甜甜配型成功的骨髓干细胞,我是那么的高兴,就想着我们甜甜有救了。

如今我又被告知,对方因为身体的关系,拒绝给我们甜甜捐献骨髓,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太打击了。

“赵主任,只能这样了吗?就不能再跟对方联系联系,再劝一劝他吗?”我红着眼眶,恳求起赵主任来。

骨髓移植手术是孩子存活下来的希望,我真的不想失去那么好的一个机会。

“赵主任,我求求您,再帮帮我吧!只要对方肯捐献,我可以给他钱,或者他可以提出任何的条件,我都会竭尽全力地满足他。”

为了帮女儿求得生存的希望,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

赵主任见我如此难受,心里也挺过意不去,他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林女士,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这骨髓捐献本就是个人意愿的事情。对方已经拒绝,我们也没有办法。所以,真的很抱歉。”

“那……赵主任,请问您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我真的很想救我的孩子,真的希望她能早点好起来。”我满怀期待地看着赵主任,向他讨得救甜甜的灵丹妙药。

赵主任又摇了摇头,道:“除了骨髓移植,没什么别的办法了。要不您再把孩子的亲属叫过来,再做一次配型,看看还有没有希望?”

“我的已经配型三次了,都不行。”

如果我的骨髓适合孩子,把它抽干了都行。

可问题是老天爷偏偏跟我们母女俩开了个玩笑,我的骨髓跟孩子的不合适。

所以,我救不了她。

赵主任听了我的回答,默了片刻,而后,他又皱起眉头,看着我,说道:“那孩子的爸爸呢?不如让他跟孩子做一下骨髓配型,兴许就成功了呢?”

其实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希望,而且成功的几率比较大。

可这五年来,我并没有把周溪风列入救孩子的计划中,当初我伤害了他,我不忍心去打扰他。

而如今,我把他伤的更深,更没脸面去打扰他。

听完赵主任的建议,我抿了抿唇,牵强地笑了笑,道:“赵主任,谢谢您的提议,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孩子的事情,我再想想办法吧!”

“行,你回去跟你的家属再商量商量,我这边也会帮你再跟之前的骨髓提供者联系联系,有好消息再通知你。”

“好的,赵主任,您忙吧,我先出去了。”我说完话,转身,出了赵主任的诊室。

看似冷静没事的我,其实心里早就已经乱成了麻。

只是经历了那么多的挫折之后,我的内心越来越强大,也变得越来越坚强了。

再困难的事情,也只会把它藏在心里,不会把它放在脸上。

出了赵主任的诊室,我狼狈地往前走着,心里纠结着,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心思太过沉重,连迎面朝我走来跟我挥手打招呼的周柯都没有看见。

“林萧,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周柯见我无视他的存在,擦着他的身子走了过去,他忙转身跟了过来,一把吊住了我的胳膊,担心地问道。

听到周柯说话的声音,我才注意到他,抬起一双水雾朦胧的眼睛,往他的脸上望了上去,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周柯跟我认识那么多年,是最了解我内心的人。

他一看我不太对劲,忙把他手里的文件夹,夹到腋下,抓着我的胳膊就朝阳台那边走去。

一直到了阳台这边,他才松开了我的手,“林萧,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我的心里太难受,支吾了半天,终于把事情告诉了他,“……骨髓移植手术做不成了……”

“为什么?不是已经有了现成的骨髓捐献者了吗?”周柯满脸彷徨地看着我,看样子他并不知道骨髓提供者拒绝提供骨髓的事情。

我难受得流下了眼泪,痛心地道:“……他拒绝了……”

“怎么会这样?院里不是都已经谈好了吗?怎么突然又拒绝了?”周柯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跟我一样难以接受。

“林萧,你等我一下,我给主任打个电话。”

他激动地说完话,便从白衣大褂里掏出手机,给赵主任打电话。

我本来是想要阻止他,可想了想,又算了,心里暗想兴许周柯出面会比我出面的效果要好一些呢!

我站在周柯的身后,耐心地等着他打电话,期待着能有好的结果出现。

周柯打通电话后,跟赵主任聊了几句便结束了。

从他颓废的脸上,我可以看得出来结果不理想,看样子真的是没有希望了。

“林萧,对不起,我没能帮到你跟甜甜的忙。”周柯垂下手臂,惭愧地跟我道歉。

看着他歉疚的表情,我的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算了,学长,这本来也不是你的错。你都已经给我打电话去争取了,我该谢谢你才是。”我强颜欢笑地安慰周柯。

周柯蹙着眉头,还是一脸的不悦,继续安慰我道:“林萧,你别担心,会有办法的。甜甜那么天真可爱,老天爷不会对她那么不公平的。”

“是啊,我们甜甜那么可爱,老天爷怎么可以那么对待她。”我也顺着周柯的话,感慨了下。

“林萧,别想那么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你可是甜甜的支柱,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我轻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跟周柯一起从阳台这边离开。

这一天,我都处于一种郁闷的状态,茶不思饭不想,心情差到了极点。

不想被人打扰,我索性把手机关了机,努力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下去。

在我看来,到了这个关卡,只能靠我自己扛下去,没有人可以帮我。

关了手机,我陪了甜甜一整天,跟她一起玩她心爱的玩具,尽一切所能的用我的陪伴来弥补命运对她的亏欠。

一天玩下来,我跟甜甜都累了。

吃过晚餐,我们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值班的小护士进来病房给甜甜量体温,看到我,便问:“甜甜妈妈,你怎么还在这里?今天不是要帮甜甜做骨髓配型吗?”

“做什么?”我刚醒来没多久,脑子还有些不清醒,听到小护士说的话,赶忙问了过去。

小护士见我一无所知,便把事情告诉了我,“甜甜妈妈,你不会还不知道吧,今天一个自称是甜甜爸爸的男人来到我们医院,说他要给孩子捐献骨髓。这不主任他们已经在做准备,要帮他跟甜甜做骨髓配型……”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言情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